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原諒自己是最大的力量|外靈的高竿手段


這位朋友在聽完我的連結內在小孩的音檔後,順利與自己的內在小孩連結上,在對話幾日後,突然某天內在小孩像是撥放流水帳一般把過去某一世的記憶片段,一點一滴地撥放出來給他看。

突然看見自己過去記憶片段的朋友,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還嚇呆的問身旁的朋友說他是不是有甚麼狀況?被外靈入侵了?


後來他朋友私訊我,我詢問對方當天是怎麼樣的一段故事、又是如何紓解掉的?


這位朋友跟我說他的過程,我覺得真相沒有像他內在小孩給他看的畫面那樣的簡單,甚至有更多更複雜的東西在背後需要進一步的去探究,而且他這段前世記憶不是那麼的好解,有太多的隱藏雷點,我也很擔心他解一半或是解的不完全會有可能導致這次的人身有二次創傷。於是,我就請這位朋友跟我預約,我帶他走一趟完整的解前世的流程,他自己在比較一下兩種解法的差異性在哪裡。

朋友說他看到的前世記憶如下:


某世的他一開始幫朋友看星盤,他感應到身邊好像有一些存有,當下他想要施展魔法,但是自己當時的力量是撐不起來的,但是他內心還是很想試試看,於是身邊的存有就感應到那世的自己有這樣蠢蠢欲動的心態,於是這位存有就幫當世的自己撐起當時的魔法陣。

在內力不足的狀態下撐起超出自己能力範圍得魔法陣,前世的自己因為一時力量失衡,失去平衡的衝擊讓兩位當事人當場暈死過去,等這位朋友醒來後,才發現他的朋友卻因為這場失衡的魔法力量而喪命。 


我聽完他的敘述之後,我請他進入內心,並請他的內心把完整的故事都撥放給朋友看,不要只看一半。

朋友「我那一世的朋友狀況不太好,因為他身邊有跟一個外靈。我就幫我朋友看星盤,然後發現算出來的星盤就是那個外靈,可是後面就沒有畫面了」

我「你問他說那個外靈是怎麼來的?」

朋友「那個朋友說是卡牌裡面的」

我「問他為什麼外靈在卡牌裡面好好的,為什麼外靈會跑出來?」

朋友「因為我朋友的狀況很不好嗎?」

我「那不是唯一的原因」

朋友「………是我把他叫出來的」開始啜泣


我「請你擁抱自己的心臟,跟他說──我們今天只是來走一整趟完整的解前世的流程,並不是來批評他做了甚麼的蠢事或是犯了甚麼樣的錯,那都過去了,都不重要了。今天大家就是要把過去的事情都解出來,讓你從過去的事件中重新學習,你所犯的錯就不會是錯誤,而是幫自己昇華成為更好的人;但如果你選擇逃避而不去面對,那錯誤就只會是錯誤,他只會讓你成為真正的罪人而不是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差別就是在於你有沒有跟過去的自己學習。

因為犯過錯,才有機會成為更好的人;如果有人一輩子都沒有犯過錯,那他一輩子都不會知道自己有甚麼樣的進步空間,他也相對失去成為更好的人的機會。

所以犯過甚麼樣的錯,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把自己撿起來,然後好好跟自己學習,這才是最重要的。」


這位朋友聽完我講的這段就開始忍不住的哭泣,數度要求我暫停。我請他徹底宣洩情緒之後,我們在重新開始。

朋友「他(內心)好像叫我把那個外靈給叫出來」

我「現在我們的重點是處理你跟你內心的那一塊,外靈的部分最後再來談」

朋友開始跟自己的內在靈魂溝通,要一起好好面對這件事情。

朋友「阿璃,我肩膀開始痛~好痛!」

我「好,去感受一下那個疼痛,然後問肩膀為什麼痛?」

朋友「……..罪惡感」


我「好,問他為什麼會有罪惡感?」

朋友「因為自己當時的疏忽,所以害朋友往生」

我「好,還有呢?這疏忽裡面還包含了甚麼?」

朋友「覺得自己有很基本的東西都沒有注意到就做了這件事情,比如說:慾望」

我「誰的慾望?慾望的內容是甚麼?」

朋友「我對於追求能量/力量的慾望」


我「好,請你抱抱自己的內心,跟他說他很勇敢,我們需要當初更進一步的真相,如果他不斷遮掩的話,你要怎麼脫離這樣的罪惡感?你要怎麼樣脫離輪迴?

