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怒罵學員的內在靈魂|求學態度很重要



我身體已經痛了很多天。

痛的原因,我都先從物理方面開始著手。

是否是水喝的不夠多?是不是維他命攝取不足?是不是偏食導致身體疼痛?等等

拉筋、按摩、熱敷、冰敷都一一嘗試過,依舊沒改善,我才會看是否是靈體受傷。

排除了被外靈攻擊跟干擾、排除被他人情緒攻擊、排除其它哩哩摳摳,還是沒有頭緒。雖然短暫的靈療有解除一點疼痛,但太陽穴跟眉心的爆痛感讓我撐不下去,於是在吞了兩顆止痛藥短暫止痛後,我的手臂開始疼痛、背也開始疼痛...


「!@#$%##@!#$%!@#@!」在一波機哩咕嚕的髒話後,我只能睜眼看天花板開始認命的忍痛。


我實在是受不了了,我才問二姊「姊,我好痛,我真的找不出原因了,是不是我得罪誰了?」

二姊看我一眼,淡淡地說「你是有在怕的嗎?」

我「沒有,但我怕痛」

二姊說「你這幾天晚上出差的時候弄的啦」


我嘆了一口氣,只希望等等跟學員上課的時候,身上的疼痛感可以降低一點,至少不要增加太大的負擔就好。

這次上課的學員就是那位傳達訊息非常藝術系、非常綜藝掛的屁屁外星人。

我看了他回寄給我的回家功課,我發現有一個點很重要需要深挖。

我開始上課之前就先跟學員說,上次我跟他上完課之後,我整個人虛脫。因為她家的團隊或是某種原因,一直在阻擋我讀取訊息,似乎是要培養學員跟他自己的內在靈魂建立起一套溝通方式。所以這次上課,我就開低耗能,引導學員去分析內在靈魂要給他的訊息,然後嘗試破解內在靈魂提供的線索。


一開始,學員說他在家罵小孩的時候,他有看到這些很奇怪的圖形。

學員畫給我看,雖然說我當下就知道他內在靈魂想表達的訊息,但我還是引導學員去分析,然後再跟內在靈魂求證是否是這個意思。(圖一:給你們解解看)




然後學員解出來之後,恍然大悟。

我說「你們家的訊息表達方式真的很講邏輯跟畢卡索」

後來我就開始進入正題,要針對一個很深的情緒做講解。

但是不管學員怎麼問內心,他的內在靈魂就是給他很多雜訊跟奇怪的色彩跟圖案。


我請學員詢問「他是不是不想解這題?」

內心的回覆「是」

學員問內心「所以是你出題給我解是嗎?」

內心的回覆「是」

我再繼續問「所以你出的題是你想解的題,其它不想解的就不要解了,是不是?」

內心的回覆「是,但也不是」


我開始有點不耐煩,我請學員進入自己的內心狀態,去查看自己的內心狀態是甚麼樣子。

我看到的是充滿荊棘藤跟尖刺纏繞的一顆心臟,我請學員告訴我他看到了甚麼。

學員說「我看到的是一顆外表用白鐵包住,表面充滿刺的愛心,白鐵罩子上面有一個長方形的洞口,好像可以從裡面往外看一樣。」

我「很好,請你想像手中有一把劍,把白鐵的部分劈開」


學員在我的指引之下,把保護層劈開,然後看到一顆血紅色的心臟,但學員似乎用力過度,有不小心傷害到心臟的樣子,於是就幫他上藥。

我請學員問心臟,有沒有甚麼想說的?有沒有甚麼情緒要傳達給學員?

結果學員感受不到,我也感受不到。

我看到的畫面是:一個孩子屈膝做在我面前,不說話不做反應。


我身體疼痛就算了,我也就忍了;但是這個靈魂孩子在那邊拖我上課進度,已經上五堂課了,進度還不到一半,甚至是其他人的兩堂課的進展而已,我整個就火大了!


我開始罵內在靈魂。

我說「從上課到現在,你都在用色卡在跟我們做溝通,你到底甚麼時候才要好好跟我們對話?課題只做你想做的,其它不想做的部分就繼續干擾我們上課,完全都在浪費我跟學員的時候,到底在幹甚麼!你沒有想要上課,沒有想要得到幫助,就不要來找我,也不要來浪費你小人類的時間跟金錢!是怎樣?蛤?人家的時間就不是時間,你的時間就是時間是不是?

要學東西就最好給我拿出點態度出來,不是在那邊動不動就嚶嚶嚶嚶嚶嚶嚶..

