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光喚琉璃

破解 #小湛 | #小湛 傳播錯誤家族業力觀念(二)



第二篇要引用的文章是:家業的濃度





這一篇 #小湛 混淆了家族業力與傳統觀念之間的關係。


傳統觀念不是家族業力,不能隨便混淆。如果一個家庭裡,大家都有類似的個性,這也不是家業,純粹只是個性上互相重疊,沒有那麼多家業。


 2023年這一篇文章大篇幅的都是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順遂全部家業化,都是家業所造成所帶來的後果,又一次完美的把自己塑造成一個聖母並與受害者情節。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為自己有大愛,所以要承擔這樣的家業幫大家渡化。


實際上你渡化了什麼啊?


你只是讓人更討厭你而已啊。講話這麼不老實,永遠都是在美化自己,無極限的自我膨脹、自我洗腦。永遠就只教會你的粉絲退縮、有事情來就趕快跑、不要面對,都是能量的問題跟現實生活中的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這不就是龜縮嘛?


[家業是無意識中傳承的觀念,你需要自覺的反省跟審查,當你做出不一樣決定的時候,你就是在化解業力。]


如果業力是這樣化解的話,學生時期不斷的考試畫卡不就是化解業力發揮最厲害的時期?你每天都在選不一樣的答案呢,難道考試就是在化解業力嘛?然後做出跟家人不一樣的決定後,你被家人罵了,是不是又要說你又再一次進入家人製造的家業?


你要不要看看你在寫什麼東西啊!

到底可不可以不要亂製造莫須有的名詞來道德綁架跟勒索你的讀者!?


依你的說法,你的輪迴觀概念是永遠都離不開輪迴的,因為你永遠都卡在業力的漩渦裡!你到底在講甚麼啊!


文章中又說[法師是介入他們的能量,就是拿盾牌擋一下]。


我真的覺得你如果是門外漢,你閉嘴就好了。你今天會出這麼多事,就是因為你的嘴巴閉不起來,完全門外漢又要把自己寫得很厲害,自認為可以出書,就大方彰顯自己的無知與愚昧。


人家法師為什麼調解了之後還是不行,不是因為介入人家的能量場,而是因為債權人與債務人兩邊沒有談攏、沒有達到和解的第一步,所以法師再怎麼做,兩方之中只要有一方不願意和解,這業力就沒有辦法化解。


這跟介入能量場有什麼關係?一點屁關係都沒有!

完整凸顯你對於靈學這一塊的無知與愚昧,既自大又自卑。







家業沒有濃度設計,唯一有的就是遺留多少趴數的議題尚未完成。


如果你這輩子一直要逃避一個佔你人生15%的問題,你回回逃避、遲遲不解決,你投胎到下一世的時候,這個積欠的15%問題便會累積到下一次的15%,等同的問題就會累計到30%。人生中只有議題有百分比,沒有所謂的業力百分比。因為業力這件事情是你自己每天的行為所製造出來的。


你可以說B的說法是自己發明,的確,但卻一點實際意義也沒有,因為你不會一出生就有業力空降到你身上,你沒有你自己想的那麼蠢!


你要一個還在包尿布的小孩要懂得如何先扛住業力?


那你為什麼要來投胎?聰明一點的孩子,一開始就不要來投胎不就好了嘛?要3歲小孩扛業力?邏輯在哪裡?連字都看不懂得孩子,你要他怎麼償還業力?


所以他綠色框起來的那一段,是在闡述說他在家裡過的很不舒服、被很多人討厭、被他家人討厭,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給他做,他要扛起家人的責任,常常在家裡被懟、被發怒。


但因為他是一個非常有大愛的靈魂,所以才會在家裡面被這樣無情的對待,而這樣的行為就是在消化家業。所以意思就是說,這個人從頭到尾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原生家庭帶給他的衝突,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用這樣的話語洗腦自己,告訴自己自己活得這麼慘,就是因為他是一個很偉大的人格啦。


他很有大愛、聖母病啦,但是一個很偉大的人格為什麼連面對家原生家庭的衝突都不會呢?到現在過年了,回去也只是吃了一頓年夜飯然後就回家了。面對父親依舊十分懼怕,請問妳的人生活到現在你到底學了什麼東西?


然後又說,他在人類層次遇到很多不被家人諒解的網友或是同學,他會都會建議大家有一個目標,計畫在幾個月內存多少錢,然後搬出去跟家業保持距離,這樣身心壓力就會降低,不用默默承擔這麼多的痛苦跟衝突。


所以他一直以來都是在教別人怎麼逃避。


但是問題是,如果你出生在一個有這麼多原生家庭問題的環境,祂要看到的就是你怎麼學著去幫助自己解決這樣的問題,而不是一昧的想著如何逃離這樣的家庭?

