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光喚琉璃

破解 #小湛 | #小湛 傳播錯誤家族業力觀念(一)



過年前,我們講到  #小湛 有一個腦粉,因為得罪家裡的祖先,所以遭到家中祖先的毆打,今天這篇文章就是要針對家族業力來做一個概念上的澄清。

這篇文章引述 #小湛 在2015年的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有關家族業力的概念。






在該文章中,他簡略介紹家業的定義。

在短短篇幅中,他並沒有把家業的概念講得很清楚。他只是解釋了一下家業是一群祖先共謀了一些傷害他人的事情,這傷害的份量大到這些人一輩子都沒有辦法償還乾淨,而這樣子惡意的情緒跟行為會藉由家族繁衍跟家庭教育的關係複製給下一代,這樣的影響也會包括被領養與入贅者。

以上這一小段的解釋,可說是錯誤百出。




第1點:業力的種類可以分為:家族跟個人。

第2點:業力本身的意思就是情緒衝突與由情緒衝突所產生的行為造成的他人損失的行為。所以這方面可以分為個人行為上的業力(個人與個人之間產生的情緒衝突)或是家族行為上的業力(家族與家族、個人之間產生的集體衝突)。

第3點:個人業力,就是要個人A去跟對方C和解,一但C 願意和解,AC之間的業力就會化解。 


家族業力,由兩人或兩人以上的組合對他人產生利益上損害而導致情緒衝突的事情,以至於對方對整個家族產生極大不滿情緒,這才是家族業力。


【情境解說】


一群人:A -B- C三人

第一次輪迴: A1- B1-C1

第二次輪迴: A2- B2-C2


在第一代輪迴中產生情緒衝突的A1- B1-C1在輪迴結束後,又在第二代輪迴時重新碰面,變成A2- B2-C2 這3人在新的時代裡面依舊[選擇]對他人造出傷害。當這三人連續兩世都聚在一起犯罪造業,之後世世代代不斷碰面造孽的A -B- C組合不但導致累世都有不同的人對他們產生抱怨,而且怨念越滾越大。在這樣不斷輪迴的過程中,這就是家族業力與業力的延續,同時,這三個人也必須是一直轉世投胎在同一個家族內,家族業力的說法才會成立。


所以,家族業力的成立條件是:


1.            同樣的犯罪共構者不變(肇事者都是同樣的人)

2.            同樣的犯罪行為不變(沒有懺悔之心)

3.            必須出生在同一個家族內


必須同時滿足以上三個條件,這才是家族業力的基本成立架構。


一般來說,一旦這3個人離世,這3個人之間所產生的業力就會隨著這3個人轉世到下一代去,不一定會跟著家族繼續延續下去,因為業力是跟著肇事者的靈魂走,不是跟著血緣走,所以依照 #小湛 的說法是完全錯誤。 


那麼,甚麼時候「業力會由血液繼承呢」?


如果今天這樣的共構犯罪行為是這個家族企業的主要營利方式,該行為並沒有因為A -B- C三個人的離世而終止,反而是由其他直、旁系子孫繼承,持續該惡行,將影響範圍無限擴大,那麼這樣的家業的確會由同血緣的子孫繼承──因為這樣的罪行並沒有因為原始的A -B- C 三人死亡而停止。


因此,即使未來A -B- C 不再轉世到同一個家族,但是該家族依舊延續祖先的惡習,繼續犯罪,之後的後代子孫就必須扛這個家族業力(業力繼承)。就算後代子孫中有人是第一次輪迴到這個家族裡面(如同圖片中的D),但是他是這些犯行下的既得利益者,他也必須繼承舊有家族的家族業力,因為他有從中獲得利益。






有的人會願意接承家業,有的會選擇放棄,但就要看你有沒有從這些行為中獲得任何利益。如果有,你是否願意放棄且去跟他們真心懺悔和解這一塊?


