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驅魔個案09092022 驅魔後的第一周紀錄


這驅魔個案很認真地在紀錄驅魔後一周內所感受到的身體與心理上的變化,Word檔整整寫了32頁,我節錄其中幾篇有比較明顯前後差異的部分轉貼上來。


在我畫重點的過程中,他家團隊還很滿意地要我全部都貼,但由於篇幅真的太長,我花了好幾個小時消化完,所以才節錄以下幾千字做為代表,跟大家一起分享他的心路歷程。


這只是第一周,第二跟第三周的明日再發。

其實這裡就可以看得出,有的人真的很認真地在面對,有的人就是選擇用自己的方式去處理,我都樂見其成。

因為不管再怎麼說、再怎麼做,總歸就是【面對自己】這四個字。




9/10  【#身體變化

1. 早上六點醒來的時候其實還是覺得胸口不舒服,可是不是昨天驅魔前那種有東西卡住黏住的感覺,好像我內心自己在糾結什麼,熱熱刺刺的感覺。

2. 我早上聽內在小孩連結音檔的時候一直在跟內在小孩溝通,一整個上午聽了三次,每次溝通完,我都覺得好像有好一點,就是那股執拗的感覺有越來越淡,胸口的那股怪怪的感覺也有越來越淡。

3. 剛剛打完右邊第八點之後,我左邊胸口不知道是不是心臟,感覺微微在抽痛。

4. 我覺得我的臉看起來好像比較亮一點,還是說是看起來感覺皮膚比較好。但我身體上還是長著痘痘。

5. 我昨晚大概只睡三小時,可是今天白天好像也沒以前熬夜那樣覺得很疲憊瘋狂想睡,但我在連結內在小孩的時候,每次到後面只有純音樂的時候確實都睡著了好幾次。然後昨天本來有種要感冒全身肌肉痠的感覺,但今天肌肉不會痠了。


#心理變化

1. 我剛剛在打這段的時候覺得我的虛榮心一直跑出來,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個融合前沒用的又不肯承認自己沒用的內在小孩,明明什麼都做不好,卻還妄想自己被誇獎,希望我自己最後可以因為報告寫得好被阿璃po出來,好像那就是一種被認可的感覺。我直接跟我的內在說,別再做白日夢了,如果我真的做得好,昨天驅魔不會是那個樣子,我不會一直逃避不敢面對,然後還要我這個表意識一遍遍跟自己說我想救我自己請內在不要這樣。我剛剛想打這段的時候很猶豫,有一種愛面子不敢承認的感覺。阿璃說的對,我是個連對自己坦承都不敢的人。然後我又想到阿璃前幾天轉po的那段話「正念不是正向思考,而是正正的認出自己的情緒,無論好壞都接納他」我承認我自己有很多不好的地方,可是這就是我,這個虛榮且對自己不坦承、執拗、一天到晚做不好還只會洋洋自得耍小聰明的我,就是真實的我。以前我在家人身上看到這個個性時,我總是很看不慣,結果我也有相同的毛病,但這就是我。我覺得我不是真的不懂或聽不進去,可是我需要時間消化跟接受,以前太無能了,不好好學習,結果什麼都不會,導致現在很多時候我都傻在那邊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打一打我情緒上來有哭了一下下,可是是很平靜的流眼淚,感覺有因為我能比昨晚再坦承一點點的面對自己,有稍微輕鬆一些。 就算只進步0.1,我覺得我還是開心的。

2. 我突然覺得,我那個廢柴內在小孩把原本的自己關起來,其實也是原本那個自己無法承受痛苦,所以願意被關起來,不願意救自己。我覺得昨天不止後來那個內在小孩不想救自己,就連被關著的原本的自己都不想救自己。被關起來的自己是一個知道自己無能所以把自己鎖起來的我,然後分裂出來的後來那個內在小孩,是一個確實很無能又不肯面對現實的我,那個我,一直仗著自己的小聰明胡搞瞎搞。雖然做錯很多事情,但我覺得最內心深處其實是因為我想為自己找到正確的方向,可是我什麼都不會,什麼都扒拉到身體裡什麼都去接觸,胡搞瞎搞,結果搞到現在一團糟,害自己的靈魂被吃掉25%。但早上我聽內在小孩音檔,不斷嘗試跟她講道理的過程中,我有種感覺是,這後來被我自己分裂出來的我,其實就是沒能力又硬撐著頭皮想保護那個被關起來的原本的自己,有一種嘴硬傲嬌的感覺。覺得自己被誤會也無所謂,因為比起被關起來的那個自己,至少這個胡搞瞎搞的比較有勇氣,所以她在外面找方法,但這個我,這個內在小孩,只是自以為在面對一切,實際上也是在逃避。我突然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話,我想肯定她的勇敢,可我也想幹礁她的北七。自以為在保護自己,其實是在殺害自己。保護自己,不就是為了活下去嗎?既然為了活下去,為什麼不要坦誠的接納自己?這不是自相矛盾嗎?但她給我的感覺就是,其實我就是想要有人跟我說好話哄我…感覺就是公主病的小屁孩…

3. 我一直說我想了解我自己,我想知道真正的自己是什麼樣,可是我一直在否定我自己(頓時明白那天諮詢阿璃說我自己都不接納我自己是什麼意思)。如果連坦然面對跟接納最真實的自己都做不到,我怎麼了解自己?這不是自相矛盾嗎?那個不被我自己接納跟承認的我,就是我啊。為什麼要活在別人的嘴裡?我廢,我什麼都不會,我單純,但也愚蠢。以前整天只會做白日夢自欺欺人,不肯承認自己無能又自尊心極高,想靠武裝自己來遮掩自己的無能,其實內心深處是覺得無助、慌張的吧。我總是覺得自己活得很累,可是那些累,都是我沒有坦然做我自己給自己造成的壓力。我想活得輕鬆一點,那做回最真實的那個自己不就好了?


