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阿璃

出賣靈魂的靈性知名部落客寫手A


今天公布這件事情有兩個主旨: 


1. 我沒有想要誣賴任何人來蹭流量,所以不會公布這個部落客寫手的名字跟特色,但是我會把他的部落格、網址、人類名字、靈魂名字鑲印在圖片中。如果你跟自己的內在小孩已經連結上,你又看過這個人的部落格,下次當你滑到這個人的文章時,你的內在小孩就應該要提醒你遠離這個部落客A。


2. 公開這樣的事情是要告訴大家,我已經對他作出相對應的懲處,請各界知曉。


每個人親自寫出來的文章都會有一種專屬作者的氣息(你也可以稱之為文筆骨感),那個骨感是經由當事人自身的經驗跟氣場所寫出來的東西,但是這個部落客的文章在近年來有明顯的拼貼痕跡,寫出來的東西充斥者不同作者的氣場。反正都沒有牽扯到我,所以我一直沒有針對某位部落客甚麼,一直到前天我被莫名引導去看他的部落格,才發現他居然有抄襲我的文章跟概念。


說對方抄襲概念,一般讀者會認為這個很難定論,因為靈性文章在市面上已經大同小異,可是像我這樣的論調跟處理手法是市面上沒有出現過,甚至是極小眾市場,完全與大眾市場操作手法反其道而行,極容易被誤認為是我故意要攻擊對方所編造的理由,但是很抱歉,真的不是。


不妨跟各位說清楚,我是有專門監督我的人與團隊在看我寫的每個字與處理的每一個案子,如果我有做錯或是寫錯,我都會上來修正,也會發公告說我哪裡做錯,我的補償措施是甚麼,就好比水晶娘家一案。


我家團隊跟朋友家的團隊很嚴格,倘若事後有做錯,我就一定會講,不會冤枉人。


雖然很多靈界的東西我無法在現實生活中提出證據,我能做的就是把他們的事蹟都寫在靈界的公告欄上,並且在圖片中放上連結,讓你們的內在靈魂/本靈去幫妳們辨認這篇文章的真偽,然後你們再思考到底要不要再去看這位部落客的文章、產品、課程。


事情的起因是,我前天被誘導去看他的文章,在某一篇文章中發現他有抄襲我的概念跟內容,該文章的概念跟氣息就是我的東西沒有錯。於是我突然想起今年某月,有一位朋友把A的文章貼給我看,內容是寫一位移工在台釣魚的新聞,說這位外國朋友把自己釣魚的影片上傳,意外爆紅,於是他開始講解這個人為什麼會這樣爆紅,布拉布拉不拉的~


我記得我當下回我朋友說「對啊,這就是我講的麻瓜能力的概念」


那時候我也只是覺得有人看到我看到的東西,是件好事,也有一種被肯定的感覺。


實際上我跟我哥連上線之初,某位朋友就丟A的部落格給我看,我那時候還覺得A寫的東西井井有條,甚至把他的經驗當作是感應的標準答案,還認為自己的感受跟解讀都是錯誤的。那時候我哥跟他朋友有來提醒我「他(A)的東西不一定都是對的」。但是我沒有聽進去,所以我有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跟我哥不斷的爭吵跟碰撞,也是因為我過度信賴A的經驗所導致的。我不是要在這裡怪他寫的東西不精準,而是坦承我在練習的初期我就是用錯器官感應跟翻譯、是我不夠相信我自己、是我不夠相信我本靈,一昧地去相信一個陌生人才導致自己跟自己的本靈疏遠。


但還好我哥沒有放棄我,總是給我很多時間去驗證、去思考「相信對方所寫的一切」是否是真的不用存疑?


兩年前,我開始察覺A的文章不對勁,讓我產生很大斥之以鼻的感受。


一年前,我開始察覺他的文章上面充斥著靈魂不穩定的氣息,文章的真實性已經開始讓我懷疑。

這禮拜,我發現他的文章內容很明顯有我的氣息!


