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若你真心愛他,就請放他走!



這位朋友預約問事,是因為媽媽兩個月前過身,但家人都很想念媽媽,走不出媽媽離世的傷痛,所以來找我想問問看還能不能跟媽媽聯繫上。


我一開始請他跟我敘述最近的狀況,聽完之後我直說:「你,這個人依賴性太重,我不能教你跟媽媽見面的方法,你的執念跟依賴會拉住媽媽的靈魂,讓媽媽沒辦法好好離開去投胎或是歸元(回到本靈身上)。所以,如果你不同意我今天都用對話的方式跟你解釋,你可以現在掛掉通話,我會退費給你。」


然而,對方選擇繼續通話。


我跟對方說,他的媽媽已經成佛,基本上他媽媽只是媽媽本靈身上的一部份(約1%),但這是媽媽的最後一世,而媽媽這一塊1%的分靈基本上已經收回到他本靈身上,這樣一個回歸到本靈身上的動作叫做「歸元」,是一個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階段!


如果在世家人因為過度想念過世親人,會因為活人的過度想念、依賴、執念而變成一雙雙無形的手,將最後一塊分靈(個案媽媽的靈魂)給拉住,反而成為「歸元」的阻力。


阻止「歸元」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自然也是一件很重的業障!


因為你在阻止一個靈魂碎片重回到自己本靈身上,這不但會導致分靈(媽媽的靈魂)破碎、本靈不完整、該結業的輪迴課題遲遲無法結束拿到高成績,還會耽誤本靈的發展等等的蝴蝶效應。靈魂死後不是只有繼續輪迴,如果這是當事人的最後一世也已經完成輪迴,他就應該去結算這一世的成績,繳交這世的心得。如果他的積分很高,不但個人可以獲得晉升的機會,他的團隊也是整體加分。


這個個案媽媽的本靈就很厲害,這好像是他最後一次考試,他收回自己這一世的靈魂碎片(個案媽媽的靈魂)之後,他就晉級成高等神(佛),所以在我請他出來回答個案的問題時,他一整個呈現背影的姿態,意思就是他不太想跟小孩見面,而且當下有一種「快問快答!因為我要出去慶祝」的感覺。


我懂他跟團隊想要急於去慶祝的心情,但他也是很有耐心的聽完個案的問題。不過個案的問題都是糾結於「我媽會不會在意他的身後事沒有如他所願?我媽他會不會怪我們?」


我說「沒有,他沒有一絲不高興,反而很開心這一世有依照他原本計畫的方式進行,因為媽媽這一世的用意就是要「體驗過著不屬於自己的人生有多痛苦」,所以你們大家幫他度過得很完整,他的確從頭到尾都不是過著自己想要的人生,連死後事都是不如他的意願。雖然留給你們子孫很大的遺憾,但是他其實很開心,因為他反而因為有達成他這一世的藍圖規畫而得到圓滿。」


然後個案就很糾結為什麼他認知中的媽媽跟我敘述的媽媽差這麼多?

我解釋說:因為你認知中的媽媽只是他本靈身上的1%靈魂,但因為他已經回到本靈身上,你認知中的媽媽已經在他本靈身上沉睡,基本上他不會讓你看到,他因為他已經融合回去了,你也不應該被託夢或是被告知他過得不好,因為他已經回到本靈身上去,他考試已經過關所以不需要再輪迴,這是一件大喜事!你們全家人都應該去幫媽媽慶祝,而不是難過。


而你認為我敘述的媽媽跟你認知中的不一樣,是因為我看到的是媽媽的本靈,已經不是那1%的媽媽靈魂。而1%的媽媽靈魂是怎麼樣都不會再回來也聯繫不到,所以你們不用特別祭拜他,法會也不用做,因為他實際上根本用不到也不需要,但如果家中過節想要多一副碗筷給媽媽,那是OK的,因為是家人的思念之情,不需要祭拜。


我解釋了這麼多,個案還是堅持要看到媽媽,而且還是那1%的媽媽。而他媽媽的本靈就是本著一個背影的姿態,肢體語言就是在告訴我,媽媽的本靈就是沒有要跟這個孩子糾纏。


我真的不耐煩的跟她說一句「你媽媽已經回到他本靈身上,是不可能就因為你哭著想賴著媽媽身上不肯放手就再從本靈身上剝下來!可不可以尊重一下對方?!」


過了一陣子,我問對方說「我想請問你的小孩幾歲?」

對方「兩歲」

我「請問你兩歲的小孩是不是看不到媽媽在身邊的時候,就會不知道該怎麼半?人生沒有方向?不知道接下來要做甚麼?所以只會一直找媽媽?」

對方「對」

我「請你好好反觀你自己現在的狀態,你的行為智商就跟一個兩歲的小孩一模一樣!你幾歲?你孩子幾歲?你到底為什麼要拉著你媽媽不肯放手?你媽媽都成佛了,難道你要他整個人因為你無法成佛,被你整個扯下來你才高興嗎?」