4. 我覺得我太倔強、愛面子了,可是這並不能幫我解決任何事情,對我脫離輪迴也沒有幫助。雖然承認自己沒能力感覺很難以啟齒,但我需要有人一步步引導我、教導我怎麼做,我需要幫助。打到這裡有點想哭。

5. 我下午又聽了三次左右的內在小孩連結音檔,前兩次我還是沒辦法控制,感覺到後面講話講一講都不知自己什麼時候就睡著了。所以我又聽了第三次,其實在第二次的時候感覺內在小孩跟我說他想睡覺了,今天不要再連線了,給她時間消化今天我說的話,還有昨天阿璃說的話。是我後來說,再連一次,我想試試能不能全程清醒,這次我就一直跟她講道理,也跟她道歉說我以前不該不接納自己,她原諒我了。她也有跟我道歉,說她不該不自量力又不求救,就只為了所謂的面子。我跟她說沒關係,接下來我們一起努力。我請她相信我,看我做給她看,讓她看我怎麼面對跟解決,也請她相信自己是可以做到的。我跟她說,我真的很愛很愛很愛她,為了讓她振作不要放棄,我願意一直堅持下去。我們做不好沒關係,再換一個方法就好。然後我就哭了。就是有點難過一直流眼淚,但還算平靜。


6. 我剛剛一度有個竄出來的念頭是,假如阿璃沒辦法幫我處理,我想再去找別人。我覺得這又是我的內在小孩想自作聰明,她還是想逃避。我就跟我自己說,我覺得世界上大概沒有比阿璃厲害的人了,而且再去找其他人,很危險,就像阿璃說的,很多人根本都無法辨別自己連線的對象,我再保持著這種自作聰明的心態,那真的就是把自己給賣了怪不了任何人。今天阿璃並不是不給我機會,她的要求很簡單,就是我要誠實的面對自己,只要我做到對自己坦誠跟接納,我就可以跟著阿璃上B1,所以決定權是在我自己手裡的。那既然決定權在我手裡,這麼好的機會,我為什麼不去做到誠實的面對自己,還想去找捷徑?我過往自作聰明付出的代價,還不夠我學到教訓嗎?我承認我想靠我自己解題,可是,我的人生課題,阿璃也不會幫我解啊,B1教的是方法,學的是透過阿璃的引導,帶我更快速的看到自己的問題在哪裡,然後再靠我自己思考跟決定要怎麼處理,這一切全程都還是靠我自己,我的課題關阿璃屁事,她何必為了我雞婆然後增加自己的輪迴次數?B1根本就不是一個花錢讓阿璃幫忙解題的課好嗎,我想翻白眼🙄️而且,承認自己能力不足,需要人幫忙,並不是一件丟臉的事,我反而覺得是一件很需要勇氣的事情,因為我勇於承認自己是愚鈍且能力不足需要別人幫忙,承認這件事,對我來說就必須鼓起非常大的勇氣。所以求助到底有什麼好丟臉的?難到平常我遇到不會的事情就不曾開口請教過別人嗎?這是一樣的事情。那既然工作、課業我可以坦然表達我自己不會,所以我去請教別人,那在這麼重要的人生課題上,難得有個前輩可以引導我如何正確思考跟處理,為何我會覺得丟臉難以啟齒?因為我覺得我應該要做好的,可是我沒做好,然後我覺得我連這個都做不好很丟臉。每個靈魂來到地球要學的東西都不一樣,我要學的就是誠實的接納自己,因為這個我不會,所以我來學。那既然我來學了,題目寫得好不好根本不影響評分,老師只想看考卷的計算過程來給分,我為何又要一直糾結在我怕我做不好的這個點上?這就像我如果一科英文考好我就可以上台大,結果我一直糾結自己國文很爛,這不是很荒謬嗎?重點是我英文顧好就有學校唸,我卻在那糾結一個根本對錄取完全沒有影響的科目,不覺得這樣很有病嗎?


7. 我剛剛準備睡了,就再聽了一次內在小孩連結音檔,然後我覺得這次她不是很想理我。後來我問她現在櫃子裡收著的水晶手鍊跟項鍊怎麼處理,要留還是要丟,她就說丟掉吧現在不需要了,至於拉長石原礦就是她今天跟我說的看我要不要留,畢竟那顆很貴,也蠻漂亮的。後來我就忍不住又開始跟她講道理,忘記是講到什麼,我就說「而且阿璃也說」,然後要接著講的時候我就什麼都想不起來,不知道自己要講什麼了。我問她我的記憶是她掐斷的還是寄生魂,她說不是寄生魂,寄生魂昨天都清掉了,她只是覺得我很吵,她不想聽我唸,她希望我給她消化的時間。我覺得我一直苦口婆心的跟她講道理,她應該是聽得很煩吧,如果有人對著我唸整天,我一定也覺得煩。但我就是有點擔心,會不會昨天寄生魂沒有清乾淨,畢竟昨天我的內在小孩很不配合。我怕她又在昨天不知道的時候偷放寄生魂進來,然後我更怕阿璃不願意再幫我處理了。我打到這的時候有個聲音跟我說,「真的沒有,是我掐斷的,我只是不想聽妳唸」,我的感覺是內在小孩應該沒有說謊。大概我今天連結七次唸了七次真的讓她聽得很煩,而且她每次都有跟我說她需要時間消化,我卻因為我自己的焦慮一直強迫她聽我碎念。


=============================================


9/11【#身體變化

1. 不知道是不是我這幾天偶爾有擦皮膚病藥膏的關係,我覺得我手上的異位性皮膚炎好像好很多,範圍有稍微縮小一些,脫皮跟裂的程度也輕了不少。

2. 不曉得是不是昨晚跟內在小孩連結的時候,我跟她說我想要專心做我想做的事,讓她不要一直把我的思緒拉偏,我今天好像就比較少發生思緒飄掉的情形了。而且我今天跟內在小孩連結,有兩次都被家人打斷,雖然有點無奈,被打斷時只能跟內在小孩說我先把她送回內心,但我每次連結都是滿清醒的,沒有昨天那種到後來只放音樂時就會不小心睡著的情況發生。


