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靈魂塔羅牌:回溯靈魂記憶


個案預約來做心靈療癒,但跟個案聊過之後發現她的問題比較適合靈魂塔羅牌,所以又臨時改變課程。

個案一直說她自從跟我預約之後就好激動,不知道為什麼從一開始看到我的名字就收到直覺說「要跟她預約!我想要知道更多!!」要通話的前一晚都興奮的睡不著覺。


我:你也太誇張了!

個案:真的!我好緊張好興奮!而且我覺得我跟你說完之後,就可以開開心心的去工作。我真的超級開心的!!!


依照慣例開始抽卡牌,個案的靈魂團隊依照個案最新狀況給予建議跟指引。


靈魂團隊說: 『你很愛自己,但是有的時候你也聽不進去別人對你的建議,你有時候會說「不要跟我講這個,我不想聽」。但你自己在心裡也要想一下,自己是不是還有需要改進的地方。當你面對這麼多事情的時候,你又容易迷惘跟茫然,你最後還是要聽人家跟你講的意見跟善意的勸告,不要這麼固執。』


隨後個案開始發問:我想要問我跟我妹妹上輩子是不是認識?因為我跟她的感情很好,而且覺得離不開她,人生低潮的時候也是需要妹妹的幫助,所以我想知道我跟他是不是真的上輩子就認識。 我收到靈魂團隊的訊息,確認可以跟個案說了之後,我才跟個案說:

「你妹妹一直在你的生命中扮演母親(引導者)跟療癒者的角色,雖然說你妹妹比你晚出生,但是他比你早還要整理起自己內心靈魂碎片的進度,所以他一直在這部份帶領著你。(個案:對!!!)每個人一開始的內心初始設定就是破碎的,而我們到地球要體驗的其中之一就是把破碎的內心拼湊回來。這不是你不夠好或是不夠堅強,而是我們一開始就是從地獄級的困難程度開始練起來的。所以你有一個很棒的老師,就是你妹妹,你跟她學習就好了,不需要跟外面的老師學,你跟著妹妹就可以了。」

(這時候個案的團隊訊息給我看到個案跟妹妹前世的影像,我得到團隊允許才把這件事情告訴個案)

我「其實你跟妹妹上輩子是在某星球中的某場戰爭中倖存下來,可能在戰爭過程中你們兩個人就是互相扶持、互相幫助。」(這時候個案表示她很想哭)


我「那就是說對了,你的靈魂引起共鳴所以才會有想哭(情緒流動)的感覺。」我接著說,「你們在那場戰役中,那一世的妹妹,年紀比你大,他總是照顧著你、保護著你,那一是的你反而年紀比較小。因為你們兩個一起經歷了很多事情,在很多困難狀況下,你們兩個互相扶持,所以最後你們兩個相約來地球體驗、學習新的東西。但你決定先出生,因為你想要當姊姊,想要體驗照顧她的感覺,因為一直以來你都是被妹妹照顧著,你這一世就想著要反過來照顧他。結果來到地球之後,你還是被她照顧,因為妹妹在上一世經歷很多事情,心智就比較堅強,加上他比較早開始拼湊內心碎片,所以他在心智程度上會比較成熟。」


(個案哭到哽咽不行,還說:我好開心喔!可是我頭痛到爆掉!)

我「因為我把你的記憶打開啦~呆瓜」


個案「我覺得他(妹妹)是我這輩子最棒的禮物」

我「他是,因為他就是你的靈性導師跟人生導師」

個案說他從小就很保護妹妹、很捨不得妹妹受傷。現在聽到我跟她揭露她們的關係,他覺得一切都明朗了,個案好開心,覺得一切都合理了。


然後個案又提出第二個問題:個案也覺得他跟男友在上輩子應該也是認識,所以想來問問看。個案表示他是極度害怕沒有人愛的小孩,男友常常管他,兩人曾經差經面臨分手,但是又過沒多久又復合,兩人都有在互相療癒彼此,兩個人在關係上都有進步,但是在很多時候,男友會切斷自己的同理心來決定事情,所以想來問一下個案是不是有欠男友前世債。


(我得到個案團隊的允許之後,把看到的影像跟訊息轉告給個案)