目前比對下來,帶有我的氣息的文章已經高達六篇,有些文章還有穿插我跟其他人的文章,到處拼湊跟潤飾過。


很多有關於他的個人日記部分,都是幻象、變造的假象居多。

我大概是在一年前就知道他只是一個寫手,他並沒有足夠的靈力可以做到他講的那樣厲害,但是我也就是看他有多會掰,所以也就是持續觀察。請朋友跟團隊鑑定後發現,他也只是一個靈性寫手,專門打聽靈界的事情再寫成是自己的經驗。


那時候我們得知他的近況是,只是一個寫手,尚未有特殊目的。

但說真的,我有對他保留一個心眼。


因為當一個自媒體經營長達十年之久,你跟我說他沒有別的目的,加上文章又是以靈界的紀錄居多,我很難不相信他背後沒有隱藏真實目的,不然經營粉專長達十年之久就是為了交朋友嗎?後來果不其然的他開始賣靈性服務。


但是還是因為沒有深入證據更沒有受害者來找我報案,加上我個人也沒有被牽涉其中,所以我還是只能保持觀望。


第一次跟他有牽扯,是因為前一陣子我有在朋友圈裏面說我懷疑他背後不單純,而且我從他的文章中發現有破綻,他並不是如他說的那樣,加上某一次看到他的樣子,我更加確定我的猜測。而且他背後團隊,美其名是團隊但實際上是狗仔出版社,專門收集跟竊取他人與靈界存有的研究資料,然後再重新潤稿投遞給A,讓A以為是自己的經歷然後寫出來。


娘家的故事我想大多數的朋友都已經知道了,所以我就不贅述。


總之,娘家那一次就找上他的團隊,要合夥一起暗殺我。(娘家的坦承自白我有存檔下來)

但是因為娘家想要博取我的信任,所以臨時抽腳,把A的團隊給出賣了,所以計畫沒有得逞。

好,現在的重點來了。


自從我發現他抄襲我的文章之後,我就連線過去跟他本靈對談,他本靈就是一副「我有難言之隱」的臉,我就直接問他,抄襲一篇文章要怎麼罰?


他本靈與其背後的出版社一言不發,我把我的構想跟他說,出版社直說「你根本是黑道!」

我看著他的雙眼,對他說「我就是。」


然後我開始跟他說我接下來要怎麼求償,結果我就聽到我家廚房開始有滴水的聲音,我就說「若你們打算要把我家水管弄破,到底有漏水,那我就求償小人類A這輩子的福報都歸我。」


然後滴水的聲音消失了。


我就繼續說我的求償內容,我說「一篇文章,車禍十次」

出版社組長說「那這孩子還活的成嗎?」

我說「那不是我要擔心的事」

出版社主管說「可以不要求償嗎?我把你的東西還給你」


出版社主管拿出一顆充滿七色琉璃光的光球跟一疊筆記,我看了一下,是我的辦案紀錄、原理分析、觀察理論,而旁邊那一疊筆記是出版社編輯看過我的故事之後重新潤稿準備要投遞給A的文章內容。(靈界會投遞一些靈感給小人類去書寫,但是小人類卻不一定可以完整寫出來,可是A的部分是他從他自以為的「靈界歷練」中得知這位編輯撰寫的內容,又自以為是自己的經驗再書寫出來,但實際上他看到的都是幻象!)


我拿回我的珠子跟筆記之後,我又繼續說我要的條件,然後水滴聲又開始了。

我說「那現在就是沒得談了,那就全部處理掉了吧」


然後就一個個被處理掉了,A的本靈站在原地看得一愣一愣的。然後我又跟A的本靈說,一篇文章就是一根手指頭,目前一共五篇,你自己選一下是要左手三根右手兩根,還是…..?