的確,有的人可以從龐大的家族業力中獨善其身,唯獨只有他沒有被家族業力牽引,因為他[願意真心放棄]那一塊既得利益的大肉餅;當然也會有的人至死不悔,即使惡習是他祖先開始的,但是他非常享受這一塊既得利益的大餅,所以他不願意放手,依舊想要以迫害他人的方式獲得巨大的利益,即使他是第一次輪迴到這個家族裡面他也必須繼承從祖先時代就累積起來的業力,因為惡習沒有因為他而停止,反而是因為他的貪念繼續下去。


所以,誰說家族業力就沒有自由意志?騙鬼喔!


人生哪一個選擇不是依照自己的自由意志所做的決定而堆積起來的人生呢?


即使今天這個家族業力是由祖先引起,但是如果今天換作是你,你願意放下口中這一塊鮮肉大餅,不再以迫害他人權益來獲得自身利益的話,你這個決定也是出自於你的自由意志來下的,你就終止這樣的家族業力,剩下就是看對方願不願意跟你和解。


所以,不管是家族業力還是個人業力,都是由你這個當事人的自由意志來做決定的。不要跟我說沒有這件事情或者是家族的脅迫下你沒有辦法做決定。


這樣的範圍也包括被領養與入贅者,重點在於你們是不是這個家族的共犯。

所以跟血緣有直接關係嗎? 並沒有!


你可以脫離家族啊,但是問題是你肯嘛?大多數的人都不肯哪,因為利益太豐沃,捨不得放開那個利益嘛!


最終不管是個人業力還是家族利益,都是由當事人的自由意志所做出來的決定,不要到處亂牽拖,自己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很困難嘛!?


總之,一個家族業力成不成立,要怎麼判斷、怎麼看,有很多眉眉角角。不是 #小湛 文章中的一兩句話就可以判定有沒有家族業力的產生。我以上寫這麼多也都只是簡略介紹,但是這之中的用字與界限必須強調清楚,概念才不會錯,並不是像他幾行字就可以匆匆帶過,你起碼給祖先一點尊重吧!



今天會投胎成為一家人的方式就好比:打麻將湊桌。


如果說你跟你的伴侶是第一世見面,你們之前根本就沒有一起拼桌打過麻將(輪迴)。你們這一桌是新開局,你們就是全新的一個組合,自然沒有所謂的家族業力。


你們才剛開始玩這一場輪迴,自然不會有人要你們過來繼承上一桌的遺留債務,這樣根本就不合理呀,因為你們才新開局欸。你們4個人第一次見面才坐下來要打麻將,連前面那一局的人長什麼樣子壓根都不了解,怎麼可能要你們4個人第一次碰頭就要去繼承上一局、上一桌的賭債?這完全不合理啊。


建立在這樣基礎上的家業釋義就十分不可靠,沒有靈魂會傻到還沒賺錢就先繼承債務的吧!?你有這麼傻嗎?如果你這個人類都不會這樣做,你的靈魂就不會這樣傻好嘛!


家族業力就跟直系親屬遺留下來的賭債是一樣的道理。


你如果有跟高利貸借錢去買包,你有從這個行為中獲得利益(名牌包),可是你不還錢(傷害債主的權益),那這就是產生業力。業力引爆,自然就是被高利貸討債啊,因為你不還錢啊,你還了不就沒事了?


而你旁支的親戚跟你的借貸一點關係也沒有,從頭到尾他們就是來拼桌打麻將過輪迴,根本就沒有參與過你的借貸,所以這樣的業力到底跟旁支的親戚有什麼關係呢?


沒關係啊!這業力只有在跟高利貸借錢的人身上啊!

所以才會有那一句──個人造業各人擔。


家族業力的定義不是讓你隨便合理化自己的失敗與無能,更不是讓你隨時可以洗白自己的龜縮與逃避,所以把每件事情都歸咎在家族業力身上只是說得好聽,顯得自己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但事實上明明就是你不願意去面對、不願意去學習,把一切事情都歸到家族業力上面,彷彿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八竿子都打不著,你純粹就是降生在這個莫名其妙世家的衰仔。


那你更可以選擇一開始不要投胎,不要出生在這個世界啊!