輪迴之所以是輪迴,因為他就是把人生當作遊戲一般的呈現,當你面對他之後,輪迴就只是場遊戲;但是當你不面對他的時候,輪迴就是一場場痛苦的回憶,你過去所做的那些將成為事實,你將成為名副其實的殺人犯。

所以,這決定權在你身上,你是想跟過去的自己學習,還是想成為名副其實的殺人犯?

你要思考一下」


朋友聽到這邊又數次忍不住痛哭。

朋友「我們不要再躲了,我們要好好學習,不然無法脫離這件事情,我們就真的變成殺人犯了。」

過一陣子,這位朋友說他很想吐。我跟他說放輕鬆,這些反應都是最深層的清理方式,想吐就吐出來,不要憋著。

朋友「好了」

我「好,我們繼續問他──你想要的東西是力量,那這個力量跟外靈有甚麼樣的關聯?」

朋友「他想要外靈來幫他,然後是我自願讓那個外靈來幫我」

我「那代價是甚麼?」


朋友「朋友的狀況、朋友出事、我個人的名聲….」

我「外靈真正想要帶走的都不是你知道的這些」

朋友「他….他要的是甚麼?」

我「你問你的內心,外靈真正追求的是甚麼?」

這段期間,我們雙方的對話被干擾的很嚴重,沒有辦法順利對話。

朋友「能量…..(斷訊)…….悲傷製造出來的能量、毀滅自我靈魂的能量」

我「你毀滅自己的能量?」

朋友「…..(斷訊)…….那個外靈想…….…..(斷訊)…….」

我「你剛剛講話全部都斷掉,沒有一個完整的句子」

朋友「外靈想要毀滅我的靈魂…..(斷訊)……有聽到嗎?」

我「好,你從悲傷那一邊開始往下挖,他想要如何利用你悲傷的那一面搾取出能量?」

朋友「他想利用我朋友的事、利用我的罪惡感、利用我的挫敗感跟失敗感、悲傷導致的自我毀滅來傷害自己?」


我「很好,繼續」

朋友「那個外靈想要我傷害自己之後把我的靈魂帶走」

我「因為你沒有傷害自己,所以你的靈魂沒有消亡依舊在輪迴中繼續輪迴,請問那位外靈在這樣的過程中他得到甚麼樣的好處?」

朋友「我突然知道,悲傷跟失敗還有憂鬱的能量。因為我沒有自殺,所以我會一直遇到重樣的事情而產生同樣的愧疚感、憂鬱的狀態?…..…….我的肩膀…..(斷訊)…….很厲害。

好,因為他想要我傷害我自己好帶走我的靈魂,所以每一世的我都會忍不住想要傷害自己?…..內心說對…….」


我「但是因為你的靈魂並沒有真正死亡,只是你每一世的人身都被這樣的情緒干擾著,請問他得到的是甚麼?」

朋友「他要的是這些能量」

我「對他來說,不管你的靈魂死亡還是繼續輪迴,都沒有損失;反而你的靈魂死亡了,他才是真正的虧損。他放任你不斷的轉世投胎才是真正的投資股,因為你每一世都會被這樣的情緒所困,所產出的負面情緒就是他投資後所產生的利息,只要本金不死(靈魂不滅),他就有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能源可以一直提取,何必急著殺死你?一直到你這個靈魂輪迴到最後一世了,你累世的學習課題都因為情緒所困而延後進度,你也沒有辦法如期完成輪迴中要面對的部分,導致你輪迴失敗,你的靈魂最後也會因為『輪迴失敗』而走向死亡,你懂這是他設下的陷阱嗎?」


朋友「太可惡了吧!」

我「可惡的不是他,是那一世沒有看清楚自己內心慾望的自己,是那一個自己讓自己掉入那樣的陷阱裡頭。他可以說他是被你邀請來的,他從來沒有引誘你,他也沒有阻止你面對自己的內心啊,『你是被你自己的情緒所困惑,我只是剛好過來擷取你凝聚出來的負面情緒而已』,所以他的說詞是可以這樣說的喔。所以你看得懂他的做法嗎?」

朋友「有」

我「好,那破解之法是甚麼?」

朋友「他(內心)說好好觀照自己內心的慾望、看到為什麼自己會有這個慾望、要一層一層看到那個核心的問題是甚麼」


我「面對自己內心最深層的恐懼、過去所犯的錯、所有自己的陰暗面、對自己坦承自己所有的慾望跟想法。你只是需要對自己承認就好,你不需要對外人承認,對自己坦承自己的陰暗面,是一件極其有勇氣的事,不是一件丟臉的事。


