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光喚琉璃

破解 #小湛 |累世家族的性侵案是因為家族業力嗎?|出書散播錯誤觀念誤導讀者,應加以譴責!



最近由於黃子佼性侵未成年少女的新聞案件頻上社會版頭條。


這樣的社會事件,讓我想起來幾個禮拜前曾經有 #小湛 的讀者向我投書,告訴我在 #小湛 的第一本新書《靈界運作》中的一個章節有提到 #小湛 家繼承女巫血脈,由於某世的女巫想要離開村落而被族人記恨,因此有了每一代女巫都被性侵的歷史紀錄。 #小湛 也將這段家族歷史中的性侵史稱之為家族業力。














一開始, #小湛 在這一段敘事中表示,自己家中的父母以及兄弟姐妹多多少少都可以靠第六感感覺得到自己所處的環境是否安全、所處的環境是否不對勁,需要迴避的必要?


讓我在這裡跟大家解釋,有這樣體感並非就是屬於敏感體質,這只是一般人類正常就有的第六感,也就是所謂的直覺。因為你的內在靈魂已經經歷過這樣類似的環境大大小小無數次,因此他對於周遭環境所產生的氛圍感很熟悉,簡單到透過一般的觀察能力就可以知道,當下所在的這個環境可能不太OK,所以才會透過感覺、直覺的方式告訴你這個人類的大腦───這個地方不能久呆。


這第六感就是來自於你體腔內的靈魂,不是甚麼天外的神仙還是敏感體質!


除非你從小家中就祭拜一堆有的沒有的鬼神,就算是這樣,那也是你體中的寄生魂擷取到的情報而被你探知到。


人體是否開啟靈通,取決於通靈的開關是否有被[本靈]打開,敏感體質根本是假議題!

就好比開燈關燈,你不能因為開關燈速度太快,就判定家裡的保險絲跳掉是一樣的道理。


每個人的內心靈魂,在過去累世所累積起來的觀察能力都可以透過直覺來告訴你該不該跑。因為這是你內心靈魂依照自己過去累世所累積出來的經驗法則作為判斷基準,所以才會透過起雞皮疙瘩告訴你些事情、所以你才會覺得那個人看起來怪怪的。


這並非什麼敏感體質,只是一般正常人該有的直覺與第六感而已。


因此,這邊又再一次暴露出 #小湛 本人對於敏感體質的條件與範圍毫無概念,只會認為有些微體感就是敏感體質,這是極大謬論。


當你對於周遭環境建立起一定程度觀察能力的時候,你就會很清楚的知道這樣的事情可做、不可做。就好比現在詐騙集團猖獗,要是聽到有人透過line跟你說,要你幫忙買遊戲點數卡,如果你新聞看得夠多,警察也勸告不下數次,你多多少少都會有個心眼懂得防人,知道這可能是朋友被盜帳號、詐騙集團要騙錢。


難道你要警察跟你說「喔,你有防詐騙的敏感體質嗎?」


還是說你本身有專心、用心觀察周遭發生的事情,所以你可以很容易分辨這個聽起來像不像是詐騙廣告、是不是詐騙集團?這件事情就是在告訴你,你平常有沒有專心把注意力放在你現實生活中?


有的話,你很快就會抓出漏洞,不會被騙。


說到底,這到底跟敏感體質有什麼關係呢?當然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啊。

而是你這個人有沒有把重心放在現實生活,去觀察現實生活中那些會騙你的漏洞?

所以怎麼可以把這種事情列為敏感體質呢?

還是 #小湛 的生活中一天到晚就是在通靈?

認為有一點點體感就是敏感體質呢?

然後整本書裡面寫說他不愛開天線,但是又要去偷看別人的能量場。


做人要不要這麼愛說謊啊?每每都要被自己的行為打臉,打到臉都腫起來,認不起自己了。


因為對現實生活中有基本的觀察能力,所以就認為自己有敏感體質。我沒有看過有人這麼愛吹牛的啦,這到底有什麼好敏感體質的?是過敏體質嗎?


