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我來分享一個我自己跟豐盛有關的故事


我來分享一個我自己跟豐盛有關的故事好了


在我開通後沒多久,在我無數次的突破突破在突破之後,我發現我的內心場育有一顆通天大樹,而且還是我最愛的粉色櫻花樹。


我每次心情不好的時候,我都會在內心的這棵通天大樹上的頂端躺著,仰望著星河,想著外面的世界是不是看表面上看起來的一樣平靜呢?

突然,有一個穿紅衣服金髮的男子到我眼前,我一看,是外星族群但是他身上的氛圍是友善的。

我不認識他,他說他路過,看到我心情不好想跟我聊聊。


我剛開通,不太懂外星族群的國際外交紛爭,想說我做的每個動作我的團隊都在看,他們沒出手阻止應該是還好(?),所以我就跟他聊了起來。


他說「其實地球是個很厲害的地方,但是我們都不敢下去嘗試」

我是那時候才知道,原來有很多外星族群都在觀望地球的發展,但是地球這個修羅場太可怕了,他們很多人都因為地球本身的設定而無法覺醒、無法回到家鄉,喪失在地球的維度裡。

我的靈魂那時候還帶有憂鬱症,認為這生過完我就回去生命之樹長眠,我的靈魂並沒有想要回歸到我哥身邊,而是一心想死。


於是我便跟他說「既然這樣,我把我在地球上的畢生經歷都複製一份送你們吧!」

對方很驚訝的看著我,因為他知道我是真心的。


(在靈界,很多時候只要有所接觸、面對面的對談,我們當下的心意跟想法都是透明的,無法欺騙對方,尤其是小人類們很容易坦承自己的內心給對方看,認為對方是高等神佛不會傷害自己,但某些靈體懂得如何化身跟假裝成高等神佛,更懂得如何遮掩自己真實的心意不被探查,所以很多坊間的外靈都是被團隊們看破手腳,才會引導小人類們說不要去參加XX課程,而各位的直覺就是這樣來的。)


我當時是想著,反正我都不想活了,把我這畢生的修為留在這邊也沒用,乾脆讓給有緣人吧,讓他們可以好好地生活下去就好。於是我就把我的畢生修為跟經驗都複製成一本超級厚的書籍,對方眼睛瞪的老大,不可置信地收下。

我是覺得沒甚麼,都想死的人了,何必在乎這點小事。


能把自己身上累積到的一點東西送給需要的人,這樣不好嗎?

對方很感動的看著我,然後轉身拿出一個小方塊給我,他說「這是我們星球集結所有的資源所創造出來的東西,送給你。」

我其實沒有想過要對方回禮,我看到的時候還遲疑了一下,但因為對方的態度很堅持,於是我便收下。


等收下了才想到對方會不會是不OK的外星人?

二哥這時候說: 你會不會太晚才想到這件事????

我:有你們在看顧我,OK啦 XDDD


這個東西很好玩,甚至到後面還有其他靈界的人想從我這邊偷走,只是我放了自爆裝置,只要不是我開啟就會自動爆炸。後來變成有幾個人想偷,但是不知道該怎麼偷,便化身成為我團隊的人接近我,最後二哥及時出現,對方嚇的屁滾尿流就跑走了。

他就是像一個switch的遊戲機,然後團隊跟其他大神都在上面安裝很多遊戲跟資料庫,我認真懷疑他們其實是想跟我一起打LOL(???)


總之,我的靈魂對於我該學的東西、我想學的東西,我都已經學到一個極致,雖然說不是能力很強但是也在面對自己的過程中,還是想起來自己原本學了那些卻忘記的技能。(所以我到底是學多少東西了???我發現我每次幫學員靈療的咒語跟方式都沒有重複過的,還會自創簡易型攜帶式陣法(to-go版本??).....我都有點害怕我自己惹.....


然後就看到一堆坊間的人在求能力?

我也問過我自己:我為什麼不會想要求能力?

內心回應:都會了,是要求甚麼?


我想想,也對。當自己在地球的旅程中已經學會這麼多東西了,都是為了知識而學習,為了想學而學習,並非為了求的能力而學習,才會領悟出這麼多人生道理。

或許就是因為都學會了,自己內心領悟了很多人生道理,知道其實都不必求這些身外之物,所以才會覺得不需要求,反而可以把他複製一份送給需要的族群。


過了很久,某天那個外星族群邀我去它們的星球看看,我邀請二哥跟我一同前去。

到了那邊,發現他們整個發展得很好,整體的心靈素質提高很多,也不用去冒可能回不了家的風險。他們說真的很感謝我當時願意慷慨解囊,把畢生的經歷送給他們,這是他們從來沒想過的。

我說「只要大家都發展的好就好,這就是最好的回報」


所以,到底甚麼是豐盛?


我想,大概就是上帝說的那種「心靈富足,把自己內心的部分整理好,再真心且無私地分享、贈與他人。看見他人因為自己的贈與而獲得改善,這樣的快樂就是豐盛的回報,最幸福的回流。這才是豐盛的最大意義,而不是一昧的去追求外在的能力來滿足自己內心的慾望。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