#心理變化

1. 我突然明白為什麼阿璃說剩下的25%靈魂她要看我內在小孩是不是有誠實面對自己才要救的原因了。如果我內在小孩不配合,不說實話,她不說出我那25%靈魂到底抵押給誰的話,阿璃是沒辦法幫我拿回來的,因為我開口請她收回來的那個請求沒有啟動,阿璃怎麼幫我拿回來?那個開口請求並不是我這個表意識說我想回收就可以的,那不作數,畢竟抵押掉我靈魂的是內在小孩,唯有做出這個動作的她開口,請阿璃幫忙收回來,靈魂才收的回來。可是我為什麼會想哭呢?前天驅魔內在小孩那麼不配合,雖然昨天我一直跟她講道理對話,但我自己也不確定她再三保證說她想救自己,想請阿璃幫忙回收那25%靈魂,到底是我自己表意識的想法,還說還是真的是內在小孩在回答我,我覺得我是有點害怕跟無措的。


2. 我又看了一次阿璃轉的那句話「正念不是正向思考,而是正正的認出真實的情緒,無論好壞都接納他。如此才能夠正正的回應發生的事情,做出疼惜自己的決定」,看的時候有點想哭。我想到我的內在小孩,我想到我希望她做到誠實面對自己,是真的為了她好,是希望即使做錯事,還是有我陪著她,我為她用正正的判斷判斷出什麼是對的,什麼是不對的,即使那件事情我判斷是錯的,我也能用正正的角度做出制止或彌補的決定,就是為了讓她不要再走歪下去,這才是我在疼惜我自己,我其實,比我以為的還要愛我自己,比我自以為的還要愛我的內在小孩,但我以前從來沒發現這件事。驅魔那天她的不配合,是不是因為她覺得我最終也會拋棄她,因為她覺得自己是被丟下來的。可是,現在只是沒有記憶罷了,真相就是,當初是我自己要下來的,沒有人拋棄我,我不能因為輪迴辛苦就想找個藉口推卸責任,這是不對的。決定下來的是我,我就有責任再苦都要熬過去。至於我這個表意識,以前是我什麼都不懂,不曉得內在小孩的存在,我是個比較愚鈍,資質沒那麼好的人,我很抱歉我的遲鈍讓我的內在小孩誤以為我會拋棄她,不要她。她就是我,所以我一直以來才會有種怕自己被拋棄的感覺嗎?因為我的內在小孩一直怕自己被拋棄?我打這段的時候有點難過,哭了一下。我不會拋棄我的內在小孩,拋棄她就是不要我自己了,這怎麼可能?我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我這麼辛苦,想努力幫助自己,想拿回靈魂,想讓輪迴畢業趕快回家去,做這麼多就是為了我自己,因為我希望我可以好好的,我這麼愛我自己我怎麼可能會不要我自己?團隊都還沒放棄我,都還幫我找阿璃,那我為什麼不繼續努力要這樣辜負那些愛我的人為我做的事情?也許他們都在場邊擔心我為我加油,只是我看不到而已,我的內在小孩,難道妳不希望趕快跑到終點,請他們給我們一個大大的擁抱嗎?我打一打哭了一場,用力的哭,雖然沒有哭很久,但我覺得我現在壓力好像減輕許多,感覺比較輕鬆。


3. 我好像可以明白當初為什麼自己會決定下來地球輪迴,我有種感覺是,在上面我學不好,學不透,上面畢竟就是像看書那樣缺乏實踐所以我理解上有障礙,如果下來輪迴,讓自己身臨其境,親自感受我應該就能理解了,所以我決定下來。可是下來之後一切歸零,我什麼都記不得了,然後我資質駑鈍,一直找不到方向,像個無頭蒼蠅一樣亂摸亂竄,接著我覺得很辛苦了,我的內心需要一個發洩的出口讓我自己心裡好過,所以我開始埋怨他們把我丟下來,把責任推卸出去來讓自己好過一點。但當初深思熟慮後決定下來學習的是我,我想我現在常常執拗卡住過不去,應該是這個部分的我被丟下來學習了,這本就是我來到地球學習要去解決的課題,結果之前我因為卡卡卡卡太死怎麼都轉不過彎,只想放棄自己,那這樣下來不是就半途而廢沒有意義了嗎?就像高一下我自己決定從名校轉學到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爛學校,結果轉了卻後悔了,我甚至埋怨當初不讓我回去的班主任,可是我現在有點感激她。雖然明白過來的太晚,可是我想謝謝她教我要為自己做的每一個決定負責,一旦決定好了去做了,就算後悔也不要推卸責任責怪別人,而且她也教會我,做任何決定之前一定要深思熟慮再下決定,不要事後再後悔,到時就晚了。下來輪迴這件事也是一樣的。我總說我想長大到足以負責照顧好我的家人,可是我從來沒有長大過,遇到困難的我,就只會埋怨太辛苦然後推卸責任,但我這麼做希望讓自己好過一點可以喘口氣,內心深處不也是一種求生想活下去的心態嗎?我覺得我這個表意識不了解我的內在,而我的內在其實也一直看不清自己的盲點。我以為我不想活下去,我不想救我自己,但其實我是很怕死,很想要有人拉我一把救我出去的。我怪我內在小孩不願救自己,其實也是一種推卸責任想讓自己好過一點的行為,因為我只是自以為我想救我自己,可是我是不想救我自己的。我這麼消極,我的內在小孩看不到希望,也跟著消極,因為她應該可以很清楚看到我最真實的情緒跟想法,那就是不想救自己,所以她就不救自己。是我先放棄的,我怎麼能怪她?雖然我今天一遍遍的跟她的道歉,隱約明白是我先放手的,也跟她道歉請她原諒我,但我每每想到一次,就想跟我的內在小孩道歉一次。我覺得我好像有點可以體會到那種被拋下的無助跟慌張,因為我拋下我自己。我只想好好的抱抱我的內在小孩,我只想一次一次跟她說對不起,跟她我以後會好好握著她的手,不管再難我都不要再鬆開她的手了。我覺得我不是一個堅強的人,但為了我的內在小孩,我會努力讓自己堅強起來,勇敢的面對自己,努力讓自己跨過一道一道的障礙,牽著她走到終點。