投生在這樣的家庭裡,自己不進步就算了,為什麼還要不斷的抱怨別人給你帶來麻煩呢?你怎麼不看看你在別人眼中是不是全身上下都是毛病?


回到該文中, #小湛 表示很多靈魂為了化解這些具有破壞性的DNA,就會進入這個家庭來承擔家業,希望將體內惡意的DNA改良為善意。


這裡的錯誤又真的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根本亂寫一通。



靈魂DNA是靈魂的DNA,不是人類肉體的DNA,這是兩種不同的物質!


人類肉體的DNA是由你人類爸媽交合之後,你由一顆受精卵發育成一個胎兒肉體。靈魂DNA跟肉體DNA做結合,是把你本靈的個性、做事情的方法、看事情的角度跟你這個肉胎二合一,你誕生之後就是一個完整的人,你就是你本靈在這個物質世界的存在個體,你就是你本靈,你本靈就是你,如出一轍的一個人。


如果你本靈的靈魂體DNA從一開始就有破壞性格,你要記住,你本靈的靈魂DNA是你靈魂爸媽給的,就跟人類爸媽是一樣的道理。如果你本性具有破壞性的DNA,那表示說你的靈魂爸媽本身就有這樣的破壞傾向,而不是因為你要來承擔這個家業才進入這個人類家庭。


難不成你要說你的本靈靈魂上DNA有劣根性是因為你樓上家族的業力所造成的嗎?


人類在人世間繁衍的過程與靈界繁衍靈魂的過程是一模一樣,不要什麼事情都牽扯到家族業力上面去。一個人是否有足夠的反省能力、是否可以自行察覺到自己的錯誤並且承認與改善,這是一個人要不要做到的事情,跟家族業力一點關係都沒有。不要因為自己的無能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扯到家族業力上面去!污名化自己的祖先是一件很有榮譽的事情嘛?更何況,這些在世或者是已經過往的人類家庭成員與你的本靈在樓上的關係可是八竿子一點關係都沒有,頂多就是互相認識,不一定是靈魂家人。


大家來到地球上投胎就跟打麻將拼桌是一樣的道理。


靈魂的家人是靈魂的家人,人類的家人是人類的家人,不一定是有關聯性的。頂多是好朋友揪一揪下來一起湊一桌麻將,但不代表你跟你的牌友就有靈魂家人的血緣關係。


你的牌友只是牌友,只是想要跟你拼桌、解除[相對應]的輪迴問題,沒有跟你有那麼多牽扯的必要。今天你會投生在這個家庭,不代表你跟這個家庭有業力上的牽扯,頂多就是你跟這個家庭中的人事物有很多個性上的重疊(科學上所謂的基因遺傳)。這些人出現在你的原生家庭中就是要讓你看到,如果你不想改變,眼前的這個人的人生就是你的借鏡,你未來有可能就是活成他的樣子。這也是為什麼有很多人會說[我不想活成我媽的樣子]、[我不想活成我爸爸的樣子],可是他卻不想改變也沒有任何實質上的行動,因此當他老年了就發現她越來越討厭他自己,因為他活成了他自己眼中所討厭的爸爸媽媽的樣子。


終究還是因為他自己個人沒有要改變啊,所以他才是活成他討厭的樣子,這一切不都是當事人自己的決定嘛?