人之所以會走歪,力量之所以會被濫用,就是因為不對自己坦承,沒有其他的。

一旦你對自己坦承,就沒有外靈可以把你拉著走,因為你知道自己對於力量是有渴望的。所以今天假使有外靈來勾引你、要給予你力量,你大可以對外靈說明──對,我就是渴望力量,但是你的我還看不上,因為你不配。


你必須先對自己坦承,你才知道你的能量的底線在哪裡,對方就不敢來造次。

但如果你不對自己坦承,對方只要隨便對你勾一勾手,你就順著對方的方向去,連陷阱都不用鋪陳,你就直接被拉著走了。這不是對方的陷阱高竿,而是因為你沒有坦然接受自己對力量是有慾望的想法。

因為你沒有坦承,所以你會一步錯步步錯,了解這個概念嗎?」


朋友「嗯」

接下來我引導朋友邀請那位因故死亡的朋友來到現場,我請朋友跟他已故的往友盡情傾訴他心中多年來的不安、委屈、罪惡感。朋友開始跟對方道歉,說到最後已經情不自禁的痛哭流涕。對方聽完之後很錯愕,也開始跟著哭,對方說他很害怕。

我「問他害怕甚麼?」

朋友「他很怕當時的我的樣子,他不相信當時的我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但是當力量失衡的時候,那個當下的我的狀態很可怕。」

我「好,請你問你的內心,你得到力量之後你做了甚麼事?」

朋友「傷害自己」


我「他是傷害自己嗎?還是他得到力量之後就進入了瘋狂狀態而失去理智?」

朋友「你那個狀態是清醒的嗎?…..(斷訊)…..不是清醒的」

我「所以基本上他就是進入狂暴狀態,喪失理智了。」

朋友「…..(斷訊)…..我…..(斷訊)…..就是…..(斷訊)…..」

我「你一直被干擾,他就是不想要你清醒」

朋友「我右手很麻,沒有感覺得麻」

我「是鐵手的麻?」


朋友「對,他想要讓我不會動,而且超級沒力、沒有知覺…..(斷訊)…..」

我「他就是不想讓你整個讓你清醒起來,不想讓你來面對你的問題,他就是不要你擺脫他的控制,你明白嗎?他要讓你感受到他的存在、你會不會害怕他的存在而恐懼他、放棄面對這件事情。我剛剛就已經跟他談很多次,不要動我們的網路線,他就說他不要我幫你解。我說這件事情不是我在解,是你要不要面對這件事情,是你決定要不要面對。

好,現在問你的內心,他喜歡得到力量之後因為無法駕馭能力而陷入狂暴狀態,而去傷害他真心喜歡的人,請問他喜歡那樣的自己嗎?」

朋友「不喜歡」


我「當你的心智不夠成熟、內在靈魂不夠穩定去駕馭超出自己可以掌握的能力時,人就會陷入一個癲狂的狀態,那個狀態就是失去平衡的狀態。所以不是力量的錯,而是你的靈魂不夠穩定,無法掌控太大的力量,如果連基本功都做不夠如何去掌控更強大的力量?


盤子那麼小,蛋糕那麼大,遲早都是會垮下來的,你遲早會被力量給吞噬掉。

當一個靈魂的內在蘊含有多強大,他就可以搭配多強大的力量,這邊的比例是1:1的定律

可是外靈依照承諾給你力量沒錯啊,但是他故意給你1:10的力量,你自己承接不住最後被力量吞噬掉,他也能說『我有按照契約規定給她力量啊,但是是她自己承接能力不足所以被力量吞噬,跟我沒關係啊』───這是他設下的第二個陷阱。


懂這概念嗎?

不是說每個人都不能開通、不能有力量,我不是說這個。

是說你今天程度在哪裡,你最多就只能承受那樣的程度;如果還想要冒進要求更多力量,那平常人生的歷練就要做的很豐足啊,不是你想要人家就會開給你,因為你駕馭不來就是被吞噬掉。

這就是為什麼有人會被團隊保護的很好,致始至終就是個麻瓜,因為內在靈魂的歷練不足,過早開啟能力就是導致靈魂毀滅;但是那些歷練不足卻一昧要求開通靈性能力,就只是自取滅亡,團隊以放生小人類的姿態在旁邊觀望。


而外靈呢?他根本不管小人類的靈魂死活,他們只在乎要投資短線報酬率,要小人類提供源源不絕的能量給它們就好,小人類最好一輩子都離不開地球給他們當ATM最好,離開輪迴它們還要再去找下一個能量供應商,幹嘛不把現在手上的短線變成永久使用,這樣豈不是更好?

