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弒魔令:本靈差點變乾屍|羅馬教廷的驅魔方法|看不見世界的政治鬥爭



因案主要求這件事情必須立即書寫出來、公布事件內容,原本該發的文都一律延後處理。


今日早上6點半,我突然醒來。


醒來的一瞬間,我的胃開始隱隱作痛。我發現前一段睡眠並沒有做夢,但是在冥冥之中感覺到有人把我團隊要透過夢境告訴我的事情跟其他資訊揉成一團球,然後用一種非常挑釁的態度對我說「我看你怎麼解!」,之後我的胃就一直感到異常疼痛,痛到我全身開始發冷汗。


我先用物理方式幫自己排除一下胃部疼痛的原因:昨天晚上10點,我吃了兩根玉米。一點十一分準備入睡,等於我已經消化了3個小時。如果是玉米的原因導致消化不良,應該在入睡之前就已經感覺到胃脹氣或是胃部不舒服的狀態。但是在睡著前,一切狀態都很正常,睡眠品質也可以。若真的要胃痛,應該早就胃痛,而不是等我6點半醒來看完手機時間,胃部才突然開始劇烈疼痛。


沒有胃脹氣的感覺,單純就是胃部異常疼,所以這不是消化不良。距離昨晚10點到早上6點半,已經間隔9個半鐘頭。這時候的玉米應該已經消化完進入腸道,所以初步判斷應該不是玉米消化不良引起的胃痛。


於是我跟團隊驗證,我說這是肉體上消化不良的疼痛嗎?團隊搖頭說「不是,我們正在處理到底是誰做這件事情,忍著點。」我自己在這方面採取了初步的處理,但還是沒有太大的效果,只是得到初步的舒緩。在昏睡之前,我能感受到的是一隻如豹般的利爪正在胃的內壁抓出3根抓痕,然後我就痛到睡著。


在夢境中,我知道我面對的是一個正值22歲的妙齡少女,但是他的外觀已經如一位90歲的老婦。面部皮膚非常的乾皺,與她實際年齡22歲相差太多。這讓我感到非常意外,我問他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抓著我的手,告訴我說她已經多年不敢出門,接著他帶著我用他的視角去看整件事情的原委。


他爸爸跟外婆因為某件事情,雙雙在韓國被謀殺。他對於這件事情感到非常的害怕跟,於是他找學校的輔導員,想要透過輔導員的幫助帶他走出這件事情帶給她的創傷陰影。輔導員告訴他,他必須提供相關的事證來證明他爸爸跟外婆是雙雙被謀殺,這件謀殺案才能成立。


夢境中的我(案主的視角)說:可是我人現在在加拿大,但是我爸爸跟外婆在韓國。那輔導員就深思了一下說:「哦,原來事發地在韓國啊,那這部分恐怕…」


夢境中的輔導員似乎是以「他國事務,我方不便參與」來回應這件案子,這樣的處理方式也讓這件謀殺案沒有成功受理。但沒想到不論他之後找哪位輔導員輔導他,該位輔導員的思維、形象、個性都會開始變得很奇怪。他們的外表會開始變得皺巴巴,最後變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一個讓他看了非常不舒服的感覺。讓夢境中,他找了兩位輔導員,這兩位輔導員給她的感覺都已經是嚴重的卡到陰,所以他很害怕。我在採訪他的過程中,他本來也不太敢講,但實在是遇到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他就讓我看其中一幕───他去一個市場,買一個非常漂亮的藍紫色的玉鐲,他覺得這個顏色很特別,所以便買了要帶回去,但是夢境中他同時又給我感覺,他原本跟老闆很好,但是老闆不知道為什麼漸漸地疏遠他,反而跟另外一個喜歡身心靈的賣家勾搭上了,於是這家的老闆就忽略了這個當事人。開始跟那個以身心靈為販賣行銷手法的賣家越走越近。他跟他們拿了這玉鐲之後,就離開了。夢境中沒有出現付錢的畫面。


這時畫面跳到我坐在案桌面前問話,對方不回答,但是我屁股下的椅子跟桌子都無冤無故的開始在抖動,試圖要嚇醒我,讓我中斷問話。夢中的我的確很害怕,但是怕到一個極致點的時候,我的黑社會人格又跑出來了。我拿出我的螢光棒(俗稱:警棍),開始往對方的腦殼敲下去,然後爆吼一聲:幹你娘!我問你話就老實回答,給我動桌子幹甚麼!