我小孩才出生三天就知道不可以喝媽媽以外的人餵的奶瓶,難道我也要說我小孩有通靈體質嗎?


這是人類基本的個性與求生本能吧!

對現實生活中有一定的觀察能力與判斷能力,這本來就是生物的本能。這跟通靈到底有什麼關係呀?


還是 #小湛 的世界就只能通靈,沒有別的東西了?什麼事情都要往靈界那個地方去蹭,她人生根本就是零成果,在現實生活中沒有任何代表作的人才會一天到晚想通靈啦。然後就說他母親的其中一個祖先是某個地區的女巫,還有一群女巫跟山河結盟的關係。


這裡要再重述一個概念──

如果今天你是個女巫,你會不會打開變通靈者,這是由你的本靈決定,不是由山地河流的靈打開。


因為這完全取決於你本靈的計劃是什麼,不應該也不會與跟附近地理環境附近周遭的山林野魅達成協議,打開自身的通靈開關。


這個叫做靈魂契約───販賣自己的靈魂,換取通靈的能力。


所以這不叫做通靈的血脈,這叫做一家子都在賣靈魂、換取通靈技術。

打從祖先上就留有的劣根性,至今子孫依舊不改,很難不成為一家人啊。

如果不是血緣上的繼承通靈基因,那為什麼一家族裡面會通靈的人都排在一起了呢?


外行人看待這件事情都會說因為是血液的傳承,所以家裡的人都會通靈,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如同我前面提到的,今天一個人是否可以成為通靈者, 100%是看當事人的本靈是否有開通這個小人類,與小人類的父母是不是通靈者一點關係都沒有。


今天你們會在這一世併桌成為人類家人,那是因為靈魂們需要組隊才能投胎成為人,你需要有一父一母發生性關係,發生受精,爾後才有你誕生的可能。你跟你父母的組合就只是一個麻將拼桌的可能性。


你體內的本靈與你父母的本靈可能一點關係都沒有,但今生的你們都有共同的情緒問題,所以你們會產生一個父子、母子的關係。在科學表面上來看,這叫做基因上的傳承,你擁有你父親跟母親身上的優點跟缺點;以靈學的角度來看,你們這父子母3人的本靈都有相似的情緒問題,所以今天才會湊桌變成一家人。


要不要開通成為通靈者,這是每一個人的本靈才能決定的事情,跟你的家人在基因上有沒有跟你有血脈上的基因關係,那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所以不要跟我說什麼「通靈的基因是建立於血脈上」,這是極度錯誤的概念。


今天要讓你出生於通靈家族,這個選擇的用意是想要透過這個家族裡面的人曾經遭遇過現實生活中的困難跟磨難,請他們利用這樣的親身經歷教你如何面對未來現實生活中可能遭遇到的困境,再加上你自己有通靈的能力,你自己也要開始懂得思考如何好好在現實生活中生存。


那些會通靈的家人並不會因為血脈上的基因傳承,就將通靈的能力遺傳給你,這是完全不對的概念。


靈界的東西就是歸靈界所有,沒有肉體交雜血脈相承的通靈概念。


因為現實生活中的人類家庭就是一個大雜燴拼桌的概念,你怎麼知道下一次你的父親是誰,母親是誰呢?說不定他們2個都是麻瓜,只有你自己一個人是通靈者。為什麼?哦,因為你的本靈覺得有一對麻瓜父母來疼愛自己才是最幸福的,所以才將你安排在一對麻瓜父母的家庭中。


難道你要因為你的父母是麻瓜,而你是唯一一個擁有通靈體質的人就要懷疑你是不是你父母親生的嗎?要不要這麼蠢?