如果最終目的是逃避的話,我想請問,你為什麼一開始要投生在這個家庭?


每個人要投生在哪一個家庭都是自己的選擇。

如果這個家庭這麼爛,你為什麼一開始要投選擇投生在這樣的家庭?你可以不要來投胎啊,你可以不要來投生在這樣的家庭裡面啊!但你為什麼要投生在這樣的家庭,然後又不面對,再到處怪別人?


依照B新書裡面的理論,你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可以去看你面對的這個人的靈魂資料,包含他的業力與他人的關係圖。妳怎麼睡了這麼久、看了這麼久,還是沒有辦法面對你自己的爸爸呢?你新書的理論用在你自己身上都不成立耶。


如果就像你講的靈界那個地方可以讓你看到每個人的背後資料,知道他們的問題在哪裡。你醒來之後就可以好好的跟對方相處,那為什麼到現在你那麼害怕你爸爸呢?為什麼到現在你還是跟原生家庭跟親戚都處得那麼尷尬呢?


你自己說的理論在你身上都無法使用欸?這很打臉好不好,這很丟臉好不好!


當他的讀者想要開始跟自己家人進一步修復關係的時候,他就說[哦,這是靈魂的大愛發作了啦,想繼續扛著這些家業,並且希望持續消化這些家業,沒有離開的打算],人家選擇回去面對自己生活中該解決的議題有什麼不好嗎?難道就必須跟你一樣逃避現實生活中的問題,才算是你的同溫層嗎?







這段內容中他講到,有時候會到靈魂會有已經無法容忍的程度,可能心都要碎了、快要發狂才會決定離開。


可是瑞凡,今天你來輪迴是為了學習面對問題欸,不是要測試你對壓力的耐受度欸!何必把自己過得這麼痛苦呢!?


與其說20%以下的業力,倒不如說這些數據都是他自己瞎編的心理壓力數值。


[ 50%的業力就是經濟大蕭條,每個人都要崩潰了。]


我想請問一下,現在通貨膨脹這麼的嚴重,很多人都在崩潰。你所謂[習慣承擔這樣的業力,在一般人體驗中是非常高難度。所以一旦離開這個環境,整個人就海闊天空。],接著又說[你會非常能夠適應社會的變動,甚至不覺得是問題,這也是一種壓力值的鍛煉。]。


你知道你這一段在寫什麼嗎?


所謂習慣承擔這樣的家業,意思就是說:你對於面對一直以來的壓力已經習以為常,但是要達到習以為常的境界,就是要不斷地面對跟學著處理這一系列的問題,你才有習慣承擔業力的能力,因為你在日常生活中有練習。


可是你下一句又說[一旦離開這個環境,整個人就海闊天空],表示說這個環境不斷地給你高壓,但哪個人一旦離開高壓的環境不是整個人海闊天空、心情放鬆?


[一旦離開了高壓的環境之後,又非常能夠適應社會的變動,甚至不覺得是問題,這也是一個壓力值的鍛鍊],這又跟壓力值沒有關係,而是跟經驗值有直接的關係。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這個人寫的文章,甚至是對於敘述觀察的事情都非常的憋腳。


一個人在練習處理自己身邊所出現的困難題,一定會產生壓力,因為你不懂也不熟練,所以會有壓力的產生。但是只要你熟悉了整件事情的流程,你開始學著怎麼去面對跟解決這樣的問題,你的熟練度就提升了。一旦你的熟練度提升,你的壓力值就下降。結果他把這樣的流程用文字包裝成───你習慣承擔的家業,但一般人體驗中已經算是非常高的難度。


在這邊就給你秀秀抱抱飛高高,用文字來安撫你的焦慮、安撫你的不熟練;然後又說一旦離開高壓的環境,整個人就心情放鬆。這句話完全是廢話!


你會非常能夠適應社會的變動,是因為你已經攢到足夠練習的機會,跟一開始得自己相比,你有明顯較高的處理事情能力,所以你可以適應社會的變動。


這個不是壓力值的鍛鍊,這叫做經驗的累積。


什麼叫做壓力值的鍛煉?

壓力值的鍛鍊叫做你他媽的什麼都不會,只會在那邊一直忍耐、一直忍耐、一直忍耐,那叫做壓力值的鍛鍊,也叫做[對抗壓力的耐受性]。


你的鍛鍊是鍛鍊對抗跟忍受那個壓力,但是真正讓你壓力下降的叫做經驗的累積。

這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方向!