4. 剛剛洗澡的時候我突然想到阿璃說的,上帝身上也是有數不清的疤痕,然後我好像看看到上帝掀起他的上衣,上面有好多疤痕,我就告訴我自己,我走錯路、身上有疤並不是一件丟臉的事,然後我就一直哭。雖然中間有幾次感覺又要斷掉,我不斷跟自己說不要壓抑情緒把它全發洩出來,就這樣斷斷續續的,哭了好一陣子。然後我覺得我之前不該那麼輕易就放棄自己,我不該把所有的責任都怪罪到我的內在小孩身上,她也只是看出我最真實的感受然後跟著我一起做出同樣的決定,是我先決定放手的,是我對不起她。我邊哭邊跟她道歉,一直跟她道歉,雖然我還是害怕,但我想鼓起勇氣努力救我自己。


5. 剛剛刷臉書看到Netflix 新片預告《泰國洞穴救援事件簿》,裡面有句台詞「所謂的勇敢並不是無所畏懼,而是雖然害怕但依然去做」,我想把這句話送給我自己。


6. 我覺得我的情緒好像沒有驅魔前那麽容易被勾動。


7. 剛剛睡前跟內在小孩連結,我覺得聊完有點開心。跟她可以像朋友一樣說笑,吐槽美少女戰士的燕尾服蒙面俠是個弱雞蠻好笑的。一開始跟他連結的時候我再度跟她說對不起,我之前不該放棄她,不該鬆開她的手,不該想丟掉她的。我晚上又跟她提了我想跟阿璃學B1,她跟我說,其實她想靠自己解題,她覺得靠自己,學到的東西才會印象深刻。但我跟她說,我覺得我資質不太行,常常反應慢半拍,不是很聰明的類型,我說我不想走彎路,然後一直跟內在小孩強調,上B1並不是讓別人幫我解題,我只是跟前輩學習解題的技巧跟方法,要解題還是得靠我自己,畢竟到底有什麼題目只有我的內在小孩、團隊跟本靈知道,而且阿璃這邊只有八堂課,往後一定還有其他題目要解。就像是我在學校學習得先跟著老師上過課,我才大概有個方向知道題目怎麼解一樣,阿璃的B1也是同樣的道理。然後我一直跟她拜託,說我們一起跟阿璃上課好不好,最後她有點受不了的說好啦答應妳。我覺得今晚跟她對話,反而好像比較多的是她在安慰我,真的就像是跟一個朋友在對話一樣。我喜歡這個感覺,最後有確確實實感受到,我是愛我的內在小孩的,原來那就是愛的感覺,雖然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覺,也對這種感覺感到不熟悉,但我很謝謝我的內在小孩,願意透過情緒與我對話,我突然慶幸,還好我有努力想把自己拉回來,還好一切都還有挽救的機會。


=============================================


9/12 【#身體變化

1. 我覺得我胸口那股糾結的感覺好像淡了很多,跟前兩天比起來似乎淡很多。

2. 我覺得我之前一直很緊很糾結的股四頭肌,那個糾結始終無法放鬆到散開的肌肉團好像不見了。我以前怎麼按我的大腿就是一塊塊糾結在一起的肌肉,我現在還無法確定,但感覺好像大腿肌肉平順許多,我只是用手按,已經可以感覺到痠了。

3. 我好像一天比一天可以集中精神專注的做事情,也比較少忘東忘西或是恍神,雖然如果想通什麼沒有立刻記下來的話我還是會忘記,但大部分努力回想還是可以記起來自己上一刻要做什麼或是紀錄什麼。

4. 我覺得我胸口的不適感還是在,其實從驅魔前到現在一直都在,但是這幾天那個不適感隨著我慢慢想通事情、隨著我試著發洩自己的情緒不要壓抑,有越來越好。我突然有個感覺,我胸口的不適,其實代表著的是我自己的心結,不知道為什麼有這個感覺。


#心理變化

1. 我在捷運上聽內在小孩連結音檔,想要陪陪她,一開始她不太理我,後來她跟我說以後不要通勤的時候跟她連線,她說太危險,而且她還要注意周遭的環境跟狀況,我說好。我本來跟她連線的時候肚子一直餓,後來我問她肚子餓不餓想吃什麼,她說炸雞跟可樂,我就變出炸雞跟可樂給她吃,然後她吃吃吃吃得差不多時我也不覺得餓了。因為只是想跟她在一起,陪著她,我腦袋後來就是放空,中間感覺好像有點醒著睡覺的那種感覺,我知道我有放空的讓思緒飄,但不知道我那是睡覺還是怎樣,我覺得我還是有意識,就是有保持警戒在,隨時可以完全清醒那樣。快換車時剛好聽到阿璃說把她收回內心,就有一種睡了一覺醒來的感覺,沒有一早那麼睏了。


2. 原來我覺得卡卡的感覺,是因為我忽略內在小孩的感受,一直焦急在我這個表意識無法說服她這個點,換個立場來想,如果我是內在小孩,我也不願意我的表意識只是為了上課跟畢業回家不顧我的感受,就只想著自己然後一直逼迫我。雖然這個過程真的好難,但我覺得我好像跨過去了。現在那個執拗卡住過不去的感覺,好像消散了很多。


