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有關農曆七月& 冤親債主

是說,我才跟各位講解其實農曆七月沒有所謂鬼門開這件事情,因為平常的靈界活動已經很活躍,也實在沒有差這一個月。


但之所以,農曆七月的事故頻繁,是因為以下幾點:

1. 人類集體意識太過強大,賦予農曆七月這樣一個能量去操縱我們的喜怒哀樂跟恐懼


2. 有其他靈界存有利用對於農曆七月的刻板印象跟集體恐懼的心態,趁機大量惡作劇,加深人們對於農曆七月的畏懼感、對靈界存有的恐懼感,才能塑造人們對靈界(看不見存有們)保有一絲畏懼、權威的信念,它們才能從中吸收人民的恐懼來壯大自己本身的能量。


對,我們人類對他們的恐懼就是它們的能量養分


3. 商人炒作、古時候極權政府使用恐懼政策來操控人民

其實在朱元璋時期,農曆七月實際上是一整年來最好的月份,比過年還要好,但是朱元璋不想讓人民知道,他想要獨佔這個月份,所以把他塑造成鬼月,但其實,真的沒有特別可怕。

若真的是鬼門開,靈界不會只選擇在亞洲國家開放鬼門一整個月,而美國只有萬聖節一天。若要是真的這樣,靈界存有是會抗議的!


「這是種族歧視啊啊啊啊!」

但為何我哥跟二哥兩位高靈存有會開始忙碌起來?

哥哥忙到沒時間跟我說話,二哥代為回答:「因為藉機出來鬧事的多,要管理秩序」


難怪我在農曆七月初一的晚上很難睡,睡眠中的畫面切換的很快,好像大家都在蓄勢待發準備什麼一樣。我還問我朋友是什麼日子,為什麼靈魂維度那麼忙?

我朋友「鬼門開啊,你忘了?」

我還真的忘了,忙著備課跟網路存檔都忘記這件事情。

昨天晚上更不好睡,睡了四個小時直接驚醒,故事內容很可怕,我問二哥為什麼平日不做回溯,偏偏在七月才做?這是湊巧?

二哥只是淡淡的說「因為要讓你解放」

我靜靜的感受那句話的涵義,才驚覺,原來那一世的我帶著強大的怨恨、不甘死亡。那一輩子曾經侮辱過我的人,都被我的怨恨綁死在原地,永生不得超生,一直到我昨天晚上對著他們發洩我的怨氣,這場怨恨才化解。


我沒想過,我也會是別人的冤親債主。

當我回溯前世記憶的過程中,我的畫面異常清楚,我在當中的恐懼根本在夢醒之後心有餘悸,甚至醒來之後還不停掉眼淚、邊哭邊抽蓄。夢境裡面的恐懼,活生生的帶回現實世界中,讓我醒來之後不敢睡回去,因為我真的很害怕,害怕到我不敢找任何人也不想接觸任何人。所以我才會上網編制課程,讓自己轉移注意力,讓自己可以從過去的陰影中換一口氣。


也是真的很抱歉,不得不跟預約昨晚十點的個案媽媽說聲抱歉,因為我真的沒力氣跟她通話,那個夢的震撼太大,我是久久無法平復。

我一直告訴自己,那已經過去了,不是現在的我。可是只要回想到當時的自己是怎麼被150人侮辱的,我就很難受。於是當我重新回去看一次回憶的時候,我選擇用現在的我去面對過去的回憶,我衝進去當時的會場,我把那150人都砍殺、爆頭、把首領的屍首掛在會場門口以儆效尤。


我手中的刀刃上充滿著鮮血,我用力一揮,把刀刃上的血滴全數甩落在地上。當我扭斷首領的脖子,再爆掉他的腦袋時,他的血濺上我的臉,我記得我冷冷地說一句:

「你的血,不配沾上我的臉」殘留在我臉上的血滴,瞬間消失。

我把屍首掛在懸樑上,跑去某個房間內,看著還剩下一口氣的自己。

我心想:還活著。

這時候旁邊有個聲音說「活著還不如死了好」

我趕快修復那時候的我,把她的身體跟容貌都修復完整也治療好,穿上她最美的衣服,抱著她跟她說「沒事了,我幫你報仇了」

她眼睛閉上,輕輕地說「姐姐,謝謝你」

我抱著她很難過的哄著她,我當時並不知道她是誰,我以為是來托夢要我幫忙解決問題的,直到她說完這句謝謝,我看到她慢慢變成一束光,往我心口中縮回去,我才知道是我的某一世。

那時候我整個情緒大爆發,在床上不停的啜泣跟抽蓄,哭了差不多我才有辦法再度入睡。


我問二哥「不是都是當初說好的劇本嗎?為何要這麼堅持劇本中的怨恨?」

二哥「當局者迷」


意思是說:雖然靈魂藍圖跟劇本是自己當初跟其他150人的本靈說好要演這一場戲,但畢竟身為人類的我們,對於自己本身有約定好這場戲的記憶已經被清除,所以在戲中(人生中)的我們,會常常入戲太深忘記只是演戲。


一旦這樣大塊的靈魂碎片沒有意識到這只是一場遊戲,加上當時的情緒沒有被化解,其實那個當下的怨念能量也是真實產生、真實存在、更是真實的綁住在場所有150人的靈魂碎片

如今,我把我的憤恨發洩出來,也同時解除這150人身上的禁錮。

這也算是一種超渡吧!(只是超渡手法很暴力)


我想,在了解靈魂藍圖的原理後,我更能體會什麼叫做「感謝生命中出現的每一個人」

感謝這150位與其他一切演這齣大戲的靈魂夥伴們 雖然過程真的很驚心動魄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