top of page
  • 光喚琉璃

《篆咒符牌》階段性實驗:個人使用



實驗階段一。


我把符牌製作成個人鑰匙圈給兩位在不同國家的朋友攜帶。


在實驗的過程中,我們做了兩組對照組:


一個是攜帶下指令符牌的A 

一個是攜帶沒有下指令符牌的B 


A,這一組,最明顯的就是凡是在指令範圍內會產生有效作用,在非指令範圍就不會有效果。


B,由於他攜帶的符牌沒有下任何指令,因此產生影響的範圍很廣。他身邊的人,只要當事人但凡有沾染上不安寧的魂體或者是自己本身有跟其他靈魂做交易的人,他們身上那些不安分的靈魂都會因為這個符咒而被驅趕。所以當地的靈體認知到B這個人身上所攜帶的符牌,讓它們覺得被B冒犯,它們就會去慫恿或是洗腦自己可以控制的人類,對B做出一些挑釁甚至是讓B產生不舒服的互動互動。


由於 B本身有定期玩牌九的習慣,以此當作休閒時間的消遣。所以他在賭博的現場反應跟狀況會比較多,畢竟賭場是一個極具眾人怨念跟貪念濃度最高的特殊場所,所以在這樣的場所中,只要慾望越強烈越濃厚,那個環境中不安分靈體的數量就會比其他地方來得多很多。也就是說,不是只有公墓有很多阿飄,賭場也有很多,因為它們都是被「貪念跟慾望」給共性吸引。     


這位朋友觀察到以往有一位桌友,平常他都會贏很多錢,一開始大家都以為是他運氣好。但是最後發現他贏錢的頻率幾乎是每天,大家久了也見怪不怪。當B攜帶我的符牌去賭場的時候,本來賭運極佳的牌友,從那天開始就沒有贏過錢(目前已經持續兩三天沒贏錢,這讓對方也深感意外)。


B打電話給我,他說「你這張符不是招財的喔?我昨天去玩,每一局都差一點贏錢,這不是招財的嗎?怎麼戴了你的符卻沒贏錢?」


我跟B解釋,這張圖是保平安,跟招財沒有關係。更何況神明本來就不會招財給眾生,每個人一生中會有多少的財運都是設定好的。如果你要超出那個財運的額度設定,就代表你必須跟鬼去做交易,用自己的生命去換取額外的財富。神明不會給你多於額外的財富,因為你本來就應該靠自己的努力去賺取,而不是用僥倖的心態、投機取巧的態度去獲得你不應該獲得的東西。


隔天,B又再度打電話給我。他跟我說,他當天晚上跟我通完電話之後他又去了一次賭場。去了之後發現隔壁那個原本已經不再贏錢的桌友,又突然開始贏了很多錢。但自己依然沒有贏半毛錢,還被一個很奇怪且不認識的桌友C用言語跟行動騷擾。每每B快要贏錢的時候,這位C就會搶在B的前頭,每回都是這樣,C當天笑得合不攏嘴。


B當天晚上回家睡覺,早上起來跟我抱怨昨晚沒贏錢的遭遇,講到一半就跑去拉肚子。


我跟他說「神明知道你拿這張符牌誤以為他有招財的功能,所以你抱著有神明的加持的心態想著可以倚仗神明的力量得到意外的財富。正是因為有這樣僥倖的心態,所以神明把這張符的保護能力取消,讓你在賭場那個場所收到多數不安分靈魂的騷擾。當神明的保護取消之後,就是靠你一個人自己去面對這些不安份的魂魄。而你早上之所以會拉肚子,就是靠你自己本身的循環功能將你身上那些不安分的靈魂留在你身上的污穢濁氣經由拉肚子這個方式排泄出去。


因為你拿著神明給你的符牌,認為有神明的加持在那樣的場所就應該理所應當的贏錢。但這對神明來說,這跟他要給你的保護用意是不一致的。他認為,今天他要給你的符牌,是因為他要保你一個有良好的生活品質,可以讓你降低來自外界的靈擾,讓你平平安安,順順利利地做生意賺錢養家、照顧自己,然後面對你現實生活中的每一個問題。並不是要給你這個佛牌讓你去賭博的時候賺大錢。


賭博賺大錢並不會幫助你面對你自己,只會讓你沉淪在那個環境裡面。


所以當神明把願意給你這個符牌的時候,就代表說他願意照顧你。但如果你不想要這個東西,你也可以還給我沒有關係。擁有這個符牌,跟宗教信仰沒有衝突。他就是神明的一個心意,今天你不喜歡這個心意,神明自然可以把它回收掉。因為神明祝福妳的方向,跟你以為神明可以加持你的方向是不一樣。


既然兩方沒有共識,祂也就沒有必要再繼續守護著你,就是這麼簡單。」


我跟朋友說:「我希望你好好思考,你去那個地方是真心打個休閒娛樂,還是貪念旺盛的一直想要利用賭博賺錢?」


朋友B聽完這句話這些話之後就好好的思考一番,想想自己是否還要去持有這個符牌?