因為是你選擇不要改變,那你就順著基因走,未來就是活成你討厭的人的樣子啊。


所以回到 #小湛 的文章中,他所說的靈魂之所以要投入某個家庭裡面去繼承家業是為了要改善改良自己靈魂體中的劣根性DNA──這個論點是完全錯誤。


今天你會出生在這個家庭是因為你們有類似相同的個性,你們每個人所要引發出來的議題都頗為相似,90%都有相似的問題,所以大家才會湊在一起成為家人,這在科學的表徵上就是所謂的基因遺傳,跟家業一點關係也沒有。


一個人會活成什麼樣子,完全就是靠自己的決定呢。

不要去牽拖什麼靈魂DNA、家業啦。


跟你到底有什麼關係呀?這些東西跟成為你這個人是一點關係也沒有,你是壓根天性就是這樣,所以你生在這個家庭裡面才會順理成章長成你現在這副德性。因為你的本靈就是這個樣子,你只是出生在一個會塑造出你本靈模樣的家裡家庭中。所以不要怪你的原生家庭怎麼樣,而是你必須認知到──這個家庭所塑造出來的我就是我本來的樣子。


如果你不喜歡這樣的你自己,你要做的就是改變你自己,不然就是不要改,就這麼簡單。一切都是自己選的,所以不要什麼事情都牽拖家業又怪東怪西怪社會,就是不怪自己。


甚麼都想要但是卻什麼都不想付出,動不動就是牽拖家業或者是集體意識,難怪被公媽打。


文中有說,父母長輩認同家族中的某個傳統觀念,一起來針對這個孩子,這孩子的靈魂會覺得在這樣的家庭中生活的太困難,不如隨波逐流,更容易獲得認同。這孩子在家族中繼續複製家庭的模式,讓他自己的生活圈上創造更多的業力,這部分的業力包含了家業與個人業力。


家裡的人大多數的人都會提倡一些很奇怪的觀念,這個很正常,每個人家裡面多多少少都會有,但你有權拒絕承襲這樣的傳統觀念。可是在你的這段落中卻表示你選擇隨波逐流,這是你個人的選擇,到底跟家業有什麼關係呢?沒有人逼你吞下去,是你自己無法反擊而選擇吞下去,這就是你個人的選擇跟業力到底有什麼關係?


難道需要把自己包裝成聖母,對自己謊稱你是為了承襲全家人的業力,你不得不扛著、不得不吞下去。所以你好可憐、你聖母病,大家都應該體諒你關心你,因此得到大家眼中的肯定驕傲。


你只是在轉風向跟洗白自己的懦弱與龜縮。


你不知道怎麼面對自己這樣子的生活環境,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利用文字在幫自己洗白且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如此而已。


你沒事把你自己的無能牽拖到這些有幸跟你拼桌成為家人的靈魂們,你不但不好好感激你們之間的緣分就算了,還要往他們身上潑髒水,把你自己的無能都算到他們的身上去,說甚麼祖先將自己的議題投射到你身上去……你認為你的公媽不會氣到想打你嗎?


公嬤:[我不認識你就算了,我為什麼還要幫你背黑鍋,你活著就可以敗壞我的名聲?你到底憑什麼?你哪位?]


與人為善就是要結好緣,因為你不知道跟你拼桌成為家人的成員,是不是在樓上某位大神的分靈,你不結緣就算了,還口出惡言、結惡緣,活該被打死!


今天你不就是靠著你還活著有那麼一口氣,有個話語權,而死去的公嬤沒辦法說話才會讓你這麼囂張地亂扯家業當作自己逃避的藉口嘛!?你這種孫媳婦會得人疼才有鬼!








在以上這篇段落中, #小湛 用希特勒做舉例,我覺得非常非常不恰當。將業力與希特勒在歷史上的作為做結合,實在是過於穿鑿附會。每個人在不同的時代與產業衝擊下本來就會做出不一樣的決定,這到底跟業力有啥屁關係?


個人覺得他這樣的引用方式非常的不正確且非常不尊重那時期被屠殺的猶太人。


這是一個時代的悲劇,你寫這種文章吸眼球的時候有沒有想過當事人的感受!?

你用[業力]兩個字就可以掩蓋掉幾百萬猶太人的生命悲歌嘛!?

