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我的靈魂得了憂鬱症


我上個月看醫生做定期檢查的時候,醫生說普通人鐵質低標是15,我居然落在8(指標在0-8之間算嚴重貧血),要我定期追蹤跟做檢查。

我跟醫師回應說「可是我不覺得我身體有異樣啊」

醫師說「那是因為妳還年輕,目前血氧量還可以補給一定的量給心臟,但等你年邁的時候,會容易發生心肺衰竭甚至是在睡夢中死去。」

這時候我就聽到我的內心說「這(在睡夢中死去)就是我想要的方式」

我當下只是訝異,卻沒有進一步詢問。

前天我跟我的創業群組在聊天,我們聊到身體病痛的話題:「既然身體的病痛都是來自於情緒,那你(指我)有問過身體為什麼會有嚴重性貧血嗎?」

我想說,對吼!我都沒問過我自己這個問題,我以為是小時候吃癲癇的藥影響我的生長所導致的。

我就進一步詢問我的身體,身體居然回應說「因為靈魂不想活了。」

我才驚訝到,我的靈魂居然會不想活了!?

我就問我的靈魂(阿璃)是怎麼一回事?

阿璃「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輪迴只是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貧血只是這世的定時器,時間到就結束。」

我就意識到,我這個人身的個性跟內在靈魂的個性是天差地別。

我看到我內在靈魂是一道白色人形火焰,給我的感覺就是很乾淨的能量但是不快樂,她一直待在一個透明蛋殼的結界裡面,不願意踏出一步。

我朋友這時候跟我說她其實在認識我之前有輕微憂鬱症,但是不曾告訴任何人,所以當他遇到我的時候,我開始幫她做療癒時,我居然一步步帶她走出憂鬱症。

這是我從未知道的細節。

朋友開始幫我分析,問了我一些基本問題,又跟我分享她自創的憂鬱症期五個階段,依照朋友自創的階段,我目前是在輕微但是不自覺的狀態。

我跟朋友說:「我很多時候都覺得我跟這個世界是處在一個失去連結的狀態。」

我回憶起,我從小對於別人給我的稱讚,我總是無感,即使到現在收到很多工作上的稱讚、新娘們給得鼓勵跟感激,我其實很多時候都感覺到無感,就是跟對方的稱讚回饋是產生不了連結。

#唯一可以讓我感受到滿足的就是當我收到報酬的時候。

當我做進一步記憶回溯的時候,我發現這樣的個性並不是來自我的原生家庭或是生長環境所塑造出來,而是我本身的靈魂個性就是如此。

我朋友就進一步幫我挖掘,要我面對我的靈魂然後問以下的問題:

「你為什麼覺得無感?」

阿璃(內在靈魂)「因為沒必要跟這個世界產生連結」

「為什麼沒有必要產生連結?」

阿璃「活著沒意義」

「為什麼覺得活著沒意義?」

阿璃「都是在無止境的輪迴中渡過,找不到存在的用意」

「如果這世界即將毀滅,你會想活下去嗎?」

阿璃「靈魂存在或是毀滅,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

朋友這時候跟我說:對,這就是重症憂鬱。

────

靈魂毀滅是甚麼概念?

就是一個人的靈魂從此消失在宇宙間,連靈魂轉世都放棄了。

這世界上、宇宙裡都不會有我一絲一毫的點滴,大概只剩下一堆卷軸,私下記載著曾經有過我的存在而已。

這是,真正的死亡。

────

朋友又問「如果你的靈魂毀滅前妳可以做一件事,你會想做甚麼事情?」

阿璃「把我累世的智慧跟經歷都完整複製出去,送給需要它的人」

朋友又說「可是你知道你現在有很多人都愛著你,如果你(阿璃)真的走向毀滅,很多人都會跟你一同死去」

阿璃很疑惑的看著我,我就說「她不懂你的意思」


朋友說「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很有價值。就是因為你走過這麼多累世的經驗跟智慧,當你覺醒的時候,你就可以幫助很多很多人,你獨特的個性跟能力就是會讓這個世界都煥然一新。你一但離開了,愛你的哥哥大人、你的靈魂團隊跟家人,都會受傷,甚至會太過悲傷一同死去。你不是一個人的,你知道嗎?」

阿璃低頭不說話。

我說「哥哥一直都有提醒我,做事不能太過玉石俱焚、我已經不再是一個人活在這世界上,我也一直在提醒我自己,可是每每在睡夢中,我都聽到我自己在面對團隊們的口頭問答時,問我該怎麼解決XX事件的時候,我總是聽到我自己會用最激烈的方式,甚至是自我毀滅的方式作為解決方案......」

