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個案療癒 02182021

會認識個案是因為在我居住的當地社區社團裡面看到有人詢問是否有人會靈氣治療。

我其實不懂什麼是靈氣治療,但我知道會,算是天賦的一種吧,所以我說有需要的可以跟我聯絡,我不收費。


晚上就有一個案就密我說,他有慢性心臟方面的疾病,還有憂鬱症跟癮頭,希望我可以幫助她。我立馬回覆說好,並跟她約今天晚上我下班到家後,透過電話通話做心靈療癒,以減輕肉體上的負擔。

在還沒通話之前,我一直在想要從哪個角度切入個案的狀況,後來接受到訊息,要我從她的「憤怒」情緒下手。


我們通上電話後,我先跟他說明,我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已經替她禱告,天使們說會跟著我們走完今天的療程,叫我們不要擔心,祂們會一路陪著我們。


我在開始治療前就先跟個案說明:請準備枕頭、水、衛生紙。

我在整個療程中只是一個引導者,引導個案走入自己的內心、療癒自己內心、解開被傳統觀念綁架的束縛、解放深藏在內心的痛苦。一旦內心被療癒,身體的狀況就會越來越好。


一開始我要求個案可以找一個安靜的地方,躺著坐著都可以,燈光調整到自己舒適的狀態即可,然後我們就開始療程。

我詢問個案今天心情如何,個案說「我今天一整天都很生氣,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很容易情緒爆發,今天一直個都在暴怒的狀態中。」


我跟個案說,通話前我才收到訊息說要從她的憤怒情緒切入,與她的自述不謀而合。


根據個案自己說明她的健康狀況,我收到的訊息是個案一直都是不斷的提供愛、能量與支持給身邊周圍的人,一直不斷的給予,卻忘了要照顧自己的內心感受,導致她的心臟負荷不了長期且大量的損耗,所以長期下來便演變成慢性疾病。也因為長期的支持家人、給予家人無限支持,卻忘了照顧自己的感受,所有的壓力累積下來又無處宣洩,又累積成憂鬱症跟癮症。


個案「我剛剛跟你通電話之前才跟我老公抱怨說我一直都在照顧所有人,我好累,我覺得我無法呼吸」

我繼續傳訊息給個案,因為她長期勞心勞力的付出,不論是物質上還是精神上,都讓他身心疲累,心臟是物質身體與非物質身體(靈魂)的幫浦,當長期勞心勞力,會導致兩者身體都會破損,因此個案的靈魂家人要我跟她說「我們很高興你有注意到自己的狀態,這是好的開始」,才會藉由那篇貼文找到我。

(其實我自己當天也在思考我該怎麼開始幫助、回饋給社區,就剛好碰上那天社區詢問的貼文跟這位個案,這就是顯化的力量,不需要努力找個案,他們自然就會來。)


我詢問個案,今天生氣了一整天,有沒有發現身體上的不適?

個案說她的身體老是很酸痛、很累,她覺得他無法控制好她的慢性疾病,而且常常因為小事就情緒爆炸。


我就引導個案進入冥想狀態,走到自己的心房,問自己的心是因為什麼事情而感到憤怒?

個案「我老是被遺棄、讓孩子們失望」


我「你覺得是你讓孩子們失望,還是你對孩童時的自己感到失望?」

個案「都有。我有很多事情想做,但總是做不到或是根本沒做」


我引導個案將內心的小女孩顯化出來,讓個案握著小女孩的手,問小女孩「是什麼事情讓你不開心?」

個案「我不知道我該去哪裡…我不知道我屬於哪裡…」


我感受到個案內心的小女孩總是覺得孤單,我與個案確認,個案說「對,而且永遠不夠好」

我「孤獨感與你認為你永遠不夠好是來自父母對待你的方式嘛?」

個案「對,家裡的大人總是批評人、總覺得我不夠瘦、只是光有漂亮臉蛋的笨蛋、永遠都做的不夠好。」


我引導個案以一位成年、母親的身份跟小女孩時期的自己說出自己內心的感受。

個案「你很好,你一切都會過得很好,那些人不應該那樣對待你。」


我引導個案擁抱小女孩,一邊引導一邊傳訊給個案「(個案靈魂家人說)你曾經是一個天真快樂的孩子,你的快樂跟微笑在我們的眼中總是那麼的明媚燦爛,你不需要那些惡意的批。在上帝的眼中,你就是那其中一個閃耀明媚的孩子,上帝愛你。」


