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光喚琉璃

《神明託夢》祖靈託夢|關於太巴塱部落一事|0406聊天室

已更新:4月4日









我早上一起床就被投遞青花瓷的歌詞

我想說 是誰氣到七竅生煙啊⋯⋯

果不其然,嗯😐(還是乖一點好了)





昨天晚上睡覺被祖靈托夢,依照慣例還是要先來講解一下整個文化傳承的脈絡,再進一步講解我夢到的內容。


地球上的每個地區、每一個國家都有來自靈界部族所傳載下來的文化。


比如說,東方就是以黃帝蚩尤體系為主的傳承系統;日本就有屬於自己的傳承系統;以色列、巴勒斯坦、猶太人就會有耶穌那一族的傳承系統。


想當然爾,在台灣原住民這一方面也有原住民自己本身的巫女薩滿系統。


每一個系統都是獨立文化、獨立運作,彼此互不干涉。所以當太巴塱部落這件事情發生後,我覺得很奇葩。因為傳統宮廟系統與原住民的祖靈系統是完全不相干,對於彼此在靈界實際運作的方式更是作法差距甚大。


也就是說,靈界的運作方式要看你是以哪個體系為主軸,A體系就是有自己靈界運作的方式;B體系就有完全不一樣的運作方式,簡而言之,沒有一套完整的靈界運作版本可以套用在各個靈界部族身上,靈界運作更沒有所謂的統一模板。


這不是哪個靈媒說的比較準確的問題,壓根是傳統宮廟與祖靈之間的運作核心價值就有很大的差距,這是兩個靈界部族的文化差異。就好比:美國跟台灣對於教育這件事情上的看法本來就大相逕庭,所以不存在誰對誰錯,而是各自安好。


所以我不太懂為什麼有人會持著宮廟系統的觀念去打擾人家原住民部落的祖靈系統,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褻瀆對方文化跟宗教信仰的一個舉動。


各位把地球想像是一個大學校,地球裡面只有2個身份:一個是教官,一個是學生。


第一種是教官身分:你是屬於官派身分,來到地球上教導人類如何學習如何在文化、生活方面有所傳承與指導。你今天是執掌文明方面的傳承、教導這些學生怎麼正常作息、怎麼生活、怎麼運用科技,那這就是你傳承的工作。


第二種是學生的身份:你我普羅大眾的身份,偷胎到地球就是當一個普通人,學習如何好好過生活,以及克服本靈要學習的項目。


在眾多學生裡,如果有一個資質極優的資優生,教官會把他提拔成副教官,然後讓他進階到成為預備教官這樣一個職位。但是在這樣的一個過程中,提拔他的教官就必須成為這一個資優生的保人,並且跟自己所屬的單位部長提出申請。


比如說,二哥是我的直屬教官,我是他從一群學生中提拔上來的副教官。那麼二哥就必須跟他的直屬長官(也就是阿公)提出申請。二哥必須跟阿公說明他為何要提拔我成為副教官,然後未來有可能以預備教官為栽培方向。一旦阿公核准這樣的申請,那麼我就脫離了一般學生的身份,開始往副教官與預備教官的方向做栽培訓練。


脫離學生身份之後,副教官就不需要再經歷輪迴這一道關卡,可以從輪迴這個系統中脫離。之後副教官的人生鋪陳,都是由教官二哥來做引導,自然就沒有所謂的輪迴不輪迴的問題,因為輪迴系統是屬於學生身分的範疇。


那麼在太巴塱部落中所謂的[發光的女孩],她就已經脫離學生的身份是屬於副教官與儲備教官的方向在做訓練。所以當我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有去看那個女生是否真的有輪迴轉世,實際上我看到的結果就跟部落頭目他們所聲稱的是一樣──


這個女孩子並沒有輪迴轉世,她已經成為了預備教官甚至是教官等級的祖靈,他沒有輪迴的必要。








所以我真的不知道這一個中華一炁身心靈教育協會的宗教組織到底在講什麼?

啊,某個神靈說萬小姐是祖靈轉世投胎,你就相信?你有驗證嗎?你收到訊息就認為說是祖靈,然後就是祖靈哦?


體制內有完整的巫師訓練你萬小姐不參加,聽一個旁支又當不成巫女的命理師,以靠蹭血緣的方式來佐證自己的傳承才是正統,這不是乞丐趕廟公嗎?








