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靈擾2|不願意面對的靈魂



這位朋友是看了我上一篇的靈擾文章才決定要來找我,因為他也有一樣的靈擾問題。

他跟我說,自從他接觸了國際黃金團隊之後,他開始產生一連串的靈擾現象,他也去過宮廟,宮廟的師姊跟他說他卡到陰,而且卡很深,不好移除。

我幫他看了之後,的確身上有卡到陰,但是對方並無惡意。


我說「對方無惡意,只是受雇於黃金團隊,卡在你身上是他被指派的任務,他沒地方去也只能在你這邊求一個暫留之地,但平常團隊那邊有人在監控的時候,他才會動不動戳你一下、弄你一下,表示他有做到干擾你的行為,但實際上他也挺無害的」


朋友說「你說他是來自黃金團隊,可是他跟我說不是耶」

我說「我眼前這位他用點頭表示他的確是來自黃金團隊但不能說話,因為他受雇的團隊會監控他。我有問他想不想離開?他說不想,只是想待在你身邊找一個寄宿的地方。我問他要不要申請當地基主?他說可以」


朋友「可是他在我這邊跟我說,他不想當地基主,他只想陪在我身邊。然後他還說一句『阿璃,你收不了我』」

我開始狐疑了。


我眼前這位大哥他真的是人畜無害的感覺,更直接的說,還會因為雇主在監控之下才起來逗弄這位朋友,實質為靈界的社畜啊!

朋友說「他說他只是想要陪我。而且他很好笑喔,他平常還會叮嚀我,一直跟我說不要忘記這個、不要忘記那個,可是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又會一直讓我睡不好、不斷讓我醒來或是會記得我作夢的內容,然後笑我。所以他們都可以做到這種程度嘛?而且他說他是我的指導靈耶!」


我「你有沒有考慮把他收下來當作工具人啊?小事方面會提醒你也挺好的啊~」

(喂!這是身為靈媒該說的話嘛?)

朋友狂笑,說「是這樣嘛?」

我「你不覺得當工具人很好用嘛?我是覺得挺社畜、挺不錯的」


我又私下問這位大哥,所以在這位朋友身上是意圖什麼?

對方只說「求一個安身之所」

可是當我把答案跟朋友說的時候,朋友又說他聽到的聲音是「我就是要跟著這個女孩子一輩子,而且你收不了我」(重複第二次)


我開始拿出不同的工具,在朋友的靈體上開始做檢測。

發現——

這朋友身上的外靈根本不算什麼,一下子就收拾掉了,可是對方卻呈現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一個人畜無害、一個是死皮賴臉。


我該請走得都已經抓起來了,等等交給後面的處理就好了;但是朋友卻說還是當下一直被靈擾,我卻絲毫覺察不到外靈的氣息。


於是我反覆思量他說的那句話——阿璃,你收不了我。

我請這位朋友詢問內在靈魂「請問你現在身上是否有超過兩組以上的人馬在干擾你?」

朋友詢問後,回答「是」


嗯,果然跟我分析的一樣。

我把我分析的結果告訴這位朋友:


「你身上有三組人馬:外靈、你的靈魂團隊、還有你內在靈魂

外靈,就是那個國際黃金團隊那邊來的,很好處理,沒什麼特別的

你的靈魂團隊,從一開始就知道你會去接觸黃金團隊然後引發靈擾,他們的態度就是冷處理。因為你內在靈魂累世都在找捷徑回家,卻不願意面對人生課題,所以他們這次就是板著臉,要看著你被靈擾然後讓你被迫去思考—到底自己還要被靈擾幾世才肯面對自己的回家功課?