你有問過這幾百萬猶太人本靈的意見嘛?你有問過他們願意讓自己的小人類葬身於希特勒手中嘛?你有向這些猶太人本靈們查證過你所說的資訊是正確的嗎?






你說希特勒之所以成為殺人犯是因為土地、時代、家族、個人、民族群眾的業力推舉,在這樣眾多種種業力的影響之下,希特勒成為了希特勒、殺人犯成為了殺人犯。


可是你要知道你所舉例的這些業力種類,都不是希特勒一個人可以做出來的選擇,也就是說你在反向隱喻希特勒之所以成為希特勒,是人們希望他可以成為希特勒、他是人們推舉出來成為的希特勒,所以你現在的意思是說猶太人的死是應該嗎?


你如果要將自己的書推向國際,你在這裡的言論就是認同希特勒的行為。


你認為猶太人被滅絕是理所應當,要不要想想看,國際上會怎麼看待這樣的言論?


因為猶太人被屠殺的毫無反擊之力啊,那希特勒的行為又是時代的業力總結所造就的希特勒,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說這樣的結果是必然的(因為業力啊),你這不就是在認同希特勒嗎?


那我想請問:難道那些被屠殺殆盡的猶太人就應該因為這些種種業力的影響下,[合理]被屠殺嘛?似乎你的言論在只要有家族業力的影響下,所有行為都是可以被預期、被看見,甚至是被合理化。


請問你有想過那些猶太人的內心感受嗎?他們在面臨被屠殺的情緒衝擊嘛?


是簡簡單單一句話[喔,你們的種族業力所引發的],難道他們就因為這樣子該死嗎?


 #小湛 該文章中有段落中有提到,慘案背後永遠不是一個人的問題,是全部事件累積後的結果。那麼要不要請你來說說,希特勒屠殺猶太人這件事情,他背後的真正業力是什麼?就單純的只是土地、時代、家族跟民族等等的業力聚集起來?這些業力的內容又是什麼?請你具體說明。


一篇文章打下來,全部都在打高空,沒有一個實際的作為跟具體的內容,你只會滿口講業力業力,然後用這些政治上被屠殺的受害者來洗你的文章、洗你的點閱率,你到底有沒有點同理心啊?


蹭靈界資料來宣傳自己出的書就算了,你連大屠殺受害者的歷史過去也要以家族業力或者是業力之名在那邊亂稱從流量。


希特勒屠殺猶太人根本不是甚麼土地、時代、家族跟民族業力的問題。


一張嘴在那邊隨便亂掰也不做查證,光說幾句話就想要騙點閱率來證明自己是有料的。實際上你的收訊程度10%不到,卻可以洋洋灑灑寫出一篇文章,整篇文章正確的資訊不到5%,派人去糾正你還在那邊自大狂妄得不能講,到底你以為你是誰啊!


這就是你讓神明最討厭你的地方。

狂妄自大、不知進取、不知悔改、喪心病狂。



什麼叫做家族滿出來的業力進入民族的業力?


一個家族可以撼動整個民族嗎?如果今天這個家族是以善舉聞名,大家都被他感動因而發起效仿的風潮,那麼的確這樣的影響力可以帶入民族甚至是國家,但這不叫業力,這叫做影響力、號召力。

你要不要想想看[業力]實際上的作為?我就想請問。


又不是墨西哥毒梟,那才是真正的業力帶入民族力好嗎,但是歸根結柢跟墨西哥政府的政權有多重交錯的關係才會導致那樣的結果,並不是因為墨西哥毒梟的存在,以至於整個國家都是那樣好嘛!


難道臺中顏家在台中開宮廟的行為有辦法撼動整個臺灣中華民國嘛?還是你指的是台中變成慶記市是因為台中顏家的習慣以至於台中演變成如今的樣子?


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一不小心惹上黑道,這鍋你自己揹著吧!