人家盤古大爺單身沒有小孩啦,到底是想要觸怒多少神明,被雷劈死才爽?!


如果你真的是靈通者的話,你怎麼會不知道傳統的宮廟概念與部落的祖靈系統是完全相悖的呢?


不只是 #小湛 啊,外面坊間一堆自稱是通靈的人都把原住民的祖靈系統跟傳統宮廟系統綁在一起,因為他們壓根就沒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啊!


你如果真的有投胎成為巫女過,你怎麼會壓根不知道這兩個體系完全不相干啊!


這就是為什麼一直以來我會以宮廟跟天主教這2個點一直在做解說,我不會自己主動去接觸薩滿女巫甚至是部落的脈絡,我都會說酋長有酋長自己的安排。除非有酋長要我傳達我才會出來講,不然基本上你看我的文章我都很少在講原住民部落的信仰。


我不碰原住民系統的信仰,因為這本身就是非法且褻瀆神靈的事情。


不要以為感應不到對方就可以隨意放肆!你沒那個本事!


因為他既不是傳統宮廟概念,更不是基督教體系,而是一個獨立運作的個體系,就跟日本一樣。

今天你們線上聊天室有問題要發問,甚至有問到日本神靈體系的問題,我們都要親自去拜訪日本神靈,詢問祂們是否願意接受我們的採訪,這才是真正有禮貌的作為。而不是自詡為通靈人士就到處亂連線,你有想過對方的感受跟隱私權嗎?


許多網友有提問日本靈界方面的問題,我一度進入日本靈界國度想要詢問是否可以採訪日本大神,日本靈界的門神就擋在門口作揖,鞠躬道「請問尊下是否有官方令牌?若無,則須申請。」


我才知道日本靈界的規矩之嚴格,沒有官方令牌就不能進入日本靈界。好一點的會有門神出來打招呼告知正確地拜訪流程,差一點的就是直接讓通靈人進入祂們製造的幻象,讓那些通靈人自己在幻覺裡面東奔西走還自以為自己遇到日本的神族或是精怪,但實際上都只是一場幻術。


我作揖回禮「今日十分唐突,沒有備禮便不請自來,還請神官原諒。」


我向日本國境門神詢問正確的申請流程,神官也很溫和跟我說該怎麼處理。我也疑問「為何坊間很多人都說可以輕易看見日本的神靈精怪,卻與實際申請流程差距甚遠?」我還拿出 #小湛 自己在個人鋪浪寫的內容給日本神官看,並向神官確認 #小湛 寫的內容是否屬實?


神官搖搖頭說「她並無申請入內,所以一律被幻術擋下。自我國之境內,不管是天道神靈還是地道妖魔,我們都有一致的共識,不允許未申請的通靈者肆意進入我國境內,所以他們看到的都是幻術,並非真實的我國靈界。」


我行禮告別日本國境門神之後,就想說,0406聊天室的回答日本方面的問題應該沒戲了,畢竟我等級也不夠高,無法做官方採訪。


結果沒想到,過沒多久,我就看到阿公親自去拜訪日本大神(日本靈界最高執行官,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那個官謂,就簡稱日本大神吧),兩個人談了很久,最後談妥,說0406當天的聊天室,會有日本大神來親自解答你們的問題。


這趟靈界的國際外交就這樣談成了。

所以你們說,阿公寵不寵你們?!我本來想說我等級不夠,大概也只能作罷,結果阿公自己去幫妳們談機會,我覺得阿公也是個寵孫狂魔。


(阿公:人生功課跟學校作業都要好好學習啊!才不枉我幫妳們談一場採訪機會)


 [補充]


我只要醒著,不管是跟老闆溝通還是跟各方神靈對話,我都謹守本分,站在人類的角度與祂們交流,而不會拿出靈界身分自居高位,自認為可以與眾神明平起平坐。


所以不論是去宮廟參拜還是拜訪土地公,一律都是以人類的角度出發,該跪拜就跪拜、該行禮就行禮,缺一不可。


即使因為工作關係,可以在兩個世界來往暢通無阻,但是不代表我可以濫用身分職權睥睨其他新手神官,更不應該濫用身分權責對其他眾生做出霸凌的丟考卷行為。(現在 #小湛 那邊改口變成學習單跟廣告傳單)


