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阿璃

女巫系列(三)七千年後的神魔之戰



(由於目前撰文的部分已經高達三萬字,所以我把它拆成三篇文章張貼,讓大家的眼睛舒服一點。這一系列同時也錄成podcast,先上文字稿,之後再上podcast)


這一篇文章是我真心最不想寫的一篇,可是老闆又說這篇是最重要的一文,要我寫出來,以防有人才知道點皮毛資訊,就吹捧成瞞天大謊,讓大家無法知道真相以外又更深陷不實幻想之中。


我今早還跟朋友討論,表明我不想寫的心意,因為我不覺得寫出來會有人相信,但卻是我朋友的親身經歷(這次不是我)。但是老闆有提到,因為朋友在這次的慘痛經驗,所以我必須寫出來,不然全世界都沒有人知道這樣的事情其實是時時刻刻都正在發生,那麼朋友不就差一點真的被犧牲掉了嗎?


所以,正片開始。


───────


最近有位外國人自稱是巫師,在當巫師之前可能有從事其他行業,人生中有其他不同的輾轉經歷過程,導致成為所謂的巫師這個職稱。


這位巫師崇拜的派系(身心靈的派系)非常之複雜,就好像是到處沾醬油的感覺,各個領域都去沾一點、沾一點,那麼他接觸的管道與管道背後的靈體就不會那麼的純粹,所以基本上是每一個領域的邪靈他都認識,他都有接觸跟合作。


簡單來說,就是跟每一個他所認為他接觸的管道的靈做溝通、協調、學習、合作,但實際上是他的內在靈魂,也就是所謂他的潛意識是與他接觸的每一個管道背後的靈相互勾結。他可能對他自己人生一路發展不順遂感到愧疚、悲傷、難過、失望、痛苦。他不想辦法去面對他自己的問題,他反而是利用身心靈的管道去逃避,因為從接觸身心靈之後,他認為他的狀況獲得改善了,所以他開始從事身心靈行業。


實際上他的潛意識卻是要巴著背後這些的靈體不放,因為他可以從這個行業中得到他想要的舒緩或者是得到他想要的某種利益,比如說讓生活上的負擔減輕、別人在看見他從事的行業不會帶有那麼多鄙夷的眼光,或者是說與其從事它原本的行業,他可能從身心靈這個行業中,可以獲得更大的社經地位與自我肯定,經濟來源也會比更優渥,不用過的那麼辛苦。所以他會把自己丟入到身心靈的領域,但實際上他也是在逃避他現實生活中的所有問題,只是他用另外一個環境、另外一個方法來舒緩他自己在現實生活中原本議題中痛苦的狀態。


因為在下來輪迴的過程中無法承受人間輪迴的痛苦,也無法理解自己到底在面對什麼樣的議題,甚至也不懂得怎麼解決他現實生活中的困境。所以這一位外國作家累世以來,都是用逃避的方式在面對他現實生活中的問題,就如同他這一世的狀況都是一模一樣。他沒有一次在面對,每一次都是在逃避,他認為只要我死亡了,我就不需要再面對這些事情了。所以他給予的回答都很負面,那是因為他的內在靈魂,他的潛意識就是如此的消極。


透過上一篇文章,我們可以知道有些通靈者的身心狀態跟認知狀態都有待加強跟穩定,倘若對方長期處於一個放棄自我的狀態下,又去接觸不健康的身心靈管道,其實這些課程背後的邪魔自然很喜歡跟這樣的人打交道。


為什麼呢?因為有些人的靈魂種族是──極特殊品。

而最具有代表的種族,就是神族。(以下就以神族的靈魂來說明)


神族的靈魂,有什麼好特別的呢?神族的靈魂之所以特別,是因為一個神族的靈魂可以抵其他種族的靈魂大約有1000倍左右。也就是說,邪靈吃一個神族的靈魂等於吃1000個其他種族的靈魂,所以神族的靈魂對邪魔來說是異常珍貴。


通常神族不會輕易下來投胎成為人,畢竟這邊的環境複雜,一但下來成為投胎成為人,不僅僅要面對現實生活中許多的邪靈帶來的騷擾,還要與旁人一樣努力的去克服現實生活中的問題。倘若他不面對現實生活,也不想要藉由現實生活中學習跟解決問題的能力去克服生活中的疑難雜症,那麼當這樣的人藉由其他身心靈的管道來擺脫他應該學習面對跟克服的困難時,他容易誤入歧途的走上靈性的道路,甚至是被邪靈加以利用。


當神族靈魂轉世的人類自甘墮落、不願意去面對現實生活中的問題,而跑去與邪靈合作…我想請問,如果今天你跟隔壁老王看不順眼,結果你的小孩跑去跟隔壁老王說你的八卦,不但害你的生意一落千丈,還讓很多消費者收害,你覺得你會不會覺得你的小孩在打你的臉、拆你的台?我想請問你會怎麼樣處置你的小孩?