3. 我剛剛看到阿璃發的新文章,是一個B1畢業學生的作業,看的過程中我才恍然意識到,原來這幾天我一直在用錯誤的方法對待我自己。大概是有點叛逆跟倔強,我向來不喜歡旁人用權勢逼迫我,或是用情緒勒索我,可是我這幾天卻用這樣的方法不斷情緒勒索跟逼迫我的內在小孩,我居然用我自己很不喜歡的方式對待我自己,那難怪我的內在小孩這麼不配合,甚至給我賭氣、倔強、叛逆的感覺,但這才是我的內在小孩真實的感受。原來我以為我在面對,但我只是強迫自己接受跟聽話,我跳過理解內在小孩真實想法跟感受的過程,自然沒辦法發現問題在哪。就像以前學校都逼我要學英語,偏偏我就是有一股叛逆的情緒覺得我就是不想學,我為什麼要學?可是現在回想起來,我真正不想學的原因是因為我的吸收速度慢,我跟不上進度,挫折感太大,然後學校、老師、父母、整個社會都認為英文一定要好才可以,但我做不好,所以我選擇逃避,然後又礙於現實考量不斷逼自己學英語。但我真的討厭英語嗎?我覺得沒有,我討厭的是我做不好,我討厭的是被比較,我討厭的是那個讓我覺得丟臉、比別人能力差的感覺,我說我討厭英語,英語只是一個被我遷怒的科目而已。我不喜歡有人逼我去做任何事,我希望我去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我自己心甘情願想做才去做。回到這幾天跟我內在小孩相處的模式,我覺得她應該也很賭氣想咬我吧,我卻直到今天才意識到我在逼迫我自己,我不是在誠實的面對自己。原來發現卡住的點不是壞事,而是應該去往內挖,去剝洋蔥了解自己。這才是面對關卡的正確處理方式。所以這幾天我一直恐懼我的內在小孩不知道會不會在我不注意的時候又放了寄生魂進來,根本放錯重點,我應該要去深入了解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恐懼。我隱約覺得,她是因為孤單想要有人陪,我理智上不斷告訴我的內在小孩,我很努力想要陪她,要她不要再做錯事放那些詐騙份子進來。我只是一直告訴她那是不對的,我沒有去了解背後的動機。所以這幾天的我,在她看來就是一個沒有發現自己盲點的我。我突然覺得她的卡卡反而是另一告訴我哈囉妳方向錯了喔的信號。都說了要用心感受,要坦然面對,結果我直到今天上午都還是用我的大腦想解決這個問題,一個處於盲點的我,一個不是真正用心感受的表意識,又怎麼取得內在小孩的認同,怎麼跟她培養感情?我知道這是我摸索的一個過程,我也學到這是我不喜歡的方法,原來誠實的面對自己,是像阿璃那篇文章中那個學生的方式,那才是誠實的面對自己,我之前只是逃避而已。阿璃這篇文章宛如我這幾天無助、緊張的救命稻草,教會我正確的面對方法,我想謝謝阿璃,也謝謝那位前輩的分享,原來這就是阿璃分享的意義。


4. 我覺得我好像比較可以感受情緒了,就是感覺我現在比較能真的用我的心去感受我的內在小孩。我今天早上也哭,晚上回來洗澡的時候也哭,在不斷分析我自己的過程中,因為我一直跟我的內在小孩說話,我單方面在跟她說話,然後過程中陸陸續續有時會想通一點事情,感覺她聽進去了,用情緒在回應我。這幾天最大的改變大概就是我以前很怕自己有情緒,我怕我會哭,怕我自己生氣,可是我的怕跟不自知的壓抑,其實是一次次拒絕與我的內在小孩溝通,雖然我從前不知道情緒就是我的內在小孩在與我溝通,我也不知道有個內在小孩。面對一個這樣的搭檔,如果是我,我也不會覺得我的魂生有希望。我這個表意識過去三十幾年徹底的什麼都不會,徹底沒有發覺問題在哪,然後我腦袋又不靈活,我真的就是那種必須人家跟我說一是一,一步步拆解到最簡單的步驟來教我我才了解的那種。而這樣的我,讓我家內在小孩經歷了三十幾年之後覺得沒有希望了不想活了,因為看不到希望了,所以才說不想救自己了。兩條毫無交集的平行線要怎麼努力?所以之前的內在小孩只想放棄。我不是一個真的完全不會內省的人,如果今天有人跟我說我就是怎樣怎樣,其實我會一直去思考為什麼對方會這樣說我。真的不是找藉口,但因為我什麼都不會,所以很多時候別人點出我的問題所在,我不一定能夠在短時間內明白過來,我需要花比別人多的時間才能想明白。我覺得這可能是我本來就是這樣,我原本的資質就不好,但我願意努力。我的盲點可能比別人多,但這也是我為什麼要來地球學習。我還是覺得,當初的我在樓上學不好,之所以選擇下來,想必也是因為我認為透過親身經歷,我才有辦法了解。雖然我不優秀,可是,我覺得這樣不優秀的我,我也是很喜歡的。不曉得為什麼我就是覺得我其實很喜歡我自己。


5. 我覺得我看到想要的東西,好像不會像之前那樣,有種宛如毒癮般無法控制的購物慾。我還是會想要我想買的那些東西,但就是有點平平淡淡的、感覺東西不錯想要買,同時也可以很冷靜平淡的思考我有沒有買它的必要。我有點感動想哭,我一直想戒掉我亂花錢的毛病,但我好像也沒特別做什麼,就改善許多。雖然不曉得我這樣的狀態到底是暫時的還是我真的有改善了,但我還是覺得開心。


=============================================


9/13 【#身體變化

1. 我最近左邊頸後長了一粒粒的東西,之前同事幫我看說是我皮膚太乾,但我擦乳液不習慣擦到頸後,每次都會忘記。這幾天不曉得是不是我擦油的時候會帶到頸後那一塊,那個一粒粒的東西好像消了。然後我每天晚上睡前也會記得擦皮膚病的藥,我手上跟腳趾上的皮膚病脫皮沒有那麼嚴重了。


#心理變化

1. 我突然有點明白什麼是切換立場看事情的感覺。這兩天我一直覺得自己很矛盾,阿璃說,題目寫得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寫題目的過程中,我為了解題想到或嘗試了哪些方法,重要的是過程。但我又想到,就輪迴這件事情來說,最重要的不就是可以畢業回到原本的維度去嗎?那這件事情上,就是結果(畢業)比過程重要不是嗎?這樣兩個論點不是相互矛盾嗎?但我又想到,這好像是看事情角度的問題。如果今天站在本靈的立場來看,即使最後小分靈被銷毀,但在銷毀前小分靈的經歷跟學習到的東西,本靈還是有學到。所以對本靈來說,輪迴這件事,依然是結果不重要,過程才是精華。我原先會覺得矛盾是因為我站在小分靈的立場來看輪迴,對我這個小分靈來說,輪迴這件事固然過程很重要,但最重要的卻是能不能順利畢業回家。


2. 我剛剛想到本靈的立場是如果情況危急,小分靈是可以被捨棄的,突然竄上來一個感覺不像是我的嗤笑的情緒跟身體反應。可是如果寄生魂都清完了,難道那是我內在真實的想法嗎?那是黑暗面的我嗎?我覺得我會有這種嗤鼻的感覺,應該是因為內心深處的我其實是明白這個殘酷的事實的。但以往我都欺騙我自己,我都覺得這太殘酷了人不能這麼黑暗,但這就是現實啊。我之前怎麼會逼自己把自己的黑暗面藏起來假裝看不見呢?我現在覺得黑暗面的我還挺好的,感覺就比光明面的我厲害成熟不容易被騙。所以我何必一直自欺欺人的活著?坦然接納每個面相的自己,原來是這個感覺嗎?我覺得我暫時還不會形容這個感覺。