A本靈沒有想過我會是認真的,然後他也嚇到不敢講話,我就說「放心,我動作很快,不會痛的….還是你要選擇會痛的那一種?」

看他遲遲不說話,我就直接動手處理。


這時候,我就把A的靈魂召喚過來,我把他的靈魂的五感封印住,並且下了一道密令,只要誰敢破除他的封印,就會被自動消滅掉,我要他當一個妥妥的麻瓜。

當天下午,有一個女靈魂過來抓著我的右手,跟我說「我拜託你不要把這件事情寫出來,我的流量會掉!」

我說「妳的流量會掉?你抄襲我的文章就是為了衝流量,我把事實寫出來,你的流量會掉,那你是有要分我流量喔?你抄襲我的文章是有問過我喔?」


A的內在小孩「我下次不會了,我會改」

我說「你會改?你累世都幹同樣的事情,每一次都被抓到、每一次都被毆打,然後下一次輪迴又再做同樣的事情………你到底哪一次真心悔過了?你靈魂之如此破碎不就是因為你不知悔改嘛!?整天讓你的人類活在醉生夢死的日子了,你到底在幹嘛?」

A的內在小孩不說話,於是我讓他吃了「誠實豆沙包」(當然這是我創出來的技術名詞,沒有真的這種東西啦),他就開始說時話:「是我把靈魂拿去抵押給惡魔了」

我驚訝的看著他「你抵押多久?」

A的內在小孩「10年」

我「你目前已經超過十年了」

A的內在小孩「我又續約了」

我「為什麼?要換甚麼?」

A的內在小孩「換名氣、換大眾注意力」


一個堂堂的靈性部落客,在自己的粉專跟部落客網站上把自己寫得天花亂墜,結果只是一個把自己靈魂抵押出去換名氣的人?我也當真是很傻眼!

我跟A的內在小孩說「你把自己的靈魂抵押給惡魔,那你就自己想辦法」

A的內在小孩「拜託,請你救救我」

我「是要救你甚麼啦?你偷我東西還要我救你?你們靈界的怎麼都這麼不要臉啊!」

A的內在小孩「我真的不能回去…..」

我「ㄟ~那個惡魔啊!這個交給你帶回去,但是日後我要提審他的話,你必須交出來,不然我全部算在你頭上」

惡魔出來笑著說「一定一定,沒問題!」然後又開始很兇狠地對著A的內在小孩說,「你膽敢出賣我們?我要你好看!」

惡魔把A的內在小孩抓走之後,洗了我一整天腦的歌終於停下來了。

後來我跟我朋友做案件討論的時候,我朋友看了A人類的狀態一眼,說「他是一個沒有靈魂的人」

我說「對,他身體裡面是滿滿的寄生魂,整天活在幻覺裡面卻不自知。網站裡面寫得甚麼本靈、團隊都是假的,甚至部落格他自己認為的那個本靈根本是惡魔假扮的。」


等等,狀況不對。


我剛剛明明已經封印A靈魂的五感,理應是沒辦法來跟我說話,那現在這個也叫做A的女靈是誰?

一個人就是內在小孩與本靈,為什麼A會有三個靈魂?這不可能!

我往上查詢,朋友說「我親眼見過號稱是A的靈魂,他跟我說了一句很奇怪的話,那時我想說A也沒有在幹嘛就聽聽,但是看來好像不是真的那麼單純」

朋友說A給他的形象是金色短髮的小男孩,我說我看到的A是女靈。

而A小男孩跟我朋友說「我是A,但我不是你看到的那個A」

後來我們去查,發現真正的A是那個小男孩形象的靈魂,他是一個文學創意很充沛的孩子;那個部落客A根本是頂替小男孩A的名字在粉專跟部落格寫靈界知識跟紀錄,而那些靈界知識跟紀錄很多都是來自部落客A背後的狗仔社團(去偷別人的文章)。


所以真正的A,是那個小男孩,他沒有在地球上輪迴也沒有人身。

而部落客A,只是一個冒充他人名字的商標嫖竊仔(暫稱B)!

B的靈魂與本靈根本就不是真正的A小男孩,是另有其人!

