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學著說出自己的感受

一直以來都會重複進入類似上次與某個朋友吵架分手的情境,然後引發內心的憤怒與不平。

今天早上想到昨天收看的直播「為何分享靈性訊息跟經驗總是那難?」,內心又是引起對某個朋友的一股憤怒。


我問自己「為什麼還要對這種事情生氣?」

內心小孩「你明明就很生氣他那樣對你,你為什麼都不發脾氣!」


我「覺得事情已經過去了,沒什麼好說的」

內心小孩「若是真的已經過去了,為何你每次遇到類似的事情都會一直不開心?想把過去的經驗分享出來,可是又不敢跟別人說?」


我「就覺得沒必要說」

內心小孩「這樣真的有比較好嗎?是在逃避吧!」


我「是要說什麼?對方就是心思敏感的人,我連跟他說話都用非常小心的斟酌用字,這樣的相處也太累了,我不想過這樣的生活。」

內心小孩「那你有想過為什麼他會這樣嘛?」


內心小孩這句話提醒我要站在對方的角度去看整建事情,我就站在對方的立場反觀我跟朋友吵架的整個過程:


因為我常常分享靈性體驗跟與那個世界的對話的貼文,文章上的用字遣詞會讓一些身為麻瓜的朋友們感到我因為自己有這種才能就顯的特別驕傲、特別熱情,但其實我的用意就是覺得我找到我的家人、我很開心的跟大家分享我跟他們的互動。我只是想表達我終於找到我的家人,但朋友們不能了解我的喜悅,甚至覺得「我要是你,我才不會寫這種東西」,或許是因為他們也沒辦法體會我與生俱來很重的孤獨感吧。


有些可能剛開通但發展速度不同調的朋友,就會覺得我每次貼文都在炫耀。也會拿我體驗的一些經歷去跟資深的靈媒所體驗到的體驗做比較,然後發現我跟資深靈媒的體驗不相符的時候,就會轉過來批判我的體驗是假的、我所經歷的都是假象(因為跟資深靈媒講的不一樣)、一切都是我在作夢,反正就是說了一堆可以詆毀我自信跟以往我信以為真的經歷。


我當下覺得他的憤怒不只是針對我也是針對他自己。他針對我是因為他被我文章中的驕傲有自信的用字遣詞給傷害了,他覺得我憑什麼好了不起的?我有的他也有(既然這樣,那是在生氣什麼?)但反過來,他也是無意識拿我跟他做比較(雖然我從來只跟我自己做比較),然後他就覺得是我傷害了他,但這樣就可以合理化他反向用語言暴力傷害我嗎?


這是我一直以來最苦悶的一次。


依照我的個性,我一定會開罵回去,但這次我沒有,因為我知道我可以反駁他的點太多了,但是我不想這麼做,我只是默默的忍受他的怒罵,然後就跟他說「隨你意吧,就當我是瘋子吧。」


但是也是因為這樣的默默忍受,我著實受傷了很久,一直到現在還是沒有痊癒的狀態。

內心小孩因此出現的次數多了去,但我很少正視這一塊,因為覺得傷口會隨著時間癒合,但是已經快半年了,我還是覺得傷口還沒好。


內心小孩「你為何不敢把你想告訴他的事情直接告訴他?」

我「現在都這種狀況了,還要說什麼?」


內心小孩難得展現出耐心,對我循循善誘的引導「你就是要讓那股情緒出來啊…」


我嘗試把心裡的話說出來「我很抱歉我的文字過於神采飛揚,無意間傷害了你,現在連我自己回顧自己寫的紀錄,我都會覺得害羞,因為開心的能量太強大,用字遣詞難免比較沒有掌握住該有的力道,尤其是跟家人在一起相處的過程,讓我忘了你也是孤單一人到地球上,你的孤獨感可能也不比我輕,所以貼那種閃文,的確很容易讓閱讀者感到不愉快。


但我同時也不想跟你說抱歉,因為我不覺得誠實表達自己的想法跟感受有什麼好抱歉的,我不需要因為找到自己的靈性家人產生巨大的喜悅來跟你說抱歉,我就是很誠實、很開心的分享我終於找到我的家人,但你無法承受我文字的能量,那也是反射你自己的內心狀態,與我何干?