只要我人在人界清醒著工作,我就是一個凡人,靈界的身分就不能拿到人界來彰顯,但工作時段除外。所以即使在靈界,我可以不必對城隍爺行禮、我大可不必向日本的國境之神作揖,但是在人界的我,只要去參拜各家神明,我就一定會帶禮物並且向神明行禮,因為在這裡,我只是一個凡人,而祂們是值得敬畏跟尊敬的神。


這是基本的尊重、基本的禮儀,跟最基礎的教養。


如果一個通靈者連這種基本的道理都不懂,那麼你認為站在她背後的神靈到底是正神還是偽神呢?為何會放縱自己的小人類如此倉狂的對待自己的同僚呢?


如果對方同行的位份是比自己更大但是脾氣更壞的呢?豈不是自找麻煩嗎?



回到主題──


天主教、基督教,屬於耶穌神族的教派,有他們自己獨立運作的體系;

中國、臺灣等亞洲地區所學習的道教是屬於阿公旗下的體系;

日本陰陽師,屬於日本流派的體系;

原住民中的薩滿女巫祭司有他們自己獨特的體系;


以上4個體系都只是我們常聽見的,但是他們都是各自獨立運作且有各自獨門獨派的體系、教條跟規則。


以上4個體系當然是可以因為某些事件互相幫忙、互相支援,但是做事情的概念卻不一定相同,因為概念這方面的東西牽扯到靈界部族的文化傳承與習慣。所以當他們這些這4個體系的教官分別到自己的據點來發展自己的文化傳承的時候,就是以自己的文化體系為主啊。


你說日本人的陰陽師可能到中國唐朝時期去做交流,對,可以做交流,但是不見得他們學習到的東西就一定會帶回日本去用,甚至有的中國道教的作法會被日本陰陽家直接否決掉,就是因為各自有各自國家的文化傳承跟使用的方法跟步驟。你或許可以透過交流的方式增強自己的不足,但是絕對無法取代主要的文化脈絡跟核心思想。


這些東西不管是在現實生活中還是在靈界的組織中都是一樣的道理。

每一個族群都有自己的核心思想,你不能說替換就替換,你也得尊重人家的核心思想啊。


所以這一個外來且以宮廟命理為主的宗教組織,沒事拿自己的核心思想去套在原住民的信仰,就因為一個女生跟你講說,他覺得他是不拉不拉不拉,然後你就相信了?


驗證在哪裡,我就問。

所以昨天晚上我就被託夢了。


我夢見我去參加一個很奇怪的戶外體驗營。

夢裡面的每個人老老少少、年輕人都有,這些人為了要去體驗如何抓鬼、有通靈能力,所以舉辦了這樣一個體驗營。在參加體驗營的過程中,我不覺得有任何嚴謹的規範跟教學方式,整個就好像在參加一個戶外活動一樣。


你說有認真教學的步驟嗎?我絲毫感受不到。

我在隊伍中隨波逐流,跟著隊伍走走走走,一走沒多久之後就換到下一個場景。


一個男性原住民的導遊就帶我們到海邊去玩,然後很神奇的是,每個人都可以站在水面上玩且都不會沉到水裡,彷彿每個人都好像以為自己是耶穌一樣可以站在水面上。


很多人就站在水面上玩什麼沙灘排球,我不敢過去,因為我覺得這不可能。於是導遊就跟我說[啊,既然你在這邊會害怕的話,那你可以到旁邊有游泳池地方,去玩游泳池就好了。],我就到游泳池的地方去玩。


游泳池也是很奇怪,我怎麼樣都是浮在水面上行走,最後我們隔宿露營,我就直接睡在游泳池的水面上。隔天早上醒來,發現大家都不在,我旁邊只有一個朋友睡在我旁邊。這時候我就趁大家不在的時候去海面上踩踩看,想看看是否真的可以站在水面上不會沉下去,還是這個水面下有其他的透明板裝置讓人可以站在那個臺子上,所以外表看起來好像是站在水面上,但是實際上並沒有。


夢裡面的我是面對大海,背後有一座山脈,所以我猜想這應該是個島吧?


