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阿璃

驅魔後七日的自我紀錄02282023


Day1-1 剛驅魔完身體感覺有點軟軟的,還是會一直打嗝, 原本覺得內心跟胸口有空洞的感覺, 驅魔之後胸口就感覺有一種紮實(?)跟空洞被填補起來的感覺。 原本眼皮靠近睫毛根部的地方跟眼睛會癢(乾眼症跟過敏),但驅魔完的當下就都不會癢了。 一直以來的不安感跟焦慮感都變成一片平靜, 頭部原本感覺被東西纏繞箍緊著,很常頭痛跟頭暈,現在頭部感覺變得很輕鬆。 前段時間跟家人講話或做家事的時候都會有強烈的不耐煩跟暴躁的情緒,也不太想跟家人講話,但今天跟家人講話的時候情緒非常平靜,做家事或講話時也沒有不耐煩的感覺,跟前陣子那種厭世的感覺差很多。 因為想跟內心小孩聊的東西太多了,想到幾件事情就想跟小孩說,後來大概問第四次左右我就感受到不爽的感覺,我就想說是不是我問太多次了,小孩就回我說你好煩,我就請小孩趕快休息之後在聊,想一想覺得如果換成是我,一天到晚一直有人問我一堆問題我應該也會叫那個人閉嘴,這點倒是跟我很像。 Day1-2 回顧過去,自從小孩從15年前離開到現在回到我身上,他離開的這段期間除了情緒開始有負面的狀況(憂鬱、焦慮、暴躁)及身體狀況越來越差(過敏、免疫系統疾病)最嚴重應該是我失去自我這個概念,我從原本他人都說活潑開朗的性格變得沉默寡言,那時候開始每天我都在問我自己”我是誰”、“我為什麼在這裡”,我記得求學期間有同學曾經問我:妳不聊天都不會覺得無聊嗎?我說:不會呀 我要怎麼跟別人解釋因為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就算有人跟我搭話我也什麼都說不出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這是疾病還是什麼東西造成的。 直到驅魔後,我感覺到我的腦袋好像有什麼地方被填補起來了,雖然還沒有很明顯的感覺,但我覺得自己“完整”了。 雖然阿璃有再幫我確認過,但我還是有點怕會不會這個小孩不是我的,會不會我今天跟他的對話都其實只是都是騙我的或是我想像的。我不知道能不能相信小孩,接下來這幾天我會繼續觀察。

Day2 一大早起來上班,雖然不太想起床但是沒有之前那種厭世跟煩躁感,上班路上騎車時一直想吐、反胃跟一直打嗝,頭有點痛,騎到一半症狀就慢慢減緩了。 出門前因為天還沒很亮,出門前看了一下男友好像有張眼,但聽到他打呼聲應該是沒醒,可能是我看錯吧,在家門前穿鞋子的時候聽到很小聲的講話聲,一開始以為是家人在家裡叫我,但是家人都還在睡覺,把機車牽出家門的時候外面也沒什麼路人,可能也是聽錯吧,雖然以前很少會遇到聽錯跟看錯的狀況,不知道是什麼狀況。 驅魔前約兩三個禮拜有便秘的情況,進天排便時就很順暢,身體上沒什麼感覺,抵達公司後頭痛感覺也消失了。 工作時不會像以前一樣感到慌張跟焦慮,情緒很平穩,也沒有煩躁跟厭世的感覺。

中午趁午休時間陪小孩,突然想到手上有帶著水晶手鍊,但不確定賣家有沒有牽涉身心靈,所以就問看看小孩這個手鍊還能不能帶,一開始說不能,上面有印記,但後來問第二次的時候就開始跳一堆模稜兩可的答案給我,我問了是不是我一直問讓他很煩躁,我也沒得到一個切確的答案。

