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阿璃

神明自己也會有過度溺愛的議題?



這個故事是我朋友轉述給我聽。

A小姐本身有在修行,但他是在一家不錯的宮廟,不是像我這樣個體戶。他有一個不錯的朋友,常常只有在自己有需要開解的時候才會找A小姐,但當朋友的情緒問題解除之後,這個朋友就不會來找A小姐,好像A小姐的存在就是為了幫他開解情緒,其他做朋友的禮尚往來都被對方忽略,這讓A小姐感覺不舒服。


於是這位A小姐跑來找我朋友開解,他問我朋友B說,到底該怎麼做?

我朋友B跟他說,那你已經這樣幫助他多少次了?

A小姐:很多次了,我也想要放棄他,可是我做不到

朋友B:為什麼?

A小姐:因為我們公廟的主神說『幫助人就是要慈悲為懷,所以他需要你的幫助』

朋友B:可是你已經幫助他無數次了,他每一次都是這樣在利用你,你不覺得這樣的事情一直都在循環嗎?

A小姐:對,我有意識到,可是我家主神就說不要放棄他

朋友B:這我不懂,因為有些人就是不撞南牆不回頭,他必須自己親自學到教訓才知道痛


A小姐苦思很久,他認為主神要他慈悲,可是他的慈悲卻往往給他帶來無止盡的被利用,這樣讓A小姐的生活其實很困擾。

朋友B跟我講這件事,她說『慈悲不是這樣用的吧?今天他朋友需要幫助,我們幫忙一次兩次,他朋友自己也要學到教訓,但依這樣的狀況來看,他朋友根本沒有學到任何東西,反而還會因為有人一直幫他收爛尾而不自知,不斷重複這樣的行為而已啊!』

我「是這樣沒錯,有的時候犯錯不可恥,但是犯錯卻不學習跟反省,那就是無恥。因為都是在利用別人的善意跟愛心來達到自己不用負責任跟學習的目的。慈悲不是這樣用的,過度慈悲就是溺愛,這是寵溺,並不是真的愛對方,而是害對方過度依賴而不自知」

朋友B『沒聽過一句話嗎?慈母多敗兒,這樣的一昧寵溺,到底可以幫助到對方甚麼?』

我「所以有問題的還是主神娘娘,她到底為何要寵溺這樣的信徒?」

朋友B「只是因為對方虔誠?我覺得不行啊」

我「應該是有業績壓力吧…..」

朋友B跟她自家團隊討論這個話題,想約對方主神娘娘出來聊聊,不過被自家團隊給婉拒,因為自家團隊本靈說「她(主神娘娘)不會接受我們這樣的想法」

我「那就放生吧!」


這樣的事情不只是會發生在神明身上,其實最常見的還是發生在我們現實生活當中。常常我們在帶幼兒時,大人們會因為孩子們在自我餵食的練習過程中,常常手腳不協調而製造家中髒亂,又覺得孩子吃得太慢,因次想直接餵食孩子。此舉不但減少家中髒亂、減少整理時間,更可以快速解決餵食這件事情。

不是說這樣的方式不好,而是想請大家去思考

當你餵食孩子一次,孩子就失去一次自我餵食的練習機會

當你害怕孩子在吃飯過程中製造髒亂還要讓你花時間清理,孩子就失去一次認知「髒亂」與「乾淨」的差異性


當你覺得孩子動作太慢,凡事都替她做的時候;孩子的自我練習的機會就被剝奪掉

所以,孩子日後變的驕縱、凡是動作太慢、不夠順暢,其實除了帶孩子去做必要的檢測之外,有很多時候問題也是出現在父母身上。

我能理解因為生活腳步太快,讓父母沒有辦法慢下來,所以想要即匆匆地幫孩子解決。可是更多時候,這樣的小孩在學習方面出現不理想的畫面,是不是也是因為父母自己本身看不下去而動手幫孩子做,因此大幅減少孩子本來就應該要有的學習機會呢?

孩子的發育過程的確需要人關心,但也不需要過度的插手

對孩子、對家長,都是一種負擔。

我自己在帶孩子的過程中也不是百分百的好父母,但是我從美國小學老師身上學到一句話:


你們這個年紀,就是要來犯錯,所以我期待你們犯錯


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真的感到寬心,我一顆緊繃的心就因此鬆下來了。我一直回想這句話,甚至是可以眼睜睜的看著我孩子把整碗飯都弄撒在地上,然後不急不躁的跟孩子說同樣這句話。為什麼?因為我們來到這世界上就代表我們本來就是還有學習空間,我們並非甚麼都懂,那既然如此,為何不給自己一個學習的機會呢?為何不給孩子們一個學習的機會呢?

難道當一個直升機的父母就真的可以給孩子們帶來無限的快樂嗎?