這時候,原本睡在我旁邊的朋友起來了,他也跑來海面上踏踏浪、踩一踩。這時候我發現距離岸邊大概20公尺的海面上有結界的痕跡,它是一個半圓形的結界,守護這個島。


————

補充:

夢境中的山脈如同山丘般高,如果放大成現實生活中的山脈,可能比例尺的差距有十倍以上。


為了要加速夢境中的流程,所以常常比例尺上會有縮減,時間流逝的速度也會提高;因此,單位上可能會有變化但是細節上不太會有失誤。


這是我們工作時常常遇到的現象。


————




我朋友沒有看到這個結界,一下子就把腳跨出結界以外的地方,踩在結界以外的海平面上。這時候我就很緊張,我心裡想說「完蛋了,完蛋了,結界被踩破了怎麼辦?」,於是我施法把結界給拱起來。沒想到,我拱起來的結界是穩固但是輕盈的能量,卻與剛剛的結界質地相差甚多。我警覺不對,如果這個結界不是剛剛被打破的那一個,那麼剛剛那個結界是甚麼?


後來我去模擬原本那個結界的結構之後,發現做出來的形式是黑色的結界網但是質地很沉重。當下夢境中的我就不開心了,甚至有一種很失望的感覺,覺得說「你們怎麼可以用這樣的結界!?


造出黑色沉重的結界之後,我繞過身後的山脈,看到原本應該是樹林茂密的大片土地,其中有一個區塊被開墾出來。被開墾出來的區塊全部都擺放現代的滑水設施,有很多旅客、參加抓鬼靈通體驗班的人都在那個區塊裡面玩。


我沒有玩,反而是因為完整複製出黑色結界網這件事情感到非常地不開心,於是直接走上那位男性原住民的導遊。我把他請到一邊去,站在現代滑水設施與尚未開發森林區的地界上。(圖片圈起來的紅色區塊)



我看著導遊的眼睛,對導遊說:「阿努達.OOO(後面三個字我聽不清楚)」

導遊聽到我叫他原住民的名字,整個嚇到眼睛瞪著很大地看著我。


我說「你是否已經忘記你是誰?


夢到這邊,我就醒了。



 


我夢醒了之後,還在不斷推敲,這到底是在講哪個個案或是哪個故事?

但是由於我從來沒有接觸過原住民地區也沒有在臺灣旅遊過,我是知道花蓮在哪裡,但是我不清楚他的地勢山脈是怎麼一回事。於是我把這個夢境告訴我朋友,我朋友說會不會是在講太巴塱部落的事情?我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態上網Google,到底太巴塱部落在哪裡?


不Google還好,一Google出來嚇一跳,那一個地勢山脈跟我夢境裡面的畫面竟然一模一樣。








我才知道原來我面向的海面是花東海岸線,背面真的有一座山脈。我就是繞過那個山脈才到了那個已經開墾一半出來為現代化遊樂設施,另外一半還保有原本古村部落的未開墾區。


我出生至今都沒去過那個地方,所以我有驚訝到。

我覺得,整個夢境就是在告訴我整件事情是怎麼一回事。


祖靈的愛,包山包海、包世間萬物。


但是人們為了賺錢,無所不用其極(通靈搞得跟戶外體驗營一樣,隨便不嚴謹)。

因為通靈,就以為自己跟耶穌一樣是神嗎?(自以為可以向耶穌一樣站在水面上玩耍)

殊不知已經跨過界了,還沾沾自喜,是否已經忘記了該敬畏神明、尊重天地神靈這件事情呢?(夢境中朋友的腳跨出結界)


這件事情已經褻瀆了太巴塱部落的神靈,接下來祖靈要如何處置那些人,我們就拭目以待。

但是我想要讓大家知道的是,夢境裡的最後一句話就是祖靈要我傳達出來的訊息──



阿努達.OOO,你是否已經忘記你是誰?




 


阿努達,


你是否已經忘記祖靈的祖訓?

你是否已經忘記守護家園的誓言?

你是否已經忘記不為金錢迷惑的訓斥?

你是否已經忘記你是誰的骨血?

你是否已經忘記你的核心價值?

你是否已經忘記你已經不與我們同在?

你是否已經忘記族內對待叛徒的刑罰?

你是否已經忘記我們的紀律與教誨?


阿努達,


你是否已經忘記你是誰?



 


願後人謹記,末了,


_無赦。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