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阿璃

寵物溝通|用生命在教飼主如何面對生死



家中有毛小孩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每個毛小孩在每個飼主心中的地位也不盡相同。不管是人也好還是動物也好,每一次相遇都是一種緣份。


我小時候家裡就有兩條大狗,一條德國狼犬(LISA),一條大麥町。那時候家裡常常只有我跟媽媽,爸爸常常外出送貨。我那時候大概才三歲,媽媽在店裡面工作又要同時照顧我,在分身乏術之餘,我媽把LISA綁在門口,還跟LISA說要看好我,不能讓我走出店門外。


LISA總是很乖的讓我爬到牠身上坐,就好像風之谷的女主角騎狼的模樣。每次只要我又要偷偷走出店外,他就會默默地走到我身後,一嘴叼起我的衣服,把我往店內拖回去,只因為我媽跟他說過:不要讓阿璃跑到馬路上去。


有一次我們住的地方大停電,我媽緊張地在找手電筒,我坐在地板上只覺得好黑。這時候隔壁的張媽媽就跑出來教我媽的名字,問我們是否一切安好?結果綁在門口的LISA聽到張媽媽跑過來的聲音,就立馬站起來狂吼,就是不准張媽媽靠近我們。


我媽媽趕緊跑出去安撫LISA然後跟張媽媽說抱歉,可是同時又很感謝LISA保護我們母子兩個。

日子久了,我長大到六歲,LISA也老了許多。在某一次吃飯的過程中,她吞嚥時卡住,因為我老爸煮狗食給他吃,結果雞骨頭沒有剁好,留了一根刺,那根刺剛好卡在LISA咽喉處。我跟媽媽趕快把他送去動物醫院,獸醫說LISA太老沒辦法撐過手術,他再這樣下去不是缺氧而死就是只能安樂死,要我們當場做決定。


就是這樣突如其來的決定讓我們石化當場,我問我媽甚麼事安樂死?我媽說那是一種可以讓LISA舒服離開的方式,可是我媽也猶豫了。


後來,我媽心一橫還是做了決定。

我就看著LISA躺在病床上喘著氣,很用力的呼吸,然後醫生一針下去,他開始慢慢地不動了。我從那時候就很後悔,是不是我有甚麼方法都還沒有嘗試到就已經先讓牠安樂死?是不是我疏忽了甚麼?是不是我年紀太小所以沒辦法救牠?


我一直都很自責,於是我告訴我自己不能也不會再養寵物。

就這樣不知不覺地自責了30年。

即使我開始了這份工作,可以跟另外一個世界的靈魂溝通,我也沒想過要使用能力跟LISA說話,不知道為什麼。


***


兩個禮拜前,有位諮詢的個案跟我說他很難過因為她家狗狗癌症,他不知道該用甚麼方法來治療他的毛小孩會比較好。我就臨時接受他的委託,幫她做一次寵物溝通。


────


飼主:你醫療救治ok嗎?有特別想吃什麼?可以乖乖吃藥和保健食品嗎?需要什麼資源 我:他呈現的狀態很疲累、不想動。他回答說: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我累了


飼主:最近身體有什麼感覺── 我:問他有甚麼感覺? 他說他不太想動,可是又可能因為藥物還是有其它東西的影響所以變得很亢奮,但同時又不是很想動,所以讓他因此感受到更疲累 飼主:有特別想吃什麼?─── 他回答說:吃甚麼都不太有味道 飼主:可以乖乖吃藥和保健食品嗎?── 他回答說:會想吐,所以不想吃 飼主:需要什麼資源?─── 他回答說:讓我好好睡覺休息


飼主:如果開刀的話你OK嗎?

他回答說:你覺得我有拒絕的空間嗎?

我問這位飼主說:牠是不是常常不想理睬你,然後掉頭就走啊?


飼主說:牠是流浪狗,所以不太親人、有戒心

我說:恩,他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常常翻白眼。他的意思就是-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他不太care。他說「重點是你要怎樣,不是我要怎樣


飼主:我想知道她的想法,如果她不願意我就尊重她;如果不開刀,生命會提早結束,她可以接受嗎? 我:你是看不懂他的意思吧?