一個是要你咬緊牙根撐過去(沒有慧根也不會解決問題),另一個是叫你好好學習如何靠自己順利難關。


所以這個人連敘述現實生活中的經驗都非常的不精準,他應該把自己寫的這兩本書都吞下去,我沒有看過哪個身心靈作家可以把書寫得這麼爛的。


如何精準具體地描寫現實生活中的經驗,他不會;用靈性詞彙打高空,他無人能出其右。所以他的文章都是拿來看安慰的,沒有什麼太實質性的效果,也不太有具體的建設性意見。






框起來的這段話,也是一模一樣的概念。


[在家業沉重的家族裡面歷經恐怖的風風雨雨,直到離開家族進入社會後,可以發揮很大的影響力,相對的是,因為已經駕輕就熟。]


我不知道他駕輕就熟的東西是指什麼,但經歷了很多恐怖的風風雨雨,不就是為了要鍛鍊觀察力嗎?他一直說他對家裡的人察言觀色的能力很強,所以這段有可能是在隱喻他自己進入社會之後,可以發揮很強的影響力。


但是我想請問:如果你在職場上察言觀色的能力很強,那為什麼你6年可以失業5次? 6年失業 5次要如何發揮很大的影響力?教人如何領失業救濟金嘛?






框起來的這一段充分的表現出他小時候遇到不喜歡的事情,他也不善於跟對方用溝通的方式來解決眼前的問題,甚至是抒發他自己的感覺。


他會用很激進的方式來解決他眼中的不愉快,所以他會拿剪刀把電線都剪斷。


今天想請你站在鄰居的角度去想一下,如果是這樣子的話,你會開心嗎?


後來因為鄰居把電線綁起來,整體整齊多了,她也看得順眼,所以他才停止這樣反叛的行為。也就是說,對方必須如他所願才不會遭到他的報復,他的行為舉止就是在傳遞這樣的訊息。


你的領域被侵犯你不爽,你可以選擇用說的,但是為什麼要選擇破壞他人的東西,做出發洩性的行為,然後再說自己的行為是正確的呢?於是,又把當時別人看你不順眼的這件事情跟這個過往連結在一起,認為說都是別人不善的能量造成集體意識,所以才會有那些衣服跟臉,實際上是你對於這一段過去放不下。


因為你毀壞他人財產以達到洩恨的目的,但是同時你又害怕被抓到、怕被打,所以你不敢講。

兩件事情都是因為──你認為自己的權益被侵犯。


你認為你的鄰居侵犯你家後院的領地、你認為我寫文侵犯你的領域,但實際上,我使用的正是中華民國憲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這個世界可不是圍繞著你在轉, #小湛


即使你今天再不喜歡,中華民國憲法就擺在那邊,我只是不斷地拆解跟分析你這個人,所有的一切都是受憲法保障,你無法告贏我!


我今天只是把你所傳撥出去的錯誤概念做一個講解,你誤導了大眾十多年,製造那麼多莫須有的靈性詞彙跟錯誤概念,綁架你的讀者甚至製造不存在的業力恐慌。


你自己無法面對你的人生,那是你的問題,但是業力這一塊並非你所說的這樣,所以我有必要跟大眾澄清,你這一部分的觀念實在是錯誤的離譜!





你自己不敢面對生活中的問題,那是你個人問題,與大眾何干?與讀者何干?

沒事加諸那麼多東西在讀者身上幹甚麼?


凡是在寫這類的靈性文章,我都必須不斷地與歷史做考究、翻閱文獻、找證據、跟天公伯討論接下來這些事情該怎麼寫、該怎麼做,甚至還要訪問當事靈、當事神針對民間的宗教迷思跟錯誤觀念是否有需要做出釐清跟導正視聽的作為,這是我們在寫每一篇文章時都必須做的前置作業。


並不是像 #小湛 這樣,概念寫得亂七八糟,全憑自己想像的內容就啪啦啪啦啪啦的全部寫出來,絲毫不在意他人的感受與歷史上的正軌是否相符,被糾正了還要大言不慚的說只是用自己認為最適合的詞彙來描述看到的事情。


那你也只是一再的證明你自己對於整個世界、整個歷史上的認知非常的差勁,在描述靈性知識這方面的能力異常薄弱。所有的資訊到你這邊,完全就是拼湊拼貼出來的,連安列爾這個人都是拼貼版本,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跟誰對話?


整整兩篇關於業力的文章充滿混搭傳統宗教對於業力的看法,再加上新時代的一些詞彙,你總是拼拼貼貼做了一個撒尿牛丸的文章,然後傳遞錯誤的訊息長達10年。


你不只所有的東西都是借鏡靈界先輩的東西,挪用還抄得不完整,甚至還不會精準的表達與翻譯,更不知道所有的訊息都需要拆解過後還有三四道工序要做。


這些東西你完全不知道,因為你完全沒有這方面的認知,這就是為什麼你的文章正確性不到5%。莫名其妙的認知,加上與現實生活脫節,每天只會跟那些看不到的東西親親抱抱飛高高,自我安慰又自我膨脹,才讓你有今天這個下場!


這不就是你自己親自製造的業力回力鏢嘛!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