然後這個夢境的片段就消失了。(看來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會怕恰查某)


之後夢境中的我,分成兩個腳色在工作:一個我去錄口供,另外一個我去查證當事人所說的內容是否屬實。


最後對方告訴我所有事情的原委──他一共經歷了五次重大車禍,每一次都活了下來但也同時對他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跟創傷,導致他長年不敢出門也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我的分身在錄完口共之後,將所有事件都梳理清楚,寫成專案論文報告,還擷取許多當事人大腦中的畫面影像,直接將這些影像洗成照片,所有資料跟照片加起來大概有八公分厚,可想而知那些資料到底有多龐大。


我的分身把那一疊資料給我之後,我打開照片帶一看,第一張照片就是他的其中一名輔導員呈現精神崩潰、披頭散髮、神智失常的樣貌,那個畫面的角度就是輔導員雙手掐著當事人的脖子,試圖要掐死當事人的樣貌。由於照片樣子太過可怕,加上所有照片加起來有八公分的厚度,我實在是不敢一張張看完,便直接放回袋子裡面。我把資料交還給我的分身助理,他手上有三份公文:我的申請入學、我的畢業證書、跟把這一次案例寫成畢業論文的文件,全數用日期打印機印製在這三份公文上,而這次的論文將會直接刊出做為學術研究。


我將這些文件處理好之後,便要去找當事人,想要感謝他公布出來,讓我們有機會可以透過這個事件幫助更多人。回頭找他的之前,我從他身上抓出一支很巨大的惡魔,我手邊沒有任何武器,我只能靠自己。當他越來越靠近我的時候,我伸出我的手對著他大喊:以上帝之名!


那時候我心想:這真的有用嗎?


這時候我聽到老闆(上帝)的聲音:要相信我。


不疑有他,就是相信老闆,然後當惡魔距離我的手掌只有三公分的距離,他就彷彿被一道牆堵住了。這時候惡魔突然雙膝跪地,身子往後傾,我說:


"Tell me your name!"


惡魔似乎不能反抗我的要求,低聲地說出他的名字:OOOOO!


我大吼一聲: "TELL ME YOUR NAME!!!"


惡魔無法抵抗我的要求,直接大聲說出自己的名字:OOOOO!!!!


於是我在接下來的過程中,念了一大串的驅魔拉丁語(我本身並沒有學過拉丁語)。


其實夢到這段的時候我也很訝異,因為這是羅馬教廷使用的驅魔方式,與我自己本身用的驅魔方式大不同。我偏東方道教,這種用西方羅馬教廷的方式還是第一次,而且還是在夢境中,著實讓我大感意外。


我本來對於羅馬教廷驅魔牧師要惡魔說出自己名字這一手法保持質疑的態度,但經過自己使用這個方法之後,我發現在這樣的流程下雖然外在看起來就只是在問惡魔的名字,但實際上是有其必要跟背後的原因如下:


1. 要求惡魔說出自己的名字

§ 這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要求惡魔說出自己的名字!當下我可以做到是因為有老闆的授權,因為授權,所以我才可以使用[言靈]的力量逼迫惡魔說出自己的真實名字。我知道我在之前的線上聊天室裡面有提到,沒有言靈這件事情,但這裡我要補充的是──人類自己本身是沒有[言靈]的能力,那是本靈的力量;如果身為人類卻有言靈的力量,你自己就要小心,因為這就是標準的[禍從口出]並且失去[言論自由]這件事情,尤其是你在面對不同人時,再加上你不懂的控制自己的能力,往往只會給自己帶來災禍。


即使今天你本靈有言靈能力,但是小人類處於無法面對自己的情緒,自然就無法與本靈接通;不論有沒有跟本靈接通,即使跟本靈接通但只要本靈不願意跟小人類共享他的能力,小人類就是麻瓜,不會是靈媒。所以一個靈媒有沒有能力,是要看他本靈有沒有要開分享給小人類使用他的能力,如果沒有,就是一輩子麻瓜。


這也是為什麼靈媒這行業是看老天爺給飯吃才有的吃,不是你一個人想開通就可以開通;因此目前為止我只有遇到三位有言靈的能力,其中兩位都是非人類狀態,第三位是人類但他堅決不碰身心靈產業也不做靈媒。


§ 甚麼是[言靈]?如果你有看過美國影集[路西法Lucifer],男主角都會問對方:你最深層的慾望是甚麼?你想要的是甚麼?