3. 我理智上聽得懂,本靈在不得已的時候會割捨小分靈,但他們其實不是非到萬不得已不會這麼做,因為他們也是愛著自己的小分靈。但在情緒上,我沒辦法感同身受,我不覺得他們愛我。這點我好像一直卡住,覺得啊你們就嘴上說說講的很好聽啊。為什麼會這樣?我突然覺得,在我說我感受不到本靈愛我,感受不到團隊愛我的時候,他們其實就像站在一旁看一個小孩「張」,等著這個小孩發完小孩子脾氣然後勇敢站起來繼續前進(有一種感受到愛的感覺),我打到這的時候突然想哭,所以是這樣嗎?所以前幾天驅魔阿璃叫我把本靈跟內在小孩叫出來,叫我們討論問我們到底要怎樣的時候,本靈才一直不吭聲嗎?然後那個時不時跳出來說要切割無能後來被我自己分裂出來的我的聲音,其實是那個後來被分裂出來的我自己在「張」賭氣喊的,而不是我的本靈開的口。因為當時我一直在「張」,我的本靈知道我的個性,不管她說什麼我當下一定聽不進去,所以她保持沈默,因為她知道當下的我完全拒絕溝通是嗎?我覺得我好像看到一個模糊不清的臉熱淚盈眶的看著我輕輕點頭。


4. 晚上回來洗澡的時候我又一直跟我自己講話,趁著洗澡的時候,我可以無所顧忌全心全力去感受我的情緒,我覺得我好像找到一種紓壓方式。剛剛哭完之後,有種變輕鬆,比較舒服的感覺。


5. 我真的覺得很神奇,我確確實實的感受到,我可以心平氣和慢慢的讀莊子了,我之前看莊子的時候一直有種勉強自己的感覺,但今天不管是網路課程還是書,我都可以好好的靜下來看,我突然有點想哭。


6. 剛剛聽音檔跟內在小孩連結前,我突然頓悟,我應該要怎麼對待我自己。譬如我吃軟不吃硬,我喜歡人家跟我講道理,因為我不是聽不進去的人,相對的,我只是常常看不見自己的盲點,但只要別人點了出來,我就會去思考。同理,我的內在小孩也是如此。她不是真的頑劣不堪,她不是只會張而已,誰沒有脾氣?更何況,如果是我,一直被用錯誤的方式對待,我也會是她那個反應。所以只要我好好跟她說,好好跟她講道理,她是會聽進去的。前兩天可能不是很明顯,但我覺得今天感覺就比較明顯,尤其是我感受到她跟我一起閱讀莊子在學習的那份真心。我今晚連續聽了兩次音檔,陪著她說說話,陪著她吃零食,陪著她畫畫,我很喜歡那股平靜的感覺。


=============================================


9/14 【#身體變化

1. 我之前時不時就會覺得自己體內火氣太大,不是容易有口臭,就是覺得自己體內有個臭臭的味道。可是今天醒來覺得好像那個味道淡掉了。

2. 我的皮膚病一天天在好轉進步,以前怎麼擦藥都擦不好,但這幾天我只是每天睡前擦一次藥,而且只是隨便抓了一條以前不知什麼時候看醫生拿到的藥膏在擦,連最嚴重的手都好轉許多。

3. 胸口的不適感,真的一天比一天還要淡了。我現在記錄這個的時候有點想哭。

4. 我發現我臉上一顆顆小小的白白的,不像粉刺又像粉刺的東西,好像消掉很多,幾乎快沒了,我之前怎麼擦粉刺精華跟痘痘精華都沒什麼用,但我剛剛摸只剩下變薄的小小的幾顆。

5. 我已經連續三天午休睡到流口水了。明明睡的時間不長,但居然都有睡著,好神奇。

6. 雖然我胸口那股不適有一天比一天改善,但我知道它還沒有完全消失。剛剛記錄右邊第六點,就是我笑的時候,我感受到自己的胸口麻麻刺刺的,那個密集的刺刺的感覺不是刺痛,就好像拿寵物刷毛梳輕輕刮自己的感覺,刺刺麻麻到有點癢癢的。驅魔前我覺得我整片胸好像有一大坨厚重凝結的水泥從我的支氣管最底一個倒三角往上那樣大範圍的卡死在我的整個上胸口。驅魔後,雖然有好很多,不覺得胸口卡著水泥,但我的胸骨還是會痛。一直到剛剛我因為笑而感受到胸口那股刺刺麻麻的感覺,我突然有個感覺是,那股胸口不適,似乎是我自己長久以來的心魔,是我淤結已久的心結,雖然如今還沒完全散開,但它似乎開始有被瓦解的感覺。

7. 我剛剛因為追車子跑了一小段,但我發現,之前我這樣跑,不曉得是不是胸口那坨水泥的關係,我會覺得呼吸困難,好像要氣喘那樣,但我剛剛覺得我呼吸是清澈的😳我的氣管沒有任何不適。


#心理變化

1. 我好像越來越常在生活中可以用感受的去感覺情緒了,就是,我好像比較能抓到「哎呀內在小孩有聽到我說話,在用感覺回應我」的那個感覺。我覺得自己有進步一點點,有點感動,有點想哭。