所有開通與否的決定都是由本靈來主導,究竟這一世的你應該是麻瓜還是通靈者。這個主導權永遠都在每個人的本靈手上,而不是在人類的血脈傳承上。如果有人堅持相信通靈是架構在血脈傳承上,那麼很抱歉,他這個家族有可能有遺傳到精神方面疾病,導致每個人都有幻聽幻覺,而這一類的疾病在心理學上就叫做思覺失調症。


如我在4月6號的線上聊天室中有提到有關於思覺失調症的部分,目前在科學上來看是屬於大腦發炎或者是有受損的狀況下才會產生的幻覺幻聽幻視的現象,但實際上這也是長期通靈且用錯器官接收訊息所產生的人體副作用。


一般來說,大腦絕對不是收取靈界訊息的首要器官,坊間幾乎人人都說用心輪來接收訊息,但是他們壓根就不懂得如何正確使用,而實際上他們接收訊息,最後還是透過他們的大腦在收訊,完全用錯方式。


長期用錯器官接收靈界訊息,會導致人體的負載量變大,也就是大腦受到不明電磁波的干擾過多,以至於發炎產生的思覺失調症,所以大部分的靈媒都沒有辦法活到壽終正寢的歲數。

因為當你的身體無法負荷這些不明電磁波的干擾時,大腦必須用你的生命去承載,並且平衡掉這過多負荷的電載量。長久以往,很多靈媒的壽命就是這樣慢慢地被消耗殆盡、被蠶食鯨吞。


用錯器官收訊會無端地造成身體大量負荷,最後產生思覺失調,這也是為什麼目前科學無法在思覺失調這一塊的領域上找到共同點,因為真正導致他們思覺失調的病根不是什麼環境因子或是家族因子,追根究底就是3個字──愛通靈。


這些人到最後會發現自己開始有很多幻聽、幻覺跟幻想,但是又無法找出與事實符合的證據,更無法與他們的幻覺產生配對結果。


像我自己本身,我本靈就是把我打開,但是我的2個小孩就是關起來變成麻瓜。血脈傳承無法將我的能力傳給我小孩,因為我的能力就是來自於我的本靈的修為,而修為是累世累積起來的學習,請問你的學歷可以用血脈傳承給下一代嗎?


所以說通靈基因這件事情本來就無法用血脈來傳承。

如果可以,那麼該家族有很大的可能性就是有精神方面疾病的遺傳基因。


回到 #小湛 的這篇文章中。

由此可知他母親那一邊的女巫家族是透過與山林之間的鬼魅簽訂靈魂契約所換來的通靈能力,並非由女巫們自己的本靈將自己的通靈開關打開,這一部分已經是一個很大的警示點。


該段落表示:因為女巫祖先欲離開村莊,此舉引起族人的怨懟跟詛咒,因此女巫祖先的後代總會有人背負土地的詛咒跟業力而死亡。 #小湛 在該篇章節中寫道,這樣的詛咒跟業力包含了從祖先某一代開始之後,每一代都會有女性在成長的過程中被性侵,以及家族內會有發生燒盡一切的火災。這是祖先們之間的糾葛,也會利用這樣的家族方式繼續綿延下去,因為這些事情曾經發生在他家族,親戚也是同樣的受害者。


第一點

我想請問:家族中頻頻發生性侵案件到底跟業力有什麼關係?


今天一方決定是否要對另外一方造成性侵、性暴力的行為,是來自於個人當下的衝動。請問這與家族業力有什麼關係嗎?


俗話說得好,個人造業個人擔。為什麼前者有人做錯事,就要後者來生的人承擔呢?不覺得這樣的邏輯很不公平也很奇怪嗎?難道都沒有人想要報警,或者是對這樣的累世惡習做出反撲、反擊嗎?


家族內總會有發生燒盡一切的火災。

對於天然災害或者是人為縱火的事情,難道後世子孫都沒有警惕之心也沒有要學習前人的教訓、防範於未然嗎?如果要如此忽略前人的教訓,這也是出自於每個人當下的意願,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選擇承擔後果。


請問這兩件事情,哪一件不是人類自己可以選擇反擊跟避免的嗎?