對方就會突然腦霧,然後說出自己內心最深層的慾望,等說完才恍然大悟自己怎麼把自己的秘密說出來了!?──這就是言靈的力量


2. 驗證該名字是否真的屬於眼前這位惡魔

§ 因為接下來驅魔師會念一大長串的拉丁語驅魔禱詞,而禱詞終究需要把[要袪除的惡魔的名字]放入禱詞中,這樣禱詞才能針對該惡魔起作用。


比如說:今日驅除惡魔[王小明]…


如果眼前的惡魔本名並非王小明,那麼驅魔禱詞就不會對眼前的惡魔有所作用,有可能遠在天邊的王小明被帶賽,莫名其妙的被打擊出去飛高高然後還不知道惹到誰或是被誰KO,這樣。


所以,要成為羅馬教廷的驅魔師,不是只有教廷認可就可以,基本上還要上帝的授權使用言靈的力量外加要有能力去驗證該姓名是真的屬於眼前這位惡魔的,那麼驅魔才會有效!


之前我們就有跟團隊驗證過,當時團隊的說法是「現在很多驅魔都只是一種儀式感」,因為人類授權是人類,但是老闆沒授權,你要怎麼搞?你要老闆授權也要老闆自己本人去評估,那是老闆的權力不是人類的。


回到驅魔那一段。

於是我在接下來的過程中,念了一大串的驅魔拉丁語(我本身並沒有學過拉丁語)。

我可以在夢境中感受到惡魔很奮力掙扎,他想要干擾我中斷禱詞,於是讓我身體開始產生針刺感,但是我忍著把禱詞念完,然後開始念各家神明的名號與神明們借力量驅魔。每喊出一家神明的名號,地上就會出現一隻鎚子,我事後算了一下,總共出現十三支槌子,每支槌子有大有小,但都是各家神明的心意,最後我將他們所有出借的力量融成一支鎚子,加上我自己的能力,全部往惡魔的頭上一擊而下。


惡魔被擊打的當下,立即灰飛煙滅,夢境中的我也因為力量大量噴發,昏睡了一天一夜。


我在夢境中醒來之後,立馬動身去拜訪那個22歲的當事人,我看見他家門口的巷弄車水馬龍,我本來以為是出車禍,但是看起來不像,就是塞車。我走在車陣中,當事人遠遠看見我就快跑直對我飛奔而來,一股腦地給我一個很大的擁抱。


我:你還好嗎?


這時候我才看清楚當事人的長相,22歲的他其實長的很像迪士尼卡通(正版)紅髮小美人魚愛麗兒,真的是非常漂亮的一個女孩子,他的皮膚已經恢復的光滑如初,是一個青春少女該有的樣子已非第一次見面時的乾扁老婦的模樣。


少女用力的抱著我,在我耳邊一直說: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我第一次知道原來外面的天空這麼美…


少女背後走來一對老夫妻,感覺是他的阿公阿嬤。


到這邊,我就醒了。

室內溫度24度,我卻睡到滿身大汗,衣服都濕透了。


我摸著自己的胃,觀察三分鐘,發現胃已經不痛。

果然啊………真的是 e04你娘!



夢境解析:


這個案件的根本上是本靈這邊不斷被下套,試圖要謀害這位(本靈)女孩子,其目的是因為政治鬥爭。


夢境線索:

1. 一開始個案的爸爸跟外婆因為謀殺死亡,從來沒有出現過媽媽這個腳色,可以判斷媽媽當時可能已經不在了。

2. 當事人提到他人在加拿大,但是爸爸跟外婆在韓國被謀殺,夢境中他的樣子也是亞洲人的模樣,所以是兩地之子。

3. 國家線索:加拿大跟韓國差很遠,表示這兩個國家的代表是天差地別、文化跟種族也不同,有可能代表是兩個不同地界,當事人有可能是神與魔的混血孩子。(這事情很普遍啦,要純的已經很少了)

4. 劇中人物:夢境中,只要是跟這個女孩子有過接觸的人物,都有起初被吸乾的狀態,最後變成卡陰卡很兇的模樣;唯有兩個人沒事,就是賣手鐲的店家老闆跟與其合作的身心靈產品賣家,夢境中只有這兩個人是正常的樣子,表示說這2個人從一開始就是謀殺這個當事人的其中一個套路。