我問個案小女孩看起來如何?個案說小女孩外表看起來很正常,但心中總是一堆破碎的碎片。我問個案是什麼原因造成內心破碎?

個案說:是恐懼、不斷被親生父母跟養父母拋棄、害怕自己不夠完美就無法把家人留在身邊、總是被家人打壓因為不夠瘦,所以我開始絕食,但是身體還是變胖,但是總是隱藏的不夠好。


我引導個案對自己說出:

我允許我自由

我允許我自己不完美,因為這就是我

我要快樂生活

我要放開那些惡意批評的束縛

我要療癒我自己

我只想做我自己

就算我不完美我也值得有好的生活

我要學著怎麼好好的愛我自己

個案說小女孩哭了,我說我也陪著個案跟她心中的小女孩一起哭。

接著個案述說家中有六個人給她很大的童年陰影,分別是她的親生父母、養父母跟祖父母。在療癒過程中,親生母親總是避談任何有關個案親生父親的話題,也從來不告訴個案她的親生父親是誰,她對他一無所知,這是她心裡的一個結。


我請個案邀請她母親來到現場,讓個案詢問他母親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她?個案的母親回答:我這是在保護你,他不是什麼好人。

個案跟母親爭執:我就是想知道我爸是誰,為什麼你總是不肯透漏給我知道?你每次都說要保護我,還說你把當年出生證明都撕的一乾二淨,證明上就是沒有爸爸的名字,我這輩子都沒辦法知道我爸是誰嘛?


個案媽媽不說話。

我引導個案說出他對媽媽的感受,「我好生氣!你根本沒有權力把他從我的生命中抹殺掉。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她(個案母親)說她是為了要保護我,可是我覺得她是為了要保護她自己。」

我請個案先將母親放在一邊,我們改邀請爸爸來到現場,我跟個案解說即使這輩子都沒見過面也沒關係,我們一樣可以請爸爸來現場。我與個案一起邀請他爸爸來到現場,我看見的是一個灰色人影,身高有180、體型偏瘦,與個案描述的一樣。


個案「我只想知道他是誰….我還有沒有其他兄弟姊妹….我聽說他在這邊也有其他的家庭,但我想問他,他到底有沒有想過我、在不在乎我?」

我引導個案把這些問題跟父親說,個案說「我覺得他知道有我的存在…但他身上總是有很多祕密。」

我接受到宇宙傳給我有關個案父親的部份訊息,我進一步詢問個案,她父親是否有跟她說什麼?個案說「他說對不起……」


我詢問個案是否願意走近父親,給父親一個擁抱?但個案覺得她暫時還不敢跨出這一步,我安慰她說沒關係,我把我接收到的訊息轉達給個案:


「這是我接收到的訊息:他其實有想過要回去找你,但他一直被你母親阻擋,他很抱歉他不曾出現在你生命中,他很抱歉他沒有堅持到底要見你一面,他很抱歉他們有足夠的勇氣出現在你的生命裡,他真的很抱歉、深深的感到抱歉。(來自父親的訊息):孩子,對不起,我是有意要這樣做,我很抱歉一直以來讓你感到孤獨,我真的很想抱抱你,讓我知道你什麼時候願意接受我,當你願意抱抱我的時候跟我說一聲,我會在這裡等你。」


