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個案問事諮詢:不孕的原因|「死亡」的議題|到底是在「修」甚麼?

已更新:1月22日



昨天寫出那一篇文章之後,今天早上收到網友的來信,想要詢問自己多年來不孕的原因。他說,「已經看遍了中西醫,雙雙都說肉體上沒有大礙,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無法受孕。已經做了兩次的試管,但都宣告失敗。第2次試管失敗後,醫生建議他借卵。」這讓她很崩潰,今年41歲。


其他中醫師的說法,各有不同。有的人說,是前世的因果、有人說是他自己本身帶有不想要懷孕的念頭,於是建議他念經,不需要特別做什麼。其他家中醫則是說,身體無礙,只有求子這個關卡。要個案順其自然,老天自有安排,多多休息。


宮廟的說法是,他自帶天命,要修行。

但卻從來不告訴他要修什麼?甚至怎麼修都不知道。


他認為,要用這樣的方式幫助人當然可以啊,但至少他要先把自己照顧好才對吧?

她聽了這麼多玄學的說法,但始終無法說服自己就應該這樣糊里糊塗的去宮廟帶天命,她認為至少要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跟理由吧!不是這樣給她一個個的套路。一下說前世因果,一下又說是她的情緒問題,看遍醫生就好像在收集不同的答案碎片,可是怎樣都兜不起來,也不知道自己距離拼滿真相的拼圖之路還要走多久?


後來在諮詢的過程中,我帶她慢慢一步步地拆解她的身體狀況,還有她不孕狀況下所隱藏的各種因素。


一開始他跟我說明,他從小就是一個過敏兒。以前在沒有過敏這個概念的時候,他的過敏症狀就是打噴嚏流鼻水,這樣的狀況常常被誤診為感冒,所以他從小到大的健保卡就是蓋滿。長期下來家人就是認為他是一個體弱多病的體質,也是因為這樣的體質,所以他才會長年不孕。但在我看來,我發覺他的身體其實是不錯的。她不孕這件事情跟過敏體質其實沒有太大關係。


於是我帶他進入自己的潛意識去瞭解他自己到底為什麼會不孕?

後來發現有一位靈界的朋友在阻撓,但並非是導致不孕的根本原因。對方的確有在這方面上推一把,原因是因為這位個案的本靈曾經跟朋友在溪邊玩耍時,嬉鬧之下推了朋友一把,朋友踩在濕滑的石頭上滑了一跤,以至於朋友落水於河道之中。旁邊的人看到及時出手救人,但是個案本靈因為過度害怕便躲起來。如果當時沒有其他人在附近施以援手,個案本靈恐怕錯過黃金救援時間而導致朋友溺斃,最後被列為殺人犯。


因為他的害怕與沒有及時去求救,所以被對方的家人記恨,甚至還毒打個案本靈一頓。個案本靈雖然知道自己闖了禍,但內心卻有不甘,因為他認為他不是故意要推他朋友下水,真的是失手。後來我教他如何把這件事情跟對方說開,誠心誠意的跟對方道歉,對方父子決定原諒個案本靈。


我進一步詢問當時差點溺斃的孩子現在是否健在?對方父親表示,那個孩子現在體弱多病。於是我對個案本靈解釋說,「這就是為什麼你的小時候也是體弱多病。因為這件事情發生了,你都沒有去道歉,所以他要讓你承受你當時在他身上所製造的苦痛。對方加諸在你身上的懲罰,不只是過敏體質,還有包括在日常生活中有苦說不出這件事情,甚至在不孕這件事情上,對方也推了一把。為什麼呢?因為當對方的小孩失足落水的時候,你的本靈並沒有大聲呼救,或者是去找救兵。若不是因為旁邊有人及時伸出援手,這樣的意外如果真的發生了,是不是對於溺斃的那個孩子也是一件有苦說不出的無妄之災呢?


對於那個孩子的父親而言,是不是他就失去了一個孩子呢?