2. 剛剛趁著去廁所的時候想了「認真」這件事,然後一度感受到其實我覺得自己是個很認真跟努力的人,雖然那個感覺很短暫但我有感覺到,就哭了一下。早上同事看到我桌上的書,問我那本是什麼,我說《莊子》,她就感慨的說「妳好認真喔」。我不是第一次聽到別人這麼說我了,可是我完全感受不到,整個無感。就好像曾有朋友跟我說「妳不知道自己有多好、多優秀嗎?」,我聽了同樣無感。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想去感受為什麼別人會這樣評價我,但我直到現在,都還沒辦法真心實意的搞懂為何別人眼裡的我是很認真的,為何朋友眼裡的我是耀眼跟優秀的。我剛剛讓自己換個方式思考,如果我看到我同事看莊子,然後為了看懂它,上面寫滿註解,我是什麼感受?我覺得我下意識也會說「你好認真好努力喔」,但為什麼我把這樣的形象套到自己身上的時候,就完全感覺不到了?其實我學東西,一直以來好像都是這樣,我會為了徹底搞懂,很努力的查資料、做筆記整理,看個外文書也會忍不住要把不懂的單字都查一遍,因為我覺得那樣我才能真的看懂它。可是這樣的學習方法有個很大的缺點就是會非常非常緩慢,因為我要花費的時間精力,比其他大致看過,對不認識的單字用猜的的學生來說多很多,人家大致瞄幾眼就看完一篇,我可能還在第一段。我覺得我是個很較真的人,這個特質不管是做人還是讀書,都很明顯。但也因為我太較真了,我一直希望我自己學每一件事情都可以徹底的了解。我心思也沒那麼多彎彎繞繞,我覺得彎彎繞繞很累,所以我的腦袋一直都是直線思考。我突然覺得這樣的自己,我為什麼會覺得我不認真、不努力或是不好?就因為我沒有聽到外人的誇獎,我就否定我的努力,可是同樣的特質放在他人身上,我反而覺得這樣活著好辛苦,因為太較真,太逼迫自己。而我現在就是那個逼迫自己的狀態。但為什麼?我覺得還沒找到原因。我為什麼會覺得別人都比我重要,別人都比我厲害?我為什麼要一直圍著別人的想法轉?莊子教大家要境隨心轉,我理智上也能理解那樣才是我想要的平靜,那樣才是讓我自己可以輕鬆生活的方式,但內心就是覺得卡住過不去。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3. 剛剛洗碗我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我現在只記得我下意識做出逃避的反應,然後我告訴自己我不可以逃避,我要誠實的面對我自己。結果洗一洗腦海突然跳出一個超級清楚的聲音說「逃避並不可恥,但有用」。我整個傻了,連自己稍早到底在想什麼都記不得了,一直在想這句突然迸出來的話是什麼意思。洗好便當盒我就趕快估狗這句話,我想知道當初說這句話的人,真正的意思是什麼,我覺得不會是鼓勵人逃避。結果我看到一篇說,逃避可以讓人暫時休息,給人冷靜思考的時間,想出解決辦法。因此那篇文章不認為暫時性的逃避有什麼不好的。可是我覺得我的情況好像不符合暫時性的逃避?不就是我三十幾年來沒有誠實面對自己才搞成今天這個樣子嗎?我覺得我好像還沒抓到這句話要跟我說什麼。反正剛才我又跑去廁所思考了一下沒自信跟覺得自己不努力這件事,哭了一下。我覺得我剛剛在廁所想的時候,比較多的感覺好像不是以前那種很沒自信的感覺,沒有那個堵死死不明白為什麼的感覺了,我反而比較像是有點不理解,我又不差,我以前為什麼會那麼沒自信的感覺。


4. 剛剛上頭很認真的問我一件事,還開玩笑講了一些話,雖然笑話很冷,可是我覺得好好笑。是真心覺得很好笑,不是那種內心覺得不好笑我還扯臉皮假笑那樣,因為感受到是內心都覺得很好笑,笑的時候胸口震動那個感覺,我好久好久好久沒有感受過了。


5. 原來一直以來是我把我自己鎖起來了,那個鎖並不是真的困得我走不出來,而是我自己沒有走出來的意願。打這個的時候又想哭了。我晚上一定要再好好抱抱我自己。


6. 我突然有個想法,原來可以盡情的哭,盡情的笑,可以沒有任何阻礙切切實實感受並發洩自己的情緒是一件很珍貴的事情。


7. 我趁剛剛洗澡的時候,又狠狠的哭了好幾次,感覺又輕鬆了一些。然後我覺得我的內在小孩好像開始明白,我說的上B1不是找人幫我解題,靠的還是我自己是什麼意思了。我今天就跟她說,如果上B1=找人幫我解題,那等於阿璃的學生都可以直接畢業了。但是並沒有。我說阿璃就是一個教導我解題技巧,在我看不清自己盲點時點我一下的前輩。我覺得我的內在小孩會想要自己解題,是因為覺得依我的榆木腦袋我必須自己解開題目我才會真的學到東西,所以之前我不斷拜託她坦承的面對自己、拜託她跟我一起上B1,她之所以心不甘情願的原因好像就是因為這個。我的內在小孩覺得,如果直接讓人幫我破關告訴我好了遊戲破關了可以回家了,那我下來折騰什麼?我的內在小孩不要的,不是拒絕人家的幫助,應該是說,我不要別人幫我直接破關,但我願意有個人陪著我,教我遊戲怎麼玩,但整場遊戲還是我自己玩的。阿不就是這樣嗎⋯⋯我自己都不願因為任何人害我自己無法畢業,何況阿璃?阿璃都已經確定可以回家了,那得多想不開才會來幫我解題?我記得這好像是不允許的。所以我之前到底在糾結什麼?我因為一個根本規矩上就禁止的事情把自己卡得動彈不得是怎樣?


=============================================


9/15 【#身體變化

1. 早上起來胃有點不舒服,刷牙的時候一開始沒有乾嘔,是我覺得我今天怎麼跟前幾天不一樣,怎麼沒有想要乾嘔的感覺,我跟我自己說,不要害怕乾嘔、哭跟打嗝這些排解負面情緒的安全方法,結果才說完然後努力感受我到底想不想乾嘔,就開始一直乾嘔,有一兩次還聽到乾嘔時我體內好像有打嗝那樣波波的聲音往外擠出來,但發出聲音的是我的胃還是氣管,就是脹氣讓我不舒服卡得很深層的地方。早上刷牙的乾嘔乾嘔到都流眼淚了。


