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神明|用自己的力量拯救本靈|靈氣治療的代價 


聲明:我喜歡研究非物質(靈力)技術的原理,再與傳統宗教的說法做對比,但不代表我會去使用。只是單純依照邏輯跟技術層面做探討跟分享,沒有要刻意擋人財路。所以在閱讀我的破解對比文之後,要不要做、怎麼做,都是讀者的個人選擇,我不參與也不鼓勵,但有問題的歡迎提出,我會很樂意跟大家一起討論。

(我所得到的數據跟訊息都是來自團隊,我的靈視視也都是以科技現代化的方式呈現,每個有靈視能力的人看到的東西都會依當事人本身的生活經驗跟閱歷有所不同,所以不需要太計較細節。我習慣的系統是數據跟科技化,但是別人可能看到的是偏色彩、藝術層面,兩者是不衝突的)


────────────

今天這位朋友是看到我在『光之工作者覺醒運動』社團中的貼文便聯絡我預約問事。

一開始這位朋友就說他學過靈氣治療,想要請我幫他確認有沒有外靈介入。

我請他給我靈氣治療老師的網站,我進去看了一下,看到他的管道源頭是臼井老阿杯。

正當我要回覆這位朋友的問題的時候,通話品質奇差無比,我所說的每一個字都被斷訊斷到以致這位朋友沒聽到我說的半個字。只要我一開口,就是斷訊、整個聲音都被卡掉。


我只聽到對方一直說「這也太扯了吧!!」

我說「看吧,就跟我貼文寫的一樣,每講必卡,就是不讓我告訴你事情真相。反正它們都卡成這樣,我不用講你也知道答案了吧~」

事後跟團隊確認,我說「是你們不讓我說所以卡我的網路?」

我的團隊「不是」

我「是臼井?」

團隊「不是」

我「沾黏在他(當事人)身上的外靈?」

團隊「對」


後來我就轉移話題,改聊有關於臼井阿北的現況,所有的對話才恢復正常。(攤手)

臼井阿北現在卡一個很難過的位子,因為他是現在臼井靈氣的通道維護者,他的靈魂沒辦法離開這個位子,因為現在有很多徒子徒孫,但是每個徒子徒孫在運用靈氣治療的過程中,有些人都沒有去面對自己內心的議題,導致輸出的能量其實沒有很乾淨,所以他老人家就卡在一個管道源頭的位置,當一個管道維護者的工作。我有一次去看到他,他眼神疲倦呆滯地問我「換你來接手好不好?我好累,想回家」

我「不要,自己造的業自己擔,我才不想卡在那邊一輩子回不了家。你若不想在那邊繼續下去,放手不就好了?」


臼井「放不了手,我一但放手了,這些能量會被全部被接收掉,那這些孩子們怎麼辦?只會盡數被吸收掉而已。」


我「你何苦?當初想要幫助人,是出自好意,但你有想過有今天這個下場嗎?我是幫不了你甚麼啦,要就放手,不然就是卡在這邊一輩子離不開,去不了你想去的地方。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反正我是不想幫忙也不想插手,就默默地為臼井阿北嘆一口氣就縮回地球了。


(回到個案故事)

後來跟這位朋友聊一聊,我把能說的都說了,也請他自己評估是否接下來還要使用靈氣治療,這就是個人選擇,我不參與。

這位朋友又說,他某一次去某家宮廟,在偶然間發現頭上有一頂大太陽,然後瞬間眉心一緊,然後就沒了。再過來就是他很容易在睡覺的時候出遊,有一次還夢到有一個戴著人面戒指的人,在他的第三眼的位置一點,然後他在夢中就是當下眼黑暈過去了。


我聽到這邊的時候,內心突然呈現一個防禦兼戰鬥姿態,我知道事情不對勁。

這位朋友又繼續說,他偶然間也會看到一個長得很像濕婆的神,但是感覺很怪(此時我心中感到一陣邪惡陰冷的氣息,並非正神),然後他又敘述他卡到的東西,我就請他稍等,我需要跟團隊確認一下每一個環節,我總覺得我有一個很重要的訊息被忽略,是這位朋友沒有告訴我的。

我詢問了一下團隊,收到的訊息是說「頭上有一頂太陽,眉心一緊,是指那家宮廟的神想要開通你,但不知道為什麼,把你打開之後就沒下文了?(我轉頭對那個維度的神說)ㄟ,不是啊,有人做事這樣做一半的嗎?甚麼叫做開通之後就丟在那邊沒在處理?現在是欠罵是不是?為什麼沒處理後續?」


我跟這位朋友說聲抱歉,我說「抱歉,我需要來罵人,你等我一下」

我對那個空間的神明說「ㄟ,你嘛卡差不多一點,你沒事開通這個孩子又不管他,你是想幹嘛?通道打開在那邊,就這樣給人攔截喔?你是想害死他是不是!!!」

小神在那邊一直鞠躬道歉。

個案「對!我之前還擲杯問說到底是誰,結果都沒有回應。」

我「對啊,罪魁禍首裝死啊!!」

我一整個氣到,我管你是誰,你事情辦一半沒後續、沒配套、不負責就是錯,怎麼沒想過要付出代價的是這個無辜孩子咧?今天又不是他要求要開通的,是你在那邊自作多情要找代言人就去把他開通,你是問過他了嗎?是有病吧你!!!