人生歷練要足,要抓住那1:1的定律,後面的路才會走得穩」


朋友「沒有那個屁股就不要吃那個瀉藥」

我「對!這就是坊間身心靈行業最大的通病,沒有那個屁股偏偏要去吃那個瀉藥」

朋友「(對著身故的朋友說)我因為想要得到這個力量而沒有去正視背後的慾望,去傷害身邊的每一個人也傷害了你,我真的很對不起。(哽咽)可以原諒我嗎?

(數分鐘後) 他居然問我我還好嗎?……..(哽咽)……..他摸摸我的頭跟我說他沒事了…….

他說他沒有怪我……..(止不住地哭泣)………」


我一邊聽著一邊陪伴著她,聽著很雷同的過去,我也忍不住鼻酸了一下。

人總是要先犯錯,才知道該如何成為更好的自己,把這些過去提升為養分來幫助其他曾經走過同樣的路的後輩。

人生不就是這樣嗎?


我適時地打斷朋友和解的過程,並教她如何重新檢視這一連串的過去,檢查有沒有遺漏的部分。

朋友「嗯都好了,剛剛不舒服的地方也好了」

我「好,你有甚麼話想對外靈說嗎?如果沒有的話也不用勉強」

朋友「我這一世表意識是一個勇敢的人,是想要解決問題的人,我沒有辦法放著自己的問題不管,就這樣沉淪下去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這輩子,起碼現在,我會好好願意去看自己的黑暗面跟不堪的一面,我不會讓你為所欲為,請你離開。如果你不願意,那你也得不到甚麼好處。」

我「好,那外靈有給你甚麼回應嗎?」

朋友「就一個不屑的態度」


我「好,我想請你比較一下你的內在帶你解前世的方法跟我帶你的方法,你覺得差異性在哪裡?」

朋友「她給的畫面不會很全面」

我「因為她不敢一個人面對所有的事情,她需要有人陪著她一起去面對;你想想看你現實生活中是不是也有一樣的問題,你會需要有人陪你一起壯膽?」

朋友「(深呼吸)對」

我「對啊,她就是你-你就是她;所以不用過度責怪自己過去做了甚麼樣的蠢事,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事你有沒有面對那些事情然後從中學到甚麼樣的教訓,如何透過過去的事情成為一個更好的人,這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你面對了,你結束這一回合,你就可以脫離輪迴」


朋友「她想要自救,但是她需要有人陪伴她」

我「你就是她需要陪伴的那個人,而我只是引導教學的人;因為最終你還是要陪伴著你自己走到人生的終點,所以這也是為什麼我說『在輪迴這條路上,沒有誰是誰的老師,只有互相扶持的同伴。你就是你自己的老師』」

朋友「前幾天,我一直在找我出生的命盤,我記得我弟的但是我就是記不起來我自己的。我明明就有很明確的記憶,可是每次要想起來的時候,就偏偏會忘記那段資訊,我爸跟我講一種、我媽也跟我講,我爸是把我弟的記成是我的,我媽記得我的命盤時間,但是當我一聽到要記下來的時候我又瞬間忘記……..這會是我的內在不要我記得嗎?」

我「當然不是,因為那個命盤上面會有她不想讓你看到的資料,你想想看有誰會因為你記不起來而得到相對應的利益?自己思考一下」


朋友「那個外靈,因為我後來找到之後我算出來的命盤就是在講我現在的狀況」

我「如果你看到那個命盤了,你是不是就會知道事情有出現端倪?所以你現在看出來它們是怎麼操作的嗎?讓所有事情看起來都很自然、都很巧合,但實際上真的有那麼多巧合嗎?除非你有很敏銳的覺察力,去抓出中間不對勁的地方,不然是根本不會發現它們把所以事情都安排的這麼天衣無縫。」

朋友「真的沒有那麼多巧合」

我「你前世遇上的外靈是有階級的外靈,因為他給我看的影像是埃及的阿努比斯的樣子,跟一般坊間的西塔背後的靈體的程度是不一樣的。但我不認為他就是埃及的阿努比斯,只是他要傳遞給我的訊息是他不是一般的靈,是有經驗的。」


朋友「西塔那種就是一看文章就知道有問題的」

我「對,就是那種詐騙集團幼幼班的感覺,但是你遇到的這一個是有歷練的。說到底啦,我們跟外靈之間的差距其實不是能力,而是社會歷練。

他也是有經過詐騙初階然後失敗很多次,才知道該怎麼一步步的引誘人類入局啊,才有辦法把這些手段隱藏在這些細節中,讓我們看起來一切都合乎自然。力量那些東西都只是詐騙手段而已,你只要想著───我們今天會被外靈引誘上鉤,是因為社會歷練不足、沒有真的好好面對自己的內在慾望跟對自己坦承而已。不需要過度責怪自己,不需要。