今天某位外國人的潛意識(本靈)就是這樣的一個狀態。


他同時也是一名基督徒。

我想請問一下各位,我們最常聽到的聖經裡面是講什麼?

第一個,不要崇拜偶像。

上帝、耶和華還有耶穌最忌諱的就是通靈、最忌諱的就是巫術、最忌諱的就是去跟魔鬼做交易,結果這個人每一樣都做了!


我看到這一段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身為一個基督徒,結果現在自詡是巫師,這樣的行為是否已經開始產生錯亂了?


我這裡要跟大家解釋,聖經裡面禁止大家通靈、交鬼,是因為那時候大家通的靈都是外靈,也就是自己潛意識(本靈)以外的靈。


那是什麼潛意識(本靈)呢?

就是你內心那個你無法控制的情緒。

有人說「有啊,情緒我可以控制啊,我怎麼可能不能控制我的情緒?」這部分你可以用大腦控制的情緒,那叫做你大腦的情緒記憶、你的大腦所產生出來的情緒,但是我在這邊講的潛意識(本靈),他是有點像榮格所說的「你內心那一個無法控制的自己」,你的潛意識(本靈)是你最原始的自己。


但現在坊間的通靈都是通外面的靈,不是在教你通你自己的潛意識(本靈)。加上很多通靈的人,他無法辨認靈體。在你沒有辦法可以確認你對接的通靈對象是誰的時候,你無法辨認靈體,你就不知道你自己在跟誰說話。這就好像你是個總機小姐,有人打電話來了,你接起來了,然後他跟你說「你好,我是王永慶」,可是你有辦法查證他是否就是王永慶嗎?


一般人透過電話是無法去辨認通話另一頭那人的身分是否真的如他所說,所以像是金融業都會在電話中核對許多個人資料來確保就是當事人,對吧?我們現在比如說電話詐騙有很多啊,所以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在電話裡面在多做確認,或者是銀行會一直打電話來確認說「欸,請問某某小姐,你最近的消費紀錄是什嗎?」然後以這樣子的方式來確認你這個人是否就是持卡人是一樣的道理。


那麼我們在通靈的過程中,我們必須了解對方是不是他講那個靈體。


可是這個時候就出現一個很大的疑問了。


我們不知道那靈的任何事情,我們要怎麼確認? 這就是重點!

坊間的人他們沒有權限也沒有能力去調查你對接的這個靈,他是否就是如他所說那樣的一個身份,所以通靈這種東西,你需要透過很多觀察能力跟邏輯思維去確認你面前跟你對接這個靈是否如他所說是這樣一個人。這部分我點到為止,因為這個是每個人都要去學習的部分,而且學習不是透過靈性去學習,是從你日常生活中還有透過你遇到的困境去學習這樣的敏銳度跟觀察能力。


一個靈媒,他要做得好,他日常生活中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要學著處理得非常好,如果日常生活中很多事情都處理得不好、人際關係也不好,很多觀察能力、該有的邏輯思維都沒有,那就更不用說。很抱歉,神明不會挑這樣的人做他的靈媒。神明不是不挑人,他不會挑一個250來當他的靈媒、來當他的傳話筒,神明很挑人的。


因為你丟的是祂的臉,不是你的臉。


今天當人家的傳話筒,說錯話做錯事,在他的世界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如果傳訊的過程中沒有足夠的覺察能力去辨認對方是誰,真的在靈界被笑都不知道。


整天就只會「啊,我感受得到對方耶,我來傳訊,我說得很準耶,我好準喔」。

然後呢?傳訊是最基礎的,而且傳訊有傳訊的眉角,這沒有什麼好了不起的。

甚至不可以說傳訊人是通靈人,因為他就只是一個總機,他不是秘書。


如果人生必須透過通靈來受到肯定,那就要去思考,這樣的人生到底出了甚麼問題!?還是壓根沒有要正視這樣的問題,只想讓自己沉溺在一個可以透過通靈來標榜自己就是特殊、不平凡、被「你認為的神」肯定的惡性循環中?