在這樣的狀況下,你本靈又沒有去跟對方道歉,所以對方的爸爸所受的痛苦中也包含了有苦說不出跟失去孩子這兩件事情,所以他才要把這兩個最令他痛苦的感受加諸在你身上。雖然對方家長不是導致你不孕的根本原因,但是他的確是破壞了你兩次試管的機會。


對這位爸爸而言:妳差點讓我孩子差點溺斃,你也沒有來跟我道歉,那我為什麼要讓妳懷孕成功呢?


這也是為什麼我一開始要帶著你跟你的本靈跟對方誠心誠意的道歉。」


解釋完之後,對方表示也願意原諒他,而那一個失足差點溺斃的孩子也跟他說「以後做錯事就是要勇敢的面對,不要只會躲起來。」於是這一場冤親債主的恩怨就化解。


之後,我在他的問題清單中找到他長久以來不孕的原因。

我跟他說,原因跟宮廟與媽媽過世有很大的關係,但是我在詢問他內在小孩的過程中發現他的內在小孩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十分閃躲,不願意說出真相。我就問他,你今天如果真的想解決這個問題,你就必須把事實說出來,而不是在那邊言詞閃爍。我這邊探查到的是跟宮廟有關,同時跟你媽媽過世這件事情有關聯。他的內在小孩才表示。是因為他在接觸宮廟的時候聽到有人說要多多幫助人。他當下就有一個想法認為:如果她不生孩子,是不是就可以幫助到其他人?


我問他:是誰給你這樣的概念?可有把自己的子嗣緣分給轉賣?

他說:沒有。

我進一步詢問:為何覺得不生孩子就可以幫助到人?

他說:如果沒有孩子的話。就可以有多餘的時間去幫助其他人。

我又問:從你2016年結婚至今,你都沒有孩子,我想請問你,在這段期間內你幫助了很多人嗎?

他回答沒有。


我說:所以有沒有孩子跟幫助人是兩回事。那麼。究竟為什麼這麼想要幫助到人呢?

他的內在小孩終於回答,因為他覺得他媽媽因為憂鬱症,最後選擇傷害自己過世。他覺得很遺憾、很難過,所以他想要透過自己的方式去幫助更多的人,避免其他人走她媽媽傷害自己的那條路。她媽媽一開始被診斷有肺腺癌,醫師建議做微創手術就好,可是媽媽堅持要開大刀,原因是想要醫生清乾淨一點。但是切除了一半的肺之後,媽媽覺得自己是一個殘缺不全的人,走在路上會感受到不同的異樣眼光,所以媽媽變得很不愛出門。加上老一輩都會對自己有特別高要求、高標準,媽媽覺得自己不是那麼的完美,所以情緒上就深陷憂鬱,久而久之就變成了憂鬱症。在這段期間,媽媽跟個案聊了些許,但個案總是以一句「沒有啦,你想太多了。」來回應媽媽,最後媽媽以傷害自己的方式離開這個世界,這讓個案感到非常的內疚。


於是,個案內心認為,避免生子就可以為自己爭取時間來幫助其他人不要重蹈母親的路,所以她的內在小孩下了一個拒絕受孕的決心───這才是她真正不孕的原因!


我引導個案說出他對於媽媽死亡這件事情內疚的原因?

他說,他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情,她從來不知道他有因為這件事情感到內疚。所以我要他列出幾個導致他內疚的原因:


第一. 他對於憂鬱症這樣的心理疾病沒有太多的認知,所以對媽媽感到抱歉。

第二. 他對於媽媽對她發出求救訊號的時候,他沒有正視,反而是以打發的心態應對。

第三. 爸爸跟姊姊是照顧媽媽的人。他們對於長期照顧媽媽這件事情,感到十分疲憊。但是自己卻因為工作關係,無法分身照顧媽媽。對爸爸跟姐姐感到愧疚。

第四. 因為長期都在工作,所以認為自己在照顧媽媽這一段的付出非常的少。

第五. 對於整件事情都是悲傷走向,認為自己沒有把事情處理好,實則是對自己生氣


我引導她說出自己內疚的原因之後,我順勢把話題帶到另外一個層面。

我問他有沒有想過媽媽死亡這件事情其實是媽媽自己選擇的呢?

