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光喚琉璃

關於土耳其大地震的受難者|我們真正該做的事

已更新:2023年2月10日



最近有很多國際上的重磅消息,那其中一個最為人知的就是近期土耳其有兩次7級以上的大地震。目前為止罹難者已經高達1萬多人,這數字甚至還在不斷的往上攀升。我有特別聯繫一下團隊,詢問是否有需要支援該地區,但團隊的意思是說──不需要。因為每一次像是這樣的天災,都會有相關部門派大量的團隊去該地方支援。


支援的方式跟形式,其實跟我們的救難隊非常的相似。


每一次只要天災發生,相關部門就會派很多神靈去該地幫忙。有些團隊專門幫忙做引導的流程。引導內容不乏是引渡這些罹難者,讓他們了解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的生命已經到了盡頭,那麼他們接下來該往哪個流程走。


這樣的小隊除了引導功能,還有其他的專門安撫亡魂與維安小隊在場,讓靈魂們知道他們現階段的狀態是什麼,告知他們這一世輪迴的任務已經結束、他們時間也到了該開始要學著接受自己已經死亡的這個事實,然後順著流程走到下一個階段去寫出這一世人生的報告,然後開始進入選擇是否要進入下一段輪迴等等的作業流程。


當然在這整個流程的過程中,有人會抗拒接受自己已經死亡的事實,因為還有非常深愛的親人家屬還留在人世間,他們在接受自己已經失望死亡的這件事情上很有難度,所以這時候會有另外一派的小組人員專門在旁邊輔導這些無法接受死亡事實的罹難者。那當然在幫助他們了解自己死亡這件事實的過程中,小組們都會帶他們一一的去跟自己生還的家屬道別。此舉不只是讓他們理解自己的人生已經到了盡頭,接下來就是該各自往各自的人生發展。


而第三小組就是維安小組,維護現場各作業小組可以安然且穩定的工作。當人類一度大量死亡的時候,附近的確會有邪靈想要來吸收這些靈魂。那麼維安小組的工作內容就是在保護現場的引導與安撫小組可以專心引渡大量的傷亡靈魂前往下一個輪迴狀態,而不要被這些覬覦靈魂的邪靈們將這些無辜的亡魂帶走,以確保每位罹難者都有踏上輪迴的流程。



(所以以前人家說某某地方出過事情,很陰。這樣的說法不能說錯,而是這個[陰]的氣息是那些要吸收亡者魂魄的[靈],這個[靈]就不是罹難者的靈魂而是經過迷信團體或是人心所產生的邪靈,比如說:還願電玩中的那種邪靈(我忘記名字了)。這裡講的[靈],有點類似那種趁火打劫要偷受災戶財產的小偷,維安小隊就是外圍的保安警察,受災戶就是罹難者跟家屬)


當團隊跟我解釋這樣的流程,我覺得有必要把這整個流程都寫出來,讓大家知道其實每次天災發生的時候,真的都會有神明在現場守護。他們不但會守護這些罹難者,還會一一清點是否每個人的生命已經到了盡頭。如果有壽命不該絕者,一定會被救難人員找到。








所以本文的第2個重點就是,當我們這些遠在天邊的親朋好友們或者是看到新聞感可以感同身受的朋友們,可以把注意力放在捐款或者是提高捐贈物資的品質上,而不是在媒體強力播放這些傷心畫面的同時,讓曾經受傷的自己將內心隱藏的情緒放大出來,又再一次造成二度傷害。


我希望我們還活著的人可以努力的在物資捐贈上多做一點實際上有意義的行動,比如說,確保我們捐贈的物資由符合官方的條件。


捐贈全新的衣物,不要造成前方人力過度浪費在調度物資跟篩選物資的流程中,因為人力已經非常缺乏了。所以如果在我們這一端就可以把捐贈物資的細節部分做好,那我相信這對前端的工作人員來說也是非常大的一個幫助。不但節省他們流程中不必要的浪費鋪張,還可以將有限的人力跟資源發揮到最大化。而不是將人力精力浪費在過濾掉那些不能用的物資跟破爛的二手衣。


同時,我相信會有其他身心靈業者會渲染說「某某地方有如此大的災難,我應該送光送愛給他們、給地球」。


我一律都強烈的宣導請不要做這樣的事情。


因為今天你就算捐物資,你也知道收件人是土耳其在臺辦事處,你也知道辦事處的地址跟電話。可是當你送光跟愛給土耳其罹難者的時候,我想請問──誰是土耳其罹難者?