#心理變化

1. 我是個很不喜歡旁人碰觸到我的人,尤其在捷運上、公車上。以前如果旁邊的人頻繁的碰觸到我,我會心情非常非常差,不管對方是不是故意的。但剛剛我旁邊坐著的北北因為看影片手滑啊動的一直碰到我,可是我完全沒有怎樣。如果是那種完全貼著我的當然不行,可是他就只是動作時一直碰到我的手而已。以前就連這樣我都非常不能忍受,我總有種很強的被害跟防禦心態在看待這種狀況,然後就會忍忍忍,忍到最後受不了很兇的對碰到我的那個人開罵。偏偏很妙的我剛剛就是注意到他會一直碰到我的手,但我完全不覺得怎樣。


=============================================


9/16 【#身體變化

1. 胸口的不適感好像沒了。


#心理變化

1. 一早醒來突然感覺自己明白為什麼阿璃會說我擔心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就稍微哭了一下。我一直擔心自己剩餘25%靈魂不曉得能不能拿回來,但阿璃一開始就說了,只要我誠實面對自己,她就願意幫我拿回來。這件事只要我做到面對自己就能解決,根本不是什麼問題,我卻為了這件事一直擔心。驅魔那天阿璃說,我擔心的事情根本就都不存在,其實我不懂阿璃講的是什麼事,這幾天我一直想,到底我在擔心什麼?我在怕什麼?我想到今天覺得,好像是我始終在害怕自己做不到而退縮,我一直擔心自己做不到,擔心我無法畢業,擔心我做得不夠好,擔心自己被拋棄,擔心自己就這樣被刪除或是被垃圾髒東西抓走奴役,擔心自己就這樣消失在宇宙裡等等。我一直讓外在事物影響我,被這些外在的東西拉著轉,可是如果我做到一切向內走,再回過頭來看這些問題,它們真的都不存在。打到這有點想哭。我總是想了很多事情來嚇唬自己,給自己製造了無數的壓力與挫折。我想要的生活只求安然順遂,偏偏我一直讓我自己不順遂。我想要的是讓自己舒服的活著,卻腦袋轉不過來總往反方向走。早上想通的時候覺得有點爽,突然明白阿璃跟其他前輩說的,通關時覺得很爽的那種感覺。原來我也可以做到。我知道人都會對事物有自己的想法,我的課題解得好不好,旁人一定也會有他們的看法。可是那不重要啊,他們覺得好不好,對我沒影響,不管我嘗試的結果好不好,評分只看我有沒有面對,而我面對了。我覺得我是有在努力跟進步的,對自己處理到目前為止的結果是滿意的。這才是我該去在意的。我最該在意的是我自己的感受,而不是外在那些東西,那些都不重要。


2. 剛剛換車的時候明明門口都已經站滿人了,結果有個比丘尼突然在車快到站時硬擠擠到最前面門邊,我看了有點傻眼。原來不是出家人,就比較會修心或淡定。我曾想過如果出家會是什麼樣的生活,動過這個念頭,很淡,但我曾經想過。可是剛剛看到那位師父我就突然覺得,沒必要。我在外面過得隨心所欲也可以修,那我幹嘛為難我自己去過那種苦生活然後也不見得真的對解人生課題有幫助。原來修與我人在哪裡無關,關鍵是在我自己,是在我的心。


3. 我好像在誠實面對自己這一塊比前幾天進步很多,雖然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但我真的覺得自己已經跨出一大步。我察覺到自己對某人是有意見的,我不喜歡她這樣,我覺得朋友不該是這樣,她一直讓我覺得她沒把我當朋友,就是利益關係罷了,然後過去的我始終沒想通這一塊。我總覺得不要撕破臉,打壞關係,雖說不到萬不得已確實沒必要搞成那樣,但就算真走到那一步又怎樣?天又不會塌。以前我總跟自己說,沒朋友又如何?可是其實我是需要朋友的,我會羨慕那種感覺,然後我只是一直倔強嘴硬欺騙自己沒朋友也沒關係,但心底是很介意的,結果我現在才發現這點。可是我又想,她只是我人生中的一個過客,她有沒有把我當朋友很重要嗎?我好像也不在乎?那既然不重要,我還看不慣她是為什麼?我覺得比較像是她的言行舉止我不認同的那種感覺,可是她要怎麼活那是她的事,關我屁事?我會介意是因為她這樣的生活態度對上我的時候會讓我不舒服,可是我突然又覺得沒必要對別人品頭論足的,就像之前我卡在死胡同裡轉不出來時,阿璃應該也很看不慣吧?但這就是人在解題過程中多方嘗試時會出現的狀態,如果跨過去了,就是又一次的成長,如果跨不過去那真是活該被人看不起。我自己也是這麼走過來的,誰的人生不是在嘗試跟探索中一路前行,既然如此,我又何須去介意同在探索過程中學習成長的她呈現出什麼樣子、目前是什麼狀態?她跟我能不能脫離輪迴一點屁關係都沒有,我為什麼要因為一個不相關的人讓自己的情緒被她牽著走?吃飽太閒喔。


4. 今天工作到一半我旁邊的同事突然說這是什麼怪味,當時我什麼味道都沒聞到,然後她對面那個有定期使用魔法油的同事就拿出一罐魔法油說就是這個啊,就是她(指我)上次問的那個(上禮拜為了列我用過的靈性產品清單我有掰了給藉口問他那個產品叫什麼名字),然後他還拿給我那同事聞。雖然我從頭到尾可能因為鼻塞沒聞到味道,但當那同事拿給我旁邊那同事聞的時候我只想皺眉閃遠遠的不想聞到。也不想加入那個話題。然後邊聽他們倆聊,聽我旁邊那同事說感覺像詐騙,我就跟著在心裡吐槽說本就是詐騙,賣的本就是垃圾在騙錢的。我發現那個買魔法油的同事,感覺好像覺得他走跳靈性圈是一件..該怎麼說,他當下給我他感到有點驕傲?自豪?就有種認同他所接觸關於靈性的一切的感覺。我知道那些不該碰,可是我也沒有很想雞婆跟他說什麼。我只覺得我自己都自身難保努力求生中,實在沒心力雞婆,也沒能力雞婆。


5. 今天晚上回家路上在等車的時候因為陸續還是在思考我自己的想法那些,想一想一直覺得想哭。後來回到家洗澡的時候本來想好好哭一哭,可是我當時的感覺比較像前幾天哭累了,冷靜下來了,好像沒那麼多很傷心的事情好讓我哭了。雖然最後還是有哭一下下。








81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