每個人生命都有走到終點的時候。死亡的方式,都是自己選擇。有的人可以自然死亡,有的人是決定用意外的方式結束璀璨的一生,有的甚至想用傷害自己這個方式來激發身邊人該面對卻遲遲不肯面對的議題。


好比說這位個案。

我問他是否對自己有一個高標準、高要求、高品質、高道德的個性呢?他回答,有。

他說「光是媽媽這件事情,我覺得整件事情大家都很不開心,所以認為自己沒有把事情做好。」


我反問「死亡在一般人的認知中,就是一件悲傷的事情,請問這樣的事情要如何辦到讓大家都開心呢?他本來就是一個既定負面事件,除非當事人自己很樂觀,不然很難在辦喪事的時候是用一個愉悅的心情在處理。那為什麼又要用這樣的負面情緒的事件來批判跟判斷自己的付出是不夠好的呢?這不是一個很奇怪的評量標準嗎?


有誰辦喪事會開心啊?


所以這件事情怎麼辦都會讓你認為自己沒有把事情處理好,因為事件本身的屬性就是負面的情緒。除非你們這些原生家庭的人對於死亡是既期待又欣喜,自然你們的喪禮就會辦得非常愉悅。

那麼你才會覺得自己在辦理這件事情上是有做到好的。可是你這樣批評跟判斷自己是否有做好的標準,本身就是很偏頗。所以你在這一項上永遠都會認為自己做得不夠好,但實際上這樣的批判是不成立的。因為你們對於死亡的既定印象就是負面,而不是歡慶愉悅。所以不管你再怎麼做,你永遠都會認定自己做得不夠好。


對於喪禮,我們有盡心跟盡力,這樣就夠了。」


我同時又拿他以上5點內疚的原因來跟他解釋:

第一. 為何每個人都要面對死亡?

第二. 死亡這件事情會帶給大家什麼樣的議題反思?

第三. 而反思的用意,就是要讓大家經過這樣猛烈的死亡敲打之後。意識到原來自己有這樣的情緒存在。


比如說,個案會認為自己對於憂鬱症沒有太多的正確認知,因此長期忽略媽媽,最後媽媽選擇傷害自己,離開這個世界。他認為家中有憂鬱症患者的朋友們都不應該輕忽這些憂鬱症患者的呼救。很多時候他們的求救訊號的確會被旁人忽略,而旁人的忽略可能是無意間將他們推入傷害自己的深淵中。常常家人會以一種「沒有啦,你想太多了。」的方式回應這些朋友們,但實際上他們真的很需要我們的傾聽,這也是個案內心深處一個很深的內疚點。


而媽媽的離世在家人的生命中產生一個強大的催化效果──催發出每個人自己的內在議題。

藉由媽媽死亡這件事情來讓個案了解,很多時候個案就是一個對自我有高標準要求的人。在我們沒有任何關於憂鬱症知識的情況下,我們如何得知跟分辨憂鬱症朋友們傳達出來的求救號呢?

我們無法,因為我們沒學過;但正是因為我們沒學過,所以我們才要開始認知到這一點並且學習跟推廣大家正視憂鬱症這件事情。


也是因為我帶著個案去認知到他最深層的情緒其實是內疚,他才了解到原來對媽媽死亡這件事情他一直都無法放手,而他的內疚感就是來自於他對自我要求的高標準。所以藉由媽媽死亡這件事情要激發他去認知到一件事情:她是一個對自我有高標準要求的人。


也因為有自我高標準這樣的議題存在,才會導致她在無法放下對媽媽死亡這件事情的內疚之下,產生了不想懷孕的這個念頭,以至於他的人生就產生了久久無法受孕這樣的結果。


這就是我說的──面對自己的情緒很重要。


人,必須學著一步步對自己坦誠、一步步學著面對自己的情緒、感受自己的情緒,你才能在每一個突如其來的情況下做出最適當的決定。


死亡,這件事情重不重要?非常重要。

他教會我們的不只是生命是有限,更想要提倡的是我們應該隨時隨地活在當下、珍惜身邊的緣分跟感情、還有家人。或許有的時候因為工作上的忙碌,我們的確分身法術,沒有辦法到達心愛的人身邊。但是當我們有機會可以與他們相處的時候,就好好的跟他們相處,該把話說開的時候就把話說開。有爭議、有爭論的時候就坐下來把事情攤開來好好談,盡量的表達出自己內心的想法,並且學著如何與對方溝通。