如果開宮廟這樣的營利行為無法撼動整個中華民國,又如何會有家族滿出來的業力會進入民族的業力呢?你出的這兩本靈性新書中所有理論放在現實生活中都無法成立,連早期2015年寫的文章裡面的論述都充滿了問題啊。






這一段中提到,[福報也是跟業力一樣,只是累積帶走是有上限的]。這也是極度錯誤的概念。


福報跟業力的累積是沒有上限,如果會有上限,那也是人的壽命終止所以無法再繼續累計,但是福報與業力的累積本身是沒有上限的額度。


而且,福報本身是帶不走的,他只能留在地球上的輪迴制度中循環,最多就是人類輪迴終止前最後計算分數的額外加乘分數罷了。有的人輪迴分數差兩分畢業,但是有三分的福報分數,他就可以順利畢業,就是這類的功能。他只能留在輪迴畢業時統計分數的時候使用,並不能化為實體的優惠。(你沒辦法累積點數換一台藍寶堅尼啦)


一個人要做好事,為什麼神明要阻止你?他當然希望妳越做越好哇。


但是福報的計算不是因為你做了什麼好人好事才會被計算,而是你做好事情的當下你是沒有任何算計跟想要求取回報的[情緒](是情緒,不是你的大腦怎麼想),這樣的福報才會被列入計算啊。

業力也是如此啊。


你當下要做跟他做這件事情,你是心中有算計的,而且也對對方造成了實體傷害,那你也是造成了業力。


就好比 #小湛 在自己粉專上捏造許多對我的不實指控,說我是國際通緝犯、我註冊他的商標,但實際上這些都不成立,而且他沒有證據。我連到案筆錄都沒有做,該美商公司又不是我的,我要如何成為國際通緝犯?所以這拿到法庭上一定是判他輸啊!甚至這也是為什麼他到現在一個屁都不敢放,因為他知道他一定會敗訴啊(現在已經敗訴兩回了)。


我連筆錄都沒有做過哎,我又怎麼成為國際通緝犯?

檢察官也證實我講的是真的,所有資料來源都並非捏造,所以判決是誹謗罪不成立,還叫王小姐不要亂告,不要浪費司法資源。


所以在整個事件衝突中,難道我為我自己說話就是製造業力嗎?難道是檢察官在製造業力?當然不是啊。


整件事情製造業力的就是王小姐自己本人。

但是只要有任何讓他不開心的言論就是屬於製造業力,一切都必須是他說了算。


他因為不高興被我寫文章批評(產生情緒上的衝突),所以在案件審理的過程中捏造了許多不實指控(損毀我的名譽與造成人格形象傷害),再將不實指控的內容散播在2.8萬人的粉專,大幅度的詆毀我的人格,這是 #小湛 造出來的業力。


我勇於站出來將事實公布於眾,我將我的想法、看法、論點一一拿出來反擊他所有的不實指控與惡意誹謗,我捍衛我自己的權益,我的聲明、我的反擊,就不是造業,而是自我捍衛。


所以整件事情中,製造業力最多的就是王小姐本人。


既然他在靈性領域中自詡自己是靈學界的翹楚,怎麼會連製造業力這樣的基礎知識都沒有呢?難道他從來不自省嗎?很顯然他對於自己打過的文章都全然忘記了。


所以他現在被他自己的業力引爆給打死,這個業力不就是他自己累積跟製造出來的嘛?怎麼他可以滿嘴都是業力業力的,卻不知道自己已經在製造業力了呢?他真的知道他自己在講什麼嗎?這麼多年來寫的文章,他真的知道他自己的論述有多麼的不具體,多麼地無法現實化嗎?


那如果說對業力這件事情有很徹底的了解,他怎麼會不知道捏造不實指控、惡意誹謗他人就是一個很大的業力呢?


好,既然在該段落,他同時也提到了福報,那我們就來提一下福報。



福報,就是你祖先積攢下來的人情啦!