到底與家族業力有什麼關係?


難道一切都跟 #小湛 寫的一樣「就是不斷地觀察、觀察再觀察」,然後都不用動腦子分析一下為什麼會失火?好歹也幫自己買一個火災險,該不會連這個都沒有想過吧!





所以整天在那邊整合、冥想、觀察到底有屁用?你連現實生活中這些事情都不會動腦子去解決,整天通靈還通到鬼,到底人生又有何營養可以教你的讀者甚麼呢?除了逃避現實生活中的痛苦,我也看不見有甚麼可取之處!


如果你連睡覺都可以拯救地球的話,為什麼深坑電子廠大火釋放出有毒氣體,你怎麼不去現場整合一下氣脈、用睡覺來拯救新北市呢?反而教大家緊閉門窗,小心有毒氣體呢?



回到正題。

你為何在該章節中要用家族業力4個字來包庇個人犯罪呢?

為何要用家族業力這4個字來合理化被性侵這件事情呢?


難道不應該站出來為家族中的受害者說幾句話嗎?不用支持家族中的受害者嗎?

還是這樣的家族已經開始對於如此惡習產生集體斯德哥爾摩症?


凡事只要被家族業力4個字壟罩,所有的惡習都是可以被接納、被接受、被允許的嗎?

到底在寫什麼啊,你要不要讀讀看你到底在寫什麼啊?


有多少有類似遭遇、被不人道對待的讀者們在讀到這一段的時候,會不會因為你這一段荒謬的文字而引發深藏在內心已久的暴力陰影一整個被你毫不留情的撕開呢?怎麼可以把這樣不容許發生且應該受到重重譴責的性暴力、性侵案件用家族業力的說詞來合理化解套呢?

我就想請問 #小湛 ,你家族中有人遭受過這樣子性侵遭遇,在受害者面前你又是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是加害者?旁觀者?還是受害者?

怎麼可以說出如此冷血又不近人情的表述呢?


好似這件事情發生在家族中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你看著他默默發生了也默默允許了,你不曾表述贊成或者是支持受害者出來指正那個該被法律制裁的惡人,反而是說「哦,我看到這樣的事情,我挖掘到一切關係」,然後就繼續去通靈了。


你家族裡面有你這樣子的人用家族業力來合理化家族中的惡習,不知道你那位家族中的受害者看到你出書寫這樣的內容,心中做何感想?抑或是十分作嘔?

原來自己被性侵還要被自家親戚拿出來消費跟出書,書中居然還用家族業力4個字來包裝整個不人道的性侵行為。


我真的很想問你那位受害者家人,他到底讀了這段文字後會做何感想?

既然當 #小湛 挖掘到這一切關係之後, #小湛 有沒有選擇去幫著家族中的受害者出面撻伐那位加害者,我們不得而知。但書中章節表示,他得知此歷史後也知道家族中有人受害,在得知這樣的事件之餘,不是撻伐加害者,而是選擇繼續去通靈,那麼我就好奇她所通的靈體是否有授與他正確的性觀念呢?





看到這一篇文章內容,突然間對 #小湛 的遭遇感到很遺憾。因為他所認知到的本靈M並沒有正確傳達靈魂之間是以什麼樣的形式誕生下一代。


第一

那麼我想請問:為何設計地球的工程師本身在延續靈魂後代的過程中,是以無性生殖的方式在延續;而地球上的人類被設計出來是以有性生殖的性行為來延續下一代?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行為。


如果你本身是無性生殖,你為何要創造出一個系統中該物種所使用的是有性生殖的呢?