飼主:我真的不懂 我:他就說了「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意思就是說「該就醫就就醫、該開刀就開刀」。你問這麼多不重要的問題不就是因為你自己都放不下嗎? 反正他一直翻白眼就對了,他不是很想討論這個話題,他認為到底有甚麼好討論的?他就是覺得你連自己的事情都喬不定,就不用煩惱我了。開刀或是不開刀都會邁向死亡,有差別嗎? 是你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幹嘛而已,還要我一隻老狗來教?(我真心覺得他比你瀟灑多了)


飼主:但她要就醫不吃藥不行阿,想說跟她達成協議一起面對醫療 我:那就是他自己的決定,他就是不想要吃藥因為味覺有問題讓他不舒服。所以你協議有甚麼用?不是應該去找獸醫調整他味覺問題嗎? 


飼主:這樣她才矛盾吧!該怎樣就怎樣但就是不吃藥也沒用阿

我:你看不懂嗎? 就是因為味覺有問題讓他不舒服,所以不是應該去找獸醫調整他味覺問題嗎?


飼主:獸醫可以調整味覺?

我:你去問獸醫到底該怎麼辦,獸醫是幹嘛的? 你告訴我


飼主:醫療動物的疾病

我:對啊,味覺失調不是一種需要調整的症狀嗎? 所以你問我或是問牠有甚麼用? 他不是應該先去救治味覺問題才能好好吃藥嗎?


飼主:獸醫也有跟我說過藥會苦苦的,需要灌一下

我:對啊。


───


隔了兩天,飼主來訊跟我說,狗狗手術成功,醫生也說術後恢復良好,可是不知道怎麼搞得,兩天後毛小孩還是離開了。飼主很難受,想要醫生給個說法。


我:牠不就跟你說了,你做甚麼樣的決定都可以,牠都不在乎,因為牠知道牠就是要離開了,不管手術再成功都沒有用,牠依舊會離開你。


飼主很堅持要獸醫給個說法。


我說:我想請問一下,你手術結束之後離開醫院到牠離世之前,你都有回去醫院嗎?

飼主:沒有


我說:對啊,那醫院怎麼會知道妳們不在醫院的這兩天內發生了甚麼事情?

飼主:那我就是想要醫生給我一個真相,為什麼明明手術成功卻還是一樣離開我了


我:那這是驗屍的部分吧!你問醫生有用嗎?他也是要申請驗屍啊,那屍體呢?

飼主:火化了…


我:那就是沒得驗了。先不管有沒有辦法驗屍,即使你可以驗屍,醫院紀錄也只有到你們離開醫院那一天,這一兩天發生了甚麼事情醫院也沒辦法得知,所以你要的真相真的很有限,而且真相也不一定會如你所願。所以你到底想知道甚麼?

飼主:我想知道為什麼明明手術成功卻一樣離開我?


我:我有沒有幫你寵物溝通的時候就跟你說,牠說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因為牠早就知道牠時間已經到了,而吵著要真相的卻是你的情緒問題,但你有想過牠早就想走了嗎?你再怎麼知道真相也不會改變牠想要走的心。閻王要你三更死,你能留到五更?

飼主:(暴哭)我只是自責我是不是做得不夠好…是不是我哪裡沒做好所以讓牠離開我?


我:從來就不是你不夠好,牠也算是很好心地用牠生命的最後一刻來幫你上一堂生死之課。其實不用糾結你是不是沒有處理好牠的問題,所以牠才離開你。


他有沒有一開始就跟你說「你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因為他知道他遲早就是要走,但是你就是會卡在自己的情緒裡面出不去,所以他要你「你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就是因為要你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不要事後沉浸在自責的情緒中,因為只要你盡力去做,這樣就夠了,不論結果如何。


#他只要求你一個問心無愧


貓狗的生命設定一直以來都是比人類短,這是不爭的事實。

只要我們在他們的生命中,有善待牠、愛牠、保護牠,這就足夠了。


牠們都知道自己的天命何時到頭,牠們求的就是活的問心無愧

而飼主要做的,就是愛牠們愛到問心無愧,這樣就夠了。


***


這幾天跟我弟聊天,我弟說斑斑身體的狀況不太好,醫生要他有心理準備。


斑斑是一隻浪浪米克斯,我弟大一的時候在7-11地門口撿到他,那時候斑斑才剛出生,大冬天的下著低溫大雨,全身瑟縮在紙箱內。我弟看了於心不忍,便把牠帶回家。


就這樣,他們兩個在孤單的日子裡面過了12個年頭。

一人一狗,在遇見之前都是一個人生活,在遇見後就是兩個一起生活的好夥伴。

雖然我很少回台,但每次回去都很愛跟斑斑玩,孩子們也是。


斑斑很怕在地上爬的生物(房客的小北鼻)也很討厭愛哭的小北鼻,還會偷搶小北鼻的玩具然後跑到我弟房間偷笑小北鼻的愚蠢,不然就是小孩被罵的時候,他也會進去房間吠小孩幾聲,表示小孩就是活該欠罵外加笑小孩幾聲(黑人問號????)。


