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心靈療癒:你……你給我哭!!!!


這是這位個案第二次預約,個案一開始就問「我的天賦是什麼?」


我說:「基本上,團隊不允許我說的時候,基本上我是不能說,因為這等同是扼殺你下來體驗、學習人生的機會。像我剛剛有個個案有從我這邊畢業了,他是從小就知道自己喜歡畫畫,他長大後也在這個領域內持續發展,他是來找我做心靈療癒的時候,我跟團隊幫他再度確認這個天賦就是他要走得路。我可以幫你縮小範圍、引導你的走向、最後確認天賦,但是我不會直接告訴你答案。

因為他自己知道他內心喜歡的是什麼,所以我們這邊幫他確定就真的很快,他才上玩兩堂客就已經:天賦確定、靈性能力確定、團隊連結確定,然後就這樣畢業了。」

我同時也跟她介紹我的【三分鐘熱度】理論。

個案「我就沒辦法知道…」

這時候個案的靈魂團隊就掉卡牌出來,表示個案一直都處在觀望的狀態、一直在找。

團隊說:

『你面前有很多種選擇,但你一直都在觀望,沒有實際的體驗。要知道自己的天賦在哪裡,你就必須打開每一道門,進去走一遭再出來,你才會知道那一個東西適合自己、那一個東西不適合自己。因為你永遠都在觀望、永遠都在想、沒有實際的體驗跟去做,所以你永遠都不知道那一個是適合你的。』

個案「喔......真的耶!我每一次認真的想說要開始賺錢,我就開始收手、就不想賺錢了了。」


團隊這時候又發卡說:

『你孤獨感太重!你沒有勇氣說出自己的感受,某方面的你、某程度的你總是想要討好別人,所以一直忽略自己的感受,也不曾去感受自己心裡要的是什麼。』


個案「真的…我外表看起來就是很合群、很熱絡也是一個很愛笑的人,但實際上我真的覺得我是一直逼迫自己去迎合別人,想要符合在別人眼中的要求,又覺得別人看到我笑他們會很開心,所以我都會要自己笑,可是我如果發表自己的看法就覺得自己很不合群,但是不表示自己的看法我又覺得很委屈。然後跟團體出遊的時候,我會想說不要說掃興的話,要說讓大家開心的話....」


團隊:『允許自己把感受說出來,在你把自己感受說出來的過程中,你的直覺就會開始越來越敏銳,你慢慢就會發現自己的天賦在哪裡了,你也會知道什麼是你要的、什麼不是你要的。』

個案的靈魂團隊,透過我(媒介),對著個案說出帶有靈魂團隊賦予能量的祝禱詞。

個案聽完之後,感受一下內心的狀態,內心回覆「如果我解放自己的話,我會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與個案的靈魂團隊引導個案如何面對內心的恐懼與情緒,並運用心靈的力量,去跟宇宙的數據庫連結,連結到一位他素未蒙面的客戶端的感受。


我引導個案,每次談生意的時候,有覺察到當下情緒很緊繃的時候,請第一時間認知到自己的情緒,雖然當場無法發作(跟客戶談生意的當下)會需要刻意把他壓制下來,但結束會談之後,可以去感受那股情緒,理解自己的情緒來源是基於什麼原因,然後在一個自己認為安全且可以釋放的環境中,將那股緊繃的情緒宣洩出來。


如果環境允許,可以讓你快速覺察到自己情緒,也可以讓你當下處理自己情緒的時候,那麼就當下處理化解掉情緒,不需要逼自己隱忍。

每次情緒緊繃的自己,就好比是充氣充太滿的氣球,最外層的氣球塑膠是越來越薄,若不適當引導自己釋放情緒,這股緊繃的情緒越積越久,往往一個不小心就容易被戳破,很容易波及到身旁無辜的親朋好友、同事,導致破壞合作關係跟家人關係,其實是很可惜的。


個案這時候感受到喘不過氣的感覺,我請個案與喘不過氣的感受做連結。

個案「我有被你說到痛點、被戳到要害,所以情緒比較激動,但又同時想要壓抑自己的情緒。(個案說到這邊已經語帶哽咽)」

我「想哭就哭出來沒關係,我們要練習把情緒宣洩出來,不要壓抑他。你越壓抑他,人生狀況會越糟,不會越好。情緒宣洩出來,人生就會比較好。想哭就哭,我陪你,不要覺得難堪,我覺得很正常。」