普通人在首飾店買東西,頂多商品被放一些監視性的寄生魂就差不多了。可是在夢境中,這個女孩子所接觸到的每一個環節,都是要被幕後主使者置於死地,這超乎常理的兇猛,已經不是一般靈魂狩獵的範圍。這樣的套路已屬無時無刻都要當事人死於非命的狀態,所以可以合理的懷疑這個女生身上有某些東西是對方很想要,但是對方在得到這個東西的條件下,這個女孩子必須死亡。


於是再往回推的過程中,我發現倘若假設爸爸媽媽已經雙亡,外婆也被謀殺,那麼表示說所有的財產的繼承權都將落在這個當事人身上。如果是旁人想要得到這繼承權(先不論要繼承的內容物是甚麼),唯一的方式就是必須殺掉這位當事人,因為只有當直系繼承權已經沒有人可以繼承,才可以由旁系繼承。(這個道理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是通用的)


而被我驅魔的惡魔跟這位當事人之間,並沒有直接的利害關係,也就是說,這位惡魔是被人花錢買兇來殺害這位當事人。至於背後的幕後主使者到底是誰?這我就不知道了,這是屬於大人們的業務範圍,若想好好活著就不要知道太多。


但是透過以上推論的這幾點可以發現,因為這位當事人繼承的產業一定是有相當規模,所以對方才會想要出此下策。如果今天這個女孩子真的被謀殺掉了,那麼2個國家勢必會因為直係血親已經不存在而換人,也會因此導致兩國有一定程度的政治動盪。換句話說,如果今天這個女孩子死了,會導致甚至帶來許多政治上的動盪。因此不論如何,這個女孩子的命都必須被保下來。不只是因為他的身份特殊,而是他的死亡會給眾人帶來更多成本上的損失,所以無論如何都要保他一命來降低政治鬥爭所帶來的耗損成本。


這也是再一次證實了我的理論:只要你的靈魂身份越尊貴,你的生命危害風險就越高,因為隨時都有人想要殺掉你來強奪你背後的產業。



透過這一條觀察,你們可以看得出來那個世界並不是像外面身心靈產業講的那麼傻白甜。什麼光與愛?什麼有智慧的高靈?


不好意思,這些都只是騙人的童話故事。


而身心靈產業就是一個讓當事人甘願自己被騙入局的合法殺本靈的方法!

因為小人類迷信身心靈的話術,導致自己輪迴失敗,讓靈界可以更堂而皇之地宣稱當事人的小人類在人界歷練失敗,當事人(本靈)失去靈界一切的繼承權;更甚者,如果小人類佔本靈的比例太高(超過30%以上),還會因為小人類輪迴失敗導致本靈失去大部分的身體而死亡。


根本不需要在樓上對本靈動手啊,直接來人界蠱惑小人類去迷信不就好了?

果然是一箭雙鵰、一石二鳥的殺人好方法啊!


所以你們現在可以理解,為什麼神明要把大家都關起來變成麻瓜?完全就是出自保護你們的用意!讓你們全部遠離身心靈!結果現在一堆人都跑出去把自己給賣掉,搞甚麼啊!?


小人類作死,樓上本靈就一起死,殺人還不用髒了自己的手,多方便啊!

這就是為什麼人界身心靈亂象這麼誇張的原因之一。


我事後有問團隊,如果夢境中的本靈都因為這樣差點死掉,假設他有小人類投胎在地球上,請問本靈本身的耗損對地球上的人類會有甚麼樣的影響?


團隊給我看到他小人類的畫面:


起床後兩眼無神,很多事情一問三不知。無法自理照顧自己,甚至會長期臥床,看遍中西醫都無法找出生病的原因,因為是靈魂體受損的關係所導致肉體無法正常發揮,並非是肉體生病發炎所導致的病癱。


我又問:他的小人類目前有來找過我嗎?


團隊表示:由於長期無法思考,所以根本沒有使用過電腦,也不知道你的存在,但從今天起他會開始恢復正常。倘若他未來看到你的文章,他必須知道,一但他閱讀此文後,不論他有沒有意識到自己就是此文的主角,倘若還是堅持要接觸身心靈,我們會以大局為重。


(意思就是說:你本靈的命比你的重要,所以會切割掉你來保你本靈的命、來保障跟降低不必要的政治鬥爭所帶來的損傷)


好,基本上今天這一篇就到這邊。

我中午跟朋友吃飯,吃到一半還被催趕著回家打稿,明明還可以再吃卻滿肚子吃飽的感覺,唉~也沒看見你們幫我減肥啊!!可惡!!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