我一直提倡:物質世界與非物質世界(靈界),其實並沒有不同。

只是我們肉眼所見的都是物質世界,而那一個看不見的非物質世界,依然是透過我們這個物質世界不斷的循環跟學習。如果靈界不存在死亡,那我們物質世界為何又要設定人生會有一定的壽命限制呢?這就表示,靈界也存在著死亡。


靈魂,也是會死亡;靈魂並非永生的存在。

在靈魂沒有重大創傷的情況與條件之下,靈魂是不會驟然死亡。但就是因為他們可以在這樣的狀況下一直活著,但卻不能避免身邊的人可能要因為出去打仗受到創傷而致死。你要想,如果你今天可以活個3萬年5萬年10萬年好了,可是你身邊的人每天都要出去打仗,他有可能一瞬間就會傷重不治而死。在這樣的漫漫歲月之中,你覺得這樣的死亡是你可以輕易跨過的傷痛嗎?


人類頂多活到80歲90歲,100歲,我們也就入土,不會有太多的悲傷跟難過。可是今天如果你的壽命是以萬年為單位,你無法復活你的朋友,這樣的痛苦是不是有比我們人類又多了太多呢?

這就是為什麼人類會有壽命限制。


因為我們要不斷的學習面對死亡這件事情,個案母親的死亡又會藉由他死亡的這件事情來觸發我們生成已久卻沒有勇氣去面對的問題、甚至是沒有意識過的問題。所以輪迴的設定是非常精密且奇妙的,他把你的生與死都用在可以觸發他人議題的一個爆點上。(傳說中的客家精神?)


由於時間長短的關係,我在這部分跟個案的解釋也是點到為止。但我想在這篇文章中跟大家分享,其實很多時候在我們面對死亡這個課題時,我們要做的不是永久卡在悲傷的情緒,當然釋放悲傷的情緒也是一個很必要的步驟。當我們釋放悲傷情緒的時候,請努力且徹底的釋放他。但是在釋放過後,請記得將自己的悲痛一片一片地收回來。我所謂的收回來,不是指靈界的那些玩意兒。


而是「請你正視你自己悲傷的原因」,就好像我引導這位個案去面對自己內疚的情緒是一樣的道理。

當你開始正視這些負面的情緒,你才會意識到你自己要學習的課題有哪些。如果人一輩子都在持戒或是降低貪嗔癡,那麼你又該怎麼跟自己學習呢?你又為何要生而為人呢?你為什麼不投胎成為一台電腦就好了呢?


人之所以珍貴就是因為我們是感情動物,要透過自己的情緒了解自己;如果只是一昧的逃避,你又該如何「修」呢?


這也是為什麼外面的宮廟只會一昧的叫你修,但是當你發問「怎麼修?為什麼要修?」的時候,對方卻一問三不知,或是當你問更多的時候,她只會回答你「你的心不靜!」

(我自己滿腦子都是WTF)


我問妳問題你回答不了,卻說我心不靜?你有事膩?

我只能說,有時候連宮廟的師兄師姐都不知道自己在修甚麼,你又要她如何回答你呢?

說白了,「修」,就是學習面對自己的情緒跟慾望,一但了解自己慾望的根本原因只是一時的情緒沒有被化解,化解完之後,你自然就清心寡慾,更不需要持戒這種表面功夫,因為你打自內心就不會有那麼多慾望了,又何必要持戒呢?


所以說到底,人還是要跟自己學習,是藉由情緒認識自己,而不是接觸身心靈,這才是真正的「修」。


(我走的是純白話版本,把概念白話是我的特長,我不認為宗教需要搞甚麼神神秘秘的玄學那一套,因為根本沒必要。)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