我趕緊把A小男孩的封印解除,他說他是在上學的途中被綁匪綁走的,然後就被硬逼拍了一些裸照,還被虐待。我問他有沒有家人,他說沒有。於是我哥幫他找一個好地方,讓他先待著寫訴狀,把一切經歷寫出來,我們才好帶著他去求償。


於是我們又開始著手去處理出版社後續,朋友家團隊去掃蕩的時候發現出版社裡面拍了很多存有的裸照,目的就是要事後威脅他們。再循線往上查,發現出版社跟某個人蛇集團有掛勾,這時候我朋友感受到內心的震盪,他趕緊去問內心,才發現某一世的他也有被這個人蛇集團綁架跟拍裸照,於是這家人蛇集團也被掃蕩。


我本來想說就到這邊就好,畢竟我只是要懲罰那個抄我文章的廢物,沒有想要牽扯太深,所以想要就此打住,但是一睡下去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當晚作夢,夢到───


一開始我是身障學生去上學,然後經過大門的時候,守衛伯伯很兇,我說我是學生,他才讓我去上課。午飯時間跟朋友吃飯,眼看食物不夠吃,我說食物不夠我去買,結果在學校買飯的途中,一個走廊的男生散發出一種不友善的感覺,我就趕快走。

然後走到一樓的時候,發現有教官跟長官在檢查同學的服裝儀容(但是是那種白色恐怖的審查感覺),我那時候變成兩個身分,一個是我自己,另外一個是身障學生,他同時又啞巴跟聽障。教官在旁邊很兇,我就過去跟很嚴肅的教官說「我們要買飯,我們同學他聽障啞巴,所以他不會說什麼」


教官旁邊的長官(感覺很衣冠禽獸、笑面虎)對我很溫柔的說,「好好好,給你們通過」

然後我帶著那個身障孩子經過這些人,這個孩子就在經過這些人的時候,很驚訝地看著這些被檢查的同學,發現他們的眼神都無神,這孩子當下很緊張,我卻催著他趕快離開現場。

我們一路走到大門口,走到大門守衛這邊,結果突然有一個捧著大包花束的瘋狂粉絲大叔衝出來要追著身障孩子跑,感覺上他就是個瘋狂粉絲。我趕快叫那個守衛伯伯,結果那個守衛伯伯都在聽音樂根本不知道我們在求救。


我拿東西丟那個警衛杯杯,讓他發現我們的狀況,他就出來打那個瘋狂粉絲大叔。身障孩子趁機跑掉,我跟守衛在那邊打瘋狂粉絲。(我感覺守衛伯伯看到這個瘋狂大叔就見獵心喜的感覺一直打他,可是又沒有打到重點)

打到最後,我把守衛插在大叔心臟上面的刀片用木槌敲進去,然後大叔就消失了。

這時候旁邊來了一輛車,我打開活動側門,彈出很長的文件夾,裡面都是每一個案子,然後我就把這個案子的文件歸檔。我上車,然後旁邊有我朋友,然後我說「沒想到Honda的車子還蠻好開的(在夢境裡面感覺我對這台車很熟練)」


我開到一個轉彎處,就有一個金髮外國人穿著藍色中山裝在燒香拜拜。然後他離開之後我再繼續走,轉彎處就是一家宮廟,然後我就驅車離開了。

夢醒了。

───



我醒來之後反覆咀嚼這個夢境的意思。

夢中那個身障的孩子就是真正的A小男孩,而瘋狂粉絲大叔就是這個假冒A的部落客(暫稱B)跟B的粉絲群的集合體。B的粉絲群是因為A的文采才會注意到B,所以B這個人不願意對A的文采放手,甚至每天都做夢認為是自己的生活經歷,但實際上他真的只是在幻想,或是背後的出版社團隊故意投遞給他看的夢境讓他誤以為他真的在樓上生活。


實際上,他真的沒有能力也沒有靈力去接受他的內在小孩跟本靈要告訴他的話。

最可怕的還不只這些,他的內在小孩把自己抵押出去,所以他的內在小孩根本不在他體內,而他體內都是滿滿的寄生魂!所以他到底是在跟誰對話?

如果他真如他自己所說的那麼厲害,你TMD會連寄生魂是甚麼都不知道?連寄生魂都不知道,還要開靈性課程,還說不要互相打壓,啊你不知道你會害死更多靈魂嗎?