對方「我不懂為什麼我媽媽一個不愛出門的人,可是你看到的樣子卻是他迫不及待要離開的樣子」

我「你媽媽本性就是這樣啊,他本來就是一個愛出門的人啊,是因為你們所以他才不想出門也不敢出門,他剛剛也說了,這一世的用意就是要「體驗過著不屬於自己的人生有多痛苦」,所以你們大家幫他度過得很完整,他也直言不諱的說你們是他的負擔,所以現在畢業了,他很高興可以放下劇本,因為他了解順著自己的心意過活是多麼重要,因此他才忍不住想要去過著自己想過的生活。」


對方驚訝到「我們是媽媽的負擔?我們怎麼可能是他的負擔?!」

我「我說了,他這一次的人生設定就是要過不屬於自己的生活,所以周邊的人事物都是安排好要讓他不好受的,你們自然就是他的負擔啊。請你自己回想,他跟你們在一起是不是過得很辛苦?很偶包?」

對方「我媽是過得很ㄍㄧㄥ沒錯,我們也會常常帶他出去,可是他都不跟我們去….」

我「好,現在我要教你反推回去。『過得很ㄍㄧㄥ』是甚麼意思?」


對方思考,說不出來。

我「『過得很ㄍㄧㄥ』代表著他強撐著某一種偶包人設在生活,他強ㄍㄧㄥ在那邊不出門,如果今天這是他的本性,他還需要ㄍㄧㄥ嗎?不需要啊!他直接順從他的本性就好了啊,不出門就是不出門,有甚麼好ㄍㄧㄥ的?所以他的本性就是──喜歡出門!」


對方「那為什麼我們邀他出門的時候不跟我們出去?」

我「你有想過他為什麼不出去?還是你只想要人家告訴你答案?」

對方「但是子女本來就不懂父母的心意不是嗎?」

我「誰跟你說子女本來就不懂父母心意的?你們這麼多孩子是瞎了嗎?是沒有用心力跟眼力去觀察媽媽真正到底要的是甚麼吧!」

對方「我們有問媽媽,可是他常常欲言又止….」


我「那就觀察啊!!!!我媽也會常常有偶包,在那邊假掰,但我都會直接跟他說不要在那邊裝,要就要、不要就不要,做人誠實一點不會死,勇敢說出自己喜歡甚麼又不羞恥,在那邊假掰,痛苦的永遠都是你自己!我都鼓勵我媽去嘗試他不敢或是害羞嘗試的事情,我媽最後都會被打動然後自己踏出去那一步啊。


所以說到底,是你們有沒有花心力去觀察身邊的人他們想告訴你們甚麼事情,而不是坐在那邊等人家告訴你答案!還是你只能接受某種特定答案而不能接受真正的事實?


然後現在我告訴你答案,你又在這邊不肯接受,所以到底是怎樣?」


對方「那我可以請媽媽在我這世結束之後,來跟我見一面嗎?」

我看媽媽的本靈一眼,媽媽本靈點頭表示同意,我說「媽媽本靈說可以,他會在你的輪迴交替過程中去找你,要你不要擔心」

對方「那我請媽媽走了以後保佑我們,這件事情媽媽也不能執行,請媽媽不要掛念。」

我聽完滿頭問號,想說媽媽根本不掛念這種事情啊,但媽媽的本靈意思是說「我會以完整本靈的姿態照拂你們,不算失約」

對方又加碼說「那他平常可以來看看我姐姐嗎?」

這時候媽媽本靈給我看一個他很忙碌辦公的畫面,意思就是說:我很忙。


我說「媽媽成為神佛之後會很忙碌,不一定有空會去看姐姐」

對方「為什麼!?姊姊比我嚴重ㄟ!」

我「………………..」


這位個案讓我內心充滿三字經,他完整演繹要全世界的人去安撫充滿焦慮感跟依賴成性的自己,完全沒有要靠自己的站起來的意思。我已經跟他把事情說明得很清楚,但就是有這種遲遲不肯面對現實的人。


──────

嚴重警告:

拜託!媽寶們、公主王子們,不要來找我預約!

拜託!只想聽自己想聽答案的人,不要來找我預約!


我只會讓你聽三字經! 謝謝

──────



總之,這位個案就是想聽到自己想聽的答案,但是我一開始就跟他說了今天這場通話不會如他的意去做到他想要的結果,我一開頭就跟他說他可以退費,是他堅持下去要聽我這邊得知的答案。


當然之後一連串的對話都不是開心的。

他認為整場諮詢都是在被我譴責,的確在諮詢過程中我會反問他為什麼會問出某些愚蠢的問題?