後來我又問了小孩有沒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就出現了謹言慎行這四個字。 跟家人一起吃晚餐的時候,我以為會跟之前一樣,家人一講話就會讓我的情緒起伏很大,還很不耐煩的跟家人說話,但實際上情緒相當平穩,可能身體還殘留以前的情緒反應,覺得在某些時候我應該會暴躁或是不耐煩,但現在那些負面情緒都不見了,心中充滿安心跟踏實的感覺,好像什麼都不怕了。 晚上看動畫的時候又看到謹言慎行,應該是小孩要提醒我的吧,最近還是多注意一下好了。 晚餐之後喝了我之前常喝的調生理期用的中藥茶包,頭就開始有點漲漲的,我問了一下小孩怎麼頭有點漲漲痛痛的,是不是茶有問題,小孩給了幾個模稜兩可的答案,但我沒有想太多就把茶喝完,喝到見底的時候看到茶杯底部除了茶包還有一塊半個一元硬幣大小的灰色的東西,我看到就請男友幫我拿去洗確認一下是不是蟲,結果是一塊水泥塊,杯子洗乾淨之後我的頭不痛了,還是有點漲漲的感覺在,很想問問小孩是不是在警告我不要把水泥塊喝下去,但是小孩好像還是不太回應我。 剛喝完中藥茶包之後開始頭暈想吐還一直打嗝,洗完澡之後也還是有點不太舒服。

有詢問阿璃小孩為什麼都不太回應我,阿璃就說直接問小孩為什麼不理我,睡前躺在床上的時候就問小孩怎麼不理我,但晚上睡覺前問到一半就很想睡,就睡著了。

Day3 凌晨三點多突然醒來,不是想上廁所,就突然醒了,在床上翻了一下才又睡著。

早上起床一直打嗝,到了公司之後才比較緩和。 坐著辦公的時候腹部有點緊繃,不知道是不是這幾天練側腰造成的。 今天工作的時候有點沒辦法集中注意力,一直在想小孩的事情,有點小焦慮不知道該怎麼跟小孩溝通。中午趁午休的時候去找小孩,有點怕小孩不理我,我就問小孩說你還願意跟我聊嗎?感覺到小孩小小聲的說願意,我就問昨天為什麼不理我,小孩就說我很煩、太吵了,我又問是不是我問題太多,他說對,我就跟小孩道歉,也跟他說我不是故意要煩你,只是我有很多事情想問,這些事堆在我心裡我也有點焦慮,後來我就跟小孩說那我之後再慢慢問你,我有空會盡量陪你這樣好嗎?小孩就說好,還跟我說要抱抱,我就抱著他到午休結束,結束前我問小孩說我可以怎麼稱呼你?幫你取個小名可以嗎?小孩說好,我就隨便舉了幾個名字,但小孩都不太喜歡,突然腦袋就跳出“小曉”兩個字,我就問小孩喜歡這個名字嗎?小孩說喜歡,我說那以後就叫你小曉,因為午休要結束了我晚點再陪你,小孩說會等我,雖然這次跟小孩說話的時候回覆的反應也沒有到很強烈,但是他至少有回應我了,應該算是好的開始吧。 下班回家後就開始有莫名的煩躁感,就問了一下小孩為什麼有煩躁感,小孩說因為我還沒寫記錄怕我會忘記,要我趕快寫,我問他我記憶力真的變得不太好,你回來之後會好起來嗎?小孩說會好起來的,因為最近半夜會一直醒來,我又問小孩為什麼,小孩說你吃太飽了,我想了一下才發現最近其實晚餐後吃太多東西了,因為最近很喜歡巧克力可可碎片,我幾乎每兩天會請男友做給我喝,每次他都會做太多,然後一個晚上就會喝到兩個馬克杯的巧克力,突然想想還真有可能是吃太飽。在結束之前跟小孩抱抱,跟小孩抱抱的時候心跳會很強烈的跳動,感覺到那個當下我是踏實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Day4 今天工作的時候有點小焦慮,因為有些昨天處理的事情沒處理好,覺得自己做事沒有做得很好,工作的時候還是有忘記一些需要注意的小地方。在講話的時候有比較通順一點,驅魔前在跟別人講話的時候會一直卡住跟結巴,現在雖然講話有時候沒有很通順,但思緒打結跟結巴的狀況有好一點。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工作比較忙有點緊張,腹部還是有點緊繃。情緒基本上還算平穩,沒有太大的起伏,加上今天生理期快來了,可能對身體也有影響。 午休時跟小孩聊天,因為剛吃飽的時候頭有一點抽痛的感覺,我就問小孩是怎麼了,小孩說不想工作 ,覺得很累,我就跟他說不工作會沒飯吃,也會一直為了錢感到焦慮,整個午休都在安撫小孩,因為他一直給我頭抽痛的感覺,後來一直到我回到辦公室開始工作的時候頭痛才停下來就,但有一點頭被箍緊的感覺,一直到下班後整個頭才變輕鬆。 終於要放連假了,朋友們今天晚上來住我家,跟大家聊天的時候表面上笑得很開心,但情感上感覺沒有太大的波動,就是覺得好像有某個看不見的東西擋住情感上的波動,不太曉得要怎麼形容這種感覺,雖然很開心,但那種開心的感覺沒有真正傳達到內心裡面。