你的某位祖先廣結善緣,發自內心的幫助別人也沒有過多的算計,那麼大家感念於他的出手相助跟他的善心,所以看在妳家祖先的面子上,不論是看得見的人還是看不見的神靈也願意照顧這個祖先的後代子孫。但如果這個祖先的後代子孫不肖,這些無形界的人也沒有必要再看在你祖先的面子上繼續照顧你們,福報就會終止。沒有一輩子傳承下去,講難聽一點,打狗都要看主人,更何況造福別人還恩於人,也是看在你祖先的面子上才造福你,所以不要亂蹭祖先───你,沒那個資格!







根據個人與家族業力的釋義,以上這一段的內容完全是不成立。


如果依照他這樣子的方式來理解家業,你會發現自己沒有離開輪迴的一天,每天都在被業力攪拌。

光是我每天都引用他的文章打他的臉,難道我的言論自由就是在創造我的業力嘛?如果是這樣,全世界的哲學家、科學家都在推翻前者的研究成果與理論,那豈不是全世界每個人都在造口業?製造業力嗎?


可是,研究科學跟學術上的探討本來就是建立在言論自由之上,我推翻你的研究,創造出新的理論,這便是帶動時代與文化的演進。


如果依照王小姐的業力的理論來看,光是言論自由這件事情就會給自己帶來許多的壓力與業力。

你有必要活得這麼痛苦嗎?


什麼叫做[如果沒有解決根本問題,造業的速度跟不上還業的速度,整體問題上就會出現在某一個業力之上,這也是最大的挑戰。]?


那你為什麼不坐下來好好面對自己的情緒化,然後把情緒化解掉,這樣你不就沒有業力了嘛?一整個言論就是不知道在瞎忙什麼東西啊?這理論完全不成立哎。


業力就是情緒的衝突,到底在人生中瞎找什麼呢?


如果找不出困住自己的問題並且解題,去看心理諮商師不就好了嘛?讓對方用自己的專業幫你看出你的問題在哪裡就好啦,你有必要裝忙然後要把自己搞得那麼累,好像自己這麼累就好像是成功人士那樣,把自己搞得好像很厲害很厲害,就實際上你就是懶得看病啦。


有病就去看醫生不好嗎?有必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洗白自己身上有這麼多問題,但通通都不是你的問題,都是家業,所以一切發生在你身上的不幸你也控制不了,就只能一路龜縮。你身上有這麼多問題都是家人帶給你的,你是最大的受害者──這就是他這個段落在講的東西。



福報是福報、業力是業力,這2個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你的福報是取決於對方(無形或是有形)要不要對你伸出援手,這一件事情會產生的主要條件是在於對方決定是否要對你做出這樣的行為。對方可以不要給你福報啊,對方可以不要對你伸出援手啊,但是他這一段裡面卻寫著福報可以做彌補解救、分解傷害的動作,實際上並沒有。


我今天可以是曾經受你祖先恩惠的某個人,但是你這個小孩我看了就覺得很礙眼,我可以選擇不要幫你啊。誰跟你說福報就一定可以彌補、解救跟分解傷害的動作?你想太多了吧?這件事情的先決條件是對方有沒有這個意願要幫你,決定權在對方的手中,跟你這個人是毫無關係。如果對方今天決定不想要幫你,他就不會幫你,這個福報就不會出現,所以沒有什麼福報可以彌補解救分解傷害動作,這是不存在也無法強制執行。(人家又不欠你!)


什麼事情都自己不努力,都幻想著由別人來幫你處理,這才是這篇文章真正的用意啦。






有的人天生殘缺,不是因為家族業力的影響,而是他自己本身在上一世就有所謂的債要償還。你上一世沒有時間償還,沒關係,下一世就用你的身體殘缺跟一輩子的時間來還,就是這樣。


這跟家族業力到底有什麼關係?

他要是第一次拚桌拚到這個家族裡,你又把這樣的家族業力污名化到新的拼桌家族中,你想害你的讀者得罪家中的祖先嗎?你的讀者引用你所述的錯誤觀念,然後惹怒整個家族的祖先,這件事情不是正在發生嗎?