你本身就是無性生殖,也就是說你不知道有性生殖是什麼樣的狀況,那麼你創造出的系統就是依照你本身的經驗,也就是所謂的經驗法則,來設計這一套東西,因為你沒有辦法在你本人毫無學習過、毫無經歷過與毫無涉及過的知識前提之下,創建一套非常精密又完整的大自然系統。


當你本身是沒有性經驗的人,你又如何一夜之間創造一個萬物都是以性經驗來繁衍下一代的系統呢?這樣量大、繁複且精細的繁衍系統,是一個沒有性經驗的人可以設計出來的嗎?


你連這種最基本的論述瑕疵都抓不到,妳覺得妳十年內所累積的靈學知識又準確了多少呢?到底要被鬼騙多久才知道妳被騙呢?!


如果你今天不會煮菜,我要求你馬上煮一道滿漢全席,請問你煮的出來嗎?

當然是煮不出來,因為你沒有煮菜的經驗。

所以一個沒有性經驗的人,如何創造出一套萬物都是依賴性經驗來繁衍下一代的族群呢?


因此這裡就可以推論出 #小湛 的本靈M根本就不是創世神。

假設他的本靈M是創世神,那麼它這裡教育 #小湛 的靈魂界性教育就是全部都是假知識、虛構出來的。

如果是虛構出來的內容,那麼就有以下兩種判斷──


第一種: #小湛 自己本身無法讀取也無法接受靈跟靈之間繁衍下一代是使用有性生殖的方式繁衍下一代。


第二種: #小湛 當時的靈魂戀人並不想跟 #小湛 有直接接觸,因此編織了一系列人靈誕生新靈魂的謊言來騙 #小湛 的感情。


第三種:這一切都是 #小湛 自己幻想出來的情節。





 #小湛 的靈魂男友告訴 #小湛 說「靈魂懷孕是不需要靠肚子的。」


那麼我就想請問了:創造人體的是上帝,難道上帝不是靈魂嗎?如果靈魂生孩子不需要子宮,那上帝為什麼要創造子宮給人類?為什麼每個女性每個月都要來月經,都要排卵?為什麼人與人的交合是靠受精卵成型,之後在子宮孕育發展出新生命?


難道 #小湛 是在指控上帝創造人類是錯誤的流程,只有他家本靈M這種號稱無性生殖,只要摸摸雙掌心就會生出孩子,這樣子奇怪的邏輯才是正確的生孩子方式?


所以究竟是 #小湛 自己的靈魂團隊不敢傳授正確的靈魂繁衍方式給 #小湛 知道?還是 #小湛 對於性這方面有極大的創傷,導致於他不敢接受,也不敢吸收正確的性教育知識。因此當他在通靈的過程中,這方面的性知識就因為他內心的恐懼而被全面扭曲成他寫出來的文章內容。





從這一段可以發現, #小湛 對於性方面有極大的恐懼,以至於這樣的恐懼讓他在接收訊息的過程中產生極度不正確的資訊,加上他一一直以來都以「不用大腦分析,只靠感覺在感受資訊」以至於關於這一系列的靈學知識都是全盤錯誤。


加上她又極度依賴靈界的存有們來幫助他逃避現實生活中的痛苦與悲慘的回憶,所以產生一連串的幻想及生產出這些前言不著後語的無性生殖模式。


處處充滿邏輯漏洞、有違常理,以達到不需要透過性行為也可以繁衍下一代的深層恐懼與渴望。





所以在這樣一系列的幻想中,我們是否可以大膽假設 #小湛 因為過去人生中所遭遇的悲慘經歷,導致他擅長利用對於靈界的幻想來達到迴避現實生活中的痛苦,產生一連串對靈界的想像力,打造出她幻想中的世界來麻痺他現實生活中的痛苦?