他是一隻有雙人床的狗,有自己的枕頭跟棉被,吃飯永遠吃的比我好,我弟都會去好市多買牛肉回來煎給他吃,我只能撿剩的菜尾(???),然後他永遠只有在有好吃的時候才會把頭放在我們大腿上,其餘時間就是翻我們白眼(因為利用玩就可以丟了的概念???)。可是我們就是覺得他是我們的家人,他真的是一個很好笑的傢伙。


我們跟他的感情可能還比我們跟我爸的感情還要深,他就是這樣一個特別的存在。


所以當我弟跟我說斑斑快要不行的時候,我很訝異。

我問我弟,斑斑是否有辦法撐到我們回台?我弟說,不樂觀。


我跟我弟聊了很多,也做了心理建設,我弟也問了一樣的問題:我是不是哪裡做的不夠好?或是我是不是還缺了甚麼沒做?我還能不能為他做點甚麼?


我跟弟弟說:你對他很好了,你自己回想一下,他是不是比他的兄弟姊妹都過得好多了?他有你的愛,有家有吃有喝有快樂,他活得比一般的浪浪好多了。你不欠他,所以不需要自責,盡力就可以了,問心無愧就可以了。


我弟想一想說:對,他媽媽兩年後就死了,至少他比他媽媽多活了十年。

於是我問弟弟是否有想到斑斑的後事要怎麼處理?他說他沒概念

我就開始跟他一起在網路上找處理後事的方法,畢竟遲早會發生,只卡在情緒中是沒辦法處理事情的。


上禮拜五的時候,我說我要讓孩子們跟斑斑視訊,如果真的怎麼樣了就以斑斑的需求為主,不需要因為我們還沒回台就讓斑斑痛苦地活著。可惜上禮拜五剛好遇到事情,所以延到昨天才跟斑斑視訊。


不知道是老天有情還是機緣剛好,昨天才讓孩子們跟斑斑視訊,今天凌晨就收到斑斑離開我們的消息。


雖然知道這樣的事情遲早都會來,但是當我看到訊息的時候,心臟還是一涼。


我跟斑斑的相處機會不多,但是我還是想到牠陪伴我弟12個年頭,心頭上的酸楚就直接湧出來。眼淚掉個不停,我跟自己說「明明就告訴自己感情不深,沒事的,可是又忍不住想哭…」


我把斑斑請出來,我告訴牠「謝謝你陪伴我弟弟12個年頭」

斑斑的靈魂化成人形,過來抱抱我,跟我說「都是一家人,不用說這麼多」

他說完,我真的止不住地淚崩。


我跟他一鞠躬,牠跟使者交談幾句,確認要往下一個地點旅行後,就回頭對我揮揮手,微笑地前往他下一個地點。

可是悲傷的感覺依舊止不住,我只好再往內心看,原來是我對LISA的愧疚也一併爆發出來。


我跟LISA說:對不起,我年紀太小沒辦法阻止那件事情發生。

我把積壓30多年的自責都傾吐乾淨,LISA依舊只是靜靜地聽著,一樣很溫柔地陪伴著我。

LISA最後只是很溫柔地摸著我的頭說:


「沒事,那件意外註定會發生的,不要責怪自己。

#我們都愛彼此愛的問心無愧,這就夠了。」



二哥難得出聲,說了一句「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雖然捨不得,但還是跟LISA還有跟斑斑擁抱道別,希望斑斑在下一個旅程中也可以過得一樣自在快樂,這就是我最想給他的祝福了。


之後,就是天國相見。



一定會再見的。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偶然看到[自殺者遺族]相關書籍的感想

與其有空去看這種無病呻吟的書,我會建議各位直接去看心理諮商比較快。 為何? 如果一件事情卡在你內心20年都揮之不去,你要做的第一個行為是:抒發情緒,然後面對自己內心的情緒問題。 如果身邊沒有人可以聽你說話,找專業的心理諮商是個很好的方法,但不是用逃避的方式去讀博士,這跟照顧自己的情緒有甚麼關係? 以為念完博士就可以療癒自己?博士論文是拿來研究行為,但跟療癒自己卻是兩馬子事情,因為不是每個自殺者遺族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