───────

對方的意思是說:

其實你說我會聽懂,但是我感覺經過這一場諮詢我一直被譴責,我知道我是一個渺小的靈魂,沒有接觸過宇宙世界,所以你的專業我予以尊重。

我就是失親感受悲傷,所以想虛心請教,如果觸犯到妳的規定我很抱歉,但是我沒有惡意也沒有懷疑我是好奇,可是我沒有被療癒到只感覺被妳說的自己很蠢。

我不知道我有做錯什麼嗎? 明天匯款後便不再留言

───────

唉~

第一,諮詢過後還要一直問我不相干的問題,請問你有考慮過我下班後不想要工作的心情嗎?而且你問的這些問題是技術上的問題,你是要我怎麼回答你?


第二,你說你就是失親感受悲傷,所以想虛心請教;很抱歉,我真的感受不到你的『虛心請教』在哪裡,因為你一直都散發著『抓住大海中浮木』的執念,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被抓住』的感覺,而且跟虛心請教一點關係也沒有,你只是想要找個可以讓你依賴的港口,我就不喜歡這種感覺。


第三,『我沒有被療癒到只感覺被妳說的自己很蠢』


甲、你是預約問事服務,而且我一開頭就跟你說結果不會是你要的,還給你退費的選項,是你自己選擇要繼續聽下去的!

乙、你的療癒需要靠你自己,不是靠我,因為你沒有要走出悲傷,所以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

丙、你媽媽不願意見你不是我的問題,壓根就是對方不願意見你,所以不要牽拖我!我一開始也跟你說得很清楚,這種事情不能保證,因為也要看對方的意願

丁、我是在說事實,因為你沒有要清醒



謝謝!請你不要再跟我聯絡!我不想接妳這樣的客人,因為真的很無趣。


───────


我當天晚上做夢

夢到有一個女生失去了人生中的很多他依賴的人。

一路上,不斷有人追殺,追殺方式是某種形式。大大小小有驚無險的事件推著我們不得不往前走,我跟他身邊照顧他的太監都一直跟他說不要往後看,(現在這時候我發現他是個公主),然後我跟太監一路帶著他狂奔逃命,他沿路上遇見看不起他的人,他卻因為覺得沒有朋友而要跟那些看不起他、跟他臉色看的人在一起。


我跟他說「我跟總管要往前了,那種人你自己考慮要不要跟他們在一起,明明就那麼輕賤你了,你還要跟他們在一起?」


後來那個女孩子不甘願的跟上,會跟上的原因是受盡對方白眼,加上她習慣依賴我跟總管。最後他跟上來的時候,我就融入他的心情,那是一種很沈默、很壓抑的心情,讓我在夢裡面直接感覺「這劇情我不行了,我要離開,我喘不過氣了」


然後我就醒了。


我就問我哥說 「是昨天那個個案的心情嗎?」


我哥說 「是」

我說 「所以你要我去同情他?」

我哥說 「不是」

我說 「所以你是想讓我知道,我沒有判斷錯?他就是機掰郎?」

(因為我昨晚一直在想,我到底是不是判斷錯了)

我哥說 「是」


結論:公主病就是機掰郎


──────


後來我跟朋友談論這個案子,我疑問:為何一個普通的凡人身上的執念可以那麼重?重到可以把神佛等級都唯恐避之不及的遠離他?


朋友解釋:

因為像這樣的人,他會找的肯定不會只有你,他一定去別家問,然後發現問不到,就找到你這邊來。但因為你是據實以告,所以他接不接受你無所謂,但是其他家宮廟或是私壇就不一定,他們為了要鞏固信眾,就會在這些有執念的人身上放一些東西,讓他們三不五時地回到私壇宮廟去找師兄姐做服務。


他們自己身上的執念,再加上宮廟私壇在他們身上下的東西,會把當事人的執念擴大加深,這就是為什麼他媽媽的本靈不肯見他的原因之一,除了被拉下去以外也沒有其他好處。這就是為什麼新竹那間廟的邪靈你沒辦法根除,因為人類的執念與貪念過盛,所以邪靈會被穩穩地拉在地球上;而這個案子,就是本靈會被往下拉,而無法歸元,所以他們才要避開這樣的人。


我說:

所以這樣的人若過於執念,被邪靈騙走去簽靈魂契約也是下一步發展了?


朋友說:

對。


過幾日──

朋友說,他那天跟我聊完之後,突然右耳長鳴20秒

原因是這個諮詢個案的本靈跑去騷擾我朋友,結果被朋友家的團隊大神給罵回去,足足被神明臭罵了20秒。




人,溝通不良

靈,超級青番


只在乎自己慾望,沒在管媽媽輪迴畢業

人家考一百分,還不准人家畢業


若真心愛他,就請放他走!




對了,你媽媽的本靈是名男子。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