這就是為什麼聖經一直在禁止人們去通靈跟交鬼,因為人們沒有變識靈體的能力,更沒有相對應的資料可以去做辨別。這就好像你一直遇到一個陌生人,但他說「你好,我姓陳」,你有辦法去確認對方真的姓陳嗎?你沒有辦法確認,你只能說「陳先生你好」這樣應對。


所以當有一個靈跟你說話,「欸你好,我是某某高靈的時候」,為什麼要直接無腦的相信他呢?生活經驗中的辨別經驗在哪裡?生活中的覺察經驗用在哪裡了?自稱高靈的鬼跟你講話,你就要信嘛?那鬼跟你講話你就不敢信呢?


這是種族歧視喔。高靈就身份高貴啊?鬼就身份低賤是不是?

那有哪個鬼那麼笨會自己跟你招供說他自己就是鬼啊!?都一定會說自己是高靈啊!


#現在根本就是高靈化社會 (此金句是由網友提供)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聖經中一直禁止人們去通訊、去通靈,就是人們沒有辨認靈體的能力就一股腦地想要去連接外靈。


回到原本的故事,由於某外國人的潛意識(本靈)累世欠缺面對生活中疑難雜症的處理能力且加上不斷放棄自己,在接觸過身心靈課程之後就出賣自己跟接觸過的個案靈魂。這些都算是他潛意識(本靈)做出來的事情,他自己本人不知道他自己潛意識(本靈)幹過這些事情,因為他本人的理智面從來就沒有跟自己的潛意識(本靈)連上線,所以以至於他這樣的行為他已經做了五世之多卻遲遲都沒有發現,加上他慣性的逃避不面對自己,以至於前面有五世都在放棄自己。但是在第六世到第十世之間,他潛意識(本靈)毅然決然決定要與邪靈合作,所以這個人他這一世吸收的靈魂不只是自己使用,同時還銷贓給背後的靈性集團。


所以那天我收到我朋友傳給我的新聞截圖時,我的頭突然劇烈疼痛。我甚至無法理解到底為什麼要來弄我?我一直跟對方說我沒有要管你們家的事情,不要一直戳我頭,不要給我頭痛。但是對方依舊不肯聽,我真的是非常有耐心地跟他們溝通了7個鐘頭,但對方就是不肯罷手,一直戳我頭,讓我頭痛劇烈非常。最後我真的受不了,只好開始反擊。


於是,我們就開始清理他背後的那一坨髒髒靈。

接下來我要講的就是比較奇幻的內容,也就是我老闆要我寫的這篇故事的重點。


我轉頭去看,發現是一個赤身裸腳的女子,背脊上有一隻很大的小強,有半個人那麼大隻,以屁股朝上、頭朝下的方式吸附在女子的整個背部,彷彿不斷在吸允汁液一般。旁邊的神族不斷的毆打這名女子與他背上的小強,甚至想要幫他拆除,但沒有成功。


我想說也不關我的事,就轉頭繼續工作,不料下一秒我又開始頭痛劇烈,我真的覺得看不到的比看的到的還要瘋欸,真的是一瘋還有一瘋瘋。我抬眼一看,就看到一個已經被小強完全同化的女子,全身黑漆漆,外表是人形態但是嘴巴一張開就是小強口腔的樣子,想到我都覺得噁心。(這是甚麼職業傷害啊!)


於是沒多久,這個小強女也被抓走毆打一頓。

這兩個女生的差異只在於,第一位還沒有被背上的小強完全吸食跟同化,但第二位已經完全同化了。


由於這位潛意識(本靈)靈魂在輪迴過程中不斷的失敗受挫,他的靈魂長期放逐自己、不願意面對自己,加上累世不斷地與不同的靈性管道背後的邪靈做契約,所以會讓他每一世重生後的自己不由自主地去接觸到不同管道的身心靈,再重新從業可以履行契約中的行業。


這樣的人,他人生中一定會遇到很多很多的不順遂、搭配他不願意面對的壞習慣,就會很自然而然的遇到某些身心靈的管道,便不由自主地想要去上這些東西,去開啟這樣的課程。每一世的自己都有不一樣的身心狀況,每一世的表意識又不約而同地去發現自己接觸這些東西之後都沒事,就把這樣的現象歸功於他上的女巫課程、薩滿課程等等。


實際上,他只是履行自己簽屬的契約合作,並非真的是天選之人。

但你說他有沒有選擇的權力跟機會?

有啊!他每一世投胎不都是洗掉前世的記憶,然後重新開始嗎?

可是每一次,也是他自己選擇要逃避不面對人生,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蹈覆輒啊!