你的內在靈魂,他每一是都在追求捷徑要回家,卻不面對自己的人生課題,加上他一直都處於一個被動狀態,他認為自己不重要或是他說的話沒有人會聽、也不會有人在意她的感受,所以他認為自己不是那麼的重要。今天會出現靈擾的原因,不完全是外靈,而有很大的原因是——他過於逃避自己的功課跟基於某些原因,導致他自己的情緒產生分裂,產生很多個情緒碎片在干擾你,也就是說:你的靈擾絕大部份是來自於自己的情緒,而不是那些外靈。


這也是為什麼,宮廟的師姊會跟你說你卡到陰而且卡很深。其實就跟我粉專說的一樣,不管是冤親債主還是卡到陰,都是情緒上有過節,所以才會來找你;更直接的說,他們就是某人的情緒碎片飄留在意識界的空間裡面,並不是真正的鬼魂!


這也是為什麼,我做第一次淨化之後,我再也沒有在你身上覺察到外靈的氣息,但你卻不停的聽到他一直跟你對話說「我就是外靈、我就是外靈」」


朋友問「所以他們是我的情緒?」

我「對」

我引導朋友去問自己的內心,看自己的內心要不要面對;朋友團隊的臉很臭,認為這傢伙到底要耍爛到什麼時候?


這位朋友說他感受到內心就是很沈重的呼吸,感覺是要面對;但我接收到的情緒是—心不甘情不願

我「(內心)要對自己坦承,不想面對就不要面對」真的不要連自己都騙


後來我引導朋友往內心跟自家團隊請求移除身上的外靈,隨後朋友跟我說他感到身上的晃動,問我是怎一回事?

我「是團隊在幫你清理」


朋友聽到那個外靈的聲音在說「才不是!是我這個外靈、是外靈」

我「屁咧,明明就是你家團隊的能量」

朋友說他想面對,我「這是你大腦理智面告訴你要面對,但你自己的內心是否有想要面對?你在問一下」


朋友說,依舊是沈重的呼吸感。


我對著朋友內在靈魂喊話:

「累世該交的回家作業就是要交,不是在那邊托,你家團隊要不是看不下去也不會把你引導過來找我,哪有這麼剛好我才剛處理完一個把自己情緒分裂成200片的個案,你就剛好出現了?」

(心裡默念:你們樓上真的都是吃好到休報的概念)


我又說「過去累世你沒有好的工具可以使用來幫助你解課題,但這一世你家幫你找到我來教你怎做,那就打起精神趕快把功課寫一寫,能寫多少算多少,不要再拖了」

對方(靈魂)依舊背對我且很被動的態度。


我「我不會勸你,因為我沒有義務要勸你,大家都在這邊要幫助你,是你不想面對,那就是你放棄了自己,我沒辦法逼你去做工作,所以請你自己好好思考一下要不要拿回這具身體的主控權,如果要放棄,你也就是讓這世的人類開始有精神分裂跟思覺失調症,每天開始在幻覺幻聽,最後瘋掉」

這時候朋友問說「如果他不想面對的話,那怎半?」


我「看你要不要當這具身體的主控者,如果你願意面對就帶著他(靈魂)一起成長」

朋友「什麼意思?我以為我就是我的靈魂」


我「你,這個跟我對話的意識,是靈魂上的表意識,是這一世的人設;你的靈魂就是你的內心意願,你跟祂就是一張A4白紙,一體兩面,你是正面、他是背面,就這樣。但是你的內心沒有想要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你這個大腦意識在怎樣想面對都徒勞無功,因為內心想不想面對才是重點。


所以現階段你有幾種作法—


第一,去理解自己當初為何追求靈性?

第二,開始著手面對現實生活中的議題

第三,去了解為何內心不想面對現實

第四,被一個自稱「阿璃你收不了我」的外靈騷擾帶給你什麼樣的感受?


(針對第四點補充:說真的,他身上的外靈比阿飄還要弱,說那種我會收不了他?我真的覺得很可愛,而且我哥在他講那句話的當下就讓我看到,他直接爆對方的頭了(能量沒有被消滅只是形體受損),另外一個外靈看到自己同夥的狀況,下巴都掉下來了,我又是繼承我哥的能力者,所以真的要幹架,勝負在彈指之間好嗎!