我就問「為什麼沒有後續?」

那個被我飆罵的神明就縮得很小,說「因為來不及處理…」

我「甚麼叫做來不及處理?」

小神說「因為當我要處理的時候,那個人(戴戒指)出現了,就把他的通道用撿尾刀給攔截走了,彼此實力落差太大,我就想救也救不回來…」

我真心一整個翻一萬次巴洛克華麗式白眼,我轉頭跟我團隊說「這個二百五交給你,我沒耐心了」

我跟個案說「快想想,還有沒有甚麼事情你沒告訴我的,我覺得你還漏掉一個很嚴重的東西沒跟我說。我現在就像是在幫你拼湊真相,你還缺一個很重要很大片的拼圖沒找出來給我!」


被莫名開通→能量通道被外靈攔截掉,正靈抵擋不過只好作罷→個案過的渾渾噩噩、容易卡到陰

這已經不是普通卡到陰的案件了。


這位朋友突然說「啊!我想到了!之前我有把我的問題找另外一個老師,可是他都沒有回答我。當我決定要找你的時候,他才跟我說當初他看到我的時候,他見到我的靈魂被關在一個籠子裡面。」

我說「就是這個!這就是我要的資料!」


我把事情從頭到尾拼湊一次給他聽:

因為這個個案沒有被傳統宗教跟思維限制,加上他本身的能力在沒有接受過正統訓練就已經處於開發中狀態,所以很容易被正靈或是外靈選上,因為不管哪一方都可以讓自己看起來是正靈來吸收這個孩子當自己的代言人或是讓個案成為可以吸取其他人的能量體的管道。

在被宮廟的神給開啟能力之後,半途被能力更強大的外靈給攔截掉,於是被外靈纏上當作能量管到不停地被汲取能量。當夢中那個人點了個案的第三隻眼,我的直覺是這孩子的某一部分的靈魂被帶走了,但不知道細節為何,所以導致這個孩子每次睡覺的時候魂都不定,很容易漂走或是跑去別的維度遊蕩。

現在我們知道,那個被帶走的靈魂被關在籠子裡面。


我跟個案說「我教你用你自己內心的力量把自己的靈魂給跩出來,你不用再去找其他老師了!」

我引導個案照我教的方式去做,我跟團隊在他身邊下結界保護他,教他如何用自己內心的力量把自己的靈魂給救出來。

我問他說現在進度如何? 個案答「我現在感覺到很熱」

我「熱是正常的,團隊在你旁邊下結界保護你,你專注地去做就好」

個案「我看到我心中有一塊玉,有裂痕,慢慢地補起來了」

我說「很好,一直做,他就是象徵你的魂魄回來了多少,一直做到裂痕消失為止」

後來裂痕消失,我請個案持續閉上眼睛,我轉換型態去幫他定魂。

我看到他的靈魂抱著我哭,一直哭一直喊我「姐姐~姐姐~」

我跟他的靈魂說「一切都沒事了,不怕,都過去了」

我跟個案說「抱抱自己的內心,安慰他,陪伴他」

我還說了一小段禱詞,還問他現在感覺如何?他「內心沒有感覺,也沒有哭的感覺」

我還想說:嗯?是我看錯了嗎?可是明明有人衝過來抱著我哭著喊姊姊啊~(疑惑)

結束通話之後,我拿出中午買的ㄔㄨㄚ冰,然後一直看到那個小神一直在跟我鞠躬哈腰,我就問我家團隊說「他怎麼還不去領罰?」

我家團隊「等你原諒他」

我「自己做錯事就去領罰,關我甚麼事?」

團隊:「(開玩笑)那只能處死了…..」

小神:(嚇到哭)

我「那去罰寫悔過書跟重新修煉吧,真的不要這樣亂害人啊」

我後來有跟個案報備說小神的後續,個案表示願意原諒神明,但悔過書要寫好寫滿。

我後來在仔細回想一下,抓出幾個盲點。

那個被關在籠子裡面的靈魂,不是當事人的三魂七魄,而是當事人的本靈。(難怪會衝出來抱著我哭,當事人的內心卻沒有感覺)


把他的本靈關在籠子裡面,是不讓這位當事人跟自己的本靈做連結,自己的本靈無法向自己的人類小分身打暗示,身為人類的當事人自然無法知道自己的狀態也無法求助,更可以因此掩蓋被卡陰卡靈的真相。

個案也提到過,自從他接觸靈氣治療之後,昏沉呆滯的狀態有改善。


我解釋到:

因為靈氣治療的源頭維護者是臼井,他不斷輸入能力到你身上去治療你的個案,但同時妳身上也要回送能量給臼井當作是回饋。在你回送能量的過程中,不只是你身上的正能量被吸走,連同你身上沾黏到的外靈能量也一併被帶走,所以狀況有好轉,但是你身上始終還是有卡到外靈的能量,並沒有完全清除。

我後來跟團隊詢問:為什麼斷我通訊的是卡在他身上的外靈?如果我跟他說他還是有能量傳回臼井那邊,他不就不會使用靈氣治療,一旦他選擇不使用靈氣治療,他自己本身就讓外靈滿滿的佔據掉,這不是很符合外靈的利益嗎?


團隊回答「雖然說使用靈氣治療會損失它們(外靈)可以吸收的能量,但實際上它們可以透過這位治療師在幫個案做療癒的過程中,在旁邊插花,一同吸取他跟他的個案的能量,與之(回送給臼井的能量)相較,它們讓這個孩子持續用靈氣治療反而可以吸到更多能量(治療師+個案),這買賣不算虧。」


【總結】

今天這一場真的是意料之外。

如果這位朋友的本靈沒有救回來,他遲早會變成癡呆、瘋癲。

總之,事情已經完美解決,我們又度過平安的一天~

一樣,老話一句: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開心就好。

祝大家有美好的一天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