身體要修,也修好了;該面對的事情本來就要面對,既然沒有那個心要學就給我滾回星際去!」


這時候學員說「那個,我看到很多很像螞蟻尺寸的黑色小人從心臟的下方飛飛飛的飛出去了….」

我狐疑了一下,請學員再說仔細一點。學員說「上次上課我也有看到一樣的小人飄走」

我說「你有看到他們聚集在哪裡?或是從哪個地方出來的嗎?」

學員「心臟浮在半空中,小黑人就是在地上的一坨螞蟻,這樣」

我請學員想像手中有一盒容器,把所有黑色小人給圈起來,然後引導學員淨化這一坨寄居在靈魂體內的寄生物。


我想了一下,所以….剛剛那些小黑人是以為我在罵他然後給嚇跑了嗎?


(嘆氣)


學員跟我說「我感覺到我內心在哭,可是會不會是我會錯意?」

我解釋道--


「不是。其實靈魂的語言包就是情緒,他把情緒傳達給你,你在用自己的方式去詮釋他、去說出你感受到的情緒,這就是內心情緒在跟你溝通,而不是甚麼普通話、美語、那些東西。

的確是有外星語這些東西,但問題是他是你你也就是他,兩者之間沒有語言隔閡,除非他連自己想要表達甚麼東西都不知道,不然根本不會這麼誇張。


你說色卡那些甚麼的,也是可以。但沒有像他表現的這麼誇張,明明可以好好溝通卻在那邊雞雞歪歪543,還拖延我上課時數,都已經快第六堂課了,還在那邊給我拖延進度、解他想給你解的課程,是怎樣?今天本來該帶你解的議題就是很重要,結果咧?在那邊跟我說『我不想解』,哈囉?那他到底來上課是要解甚麼東西?


我警告你(內在靈魂),你最好不要當第一個被我抽的內在靈魂,我藤條擺在這邊不是光嚇那些外靈,你給我注意一點你的態度!

我不喜歡打小孩,但不代表我不會揍小孩!所以來上課的靈魂們,你們最好都給我仔細一點,不要來浪費我跟你們小人類的時間!


你沒有準備好要面對的議題,我不會強迫你面對;

但是你在那邊給我「張」(台語:使性子),你就給我小心一點!」


──如果我可以當一個優雅的法國媽媽,我何必當虎姑婆?──

下課後,我挺著疼痛的身體去睡覺,醒來後趕緊傳訊息給這位學員,跟她說聲抱歉,的確不是故意在課堂上失態罵人。


學員說「這我也在理解這奇妙感覺。今天被罵。真的感覺被罵不是我。我知道你在罵內在,就算你不用再強調是浪費我時間跟你時間。

好像我跟內在分開,看著他在哭。然後我自己好像也是理解錯意思。我以為是要閉上眼睛去感覺才是真的。然後才會反覆再跟你確認。

我感覺好像可以看到她在望著遠方靜靜的。有抱著她,讓她哭抒發。雖然好像無法表達。但有感覺有點頭搖頭的表達。我今天也跟她說我們一起努力面對地球的課題,跟幫助其他人健康😂。他有微笑的感覺,我理解還有待加強。就一起加油」


我呆愣地看著手機螢幕,想說「孩子,為什麼要回味被我罵的體驗?都過12個小時了」


然後學員在課堂上有問我「我想請問:我在內心做的事情你都看的到嗎?」


我跟學員解釋──


「基本上,我會引導你去見你的內心的時候,當下我看到的就是一個被玫瑰荊棘包裹住的心臟,上面充滿了藤蔓跟尖刺;後來你跟我說你有看到白鐵包裹住的心,但是外表也是充滿尖刺,那我就知道你有進入狀況,看到我看到的東西。


我不能直接告訴你我看到的畫面是甚麼,不然你就學不到怎麼處理後面的東西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進入狀況。


因為每個人的認知跟詮釋方法不一樣,所以當我們進入內心的時候,我跟你看到的東西不會百分之百的相同,但是有抓到同樣的重點就可以了,像你內心這個案例就是『被尖刺包裹的心』。


那我就可以進一步引導你去做這個課題,解決你內在靈魂的狀況,只是我也會需要你跟我更新你做了哪些事情、看到了甚麼東西,因為你自己在內心狀態亂搞的時候,我可以覺察到異樣但是我看不到你的行為,因為呈現的狀態會不一樣。


現在上課很不流暢就是因為溝通不良,所以目前最主要的就是要培養起你跟內在靈魂的溝通方式,因為我們上課都花很多時間在猜謎,真的沒有人這樣的啦,靈魂沒有語言包這種東西,再怎麼樣也是透過情緒來傳達,哪有這樣不好好溝通,整天在那邊丟色卡、玩邏輯推理的」


學員很認同,因為他也覺得上課的過程中在溝通上真的很累




唉,是誰說靈媒的錢好賺的?


真的是錢難賺,嬰細漢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