當一個人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情緒跟持續逃避問題的慣性行為,是無法從這樣的脈絡中逃脫,加上有契約加持,他一輩子都只會成為邪魔的工具。最終,背後累積了300多個邪靈種族,這也並非一蹴而究。


靈界的神靈已經盯這個案子盯了很多年,有兩個原因:


第一,這個外國人的靈魂屬於極稀有品,但是他的合作對象並沒有立即把他的靈魂吸收掉,反而是把他當作一個媒介轉化器。


一般來說,當外靈截取這樣極稀有品的靈魂時,通常第一時間會選擇把它吃掉,以滋補自身。但是因為他合作的對象並非一般的邪靈,所以他們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把他吞噬掉,反而是跟他合作甚至是誘拐她同意出賣自己的靈魂,讓她合作的外靈可以使用她的極稀有品靈魂,並且加工把他的靈魂改造成一個媒介轉化器。


當背後靈吸取到普通人類靈魂時,他可能需要花費5年到10年的時間,才能把這人類的靈魂轉化成背後邪靈需要的物質,這個物質可以讓邪靈輕易吸收,然後讓自己進化成人類的樣子。(俗稱的修成人形,但是跟傳統民間的那種想要體驗人的生活方式的理由又不一樣,這種的比較殘忍,只是單純想要變成人形,來吸食跟掠奪更多無辜靈魂的累世修為。)


但是如果今天你有極特殊品的靈魂可以做成靈魂轉化物等媒介,原本需要等5年到10年的時間,現在可能縮短成只要一年。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她背後有三百多種類的邪靈搶著要跟她合作,而且還是累積五世的合作經驗。


他本靈卻也樂此不疲啊!


他本靈有兩種面向,一個是可以在世人面前是一個純潔良善的象徵,另外一面則是迷惑眾人的一面。當大眾無法辨認出他的真面目時,他會以良善美好的一面去吸收眼前的個案,然後再以動聽的聲線還有優美溫柔的詞彙去吸引內心受創的個案,等個案入局之後再透過儀式,甚至是其他手法,誘導個案的靈魂不知不覺地簽署靈魂的賣身契約,再把個案的靈魂轉賣給背後的靈性組織。


他本靈當這樣的媒介轉化器已經數百年之久。

正是因為他本靈一直選擇當這樣的窗口,所以有不少的人接連受害。


#稱他為最正宗的墮落天使也不為過


第二,因為他累世與大量外靈簽署契約,因此靠他吸收人魂而壯大的邪靈集團在這人輪迴期間不斷的在擴大。


在約七千年前,靈界神與魔曾經打過一場戰爭,神便是上帝正神一方,魔(以吃食提煉靈魂為主)便是他背後這些集團。他背後這些集團不斷地去吸取人類的靈魂,所以神明一直在想方設法地在阻止這些邪靈吸取自家小人類的靈魂,不斷派不同宗教的信使(東西方哲學家)下凡來奉勸大家不要接觸身心靈,不要崇拜偶像,不要迷信,好好的面對現實生活中的問題就可以了。


但是很多人還是不聽勸。


於是在這樣七千年之間,人們不斷的迷信,不斷的崇拜偶像,不斷地信仰邪教,卻不肯真誠地從現實生活中的問題、學習如何解決問題解決衝突、創造出新的生活方案。正是因為這樣逃避自我的生活習慣把這些背後的邪靈養肥了,使他們逐漸壯大。


七千年前的那一場戰爭。

那一場戰役,雖然打到對方退兵,但是死傷高達七成。

而這次,是因為某位是樓上監控的黑名單之一,跑去蹭人家熱度,結果就因緣際會的抓到這位墮落天使,於是就這樣發生第2場戰役。

(這位藏匿很久的墮落天使就這樣被帶賽給抓到了)


七千年後的現今,上帝正神這一方,勝!

而且打得非常漂亮!戰爭過程我就不說了,簡單來說,這一次的傷亡約兩成。


但是,這樣邪魔是否會捲土重來?會。

人類是否會有感?不會,因為大部分都是麻瓜。

而且只要人類還有迷信的一天,不願意面對自己情緒的一天,這些邪魔就會被人心的貪婪給無限滋養。因為人類就是他們的乾爹乾媽,最終的禍根還是來自於不面對自己的情緒。

這也是為什麼我會厭倦無償幫忙做大型清理,因為一般人看不到我所看到的,更無法理解我的無奈。


接下來我要分享的,是我朋友他的經歷。


在整個過程中,我這邊被干擾的狀況不斷,朋友的狀況也是一直不斷被針對。我處理完我自己這邊的事情之後,我還要回過頭去照顧我朋友。突然,我朋友說他的本靈不知為何奄奄一息倒在地上,我趕緊幫我朋友的本靈檢查身體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