個案稍做休息之後,說她感覺好多了。

之後我又引導個案一起面對她與她養父母的議題,這才發現原來個案在每次擇偶的過程中,總是看上與個案養父有類似特質的對象。我們進一步去發現,原來個案因為小時候就沒有爸爸,所以當到了寄養家庭之後,她對於父愛的渴求就爆發了,但沒想到個案的養父是拋家棄子型,認為在這個家庭待的不快樂,便一走了之。個案從出生以來就不曾體會過有過父親疼愛是什麼樣的滋味,所以很渴望父愛。也因為無法從養父身上得到父愛,於是她長大後都很容易喜歡上跟有著養父影子的人,但也因為如此,她也是不斷的被拋棄;被親生父親拋棄、被養父拋棄、被前夫拋棄。


個案覺得她自己人生之所以這麼失敗就是因為她不斷的在渴望愛與不斷被拋棄中來回,她很痛苦。

我順應靈魂家人的指引,引導個案先把養父放在一邊,帶著個案來邀請個案的養母到現場。個案說養母是個細情冷淡孤僻的人,我引導個案問養母為什麼老是這麼冷淡的對待自己?

養母回答「因為我就是這樣被帶大的」


我引導個案顯化養母內心的小女孩,詢問小女孩他是怎麼長大的?

小女孩說「我媽媽在我四歲的時候就自殺了,我沒有媽媽….我是阿嬤養大的,所以我不知道有媽媽是什麼樣的感覺?我都是一個人長大的……..」

我引導個案去感受小女孩四歲時的感覺,個案「很迷惘、不知道自己的歸屬在哪裡」

我跟個案說「養母的際遇其實跟你很相似,只是在於她人生中消失的是媽媽,而你是爸爸。」個案一邊哭一邊點頭同意。


我邀請個案給(養母)四歲小女孩一個擁抱,並告訴小女孩「你不是一個人,我知道你的感受。」個案照做後,說小女孩一點反應也沒有,就是一個沒有感情溫度的孩子。我們從這裡就可以觀察出,這也許就是造就了養母日後個性冰冷、不近人情的個性。


我們也一併面對了個案與她前夫之間的議題,最後個案的靈性家人要我代為轉達:


「這人生篇章(個案與前夫之間的議題)該翻頁了,不需要被這個議題困擾一輩子,個人造業個人擔,你前夫有自己的困境需要靠他一生去學習,但他已經從你生命中離開,他只是過客,無須把自己困在那個愁雲慘霧的回憶裡頭。你想跨出這一步嘛?我們覺得你已經準備好了,我們也在等待你準備跨出這一步。」

「我們知道你人生中充滿荊棘,每當你陷入困境時,一個人孤單的躲起來哭得時候,我們其實都在你身邊照顧著你,雖然我們沒辦法給你實質上的擁抱,但我們一直都在。可能某些時候,你可能有感受到你身邊總是會有些人默默幫助你、默默在注意你的需求,這就是我們展現對你的愛。」

個案哽咽的說「有」


我繼續說「不管你看不看到我們,我們都是存在的。不要害怕跨出那一步,繼續保持信仰,你心中有一道很美很溫柔的光,你只是長期被生活壓榨的一滴不剩,忘了自己原本的模樣、忘記你是誰、忘記你也曾有那無憂無慮的快樂,有美麗動人笑容的孩子。」


我問個案感覺如何?

個案「好很多,我感覺到原本卡在胸口、肩膀跟頭的巨大壓力都消失了,我現在感覺好放鬆。」

我提醒個案多喝水,只要等個案說等個案準備好了,想要再來做療癒的時候,再跟我約就可以。沒有硬性預約,一切都是等個案準備好走入內心、準備好要再次療癒自己的時候,再跟我約就可以了。

個案說他會再回來找我幫忙,他也希望他有一天真的跨過去之後,能把這一套療癒系統學起來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我跟個案解釋,我在整場療癒過程中只是一個管道,引導個案去看見背塵封的內心,但實際上療癒個案的是個案內心那股埋藏已久的力量。

當我們願意誠實面對自己、擁抱自己、愛自己,我們就可以拿回屬於自己的力量來療癒自己。

真正的愛,來自於內心深處。真正的救贖,來自於自我救贖。

愛與勇氣💕💕💕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