我無意傷害你,你若好聲提醒,我自然會謹慎用字,但不需要等認識了幾年後才突然爆發,然後再把這幾年累積起來的憤怒與忌妒一次潑到我身上,這樣的你也不比貼文的我好到哪裡去。我一直以來不想跟你道歉就是覺得我不想委屈我自己的感受,跟家人重逢是多麽幸福的一件事,為什麼我需要為這種事情跟你道歉?就因為你無法承受你內心的孤獨,所以我就得隱藏我的喜悅?」


我想了想又說「資深靈媒自己都說不要把他的體驗當作是唯一版本跟唯一標準,那為何你又把對方的體驗當作是評判我的基礎?我看到的必然不會是資深靈媒看過得東西,更何況我與該靈媒的系統並不一樣,這樣的比較跟批判不是很好笑嘛?這跟拿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有什麼不一樣?


我們都才剛起步,難免在收訊上會有落差,也難免沒辦法判斷跟我們說話的到底是真的高等靈還是普通精怪,對方若要偽裝成高等靈,現階段的我們也沒辦法分辨,但就因為你得到的訊息與我不同,就認為我都是在編故事,我覺得這些明明都是學習過程的一種,卻要這樣被你無情的批評,不給任何學習空間,我實在是無法接受,難道就沒有犯錯跟學習空間嘛?只能一昧被下定論:你就是在編故事,你講的都是假的。

殊不知那是我家本靈給我的考驗跟體察功課之一,難道我家本靈要給我什麼樣的考驗都必須經過那位資深靈媒的審核才能發給我做嘛?我家本靈就是標榜#從錯誤中學習,那我能做的考驗跟體察就只能跟該資深靈媒走一樣的路?那是他家本靈又不是我家本靈。」

我不會去批評別人的體驗是假的,因為系統太多了~多到數不清,加上每個人的體驗都會跟自身在地球上累積起的生活智慧息息相關,所以真的不需要比較,因為變數太多了。


我看重的一直都是每個人的內心素質,各家能力什麼的都千奇百怪,比都比不完,而且每家的本靈打算開什麼技能給自己的人類根本是無法預知也沒法比較。我看重的就是一個人有沒有強韌的心裡素質,或是至少是走在建立起強韌靈魂肌肉的路上,這樣就好了。


所以當我被批評我的體驗是假的的時候,我其實很受傷,尤其當對方的直覺一直以來都很準確,我當下就真的接受他對我的批判:我的體驗都是假的,那我的家人也是假的。

(然後我就再一次被強烈的孤獨感給淹沒)


但是現在的我,拒絕接受這樣的批評。

(對方可以亂丟情緒給我,但我也可以選擇不要接受)


我的靈性體驗是屬於我自己的發展,就跟昨天哥哥開導我一樣,哥哥說「每件會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都有他的原因,你一直以來就是按部就班的發展,並沒有做錯或是走錯路,不需要看輕自己。」

不相信我的人,那是他的事,我不需要為了某些人的相信做承擔,我相信我自己就好。

打到這裡,我內心原本緊繃的憤怒與不甘都鬆開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經完全放下,但至少我學著把自己積壓許久的憤怒與不甘,一點一滴的釋放出來,或許某天再入同樣的情境時,就會發現引不起我的憤怒與不平,不再緊抓著這次的經驗跟痛苦不放。

我抽了一張塔羅牌(第一套卡牌:光)來結語這整件事情: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開始就陷於窮困、失望的絕境,但不論前路多麼難行,只要堅定信念,勇於開拓,人生就能“絕處逢生”,出現一個充滿光明與希望的新境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