我同時問我朋友「你肉體上哪裡不舒服?」

我朋友說他左邊肋骨往心臟的方向那一條隱隱作痛,於是我到他本靈身邊檢查,發現同樣的位置上有一把利刃匕首,但匕首尖端已經在他本靈體內炸開破碎,直直插入她肋骨到心臟的那一塊。於是我就開始幫他做清創,當我幫他把傷口打開開始清創,我看見他內部的傷口發現裡面有很多破碎的鐵屑。


檢查後發現,我不能直接開刀清創,必須用比較科技的方式,把鐵碎片一片一片吸出來。可是這就是整個武器最奸詐的部分,因為它被吸出來的過程中,只要一移動到那個鐵削,他就立馬像雨傘骨架直接開花,瞬間整個炸開來,一旦移動碎片便會創造出更大的傷口,不要說出血量大增,直接戳進心臟要他本靈的命都有可能!


他本靈體內的鐵屑無數,我看到都快哭了。二話不說,我直接在他臉上放氧氣罩、幫他打止痛劑,旁邊一堆人在幫忙止血。我於是開始做清創,沒多久就如同我預計的整個開始大失血,心肺開始衰竭,旁邊的生命維持器的警報不停的響。我們停止清創,開始止血,另外一組的人開始幫他心肺電擊跟注射腎上腺素。


我這段期間我沒有跟我朋友說,可是我朋友問我說「我心臟怎麼了?怎麼覺得有東西在壓,我很痛。」

我說「你等我一下,團隊在幫妳本靈做CPR。」

他說「靠,我又要死一次了?」

我說「對」

他說「那個插入我體內的劍,是不是要直衝我的心臟?」

我說「對,非常接近,但沒有戳到心臟,可問題是你體內的鐵屑太多。一但移動鐵屑,他就炸開來變成雨傘開花,那樣子是清也不對,不清也不對。不清,你會死;清了,你死更快。所以我在想辦法怎麼幫你止血跟清創」


最後我們還是幫他打了好幾針腎上腺素在他本靈身上。

這部分我都沒有跟我朋友說,突然我朋友說「我團隊是不是幫我打了什麼?腎上腺素之類的?」

我說「對」

他說「因為我現在感覺我突然間心跳很快」


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發生什麼事,我也沒有跟他說過多細節,我無法一邊處理一邊跟他即時轉播,所以我只跟他說「等我一下」,然後就一直開始處理他的東西。


到最後,我跟他說「你趕快傳意念跟你的本靈說話,跟他說──要活下去!

你要讓他有求生意念,你讓他有生存的希望,如果他不想活著,我真的怎麼就沒有辦法把你本靈救回來」


朋友不斷跟他的本靈說話,他說「你要想想,我們現在還在輪迴,我們還沒有回家,我們不可以這樣就死掉,你還沒有帶我回去看看你樓上的家,你不可以這麼快就死掉。你要想想,你樓上有自己的小孩,有自己的老公。你沒有小孩,沒有老公怎麼辦?以後一定會有人睡你老公、睡你的床、花你的錢、打你的小孩,你絕對不可以死掉!!」


其實,從過年前10天到現在,我跟朋友是不斷地在工作,我們中間大概只有休息1到2天。我們跟自己的本靈其實非常的心累,他的本靈曾經在一個禮拜內死了快3次,3次都歐卡,是我在旁邊一直把他救回來。


如果本靈死掉,在地球上生活的我們(人類)會喪失情感。

你會感覺不到任何人世間的喜怒哀樂,你就活著像一個殭屍一樣。可是你知道你活著啊,大腦還活著,身體還活著,可是感受不到愛、沒有辦法愛自己的孩子、感受不到喜悅、感受不到任何一切東西,甚至開始產生渾渾噩噩過日子的態度,忘了自己原本的熱情跟初衷、人生過得麻木不堪,更甚者還會出現瘋言瘋語、失去理智的狀態等等。(這些都是失去本靈的狀態)


人是活著,但只是存在著,但不是真真切切的活人,就是這樣的一個感受。

這是一個很可怕的事情。


所以我很急著要把他的本靈救回來,不然小人類的我們只會成為一句行屍走肉的人偶。後來在我們不斷的幫他本靈做CPR跟施打腎上腺素,最後是把他救回來,但因為鐵屑的設計,鐵屑穿過的途徑基本上都是爛掉狀態,包括被刮爛的內臟,都是一灘爛泥。我們一邊清創一邊做傷口修復,再加上不斷輸血,最後人是救回來了,但他就是很厭世。


你想想看,你一個禮拜要被攻擊那麼多次,然後死3次,你會不厭世嗎?