 #小湛 ,你到底可不可以不要亂寫文章、錯誤引用,然後把所有的髒水都潑到人家家族的祖先身上,人家祖先是得罪你了是不是!


不管是族內子孫還是外嫁的媳婦,自己的問題本來就是要自己解決,不要什麼事情都推到公嬤身上、推到家族業力身上來合理化你自己的無能。有什麼內在能量需要流動的嗎?並沒有。






還有,他在這個文章最後說,他不喜歡報應這個詞,彷彿是一種詛咒。


我想解釋一下詛咒的概念是什麼?


詛咒的概念是,一個未來會對你不利的效果會呈現,但無法得知何時會出現。


那麼我就想請問:大多數的人在罵對方說[你會有報應]是因為當下他對於對方的行為沒有任何反擊的辦法,所以他只能依賴天理來處理他討厭這個人,所以人們才會說[你會有報應的],因為要把這件事情交給老天爺來管。


但是這裡就好笑了,為什麼王小姐會認為這句話是詛咒呢?


如果今天你沒有做錯事情,別人對你說[你會有報應的],我就想請問是要報應什麼呢?你有做錯事嗎?不然為何這麼心虛?


就好比, #小湛 的腦粉會過來罵我、跟神明詛咒要我早點被車撞死。


我就想請問,我有覺得我被報應嗎?我沒有,因為我知道我沒有做錯事,所以我不怕報應。你許願想要我被車撞死,來呀,我等你啊,你現在就過來。


我不怕報應,因為我沒有做錯事。


但是王小姐為何會對這句話這麼的敏感,甚至覺得是種詛咒,我就想請問了!


你在害怕有什麼會對你不利的事情?會在未來發生而未發生?

你在害怕什麼?

你在心虛什麼?

你在2015年就已經有這個心虛的舉動了。

請問你到底做了什麼事情?


連自己下意識編排出來的文字內容跟行為舉止都讀不懂的人,你不要跟我說這樣的人他對於了解自己有多厲害。整篇文章散播的全部都是錯誤的概念,讓他的讀者引用錯誤概念,將自己身上的身心狀態問題怪罪到家中祖先身上,惹得家中祖先非常不快。


不要什麼事都甩鍋甩到公媽身上,公媽就阿彌陀佛了啦。今天你是個活人,你會有話語權寫這種爛文章,把所有的事情都推託到祖先身上,不就是因為死人不會說話,無法為自己分辯,看著孫媳婦毀壞祖先的名聲,害自己被自家孫子誤以為一切的不順遂都是歷史家業,把家中祖先氣得火冒三丈。


這些就算了,還把一堆鬼帶進家中是怎樣!


該位讀者今年是第一次拼桌來夫家,夫家祖先壓根不認識你,「憑什麼你要用家族業力這4個字把所有你身上一切的不順遂都賴到我們這些祖先身上?」


(這不就是 #小湛 害他的讀者被公媽打最關鍵原因嗎?)


所以王小姐的業力會有上限嗎?當然沒有,所以不斷的被靈體毆打不是很正常嘛?


然後被騷擾到又要發文洗白[靈擾是正常現象],來幫自己洗清責任,沒有要幫讀者解除靈擾的狀況,因為他把靈擾給正常化。但實際上,靈擾本身就是不正常現象,不然幹嘛每個人不直接一出生就是天眼通,何必大家都是麻瓜開始做起呢?


人類自己回歸到原點,但實際上靈魂可以不鳥你啊,他可以繼續無止盡的騷擾你,不需要跟你對話也無所謂,就是要你不好過,所以再怎麼洗白或是跟大家講回歸到自己的狀態,都於事無補,因為對方不打算放過你們啊!


這就是 #小湛 與他的讀者的報應!






──

由於文章長達快兩萬字,因此拆上下兩篇刊出。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