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阿璃

個案在校假裝中邪、鬧事

最近有個小孩在學校給我假鬼假怪

假裝精神分裂、鬼上身、斷片失憶 毀壞學校公物、破壞教師座車,有賠償責任 就只是為了要吸引同學的注意力 讓一打三的媽媽精疲力盡


我跟他媽媽說

「跟他說,阿璃阿姨有教媽媽,如何在你變身的時候把你身體裡面的魔給打到元神出竅,就是辛苦你一點,你回神的時候可能會發現身上有莫名疼痛,但你就忍著點,反正你變身後都是斷片沒記憶….過陣子就好了!」(開玩笑)


雖然媽媽還沒放話,但從此以後,小孩恢復正常,沒有再變過身

再裝嘛! 你當老娘沒當過高中生是不是? 靈魂的事情我看多了,你還太嫩了,孩子 我真是佩服你媽媽 要是你是我孩子,我一定拿藤條起來抽 抽到你元神自動歸位為止!


******

(事件始末)


有天個案媽媽急著傳簡訊給我,跟我說他小孩在學校會發生記憶斷片的現象。班上同學跟老師都有發現這樣的問題,不論小孩下課要去哪裡都需要有其他同學陪伴他,因為他會時不時就產生記憶斷片的現象。事後老師跟同學問他記不記得他去哪裡?做什麼事情?當事人都一概回答,不知道沒有印象。


個案媽媽曾經是我諮詢過的個案之一,當下發生這樣的狀況的時候,媽媽第一個想法是「孩子是不是中邪了?」,校方的意見是交由輔導室老師處理。我收到媽媽的簡訊之後,第一時間就跟媽媽說「先讓學校的輔導老師跟孩子談一談,看看孩子是不是最近情緒上有什麼樣的起伏跟波動,導致這樣的行為產生。」媽媽也聽從我的意見,先把孩子帶去給輔導老師引導,聊聊最近是不是在學校或者是在生活方面上有哪些不順遂,所以導致這樣的行為。


媽媽後來有持續傳訊息、照片還有影片給我看。

我在讀媽媽傳來這些簡訊的過程中,可以很強烈的感受到媽媽認為小孩是中邪所導致,但是我依舊秉持我自己個人的想法跟步驟───小孩必須經由學校輔導老師的觀察,甚至帶去給身心科的醫師做評估來確定孩子是否有精神上方面的問題。(畢竟花費上比較便宜,且很多症狀都需要面對面評估)


我強烈建議媽媽先把孩子帶去看醫生,讓醫師做面對面的評估,全盤了解之後,如果連醫生都說這些已經是醫學無法解釋的現象,那麼歡迎媽媽再來跟我預約諮詢。媽媽帶著孩子東奔西跑了好幾個地方、好幾個醫療場所,來來回回非常疲憊。個案是單親家庭,爸爸因故去世,只有媽媽一個人照顧3個孩子。最小的只有一歲半,最大的就是個案15歲,中間還有一個5歲的弟弟。所以媽媽在一個人照顧3個孩子的狀況下,還要兼顧家中的經濟負擔跟支出。最後媽媽實在是過於擔心女兒,硬是要在拿到醫生診斷之前,要求小孩跟我做諮詢。


我應媽媽的要求與當事人做了一場諮詢。

我在諮詢的過程中來來回回問了許多不同的問題。

當事人並不誠實地回答我每個問題,我最後在讀取他的情緒中,我讀到了她整件事情的核心問題───他在學校參加選拔的時候落選,為此結果感到非常不開心,所以要在學校製造出中邪的假象來吸引大眾的眼球。那些記憶斷片假象下的行為包含了破壞學校公物、破壞教師座車、破壞學校地下停車場的消防系統等等。


校方評估過後表示,個案必須賠償50萬元給學校。


我在跟這位當事人來來回回聊天的過程中,發現當事人的情緒很不穩定,如果嚴格要說他是否有中邪的現象?

我這邊給媽媽的答案是:沒有,一切都是小孩自己裝出來的。


所以才會有上述說要如何將孩子體內的魔打到元神出竅或者是打到孩子的靈魂自動回歸這樣一整系列的玩笑話。但說實在的,體罰這種東西是打在肉體上,你如果真的要打靈魂的話,是不需要真的體罰小孩。因為靈魂本身就是非物質,你要如何用物質的東西去打在非物質身上呢?打不到啊,就好像我們在拿電蚊拍在毆打大氣壓力是一樣的狀態啊,怎麼可能打得到呢?