究竟你想抓住的,是掌控慾?

還是你內心惶恐不安的恐懼感?


今天,我接小孩下課後,我讓他自己用微波爐加熱白飯,我在旁邊切菜。

結果孩子一時不注意,把微波爐的門打開的時候一同把整碗飯打翻在地上。其實我一開始就知道那碗飯會掉下去,但是我故意不提醒他。整晚飯掉落在地上,碗內的白飯有三分之二都灑落出來,他驚訝地看著我,我看著他並用平穩的聲音跟他說「既然掉了,就想辦法撿起來吧。」

孩子第一時間就彎腰開始處理,隨後立馬意識到甚麼,轉頭對我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說「先處理,這些話晚點說」

孩子一開始手忙腳亂,我跟他說可以拿掃把處理。


(這時候他眼眶已經充滿淚水)


我跟他說「有時候,哭不能解決事情,所以先把事情學著解決,解決完還想哭我們再來哭」

掃把當然掃不起有黏性的白飯,於是小個子的他拿著掃把又是一陣亂。穿著襪子的雙腳在有白米飯的地板上亂踩,我問他「你有感覺到你踩到飯了嗎?」

孩子才驚訝地看著自己的雙腳,我又說「你覺得是甚麼阻礙你意識到你踩到白米飯?」

孩子說「襪子」

我說「那怎麼辦?是要脫掉?還是要繼續穿著?」

孩子立馬脫掉襪子,然後坐在地上想著要怎麼清理。

我說「你手邊有掃把、抹布、紙巾,用這三種工具去清理乾淨」

當然一開始的掃把就不順手,我便提醒他「如果工具不好用,就換工具,不需要堅持只能用那一個工具,你的目的是把地上的米飯撿乾淨」

他後來開始用紙巾,但也是不順手。


我「我必須去接哥哥下課,家裡就交給你整理,你要整理好才能在幫自己熱飯吃,我晚點回來」我便留他在家自行整理。

過了半小時,我回到家之前其實就不預期他會清理乾淨,但是當我打開門,我發現他已經把新的一碗白米飯給加熱好,然後坐在餐桌前自己吃晚餐。

地板,乾淨如初。

我說「你清理完有洗手才吃飯嗎?」

孩子說「有!我又幫自己重新熱了一碗」

我說「哇!你好棒啊!不知不覺間你已經整理好環境了,真的是超級棒喔!」

(我跟他擊掌)


晚上,他來找我,他跟我說「媽媽,我知道怎麼樣可以避免讓整碗白飯掉地上了」

我說「想通了?知道哪一步做錯了?」

孩子說「嗯,我知道!」

我說「很棒!有學到新的東西就好,你知道我沒有生氣對吧?」

孩子說「嗯,我知道,我愛你」

我說「愛你,寶貝」


其實在這之前,這個孩子被家中長輩寵上天。明明六歲了還不會自己大便擦屁股、甚麼事情都要大人處理、桌上一堆菜會因為不合他胃口而不吃,然後一直加點額外的飯菜。因為家中長輩的寵溺與我上班時間太忙無法兼顧家庭,只好讓這樣的教養方式一直持續到年初。一切都是等家中長輩回台養老,我才能好好整頓這小傢伙的習慣。


不用半年,他學會自己擦屁股(後來發現是有潔癖障礙)

開始幫忙做家務、洗米煮飯、家中洗滌衣服烘衣服都是他處理、吃飯開始不挑食,桌上有甚麼就吃甚麼。


今天不管是幾歲的小孩還是大人,其實都很需要好好整頓自己的心態跟習慣,不能倚老賣老、不能只是個孩子就無的放矢,這樣沒規矩下去,壞的永遠是自己的習性。

所以這樣被剝奪練習跟面對的過程,不只會導致日常生活都處理得很差,嚴重者是連輪迴都過不了關,那這樣的輪迴,又有何意義呢?


縱使老天爺派再多的貴人相助,也會累死貴人這批馬,那這又何必呢?只會逼得貴人出走,這樣的結果真的對孩子是好事嗎?貴人也是可以設停損點的啊!

不管是人類的我們還是神明們,在教養自己心愛的孩子時,都須要三思這些問題呢。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偶然看到[自殺者遺族]相關書籍的感想

與其有空去看這種無病呻吟的書,我會建議各位直接去看心理諮商比較快。 為何? 如果一件事情卡在你內心20年都揮之不去,你要做的第一個行為是:抒發情緒,然後面對自己內心的情緒問題。 如果身邊沒有人可以聽你說話,找專業的心理諮商是個很好的方法,但不是用逃避的方式去讀博士,這跟照顧自己的情緒有甚麼關係? 以為念完博士就可以療癒自己?博士論文是拿來研究行為,但跟療癒自己卻是兩馬子事情,因為不是每個自殺者遺族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