朋友這時候問我「你有想過為什麼你會是工作狂嗎?」

我「我沒有想過,但我卻不曾有自殺的念頭,我只覺得我有很多工作要做,我沒有時間去想那些事情。而且我是個很積極樂觀的人,我真的從沒有想過我的靈魂是有自殺傾向的。我從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我要當靈魂療癒師,大概是30多年前吧,可是那時候我才小學,哪有甚麼文獻跟谷歌可以找資料?最多就是看到宮廟跟乩身,但是那又不是我要的方式,一直到最近我才發現這種新的療癒方式,我就知道這是我想要做的方式。


我知道我要療癒人,尤其是針對靈魂的部分,但我沒想過是我自己。」

朋友說「我覺得你的靈魂是過勞了,長時間輪迴都沒有休息,一直處於不斷面對議題、解議題的狀態中,你從來沒有放鬆過」


我這時候才想起來,很多時候我的哥哥大人在提點我的時候,哥哥都會補一句:

「這不是命令」

我總是回答「是」

我很喜歡接受挑戰,但現在想想,挑戰的背後不就是一個個的議題嗎?

在議題的過程中,我不會對讚賞產生連結感,就是因為我知道這一切都只是個任務,並不是真的稱讚(即使對方的心意是真的),處理完每件事情之後就結束了,就這樣而已。

我才意會到,我把生命中的每個過程都當作「任務」與「解任務」在看,我只有收到相對的報酬才會感到一絲喜悅。

我後來跟朋友談,我覺得很妙的是,我的靈魂本身是有重度憂鬱症,卻把我的人身個性設定的這麼快樂,我想某個程度上,阿璃其實也是想要自救,看看能不能靠著這世的我把重度憂鬱的阿璃給拉出來一把。

我朋友說「我感覺,你樓上的親友團其實有注意到你的靈魂出了狀況,但是因為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也不知道該如何幫起,所以祂們在你的每一世都想盡辦法的要把你的靈魂從憂鬱症中拉出來,但偏偏越搞越糟」

我問我的團隊,團隊回答「對,我們試過無數方法,沒想到你的靈魂卻是一世比一世更黯淡,我們這一次才設定說讓你成為療癒師,讓大家跟你一起共振的方式把你靈魂的議題給震出來,讓你意識到這點,靠自己的力量把自己救出來。」

這時候我朋友問阿璃一個問題「既然你都想要走向毀滅,那為什麼要把累世智慧跟經驗複製一份出來?」

阿璃「我想要幫助人,這是我的工作」

朋友「因為你想要幫助人,所以你選擇繼續下去、選擇把累世經驗跟智慧都複製一份出來,然後自己在走向毀滅是嗎?」

阿璃「是」

朋友「那如果我告訴你,你靈魂裡面有一部分是無法複製也無法抽取出來的,那你還想要走向毀滅嗎?」

我聽到的當下看著阿璃,阿璃這時候才抬頭看著我,眼睛瞪大的看著我,然後說出一句連我都語帶哽咽的話。

我「我要哭了」

朋友「她說甚麼?」

「我想要活下去」阿璃說。

我哽咽地說完這句話,我開始大哭,我朋友在另外一端聽到我這樣說,她也說她要哭了。

於是我跟阿璃約好,我會一直陪伴她,這次回台灣我也會去深山裡面待幾天,讓自己跟自己獨處。

昨天哭的很累,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在睡夢中,我依稀看見阿璃依舊在另一個維度教小靈魂們怎麼做自己的回家作業。

今天早上回想這一切,我發現幾個重點:

1. 我的靈魂(阿璃)患了多重輪迴中的戰爭創傷症候群PTSD

2. 阿璃目前的狀態就跟紫羅蘭永恆秘密花園中的女主角一樣,情感連結斷掉,難怪我看到那部卡通的時候,我產生強烈的無助、恐懼,焦慮的症狀、發抖、冒汗、心悸等等的症狀。

經過昨夜跟朋友的對話,目前阿璃已經離開那個透明蛋殼結界。

會跟我坐在一個湖邊,看著景色。

我耳邊不時傳來阿璃選的歌-I’m so tired…

歌詞大致上就是說「我好累,我想回家...」

https://open.spotify.com/track/7COXchtUOMd6uIT6HvmRaI?context=spotify%3Aplaylist%3A37i9dQZF1DX70RN3TfWWJh&si=aUHQEBFiSLy1cbUBshyitw

註:

創傷症候群PTSD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受到過度緊張驚嚇,之後會重新回想成件事的經過,然之後會不肯再看往事、避而不談。患者的情緒會出現強烈的無助、恐懼,焦慮的症狀無辦法消除。患者可能持續緊張,出現發抖、冒汗、心悸等等的症狀,對周圍的事物反應遲鈍,記憶力、注意力下降

1 Comment


Guest
Mar 18, 2022

🤗時時想起享受的美好 律動的音樂, 美味的食物, 舒服的景色, 鬆軟的棉被, 輕鬆的小日子 -Lee

Lik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