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讀取情緒,一個不被科學承認的領域|無法被社工系統接住的孩子

已更新:2021年12月7日





很多人都會問我,我是通靈還是甚麼?我背後是神明還是甚麼?

這種問題我不會問我家團隊,因為他們都要我自己去領悟,而不是伸手要答案,這也是身為一位靈魂覺醒的人該有的覺察力跟觀察能力。

在開業10個月後,我歸納出所有的可能性。


所有我服務的項目,都是出自我本身個人的能力,並不是通神明或是別人給我的能力。

是我這個靈魂,累世累積起來的歷練跟能力,我個人能量撐全場。

我如果有需要更多資料來幫助當事人,當事人的團隊或是我團隊才會插手幫忙,但次數已經越來越少,表示他們已經放手讓我自己全權操作,祂們一樣在旁邊觀察就好。

所以,我越來越可以看得懂,很多靈性網紅背後的能量場,有的人根本就是沒能量,靠外靈撐場,但是不能講因為對方太有名了,而且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才怪)。

好,那我的能力到底是甚麼?


我的能力是──

我可以讀取跟我通話的當事人(或是透過家人的照片)的情緒場、意識場、能量場,也可以直接跟他們的靈魂元神溝通。

(在母娘的書中,這是心通能力,靈魂覺醒的能力之一)

我得知當事人他出了甚麼事情、或是現下的狀況是甚麼,我再來加以詳細解說,然後提供後續辦法。


但是這個領域,科學可以證明心通嗎?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我能幫助的只有會來找我的人,體制內的人我很難碰到甚至幫不了忙。


甚麼是體制內的人?


昨天我已畢業的B1學生回來找我,他說他有一個個案很麻煩,15歲少女,但是有長期自殘行為。他去家訪的時候,他一進去那個家就覺得不舒服,離開後也覺得不舒服,身體疼痛不堪,問我該怎麼半?

我幾個月前跟他說過原因也教他怎麼處理,後來有比較好。


昨天他又跟我重提一次,我說「小孩沒問題,有問題的是他媽媽,他家裡有哪些人?」因為這次他跟我提的時候,感覺變了,不是受到靈的干擾而是人的情緒干擾。

學員「只剩下這個孩子跟他媽媽,阿嬤跟爸爸都離世了」


我說「這個小孩長期下來受到媽媽的情緒攻擊跟壓迫至少十年之久,你去他家身體痛,除了我一開始說他阿嬤的靈不歡迎你,是因為阿嬤認為這是家醜不宜外揚,所以要你走;但這第二次你再去又被攻擊,是來自媽媽身上的情緒攻擊,這不是靈的干擾」

他說他認識我之前有去找別的老師處理,對方處理一兩下就好,也說不是靈的干擾但也說不出來是甚麼。


我說「因為普通人不會認知到,人的情緒其實可以攻擊別人也會造成疼痛」

因為這位學員也有買母娘的書,所以我教她平常如果有發生類似被人類情緒攻擊或是被靈攻擊的症狀,其實在內心跟母娘禱告,母娘不會因為你的信仰不同就不照顧你,如果真的有問題,母娘也是會看顧各位的。


只是症狀消除後,請記得用愛跟感恩的心回饋給母娘就可以了。

我跟學員說,這女孩子本身沒有問題,他現在身上有的憂鬱症是被他媽媽逼出來的。這位媽媽長期情緒勒索孩子、斬斷孩子自主獨立生活的技能,讓這孩子無法離開他又不得不受他的情緒勒索。

這位學員很氣憤的說,每次他去家訪,只要他勸這孩子有怒氣就要發洩出來,可以哭出來沒關係,這位媽媽就在旁邊說「你哭的時候我也很想哭啊…」不然就是說「不要哭,怎麼可以哭」之類的,讓這個孩子的情緒根本發洩不出來,這孩子已經演變成不會生氣也不會哭,偶爾一個人呆坐的時候才敢偷偷哭泣。


我「因為他一個人的時候才感受的到安全感,因為他媽媽不在他身邊。他必須因為生存依賴媽媽,但是媽媽是人前一張臉、人後一張臉的態度,讓他不得不覺得只有私下獨處的時候才敢釋放情緒;這媽媽還有隱藏性家暴,你要仔細觀察」

學員「對!他常常情緒勒索,說甚麼要不是因為妳我早就想死了、都是因為你阿嬤說我剋夫…之類的」


我「我說的是實際上的家暴,但是驗傷驗不出來的那種;所以其實該被安置的是媽媽,不是這個孩子」


學員「可是我找去的XX師都不認為啊,都覺得媽媽很關心這小孩」

我「就是他身邊的一堆人都過度關心這小孩才讓這小孩崩潰,才會以自殘的方式發洩,他其實很想救自己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做,因為他媽媽就是他媽的一直在旁邊想拉他去死!你不要看媽媽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很關心他的小孩,他媽媽其實很想要這小孩趕快去死,因為他就自由了。你要小心,這孩子要是不遠離這個媽媽,他恐怕活不久」


我不是危言聳聽,而是這位媽媽內心的情緒其實很黑暗面跟惡毒,他的內心充滿怨恨、憤怒、忌妒、不滿,他對孩子關心其實是想要殺死這孩子,因為他認為他的一生不幸都是因為這一家人引起的,所以最後一個如果也走了,他便解脫了。

學員也很同意我的看法,因為跟這個孩子接觸多日,她深知這孩子的自殺意識很高漲。

可是我又能做甚麼?


我的能力把一切都分析出來,但社會體制就是這樣,XX師跟我學員去家訪,XX師該發揮的功用都沒做到,我都不知道那個證照是拿好看的還是怎樣,只會維持中立講幹話,認為媽媽很關心孩子,要孩子看醫生。

連我學員都覺察的到,孩子已經吃藥吃到滿身藥味了,根本不對勁,我都不知道那個XX師去那邊是當甚麼擺設。


我的學員還抱怨,她用我的方式引導這個孩子,最後孩子在內心場域中跳舞,跳得很快樂,於是就開始跳舞來抒發情緒,結果被精神科醫師下了舒緩焦慮的藥物,在家躺了一個禮拜。


把學員氣個半死!

我已經無語了。


學員有另外的個案給XX師看了多次,XX師都說「這小孩還在悲傷中走不出來」準備結案。我的學員就說他來,結果他用我的B1方式,小孩整個就哭出來,然後跟我學員說出很多內心的委屈跟陰影,甚麼叫做從悲傷中走不出來,把我的學員一整個氣到不行!


我的學員並沒有開通,她沒有我的功力,但是一樣可以用B1的方式去引導孩子們說出內在陰影,那我就覺得這兩位XX師到底在幹嘛?


總結到最後,很多問題小孩都是來自問題家庭跟問題父母。

但是我用我的能力看到的事情真相,很多時候是社會體制跟XX諮商根本看不到的層面,可是社工系統只會承認XX諮商(科學)面的部份,我再精準的分析都沒有用。


我最後跟學員說「放手去做吧!最後,只能祈禱他不要自殺罷了」


因為我不在體制內,所以我甚麼也幫不了。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