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不可否認每個人的成長經歷都會有一定程度的痛苦。但回到本文的主旨──如果生活中的痛苦都可以不用面對,只要拿出家族業力這張免死金牌就可以把過去發生過的悲慘事件完整的合理化,以不斷洗腦自己的方式告訴自己「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永遠都是最好的安排」,極盡可能的把自己過度投入幻想世界,不需要去面對身心上的磨難,所有的承受都是理所當然,只為了把自己磨練成更偉大的人格或是用自身的悲慘遭遇來替他人擋災擋煞。


請問這樣的思維這樣真的有助於自己,或者是治癒自己的心理創傷嗎?


你只是不斷的在逃避而已。

重點是,你自己逃避就算了,還拉著一群無知的讀者跟著你一起逃避。

現實生活中的女子多多少少都會遇到類似性騷擾性侵這類的案件。受害者有權決定要採用什麼樣的方式反擊或是隱忍,這都是每個人自己選擇的權利。


但這類事情絕對、絕對不適合用家族業力來解套。


因為各人造業各人擔,前一篇文章有提過家族業力的結構,絕對不是像 #小湛 講的這麼簡單。必須要有一定條件才能讓家族業力4個字成立,並非惡習流竄在家族中就可以被視為家族業力,這只是幫家族中的惡人找到一個合理化的施暴藉口。


如果是你自己不敢擔當,這是你自己的問題,但不應該散播這樣三觀不正的言論,讓有相同創傷背景的讀者強行吞下這樣不正確的觀念,再一次撕開讀者的內心傷疤。


你如果想要寫文找同溫層、為自己的無能解套,那是你自己的問題。但是你今天出書,你就必須為你的言論文字做背書、負責任。難道黃子佼案件中的K小姐就應該每天洗腦自己說他會被性侵只是因為家族業力?難道為藝術被性侵就是一種業力的懲罰嗎?


如果犯罪可以用家族業力這種說法來解套的話,那要法律有什麼用!

因為業力就是叫你吞下去啊!


你自己不敢反擊,是你選擇吞下去,就不要把事情賴到家族業力這個點上,然後叫大家跟你一起吞。就像我在其他文章裡面寫的,你一個人不想活,就不要拉的其他人跟你去死,散播這種無知的謠言,強行撕開讀者內心的傷疤。


[補充]


我們都能理解性侵受害者在事發之後都會有一段艱辛的心路歷程,不僅僅是面對身上的傷口、內心的創傷,更多時候還要面對外界的閒言碎語及批判自己的言論跟眼光,這些非實體的傷害也不亞於身體實際上所受到的衝擊。


如果你做不到幫助你自己也無法接住自己的情緒,這也沒關係,但你也可以選擇不要跟加害者站在一起傷害你自己!


過去的你寫出這樣的文章,是想要尋找同溫層並躲進自己的幻想世界以求安穩、安慰,但如今,十年後的你累積出不少的粉絲讀者,如今再出現這樣與加害者站在同一陣線的言論,以[家族業力]包庇且合理化性侵犯行,如同第二次站在性侵加害者的角度,對有同樣創傷的受害者們進行第二次的公然剝削與精神污辱。


難道[創意私房]中被性剝削、性侵的女子也是得到[家族業力]的影響嗎?

難道你也要用[家族業力]的說詞來要求創意私房中那些被強迫拍攝非法影片的女子們將這些不人道的待遇吞下肚嗎?

創意私房中的女子也有未成年少女,請問未成年是要承擔甚麼業力?


所以你是在隱諱地說「性侵是合法、是被允許的,因為是家族業力」?是這個意思嘛!?


試問你的道德在哪裡?


我並不是在道德綁架你,但這些行為本身就是犯罪事實,為何要用[傳統觀念]來為這些犯罪事實解套?犯罪之人就應該被法律約束不是嗎?


你不是星際警察嗎?怎麼會說出如此大逆不道、有違人倫、違反法學知識的論述呢?




還自詡為通靈人,還說自己的團隊有天使,天使豈會帶出你這種品行的人?


神明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神明根本不會找一個認為手掌是性器官的人做靈媒!







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