捐贈光跟愛與捐贈物資是一樣的模式、道理。


「土耳其罹難者」是誰?有誰可以用這六個字在收件?如果你收件人名字是打土耳其罹難者,你東西寄出是無人可收,那麼光跟愛這樣的能量也是一樣的道理,因為你屬名不符實。那東西要怎麼寄的出去呢?


請不要跟我說光跟愛就是用意念,所以不能用常規理解。

不好意思,即使你在靈界溝通也是一模一樣的概念!我曾經跟我家團隊溝通,我故意用意念但是沒有指名道姓,我就問我團隊知不知道我在想甚麼?

結果我團隊白我一眼說:阿鬼,你還是說中文吧!






原來坊間講的那一套根本沒用!你連話都說不清楚,誰知道你要幹嘛?我才知道,原來靈界跟人界一樣,不管是禱告還是要用意念傳送,收件人跟地址都必須講得非常清楚,不是你想像的送個光跟愛出去,對方就一定收得到。


你只是把自己的生命能量送出去,飄散在空中,沒有人可以來認領,因為收件人不存在啊!然後你旁邊的孤魂野鬼或者是邪靈,看到你送出這麼美好的東西(你自己的生命能量),他就過來想說這是誰拿個傻逼啊?沒事送出自己的生命能量?收件人還亂寫?那我就卡在他身上就一直吸就好啦。


所以拜託,與其贈送光跟愛讓自己卡到陰,你不如去屈臣氏買衛生棉,現在加1元還多一件,這樣的動作還比你送光跟愛,更有實際多了。


靈界的東西沒有那麼虛幻飄渺。

當你用現實生活中的脈絡去對應的時候,你就會發現身心靈產業多的是一堆話術跟幹話,很多不必要的儀式基本上都是不切實際,根本就無法使用。只是被一堆孤魂野鬼假扮的高靈所操縱說出來的謊話、理論根本就無法使用,目的就是要讓人相信然後去做,他們在你旁邊吸取「你自願散發出去的能量」。


為什麼要這樣做?

因為是你自願散發出去且沒有屬名與實名制收件人,所以造成你散發出去的光跟愛飄散在空中沒有人接收。

這時候,任何人去接收都不會有罪責,因為是一開始發件人自己沒有屬名,就變成大家都可以吸取的法律漏洞。


這樣的行為根本就幫不到真正的罹難者,而且真正的天災罹難者有神明在護啊,那你光跟愛是要送給誰呢?


脫離輪迴的必要條件並沒有包括接受光跟愛啊,所以你們送這些東西出去到底是給誰收啊?


跑言盡於此,我只想跟大家講說──

與其送光跟愛,你不如去屈臣氏買加1元多一件的商品捐贈給土耳其受災戶。


大家真的不用擔心那些罹難者的亡魂們會受到不好的待遇或是無法度過輪迴,每一次只要有天災,這些機動小組就一定會出動,沒有一次例外,即使是臺灣的普悠瑪事件也是一模一樣的道理。