我「有兩件事情要講,第一:因為你是堅強的小孩,脾氣很拗,就是卡通裡面那種小孩,跌倒之後會忍著不哭但是掛著鼻涕的那種小孩。所以團隊說你這麼堅強的小孩,所以你可以承受這個答案。第二:你記得我說過你跟你妹在那個戰爭中互相扶持的隊友嘛?(個案:恩)你的男友,就是在那場戰役中的指揮官。他之所以會切斷同理心,是因為有很多決策讓他不得不這麼做,他必須切斷同理心才能去執行命令,但他其實心裡很不願意。他在那場戰役中,很痛苦,但是又沒辦法,他又同時想保護你跟你妹,尤其是你。他也知道你在那場戰役中,不斷加強自己的能力,不想當任何人的拖油瓶,他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他很心疼你這麼ㄍ一ㄥ,他知道你很善良、你也受了很多傷,所以他願意陪你一起來地球歷練。但因為戰爭的關係,他有類似創傷症候群,所以他會不由自主的切斷同理心,所以把那個情緒帶到這輩子,成為性格之一。


我認為不是他的錯,你真的要好好珍惜他,包容他。他那一輩子很不想那樣做,但是為了保護自己所愛的人、保護自己的族人,他必須常常切斷同理心去下達命令,所以他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會常常管東管西,其實更多時候,是他自己內心有不安的感覺,你這時候就『抱緊處理』,我給你看一張圖片,這就是他在那一世時,內心的感受。他總是需要在你身上才能尋得一絲安心的感覺,實際上他的內心創傷不比你少。」(如圖)


個案看到圖片之後不停哽咽又爆哭。

個案稍做平復之後,說「我想說會不會他是我內在的投射,是我不夠同理心才會這樣」

我「應該說你們三個都有相共振的議題,所以這輩子你們三個最後還是湊在一起。所以回去抱抱他好不好~他也是很辛苦啊,一路跟你來這邊,擔心你在這邊過不好。」


個案「我覺得我收穫太大了」

我「你頭還痛嘛?」

個案「有一陣一陣的感覺」

我「把記憶打開就會這樣」

個案「有時候一直被他管,好沒自由喔~」


我「傻瓜~你在你指揮官之下,你是能有多自由?要是他每次又要亂、又要管你,就衝過去給他抱緊處理。」

個案「我知道,因為我看得到他的憤怒是來自他的恐懼,我都看得到,我也知道他很不安,有時候他也會很杞人憂天到太杞人憂天了,他已經超出一般人的程度了。現在我知道他的焦慮、他的害怕…..我都知道是這樣來的」

我「他這輩子有很多陰影是那一世帶過來的,所以當他又開始的時候,記得給他擁抱、給他愛、給他溫暖,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個案一邊哭一邊說「我現在知道了~嗚嗚嗚~」

我「有沒有覺得這一切都很值得?」

個案「有~~~~」

個案又接著問「我想問為什麼看得到人的光譜?」

我跟個案說那是她的靈性天賦的一種。

個案又問「為什麼對我來說什麼東西都是圖片化?因為連我被英文單字都用圖像記憶法」

我看到了一些影像,想跟個案確認,個案提到她是音樂系,但是對他來說他看到的是圖片跟色彩,並非音符。


我跟個案說我看到的影像「我最後送你一個小禮物好不好?」

個案「好!什麼都來~我都期待啊!!」

我「你看過鋼鐵人家裡面有那種隔空的、浮在空氣中的電子3D佈置嘛?觸控投影裝置嘛?我看到的你是大約14.15歲的年紀,你在那場戰爭中的工作就是調整布局。你的工作就是利用觸控投影裝置,不斷的移動色塊,來做某種調度。每移動一個色塊,就會發出一種聲音,加上你動的速度很快,你就好像不斷的移動色塊來製造音樂。你很喜歡這份工作,所以你每次工作都很開心。」

個案「對!對!我每次跟別人分享我看到的東西,他們都會跟我說『哩咧工三小』的樣子,只有我妹能接受我這種形容,昨天我跟我妹通電話,我妹還叫我趕快問說不定會有答案。喔~我現在好開心喔!我都可以感覺到我的團隊都在旁邊歡呼了~」


這時候我又看到一個纖瘦身軀的女子,在營地上來來回回的奔波。 我問個案的妹妹是不是體能很好?

結果個案說妹妹身體不好,不太能做激烈運動。

我「我再送你一個小禮物好了,你妹妹在那一世是醫護兵,她很喜歡療癒人,但是厭倦戰場上得來來回回與生離死別,所以他來地球的時候說他不想要在那樣奔波了,他說他不要那麼累了。她要平穩的工作,但一樣做她的天職:療癒跟恢復別人。所以她願意接受身體缺陷的問題,因為她這輩子只想平平安安的做他療癒的工作。」


我跟個案說今天的消息跟小禮物內容,絕對超過我的定價。

我還是要再這邊重申一次:

你的能力是否可以被開啟,取決於你的人生經歷是否已經歷練充足、你的心智是否堅強到可以面對接下來的所有未知挑戰,我只有經過個案的團隊授權,才會把這些資料轉述給你,而不是幻想我會直接幫你打通任督二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