我朋友問我說「為什麼要打我?我甚麼都沒做啊!」

我說「因為那個外國人的靈魂被上帝那邊的抓回去審判了,他的罪太重,所以當那些邪靈失去這個媒介轉化器,他們救把矛頭指向你。你本靈之所以昏倒,就是因為要把你拖回去強制改造成轉化器,要拿你繼續去轉化他們在外面吸收到的靈魂。」


他聽到這裡,他本靈真的是直接大哭說要找媽媽「我可以不要了嘛?我沒有要做這一行了啊,我乖乖就當個麻瓜就好,我可以不要了嗎?別人都沒有像我們這麼累,我們到底為什麼要為這些人付出這麼多,而且這些人還不會相信我們所說的話。」


後來休息了二十分鐘,我問團隊說「那個人被審判的結果出來了嗎?」

團隊「出來了,永生被放逐,不處死他,會讓他活著比死還難受」

我跟朋友說「靈魂太極品也不是件好事欸」

我朋友大嘆氣啊!!


我常常在諮詢的時候可以感受到個案的靈魂品質特殊不特殊。

很多人聽到自己的靈魂很特殊的時候,都不禁會沾沾自喜,但實際上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意思就是說──當你的靈魂品質極特殊的時候,你的死亡率跟危險率會比別人大幅提升,所以我通常會跟個案說明說「嗯,你的靈魂很特別,所以要遠離身心靈,不要接觸最好,因為很容易被利用」,可是他們通常都會聽到只有前面我說他們的靈魂很特別,然後就忽略我後面要警告他們的事情。


所以在這裡也要再鄭重呼籲來自老闆的訊息───


千萬不要以為自己的靈魂是極稀有品質就沾沾自喜,這不代表你會比較厲害,反而是在輪迴過程中要更加謹慎小心、不要接觸身心靈,因為很容易被拐走、拿去利用跟販賣。靈魂品種的高低跟人靈的智商不會成正比,實際上也很常出現智商極低的稀有靈魂,常常被賣掉都不自知。因此靈魂品質過高來地球上輪迴不是件好事,這也是為什麼有些靈魂種族也有明文規定自己的族群不能下來地球輪迴,就是這個原因。


當你的靈魂跟別人相比是1:1000的珍貴,那就表示你的靈魂風險就比別人高1000倍。


所以我朋友很厭世啊,厭世到最後你能怎麼辦?我們是真的很不想做了。

我們回去做自己的工作,賺的錢都比這個工作多。所以到底幫助人有什麼用呢?一堆人在外面迷信身心靈都不知道有的神靈拼著性命在守護著他們。


那2天身體很痛,莫名其妙痠痛到非常厭世的,你就知道我在講甚麼。大家都是這樣去幫助那些你根本就素未謀面卻一頭栽在迷信身心靈世界的一些傻孩子們。

我們做這些東西有錢拿嗎?沒有錢拿。

外面那些招搖撞騙的賺的口袋麥可麥可的,我都不知道怎麼可以這麼的不平衡。


後來當天晚上我做夢,我夢到一個頒獎典禮。

我隔壁住了一個葛萊美獎的最佳男主角的人,我不認識他,那臉孔我也不熟悉,但就是長得一個好看的人。然後我就問他說,像你們這樣拿著教科書上的理論去演戲就很容易得獎嗎?


對方說「沒有。你要打自內心真誠的演,你才會得獎。」

後來我就看到了得獎單位在宣導一堆人寫錯支票、算錯賬,然後頒獎人就很生氣的吼「你知道嗎!這次寫錯支票的人有夠多的,然後總重點是分成三大捐款項目寫錯支票,連金額都寫錯,後臺工程師看了都傻眼。可能會有人這樣寫支票?」


我就想說「這支票不就那樣寫嗎?還能怎麼寫?」

我就看到他們說,總共有三大筆金額的支票通通寫錯。


第一筆,數億元的支票金額被寫錯,總共有2000多人寫錯這個金額,所以他們說「因為你們支票寫的金額方式寫錯,所以你們的支票被兌現了之後,又退還到你們的帳戶內,所以你們會誤以為帳戶內有多了一筆幾億元的匯款。但是,那不是我們協會支付你們的薪水,而是你們自己本來的錢,所以你們現在要做的是要把支票寫對,然後再付款一次。」