Day5 今天跟朋友和家人一起去露營,整天都很開心,雖然只有一些些,但有稍微感受到有點快樂的感覺,希望能恢復到跟小孩離開之前一樣,感受得到情感的波動。跟大家聊天的時候口條還是有點卡,講到一半容易忘記原本要講什麼。 晚上跟大家一起喝了一點酒,但好像有點喝太多了,躺下的時候感覺有點想吐。原本有點睡意,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外面風太大又太冷還是其他營位的人講話太吵,一直睡不著,加上生理期來肚子有點痛,就覺得有點煩躁,想說睡前陪一下小孩,感覺小孩對於其他營位的人在就寢時間講話還是很大聲感到不爽,有安撫一下小孩,請他忍耐一下。後來過了一段時間之後,講話的聲音終於變小聲了,又翻了一下才好不容易睡著。

Day6 昨天晚上睡得很不好,大概只睡了不到三個小時,大家都被風聲跟低溫弄得睡不好覺,早上起來覺得頭痛跟頭暈,注意力也很難集中。我姐在吃早餐的時候跟我說昨天晚上我有講夢話,說什麼“怎麼不去死”,還重複講了好幾次,可能是小孩真的很討厭那些半夜不睡覺還很吵的人吧…在這之前跟我一起睡過覺的我姐跟男友都沒有聽過我說夢話的經驗,我姐有被我嚇到,可能是小孩回來之後在睡覺的時候把真心話說出來吧。

因為睡眠不足,整天都頭痛又頭暈,吃東西也吃不太下,吃點東西就先洗洗睡了,原本想陪小孩聊個天,但真的實在太累了,就先睡了。

Day7 今天睡到快十一點才起床,睡飽了身體跟精神狀況好很多,可能是過敏或是前幾天一直吹風的關係,眼睛很乾澀。晚上吃完晚飯跟我姐一起載朋友們去搭高鐵,聊天聊到大家對未來工作的方向,就覺得很焦慮,不知道未來的方向該怎麼走,只知道現在的自己不滿意現狀,跟大家聊一聊之後覺得是時候要認真去探索跟尋找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過去都一直活在焦慮跟不安中,問了小孩是不是在為工作跟未來的不確定性而焦慮,小孩說對,會害怕,我跟小孩說我們一起來找什麼是我們喜歡的,什麼是適合我們的,我會一直在你身邊,不要害怕,後來焦慮的感覺就慢慢消失了。 總結: 截至驅魔後七日為止,心情跟情緒上都有顯著的改善,幾乎沒有憂鬱的狀況發生,偶爾有稍微感到稍微,但透過跟小孩對話大概都知道焦慮的原因,交談後焦慮感也會降低。在情感上依舊沒有辦法感受到快樂的感覺,情感幾乎還是沒有太大的波動。記憶力還是沒有太顯著到恢復,還是容易忘東忘西,可能跟之前有確診新冠肺炎的後遺症有關。口條的部分有時候會好一些,但偶爾還是會發生講話講到一半忘記怎麼講或是有結巴的狀況。 關於身體的部分,因為身體患有免疫系統相關疾病,目前短時間沒有看到特別的改善,後續會在觀察身體狀況。


---------


這位朋友本身有在接受憂鬱症的治療,驅魔過後我有跟他說明,憂鬱症的部分多多少少會減緩,但還是要偕同醫師幫他看診做評估,用藥方面也是依照醫師的診斷來服用,不要隨意停藥,除非醫師允許。


因為我知道他的情緒有一部分是由寄生魂激發,但是不排除有其他導致憂鬱症的原因,所以我也不會也不敢隨便推薦個案停止用藥,這部分還是需要醫生的專業評估來決定是否要停用藥。


由兩方面的醫師(靈魂與肉體)的醫師共同評估跟診治,才是對個案最有益的幫助


接下來也有跟這位個案預約通話,來了解為何感受不到快樂等等的情緒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