你TMD會連你某一個學生就是星際通緝犯,結果你跟他一對一上課,你也覺察不出來?你這稽查人員會不會太瞎了啊?是上盲人學院是不是?

不會抓賊還要害更多靈魂?你到底是哪一家的靈媒啊?平常寫那麼多幻想文就很厲害啊!!!


我第一時間看到他本人照片,內心就浮出兩個字「浮屍」

我想說:不對啊?他活人ㄟ,怎麼可能是浮屍?

今天把所有的事情都順了一次,發現自己內心的形容詞是對的。

他是一個失去自己靈魂的人,體內都充滿寄生魂,的確是浮屍狀態。


他自以為連上了自己的內在小孩,但其實早就被惡魔掉了包。他所寫的每一篇文章,除了他自己的生活紀錄比較偏向他個人的耗呆氣息,其他正經一點的靈界文章都是混搭別人的作品,跟他本人的氣質差了十萬八千里,更不用說有些文章看了第一段就可以知道他整篇都在瞎掰。

我朋友看了之後就說「他要不要統一一下抄襲的風格啊?一下這個作者風格,一下那個作者風格,我看了他的文章都覺得他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症啊?」

我又回顧一下夢境中的尾端,我嘆氣了一聲問「所以這件事情要辦完是嗎?」

我哥點頭,說「是,這件事情有神明轉介要你辦」

後來發現,神明會介入是因為某位神明的子弟兵就是被人蛇集團給綁走跟強拍裸照,所以神明找我哥報案。


但因為畢竟沒有直接證據可以讓我哥他們直接去攻堅該人蛇集團,神明方也無法主動介入,最直接的證據就是抓出B抄襲我的文章,所以就順藤摸瓜的發現我朋友也曾經被牽涉其中,最終發現是神明的子弟兵還被拘留在人蛇集團,這一連串的事情才破獲。

想一想,我哥跟該神明他們這樣守株待兔多久了啊?還是等到B抄襲我的文章才能一次引爆。這樣環環相扣,一層又一層,我真的很佩服她們的耐心。


最後,我跟B的內在小孩說「你要嘛就跟你的小人類說,教他寫一封自白書,說他這些年都是假掰的,抄襲別人的作品,從此關站,那五十次車禍我就可以一筆勾銷…..」

B的內在小孩說「這會有困難….」

我說「哪裡有困難?你進不去他體內?他無法跟你連上線?」

B的內在小孩說「對」


我噗哧一笑,我笑得不是B人類的無能,而是我自己當初那樣傻傻地相信他是有能力的人

「那就品嘗嫖竊一篇文章,車禍十次的快感吧。目前你的小人類已經累積到第六篇了,我把我的文章上面的文字都下了專屬於我自己的印記,我一追蹤就知道誰抄誰沒抄,你們所有人都等著災厄降臨吧!」

─────────


一個經營自媒體十年的靈媒,搞到最後居然是一個冒充他人的假貨,還每天自嗨說自己上天下地的闖。至今都不知道自己是連上誰,還在粉專信誓旦旦、大言不慚地對靈界說三道四,我也只是笑笑啦。


雖然說看似B本靈好像沒有做甚麼事,他在靈界的確也是寫手一名,但是更可惡的是他卻到處抓弱小的靈魂然後抵押給惡魔,至於做出甚麼樣的交易就不得而知。我把這一部分交給我哥處理,我相信他可以處理得很好。


我寫這麼多,就是要敬告各界,今天這個B人類的資料我都放在照片中。

我對他小人類的逞罰,就是讓他永遠出不了幻象,讓他一輩子卡陰。

我目前已經找到他抄襲我六篇文章,我看到他還有四篇我的文章未發,沒關係,我們來一個撞好撞滿的體驗。


他體內已經充滿了寄生魂,所有產出的課程、服務、商品,都充斥著滿滿的寄生魂。之所以公告這件事情,就是要你們的本靈跟內心小孩看完此文之後,離這個人遠一點。如若不聽勸,日後小人類中了他散撥出來的寄生魂,你們找他算帳,別找我。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