所以我整場都沒有想要自己動手,因為不需要啊。我還傻眼的看著我哥說「大哥,你出來鬧什麼場啊?我聊天聊到一半耶」



但每一件靈擾事情的核心問題就在於第四點:被一個強大外靈佔據的人類,對於此現象,自己的內心情緒是什麼?


期待、開心、興奮?

覺得自己是個人物很重要?覺得我就是特別才會有這樣的遭遇?

我身為這樣事件中的受害者,我可以透過這樣的事件得到關注?

我也有靈通能力、可以收聽到他們的訊息跟對話。

我也可以接收到訊息、我有不同的能力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我參加集體冥想大會的回動,我也對這個世界有貢獻出一份力,我也是靈通界的一分子?


(哪種冥想大會的活動都是把自己的能量斗內給不知名的靈體啦,根本對地球楊升沒幫助))



我跟朋友說:

你必須接納自己目前的靈擾狀況是來自自己的情緒,你才有辦法整合這些情緒,讓靈擾的狀況消失!我有一個個案已經長達3-4個月都睡不好,她的狀況比你嚴重百倍,我跟她講了13個小時,她的內心願意面對自己情緒攻打自己的狀況(他也以為是靈擾),他就慢慢把情緒收回來給整合好。本來一天睡不到2-4小時,那天整合好之後,他第一次在長達3-4個月無法好好睡覺的狀況下,第一次說超過八小時!


所以你的狀況跟她一樣,都是自己的情緒體在攻打自己,沒有別人,就是自己搞出來的!」


朋友還是很狐疑。


我「你的內心不想要承認這樣的問題,所以他會認為——『怎麼可能是我的問題?明明就是外靈啊!』在這樣的邏輯下,自己逃避自己的問題就很輕鬆,因為根本不需要去面對。所以你也會有一樣的心態,認為『怎可能是我的問題?明明就是外靈來干擾我的』,所以你不願意接受我跟你說的事實。


因為內心長期下來不願意拿回主控權,他便弱化自己的存在感,變相加強其他比較強勢情緒的反射,那些強勢情緒的反射見到你主人格的情緒如此懦弱,就會開始想要切入主人格,取代你本來的個性跟人格。


你現在產生的靈擾現象就是其他情緒人格在搶奪你的主人格情緒,久了,就是精神分裂症、人格分裂症跟思覺失調症」


也就是靈修者的走火入魔。

我不會勸每個人要面對,因為這是屬於你的選擇,你的人生自己決定。但如果要活到被團隊拋棄,那也是一條路,自己想好就好了。


我的B1的確可以解決這類問題,但是能否成功都是要端看當事人自己是否願意要面對,而不是解除靈擾之後又去追求靈性的東西,那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來找我,我也輕鬆一點,因為我不願意幫別人清除內在之後,看到我的學生被外靈夾去配,我會很賭爛。


所以,拜託,請不要浪費彼此寶貴的時間、也不要浪費你家團隊的資源。

人類來找我上課,是付我學費;但你家團隊找上我家團隊,你家團隊也要付費給我家團隊

所以不要在那邊浪費自家團隊資源。


這位朋友問我該怎麼處理?

我「接納這一切都是自己情緒引起的靈擾狀況、了解自己接觸身心靈是因為什麼原因、要不要面對現實生活的議題;你想要完整了解就找我上B1,我帶你做,但這部份看你自己是否有意願,沒有意願也不要勉強」



「後記」


我會談過程中有跑去喝個水,我一邊喝水一邊思考對方說的『阿璃,你收不了我』

我開始分析:


第一,沒有外靈氣息

第二,我收不了他?


唯二符合這樣的狀態的只有兩種可能:他自己的內在靈魂(情緒)分裂了 或 他的靈魂團隊

當我推論出這兩個答案得時候,我聽到我家團隊說「答對了!」

我抬眼看我家團隊,一整個眼神死,他們指著我哥說「是他說這次要設計這樣的題目給你的喔!不是我!」

我………唉………..心累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