如果有繼續持有符牌的心意,那自己內心真正的態度又是什麼?阿公會評估持有符牌的人。阿公看的是持有者的心意、心念、對於人生方向跟目標的想法是什麼,阿公再來決定要不要再來打開防護功能來照顧當事人。


這也是為什麼我要將預約諮詢安排在訂製的流程中,規定每個人要製作符牌之前都必須來聊一聊。因為在當日的諮詢中,我會告訴當事人「阿公會不會願意來守護你」?


有的人其心不正,他會認為今天持有神明的這個東西,我就可以大搖大擺的去一些我比較平常不敢去的地方,招搖過街,或者是去挑釁當地其他的魂體。


很不好意思,有這樣心態的人,阿公也是不會照顧你。他會直接讓我跟你諮詢的過程中直接告訴你,阿公不願意接你這個案子。所以現在決定要不要接製作篆咒符牌的案子,不是我說了算,是阿公說了算。雖然說我是用我自己的能力啟動這個符咒,但是我也只是個普通人,我也只是個人類,我不會去隔空看你或者是幫你加持、消災解厄,雖然說讓你的生活過的好一點,是神明的能力。所以要看照顧你的神明決定要不要看護你。我今天只是用我自己的能力把祂的東西化作一個產品,讓大家可以隨身攜帶,加上啟動這個東西來自動產生一個保護的功能。但是今天如果阿公這個創始人發現持有者的心術不正,那就很抱歉。他會在有效期到期取消功能,甚至會告訴我,不再跟當事人續約。


因為這個是神明的東西。

真正來自於神明的東西,是他會審視你這個人的品行素質到什麼樣的程度,而不是今天你有錢跟他買,神明就必須賣。消保法都有規定不能強買強賣,更何況是你跟神明之間的締結的關係呢?


如果當事人自己心術不正,連神明的能力都要窺探、貪小便宜想要利用。那麼對方也沒有必要一定要照顧你呀。


後來B調整了自己的心態,認知到自己去賭場到底是以玩樂為主,之後他重新再出發,阿公也願意再給他一次機會,重新照看他。過了幾天,B摸著那個木牌,就想著:「我的人生到現在我突破了很多,我也學習了很多。我還有什麼事還沒有學習到的嘛?還沒有理解到或者是化解到的嗎?好像覺得自己什麼都已經做完了。」於是他隔天出門,由於心情特好,所以不知不覺在準備去運動場地高速公路上加重了開車速度,因此拿到人生第一張超速罰單。


朋友B打電話跟我說,他拿到人生第一張超速罰單,覺得很丟臉,根本是人生中的污點。我說這種被開單的事情不是一拿到駕照沒幾天就會收到的罰單嗎?有什麼好人生的污點呢?罰金繳一繳不就好了,還能幹嘛呢?就下次不要超速就好啦。


然後他就跟我說,他覺得他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件事情讓他異常的難堪,他覺得他好像人生做出了什麼一個重大的錯誤,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


我說:有這麼誇張嘛?那你要不要想想為什麼你會有這樣的感覺?這種事情真的沒甚麼啊!


B:我也不知道,就是覺得很丟臉!

我說:我想請問你,你現在年輕因為超速被開單,你老了也會因為不敢上路或是開太慢被開單,啊你要哪一種狀態下開單會比較好?當你老了,人家限速50結果你只敢開30,然後被警察臨檢攔下來,結果你用顫抖的雙手拿出身分證,然後用很抖的抖音跟警察說「因為我太害怕開車上路了,所以我開很慢….」,啊不然給你選嘛,你是要年輕的時候被開單還是老了的時候因為不敢踩油門所以被開單?都一樣是被開單但是狀態不一樣啊,至少趁年輕的時候被開單,我們還可以甩一甩頭髮說「至少我年輕輕狂過..」


我一邊解釋一邊演給他看,然後他就狂笑。

B說:我前天看到一句話我不知道對不對,但是它是這樣說「人生在世不要害怕犯錯,只要記取教訓,下次做得更好一點就好了。」


我說:對啊!就是這樣。你如果沒有被開單,你會學得到如何繳罰單跟收到罰單的程序嗎?

B說:我真的覺得是那一天我在想我人生還有甚麼事情沒有突破,然後好像真的被神明聽到,就給我這樣一個小的突發狀況來處理。

我說:對啊,這是你一直以來的毛病,但總還是得處理。人生就是不斷把生命中的每一件小事情處理好,這樣人生就不會有太多風浪是你無法處理。因為人生中的每一個大型風浪都是由平常不處理的小事情所堆積起來的,目的就是要你去一次認知到這其中的所有你曾經遇過卻逃避的細節。所以人生只要把每一天過好,每一件事情處理好,人生就不會有太多風浪是你無法承受的。


結束談話之後,B傳簡訊來跟我說它還是要保留阿公的符牌,因為真心覺得有被神明照顧跟輔助他繼續往前走的強烈支持感。


至於A的部分,A的家中常常會出現莫名聲響,甚至天花板夾層中還出現類似大批米老鼠崩跑的聲音,真的不論怎麼檢查跟找都找不出來這些聲音到底是哪裡來的,更沒有看到任何米老鼠的蹤影。


後來針對家中狀況下了幾個指令,這些莫名其妙的聲音都消失了,但是更奇耙的是A開店的過程中,也被阿公的符牌給拯救好幾次,下篇分曉。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