第二筆,大概是5000多萬元的支票,有將近1700多人寫錯。

第三筆,大概是300多萬,但是錯的人好像有大概100多人左右。


然後我看看我手中的支票,發現我寫出去的支票跟這三筆的項目不符合。

坐在我旁邊的這位葛萊美獎得主這時候就跟我說「因為你一開始都做對,所以不會有退款到你的帳戶。」


我就在想他講的這句話,我總覺得不是支票這麼簡單,反而支票是一種隱喻。好像是說──今天從事的一種工作,你本來就應該付出一些代價(努力)出去。你做對了,你就是付這個代價出去,可是因為我都做對了,所以我沒有收到退款,也就是沒有錢回來。


那三張支票項目就是這坨贓氣中最大宗的三大靈性集團,我就不公開指名是誰了,金額數字就是該靈性集團的仰慕者/信奉者/追隨者,寫錯支票的人數就是這地球上該靈性團體的倡導者/老師..等等

所以老師寫支票(把學生販賣)出去,退回來到自己帳目上的就是變成$$$$,可是這樣的行為是錯誤的(支票金額寫錯,被銀行退回),最終還是要從自己真正的帳戶中付出那一筆因為販售學生靈魂而遭受審判的罰則


但是其他人呢?

他付出去的努力,他付出去的代價,可是他做錯了。所以他收到了退款,銀行帳面上看起來好像很漂亮,但實際上他還是要再一次付出代價。也就是說,做錯事的人,一層皮要扒兩次。


一次,你可能是給邪靈;另外一次就是審判的時候。

人,終究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所以我真的很不想寫文章,我覺得就讓他們爛吧。今天也是他們自己要選擇逃避人生不面對、整天活在迷信跟幻想裡面,講破嘴說不要迷信,不要接觸身心靈,回到現實生活中吧!有人看?有人聽?有人信嗎?

可是老闆他們卻說「還是有少數的值得要相救的,那就再幫一下吧。」

今天早上團隊意思是說──有些人時間不多了,所以就簡略的說一說寫一寫就可以了。

我問說「是誰啊,誰時間不多?」團隊只透露說是讀者,就沒有再說什麼了。


寫到這裡,我是個人覺得──靈魂團隊或是你的靈魂父母、你的本靈,基本上真的就是『父母之愛子,為計之深遠』。神靈為了你們,一直提倡不要去迷信、不要去踩這些靈性陷阱、不要靈魂被這些邪魔歪道給吃掉,他們放了很多很多的資訊給你,跟你說「回來吧!回來把面對生活中的重點、問題,我們會好好引導你的,你不需要去參加這些身心靈的東西」。


可是問題是,到底有誰聽到我們在這樣的勸導呢?

我們今天不是要去攻擊對方,然後去蹭流量來達到這樣的效果(基本上我們破解的人也是小眾,根本沒流量啊)。而是要告訴大家。那邊真的都是陷阱,請不要去,但如果你今天看完這篇文章,聽完這個podcast,你還是覺得──我還是要迷信、我還是要去上身心靈課程…


我會跟你說,我不阻止你,你想去你就去。靈魂是你的不是我的,你的靈魂被吃死了,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就是為什麼團隊會說「這一篇文章,這一集podcast已經是他給他們家小人類最後一點機會了,如果他再不回頭,很抱歉,不好意思,那就是切斷吧。你走你的陽關道、本靈走他自己的獨木橋,你跟你的本靈跟你的團隊一點關係也沒有,祂再也不幫你了,就是這樣。」


所以不想清醒的,沒關係,我不會阻止你,你可以有很自由地去選擇去相信你想要相信的。


我並沒有要利用這個文章去恐嚇或者是威脅大家來跟我買服務。

我從頭到尾都是用有可信度的報章雜誌跟論文來陳述靈界與現實生活中共同發生的問題,透過這些資料來讓大家了解真相到底是什麼。如果了解到真相,不符合你的預期,那麼很抱歉,事實就是事實,我不會竄改歷史、掩蓋真相。如果事實讓你如此的難受,我會建議你退追蹤或者是取消訂閱,我更不需要為你無法接受事實這一點負責,因為是你要對你自己的人生負責,不是我。


一切就是看你自己怎麼決定。


好啦,最後來一點題外話啦。

我老闆,也就是上帝,托夢給我朋友。意思就是說,這件事情要寫出來哦


朋友在夢境裡面被老闆帶著逛新開的餐廳,然後這個餐廳裡面什麼樣的達官貴人都有。朋友在這家餐廳是做外場,老闆跟朋友說「欸,你去招待這些客人跟客人講一下你的經驗(也就是他本靈不斷的歐卡跟CPR的過程)。」