個案「那個...想哭的感覺,我有需要哭到尖叫的部分嗎?」


我「重點是你哭到爽就好,你想尖叫什麼的,你就按靜音,重點是你要宣洩到你有舒服的程度,我就等你回來。」


過了三秒,個案擤鼻涕說「恩,我好了」

我驚訝說「你...你才沒有哭完咧!你繼續哭!給我哭!哈哈哈哈哈哈哈」

個案聽到噗哧一笑「哈哈哈哈哈~你怎麼這樣」

我「你就哭啊~我陪你啊」這個個案真的太可愛了

個案「我真的覺得我哭不出來」但個案是真的很想哭

我「你真的是我第一個個案需要練習哭的人」哈哈哈

個案「我好像沒辦法哭ㄟ」

我「好啦好啦~我們慢慢來,這次哭一秒兩秒,下次我們練習哭30秒」

我們兩個就笑成一團,個案「你怎麼這麼煩XDD」

我「因為哭,這個動作是清理內心情緒最有效的方式,可以把內心情緒清得非常徹底,當你哭完之後,你的身體的壓力會被大幅釋放,當你休息的時候,多喝水,身體會自己慢慢修復完。


(這時候團隊的訊息切入)

『不要怕

我們一起度過

我陪你 你不是一個人的

我們要允許自己釋放情緒 我們是被愛著的

祂們是無條件陪伴著我們、愛著我們 

我們現在終於遇到團隊了,我們可以放心地哭泣

放心的依賴祂們,放心的把自己交到祂們的懷裡、手中

可以盡情跟祂們傾訴我們的委屈

我們不是一個人 祂們都在陪伴著我們』

個案開始哭泣「我突然發現一件事,以前參加心靈療法,大家都會說我很ㄍㄧㄥ。剛剛在那一瞬間,我才發現我一直ㄍㄧㄥ住,就是因為覺得沒有人在我身邊,我只能靠我自己,所以我一直撐著...突然你說我的靈魂團隊都在我身邊,愛著我守護我,我就突然覺得我不是這麼孤單的一個人,我就突然覺得我不用這麼ㄍㄧㄥ了。」


我接受到個案靈魂團隊的訊息,並傳達給個案:

『你這個小屁孩!當初一個人說要來地球歷練,說什麼不要我們的幫助,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說自己會靠著自己的力量長大,自己會過得很好,不需要我們的幫助。結果咧?你看你現在哭成這個樣子,你知道我們在你旁邊有多緊張我難過,你知道嗎?還不讓我們幫你?真想把你抓起來,吊打你屁股!

你說你來地球就是要體驗所有最辛苦的工作、體驗,要重新找回你自己。為了一時賭氣,就自己一個人跑過來,也不想想家裡人有多擔心你。

現在好啦,感覺到啦,想不想回家?

(個案此時已經哭到泣不成聲,回答說「想....我想回家」)

真是個傻瓜。(團隊呈現出一個心疼的感受,在個案身邊擁抱著她)

趕快醒過來,趕快跟我們連結,我們要帶你回家了

不要在地球玩了,地球不好玩,我們家比較好玩啊

(個案一邊哭一邊問:「真的...地球不好玩,我要怎麼跟你們連結?」)

把你的心打開,勇敢的說出自己的感受,你的心就會打開了

一但打開,你就會聽到我們的聲音

不要害怕,我們都在你身邊,你不會有事的

學著說出自己的情緒、放下不屬於你的負擔

不需要去逼迫自己去扛著不屬於你的期待跟標籤

那不屬於你的東西,全部都丟掉

你把自己壓得太沉重了,沉重到都聽不到我們的聲音

你這樣何苦呢?

這樣賭氣的跑到地球來,就有比較好嗎?

媽媽很擔心你,一直問我們什麼時候可以見到妳回去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個案表示:我真的覺得我的人生過得很壓抑、很沉重)

我們會一路陪伴你 我們不能強迫你把心打開

除非你願意打開心門

但是在那之前 我們都會陪伴你

即使你打開了 我們也會陪伴你

等你人生的體驗走到盡頭

當你與我們相會的時候

你自己可以決定是否要與我們一起回家

爸爸媽媽還有哥哥都在等著你回家

我們很想你 』

個案泣不成聲地問:「你們是誰啊?」

團隊『就是你的家人啊~呆瓜』

個案「我真的覺得很累,我想回家。我一直想讓大家看得起我,讓大家都好,結果卻讓我自己很不好」

團隊『你就是過於逞強,所以要一個人來地球,也不聽我們的勸。現在來地球了,也是要表現出自己很逞強、可以照顧自己的模樣,結果呢,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


個案持續泣不成聲的說「對,真的就是這個樣子」

團隊『不要擔心,等你願意拋下這一切不屬於你的責任跟重擔的時候,你願意把心打開的時候,她(是指我-版主)可以教你用內心的力量與我們連結,你雖然看不見我們,但是我們會用意識跟你溝通,你平常會有小靈光一閃的想法,或是一些小指引,那都是我們在你身邊很大力的跟你說話,只是你都聽不見,我們只能用這種方式跟你溝通,讓你知道我們的存在。


所以,寶貝,放下好嗎?

