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驅魔實錄系列未來會新增「說書/podcast」方式上線|還沒打出名聲就已經被對面的打招呼了


昨天跟學員上課的時候,我們聊到有關於「說書/聽書」這件事情,他的功能跟podcast一樣只是內容來源是書籍,這位學員覺得我的驅魔實錄系列很有趣,我跟她說可以拿我的驅魔實錄去路製作練習。


我們正講到這一塊市場在中國大陸那邊很豐富,可以往那邊發展的時候,我同時也提到新時代與靈性方面的陷阱在中國大陸也是如火如荼的上演著,我個人猜想觀音之愛會感到如此疲累也是因為需要幫助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恰巧,我們談到觀音之愛跟他們團隊辛苦付出的內容時,我這邊的通話一直都很順暢,可是學員的通話就開始斷訊不穩,學員認為是被干擾了。我請他掛斷通話再重新進來一次聊天室,過一陣子通話品質又恢復了,但每當我講到「觀音之愛的團隊」這幾個關鍵字的時候,都會被消音或是技術性的被卡掉。


我抬眼望我哥,問他說「是你弄得嗎?」

我哥搖搖頭說不是,指著前方,我看到幾位身穿長袍的男子,沒有不好的氣息但也沒有友善的氣息,而是一種防衛的態度看著我。


我一開始以為是觀音之愛的團隊,但細想又不對,我又沒講他們家壞話,可是他們給我看到的影像跟態度就是──防衛.你不犯我我不犯你的感覺


我請學員問他的團隊,對方是誰?從哪裡來?用意為何?

學員問團隊,團隊回答說「靈界來的」

「廢話!」我聽完直接翻白眼


學院自己都笑了,然後說「八界,是邪靈們,說是在觀察我們,因為…..阿璃在靈界很有名,又是那一句『頂港有名聲,下港最出名』,然後說……因為他們都很少被人類討論,第一次有人類討論他們,所以覺得很新鮮。」


我聽到我的名字,真的是滿頭黑線,能不能給我個面具,我只想低調過人生。

我尷尬的說「咳咳…..那個,他們干擾的用意是甚麼?」


學員轉述自家團隊的意思「想要阻止我們把驅魔過程還有我讀的那本書的時候跟已逝的作者連上線後,得到作者想要我轉述大眾的事情,因為邪靈們不想要人類知道這方面的事情,這樣人們就會開始逐漸清醒,所以他們要干擾我們通話,不要讓我們計畫的事情成真。」

我的內心開始OS:唉~你們越要我不要做某些事情,我這個人就是叛逆的越想要去做~討厭!(嬌噌)


我說「你問你家團隊他們的看法是甚麼?我問一下我家的」

我看我哥一眼,問他「要做嗎?把驅魔實錄說書化?」

我哥點頭示意。


學員「我家團隊說,做。可是我問他們那我們不會被惡靈騷擾嗎?那對方現在騷擾我們的用意是甚麼?團隊的意思是說,這樣形式的散播速度很快,很多人會跟著清醒,能救一個是一個。」


我「不會,他們也不敢對我們動手,反正來了我也不會手軟。至於能救多少個?我跟觀音之愛不一樣,我很隨緣,願意自救、想救自己的就會來找我,我不會強迫自己去救人也不會要求對方清醒,這是我跟觀音之愛不一樣的地方」


有惡靈要來是嗎?好唷!我手中的藤條亮閃閃的在預備著呢,我每天都在練抽人的手感,絲毫不敢怠惰喔,最近也研發很多新招式,可以找人來練一下手,誰叫我打不過我哥只能找跟我差不多的來練一下。


學員「嗯,團隊說不會,而且說剪輯完要上傳前要給阿璃施法,這樣可以保護製作方跟聽眾方不被惡靈騷擾。」


我「喔好喔」


未來【驅魔實錄】會走文字跟說書路線,說書的部分也會同步更新到我的podcast頻道,只是目前還在草創階段,現階段還是會以文字貼文的方式跟大家分享,有最新進度會再跟大家報告。



*****


我在找相關的照片時,我看到這張鍾馗圖。


我問我哥「ㄟ,鍾馗還在線上嗎?」

我哥「退休了,現在的鍾馗是他師弟」

我「為啥退休?」


我哥「他說處理來處理去都是那些事、那些人,覺得無趣,不如回家養老了,索性把位子也給了他師弟」

突然感覺到是一位年輕氣盛,有道行的有為青年的模糊影像。

對方說「歡迎加入打鬼行列」

我微微的鞠躬說「騙甲騙甲,我只是打醬油而已」


對方「有你加入,你的那些發明幫了我不少,工作輕鬆多了」他說完就若有所思的開始想事情

我「停!你不要再想了!我不會挖洞給我自己跳」

對方「但你哥會啊~(燦笑)期待以後的合作喔,先掰了~」然後他就轉身漂走了…

我「…………(死魚眼 = = )……………」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