當事人曾經跟媽媽說,他會想要接觸靈性的東西是因為他很想要跟過世的爸爸對話。媽媽對於這部分感到十分的自責,才會更加強烈地要求孩子與我諮詢,看看可不可以透過我的服務讓孩子跟過世的爸爸傾訴衷腸。


但是幾天下來後發現,這個孩子一直在利用媽媽的愧疚跟自責。只要一發生不如意的事情,小孩記憶斷片或是中邪的肢體動作跟狀況就會發生。比如說:會動不動自己從沙發上坐不住,然後往下滑,再一路滑到地板上。這一切都被家中的監控錄影帶記錄下來,媽媽也有把影片傳給我看,我看完之後第一個感覺就是「搖頭,他是裝出來的。」


這孩子從頭到尾都沒有中邪。

有沒有中邪一看就知道,這個孩子很明顯看起來就是沒有中邪,比較像是欠打。


媽媽一直卡在一個很焦慮又自責且內疚的情緒中,他長期懊悔跟自責,認為自己是不是不夠愛孩子?我一直安撫他,一直到我朋友對這位媽媽說了一句話。


朋友說「想念爸爸就想念爸爸,沒事去破壞公物、破壞消防系統,這又算是哪門子思念爸爸的行為?」


就是這樣一句話,一語驚醒夢中人,個案的媽媽才恍然大悟,原來一直以來他都被他的小孩情緒勒索。我自己也跟這位媽媽說,我其實很佩服他。連小孩鬧到這種程度,媽媽都還捨不得體罰孩子、責罵孩子,甚至是動手打孩子。


如果是我的話,我老早就體罰了!


我也有跟媽媽商量,倘若放縱孩子這樣的行為下去,不只是毀了孩子一生,更是給班上同學營造出一個可以互相學習跟模仿的壞習慣。於是我請媽媽跟班導討論是否可以發一個聲明給班上的同學,讓班上同學知道這件事情從頭到尾就是當事人自己在裝瘋賣傻、假鬼假怪想要吸引人注意而產生的一連串失衡的行為。當事人必須為自己愚蠢的行為付出相對的代價,也就是媽媽決定讓孩子休學去半工半讀,靠自己雙手賺錢來償還這50萬元給學校。媽媽會斷絕他手機的使用,還有與班上同學聯繫的方式,因為他給班上其他同學帶來極度不好的示範。


人,就是要學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很慶幸的是,班導很願意一起配合媽媽把這樣的訊息發送到家長的群組中,跟各位家長說明班上有這樣的事情發生,而這位家長已經做了相對性的處理,也希望其他家長可以跟孩子們好好溝通,說明這樣的行為是極度不可取。


最後我詢問醫生的診斷結果為何?

果然不出我所料,醫生也說並不存在解離狀態,也就是說小孩裝有事,但實際上只是某種情緒引發的問題。


最後這件事情就是這樣落幕了,孩子裝瘋賣傻的行為也就停止了。


我跟這位媽媽說,我們能做的就是幫助孩子回到正軌,幫助孩子了解到自己的行為、自己要學著負責自己的人生跟彌補自己所犯的錯。不要認為在學校闖了禍,這50萬要媽媽賺錢來償還。闖禍的是孩子,那就由孩子自己打工去還這50萬。寧願現在孩子苦一點,他學到了教訓也不要讓他被慣著、養著有這樣的行為認知,認為我只要裝瘋賣傻,就可以做一些有違常理又不需要負責的事情。


這個世界已經很亂了,我們不需要再製造出更多的瘋子來讓我們的世界更亂。


我同時也跟媽媽說,如果今天我們這樣教育孩子,把風氣導正、行為導正,但最後孩子依舊還是要學壞,那這就是孩子自己的責任,他自己的選擇。我跟媽媽說,你盡力了,我們也盡力了,導師也盡力了。媽媽此舉已經對整個社會付出了相對的責任,接下來這孩子如果要變壞、變傻、變爛,那就是他自己的命,也是他自己的選擇。



───


我只能說這個孩子很幸運,人在福中不知福。

他一出事,家中的親戚都要幫忙,舅舅還來家裡陪她。有多少人是沒有這樣的福氣?

我媽娘家專出一堆愛錢的親戚,當你高光時刻的時候每個人都逢迎拍馬,能借錢就跟你借錢;但是當你落魄的時候沒人理。


每個人家裡都多多少少有這種人,所以當這個孩子一出事就有親戚出來幫忙,我覺得至少他是幸運的。


人在福中就要知福,因為真的不是每個家庭都有會幫助你的親戚,至少我家沒有。

人,真的要懂得惜福。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