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阿璃

偶然看到[自殺者遺族]相關書籍的感想

與其有空去看這種無病呻吟的書,我會建議各位直接去看心理諮商比較快。


為何?

如果一件事情卡在你內心20年都揮之不去,你要做的第一個行為是:抒發情緒,然後面對自己內心的情緒問題。

如果身邊沒有人可以聽你說話,找專業的心理諮商是個很好的方法,但不是用逃避的方式去讀博士,這跟照顧自己的情緒有甚麼關係?

以為念完博士就可以療癒自己?博士論文是拿來研究行為,但跟療癒自己卻是兩馬子事情,因為不是每個自殺者遺族的情緒問題都跟這作者的情緒問題一樣。明面上,大家看起來都是自殺者遺族,但實際上每個人深層內在的問題都不同。

有的人,是自己累世都搞不清楚自己在幹嘛,整天呈現一個「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做甚麼?」的生活狀態,所以生命決定給他一點刺激,用力一擊想要直接打醒她,這就是此書作者的狀態。 有的人,是自己累世都過不了失去親人的痛苦,所以才會在自己的情緒漩渦中走不出來,但是日常生活的目標、抉擇都非常明朗。

兩者相比,天差地別;卻不能以「自殺者遺族」來作最大化歸類,這對後者很不公平,而前者就只是單純生活沒方向沒目標,不知道自己在幹甚麼!

所以,不要被這種書洗腦也不要隨意把自己的同理心給予這樣的作者,因為她要是真的想要幫助自己,早就在20年前看心理諮商去拯救自己了,而不會整天在那邊「我不想活著....但是又不想死...」在那邊嗚呼哀哉。

我就想問:這樣的書寫出來對任何人有任何幫助嗎?教人如何行屍走肉的繼續活著,然後讀者再去接觸身心靈找回人生希望,完整的出賣自己嗎?

真正想死的人,不會出了書才想死,他會直接執行;不想死的又在那邊寫書跟嗚呼哀哉~ 我就請問:你除了每天給自己找理由來逼自己活下去,還是卡在這樣的情節裡面告訴自己「我每天給自己一個活下去的理由已經很不簡單了,所以面對傷痛這件事情就免了吧...」

都已經二十年了,你走不出傷痛我能理解,但是總要有面對的時候吧?還是整天在那邊悽悽慘慘戚戚就可以免去面對自己傷痛,然後二十年後再出這一本書告訴大家你有多可憐?


如果都已經走出來了,會需要賣慘嗎?

如果都已經走出來了,會需要在書尾再次強調社會能不能愛她嗎?


會把自己納入「自殺遺族」的人是本身心態上就已經有問題了,然後還需要製造個陷阱跟標籤框架然後自己跳進去?這跟人自創神明,然後再一切聽從神明的指示過生活是一樣的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家人自殺,終究都是家人自己的選擇,與活者何干?

為何老是要把自己的人生悲慘化,然後又故步自封的走不出自己設的局,再來抱怨天抱怨地抱怨社會?


遺族,甚麼叫做遺?甚麼叫做族?


父母親自殺,留下來的孩子就只是孩子;還是有一大堆嗷嗷待哺的族人需要靠這對父母養,失去父母親就是一輩子的無法自力更生的大寶寶?這叫做,遺。


族,是指一大群需要領導者來帶領的族群。


但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誰丟棄誰、誰遺留誰的問題,所以到底現在是再演哪一齣?瓊瑤都不寫書了你知道嘛!?可不可以不要再演悲情城市了?

沒有人應該為你的討拍負責,而出書只是為了更大眾的討拍來認同自己逃避的行為,所以出書到底可以得到甚麼?真正的自我療癒?還是利用悲傷賺錢?

你要是真的在意自己,就會去找心理諮商來照顧自己、修復自己,而不是在那邊「#還沒把自己整理久就整天抱怨社會對你不公平」,因為從一開始,對你自己最殘忍的就是你自己,你寧願把自己放逐在悲傷之中,任由情緒摧殘你自己也不願意走出來,然後再繼續賣慘。

我不是說不需要同理自殺者遺族,每個人都需要被他人情緒照顧,但是照顧之餘,當事人自己也要往前走,才不辜負旁人的照拂。照顧當事人的情緒也是很累的,沒人會想要聽一個不願意前面面對只想每天在那邊哭喪考妣的人廢話!

輪迴就是這樣,你前面幾世的爛攤子你自己收不起來,就會不斷累積,直到某一世直接狠狠打妳臉,看你要怎麼收拾殘局。

過不了的關卡,就是不斷重複過,這就是輪迴,這就是地獄。

一切都是自己的情緒所導致,沒有人再為難你!


----

藝人金星會跟你說「我變性之後,我每天要找一個理由讓我自己活下來」嗎?不會嘛!所以一個人的人生際遇就是全憑本事。


人生處處都是活局,沒有死局

只有自己才會把自己的人生走到死

每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是各憑本事

要是你不滿意自己的生活,請好好正視自己哪裡出問題了

而不是寫書賣慘,賺共情費。


作者一直強調「社會對自殺者遺族的污名化」,我實在是不知道有甚麼好汙名化?甚至書本結尾最後還在那邊尋求別人來愛他,這就如同我說的「一昧只會求取、對外界索愛,卻不懂得如何愛自己」。


這種書籍除了賣共情,對人生一點幫助也沒有。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