所以你看,靈界到最後在講求的也是社會歷練啊!」


朋友「那時候他就跟我說,『阿璃的課可以上嗎?可是驅魔的文章不要看。』我一整個超奇怪」

我「對啊,因為他不是卡在你身上或是體內的魔啊,所以他會跟你說驅魔的文章不要看但是可以上他的課,因為他也在打賭我是能幫你清理多少?我又可以引導你多少?我的引導可能會成功也可能會失敗,但最終他押的寶是在於───你不敢面對自己的過去。

只要他押對了,我再怎麼想把你救出來,都不會成功,因為你沒有要面對自己的過去。

你身上的魔不是外靈的魔,而是心魔。

所以他會跟你說『阿璃的課可以上嗎?可是驅魔的文章不要看。』

對啊,所以他沒有說錯啊,因為你本來就不需要驅魔,他更沒有阻止你去上課啊。」


朋友「那我團隊都知道這些事情嗎?」

我「都知道啊。可是整件事情的唯一突破口是在於你要不要面對這段過去。一旦你正視到這件事情的存在,你也決定要做了,這件事情就會開始被化解,他拿你沒輒。所以他不會阻止你去學好的東西也不會阻止你去學壞的東西,魔鬼就是藏在細節裡啊。


所以他賭的就是你不敢面對過去,所以他不阻止你去找我上課。


他同時也在賭我不會幫你解到這麼多啊,因為世界上有很多人可以幫你見證到過去所發生的事情,比如說幫你看前世今生好了,但是不代表每個人都有能力跟我一樣可以幫你連根拔起的把整串都清理乾淨啊。

所以我一旦挖到他的痛點了,他就開始對你動手了」


朋友「剛剛那個痛點真的很奇怪」

我「像我家不讓我打文章,他也是會讓我鐵手。我一離開電腦桌,我的手就恢復正常,但是一走回電腦間就開始鐵手,這算是一個很特別的體驗。

你要多抱著自己的內心,安慰他跟鼓勵他,辛苦他這麼多年扛了這麼久的罪惡感,他今天真的很勇敢地把自己過去的創傷都挖出來重新清理一番,他真的很了不起。」

朋友「我有時候都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都要得憂鬱症了」

我「你想想他扛了這麼久,幾百年了,能不得憂鬱症嗎?你問問自己的內心,問你的團隊有沒有想跟你說話?」


朋友「我怎麼感覺團隊們都在泛淚?」

我「叫他們過來抱抱你啊」

朋友「(啜泣)祂們說:孩子你真的做的很好」

我「我會把今天的諮詢用文字的方式刊出,你OK嗎?」

朋友「OK」


後來結束通話後,我有感受到朋友家的團隊有派人來跟我說聲謝謝。但因為我急著帶小孩外出用餐,所以就跟對方以敬禮的方式回禮,再麻煩我哥去幫我跟對方的團隊們social一下。


───

『後記』


我最近有跟水晶少女聊天,她家團隊說有觀察到很多看我粉專的讀者的內心都對於力量的渴望都蠢蠢欲動,但又因為害怕外靈太強大而不敢有所作為,因為認為自己平凡所以就想要有力量來證明自己的不平凡,我說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局面。但如果你有發現,可能會注意到我一個禮拜內會有幾天不發文,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某些人產生的執念,會讓我有一種被黏住的感覺,哪種感覺我其實不太喜歡。


但是我又沒有辦法控制讀者不要對我的文章或是服務產生幻想、產生可以擁有某種能力的念頭。對於那種已經產生邪念又不面對自己,已經走歪的讀者,我個人是採取放生姿態,反正累世的白目跟不懂的自愛,那我看見了也當作沒看見。


我也想藉此跟大家解釋一下──

基本上在靈界是講求不要滅掉對方為主,意思意思就好。

但是有時候對方很普巄共,我講幾次都講不聽,那我就會動手。不管怎麼動手,我都是有跟我哥或是我家團隊核定過是可以這樣做,我才會出手,所以不是乍聽之下我怒氣值爆棚就可以直接滅掉人家那麼簡單,畢竟我在內心與團隊溝通的對話是不能公開,所乍看之下好像我都很隨興,但實際上都是有跟團隊溝通才會做出相對應的處置。


不然我幹嘛拿自己的最後一世輪迴去幫不認識的人收拾爛攤子?

對方才花幾萬塊就要我多出幾次輪迴?我又不是傻子。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