不需要做人為超度,除非是做出來安撫家屬的心情那也無可厚非,因為他們現在就已經在處理後端超度的事宜,很多人已經走上車,要準備下一段的輪迴。


人為超度,是用在當這些機動小組並沒有要出來超度亡魂,比如:執意不願意去輪迴,只想在路上遊蕩的阿飄。


但土耳其那些是天然災害的受災戶,所以靈界的機動小組一定會過去幫忙。所以不需要做一些有的沒有的儀式或者送什麼光跟愛,不需要我們還活著的人做這些。


我們要做的是──

1. 把注意力放在該如何安撫、陪伴曾經因為天災而失去家屬的生者

2. 將要把捐贈出去的物資細節給處理好

3. 配合官方公布的物資條件跟要求。

4. 如果再捐贈物資跟捐款上有困難也沒關係,不妨幫忙宣導正確的捐贈觀念。

5. 不需要將注意力放過多的放在救災畫面上

6. 照顧好身邊的親朋好友。

7. 宣導防災知識還有

8. 每一次救援或多或少都會有美中不足的地方,請大家多給予彼此一點鼓勵肯定與支持,減少責備批評與謾罵。

9. 不管我們對某些宗教團體是否有意見,但他們的確在這部分有傑出的經驗與表現,這些都是值得被肯定的。

10. 要及時對身邊的家人說愛,不要等事情發生了才後悔莫及。



我們可以選擇捐錢或是捐物資。

既然是個還活著的人,就請用活人的方式去幫助他們,而不是透過這些靈性的手段在那邊招搖撞騙、騙錢、騙能量。


倘若真的想要真心祝福他們,希望他們一路好走,一律往內心向你所信仰的神明或者是上帝祈禱即可。


祈禱內容就是──


『親愛的XX神明(或是上帝/你自己宗教信仰的對象,請念出對方的名字)


我看到了土耳其大地震的新聞,我非常的難過,也很感同身受他們的損失。所以我想跟您祈求,希望您可以幫助他們度過難關,可以幫助受難者早日接受已經死亡的事實,前往自己下一站輪迴該去的地方,我也希望您可以幫助受難者罹難者家屬,讓他們可以早日度過難關,恢復以往的笑容。』


這樣就可以了。

真的,這樣就夠了。


在我寫的這一段祈禱文裡面,有神明(也就是收件人)、有明確的祈願內容。

雖然說我們不知道土耳其罹難者與該家屬的姓名,但是我們透過跟神明祈禱,便可以請神明將我們的心意轉達給這些罹難者家屬,這樣才是一個完整可以把你的祝福安全的送給罹難者亡魂與家屬的一個行為。


與其他送光跟愛的那些行為來比,請比較、思考看看這2個內容模式差在哪裡?


『喔,我要打從心裡把我的光與愛送給土耳其的罹難者亡魂與家屬。』


然後就發動信念,一直送一直送一直送…。


───


請問後者的祈禱文中──

有收件人名字嗎?只有寫土耳其罹難者亡魂與家屬。

那請問誰是土耳其罹難者亡魂與家屬?沒有實名制啊。


靈界要傳達意念,你就必須實名制對方,不然你是寄給誰?這就跟寫Email、寄包裹是一樣的道理啊。


所以我的祈禱文裡面會很明確要妳說出你認識的那位神明的名字,或者是上帝,他們就一定會收到,一定會幫你代轉你的心意給對方。因為事實上,我們不認識土耳其罹難者亡魂跟家屬,但是上帝他們一定會知道啊。所以與其這樣彎彎繞繞,你不如找一個有可信度又可以直接接觸到他們的人,就好像我們捐物資,我們也是找土耳其在臺辦事處這樣一個有力且可信任的官方機構,因為他們比我們更可以直接去接觸到這些受害者家屬,祈禱也是一模一樣的道理。



所以靈界沒有那麼的虛無飄渺。

祈禱,就要有一個實名制的對象。

這跟你送包裹、買東西都是一模一樣的概念。


所以,與其幻想自己發送光跟愛給對方,我們到不如把自己心中那分感激之情、同理心之情化成實際上的光與愛,以捐款或是捐物資的方式去幫助對方,而不是隨意散發自己的能量出去給邪靈吃食,別被賣了還幫對方數鈔票。


幫助活著的人走出傷痛,絕對比任何事情來的更重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