試著放下,我們不強迫你,我們等著你慢慢學習放下

我們很有耐心的陪伴著你好幾世了

(個案:我好幾世都像這次一樣失敗嗎?)

你不是失敗,你是在體驗。你挑選最困難的課程ㄟ,我們都不知道你要這麼倔強的挑這麼多困難的課程給自己。可是當你每一世結束的時候,你都跟我們說『雖然過得很痛苦,但真的收穫很多』,我們在旁邊都看得很緊張,但同時也感到很驕傲!你沒有失敗,你的體驗做得很好。

(個案:那這次是我的最後一事了嗎?)

如果這次結束,你願意跟我們回家的話,這就是最後一世了。

除非你自己跟宇宙說,你還想繼續再玩,那我們也阻止不了你。』

我「吼喲!跟我回家啦~地球很無聊ㄟ」

個案「真的,我想回家了」

我「吼~我真的覺得我很像公車司機,在大喊:『快上車喔!最後一班車了~我們要回家囉』」(老司機?)

個案一整個笑噴。


個案表示她在遇到我之前,常常會有不想活的念頭,不想再繼續下去。

可是要怎麼自殺?又覺得很可怕

可是又覺得活得很累...

我「不會累了,跟著我帶著你走出來,你就不會累了」

個案「我每次在別人面前都是表現的正面的樣子,但我內心是真的很累,我也不想再繼續下去可是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你『不想再繼續下去』的想法代表的就是:你已經做完你靈魂要體驗的這項功課了。也就是說,你已經可以放下她然後跳脫到新的狀態。如果一個人卡在困局中,卻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麼做、也不想真的完全放下,那就表示『他還在這趟體驗過程中』,我即使給再多的幫助跟答案,都於事無補。因為這如同一個玩家玩遊戲玩得正開心,我居然叫他登出遊戲,你覺得玩家會理我嗎?一定不會。

所以,當你已經玩夠了、體驗夠了現在這個困局,就代表你的體驗結束了,我要帶你走出來,帶著你做你自己。」


個案「這一世還是要過完是嗎?」

我「把內心的負能量清理到一個程度後,你就可以跟自己的團隊搭上線,然後我們這邊都確定你跟團隊都連上線也OK了,那接著就是團隊帶著你過你未來的人生生活,你的人生由你自己去創造,做你想做的事,我們之間的課程就結束了。

把你自己內在的靈魂活出來,成為你自己,就這樣而已。」


個案「感覺好難喔」

我「不會難啦~我陪你啊!(個案哽咽的說謝謝)你今天哭一哭,有沒有覺得身體很輕?」

個案「有~我感覺到身體很輕,而且覺得可以呼吸了」

我「對!就是這樣,你真的要給自己拍拍手(我當下就掌聲鼓勵鼓勵個案)」

團隊用非常關愛且驕傲的眼神看著個案

我「你個團隊有五位喔!」


個案「剛剛你說我有爸爸媽媽跟哥哥,那其他人是?」

我看了一下「爸爸媽媽跟哥哥,你有兩個哥哥,剛剛說話的是大哥。爸爸媽媽跟二哥在家鄉等你回去,你大哥(剛剛傳訊的那位)申請出來當你靈魂團隊的隊長,然後有一位副隊長,副隊長跟其他三位我就看不到是誰。你的母星是一個非常漂亮的水藍色星球,非常美。」

上次與個案通話的時候,個案那時候表示有很多話說不出口,突然他感受到喉嚨那邊有溫熱的感覺,我說我感應後看到的是一個天使在幫個案清理喉嚨部位的脈輪。


我解釋,其實祂們都是非物質型態,基本上沒有固定的模樣。基本上祂們可以改變自己的樣貌,但實際上有可能是大哥或是團隊中的小幫手幻化而成,去幫個案清理喉輪。

當你跟他們產生連結,你可以用自己的靈感跟直覺,把祂們的樣貌形容出來。

我後來又有跟這位個案預約下個療程,沒想到一個星期後,個案的際遇有爆炸性發展,連我自己都嚇到了,跟他做完第三次療程之後,我內心也知道,他即將會是我第二位畢業的個案,真的是很期待那一天到來呢!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