那這時候外場有一個小妹,模組是朋友認識的一個工讀生妹妹,曾經在我這朋友的店裡面打工。這個妹妹邏輯不高、語言組織力不強,導致說話顛三倒四。這個時候,老闆看到這個妹妹在外面講的天花亂墜、口沫橫飛,就轉頭跟我的朋友說「她講的東西亂七八糟的。你,去跟那些客人解釋。」


朋友說「好」,於是在夢裡就突然變的口齒伶俐、邏輯滿點跟客人解釋他經歷了什麼。朋友說「我平常也不是一個很能言善道的人,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在夢裡面就把所有的事情敘述得井井有條,讓大家知道我經歷了什麼什麼,這樣子。大家都聽得懂。」


最後他就醒來跟我分享他的夢境。

我才知道說──哦,原來是老闆要我們把事情說出來。

其實在他醒來之前,我一整天下來的態度是不想寫。

寫了講了沒有人會相信,只會覺得說──哎呀,你們是在編故事啊,你們招搖撞騙!

可是我們卻是真真實實的身體疼痛,我們也不去處理,就當作一切都是假的吧。可是身體的疼痛卻是不管吃多少藥跟看多少醫生都不會好,一直到我們去認真處理才得以舒緩,這又該怎麼解釋?


所以做這行到底有什麼好的?我不知道。

說實話永遠都是被質疑最多的那一個,因為擋人財路啊、因為人們從來就不想要真相,他們只想要買一個可以讓他們相信他們現在活得很好的一個假象而已。


其實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每個人內心的潛意識(本靈)。

當你真的願意接住自己的情緒,好好面對自己的時候,其實就跟我很多個案跟學生一樣,會突然間對身心靈圈一點興趣也沒有,而且會發現自己人生的意義其實就是追求平靜的心、好好的發掘自己的喜好,甚至最後愛上跟自己的本靈一起慢慢的進步,帶著自己跟本靈一起離開輪迴。


這也是為什麼我家老闆在看到我開通這麼久,經歷過這件事情之後才會願意跟我們對話。因為這世界上有非常多人在可以感受到靈通之後,就瞬間走歪,原因是當人一開始就接觸到前所未有的權力,再加上他們內心會因為長期壓抑下來的狂妄自大,透過權力這個工具後開始迅速膨脹,以至於讓他們在靈性覺醒的路上很容易一下子就走歪掉,最後這個人不但走火入魔(也就是喪失理智),甚至還會被其他邪靈帶走,或是跟不同的邪靈簽約以求得更大的力量。


那麼,這些問題該如何面對? 就是面對自己的情緒。

你的潛意識(本靈)散發出來的語言就是你的情緒,但當今天你體內的管道是污穢,已經被寄生魂卡住,那麼妳散發了出來的情緒就不一定是你個人的情緒,有可能是被投遞出來的情緒,甚至你的情緒是被煽動的都有可能。


要如何清理情緒呢?

就是我平常文章一直不斷在倡導──要去面對現實生活中的問題,去了解自己到底為什麼開心與不開心?你才能好好專注在面對自己情緒問題上、才能做到保護自己的效果、不要被邪靈影響、從身心靈課程的誘惑迷霧中走出來。


因為這些東西都不是好東西,這也是為什麼有很多沉迷於靈性的人,他會動不動情緒化、大起大落,或者是他覺得別人都必須安慰他,順著他的話去做、去說;他不能被忤逆,一旦有提出跟他不同意見的人,他就覺得對方是把仇恨投射到自己身上,自己才是最委屈的人。同時也會利用這樣的委屈去包裝自己是多麼的不容易、多麼的委曲求全,這樣的委屈就是他的大愛。


但實際上真的是這樣嗎?

還是他完全就是沒有在面對自己的情緒、做錯事情也不認錯,他認為他說的都是對的,別人不能反駁、不能有其他意見。若說出與他不同的意見,就要恐嚇威脅,甚至是檯面上是一個樣子,私底下又是另外一個樣子,不斷地在自己的同溫層裡面安慰自己?這樣子的人不但有雙面性格,更沒有從容大度的心,他又要如何被神明點名成為翻譯官,或者是一個可信賴的靈媒呢?


我只希望大家閱讀完這一系列的文章之後,可以好好的思考你接下來的人生,到底該往哪個方向走。我的服務從來就不是賣什麼能量產品,而是把有中邪的狀態的人,重新處理且整理好了,讓他回歸到現實生活層面,這才是我的服務項目內容。


最後,你可以選擇不要相信我,也不用強求找我做諮詢,我一律佛系經營。


老話一句───遠離身心靈,你我都安心。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