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阿璃

【驅魔實錄02032022】捷克隕石



昨天中午場的PODCAST聊天室,我們居然意外的聊了八個小時!

我自己都覺得很扯,大家都聊到不想下線,我們最後還約說若有機會回台灣,就是去預定一間飯店套房,大家在裡面聊得開心盡興。


昨天聊天的過程中,有版友問我說他買了一個捷克隕石,要價不斐,可是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我請他將石頭拍照傳給我看,不看還好一看下一跳,這又是一個有封印靈魂在裡面的封印物。

我把照片傳給水晶少女看,我問他何感想?


水晶少女也是說「這個隕石很古怪,中間有黑影,但是他旁邊的兩顆水晶都閉口不言」

我「對,有種被下禁言令的感覺」


不只是照片中旁的兩顆水晶被下了禁言令,連版友房間內的其他水晶都呈現一個閉口不言的狀態,我把我家團隊的指示傳達給這位版友,『這東西必須處理掉,交給阿璃處理』

我就是隔著螢幕,真心呈現一個死魚眼的不耐表情:幹嘛要我處理?拿箱子密封起來就好了啊!

聊天結束後,隔天下午我去接送小孩上學,我又在一次跟水晶少女確認,那捷克隕石真的很古怪。


我問水晶少女說「你家團隊的看法是甚麼?」

水晶少女「要處理掉」

我嘆了一口氣,水晶少女傳訊息來說「我沒想到他可以影響到其他水晶,那到底什麼東西?是個快要成魔的東西欸」


我「昨天我一看到照片的時候,腦海一直閃現出湯姆克魯斯的The Mummy裡面那個被封印千年的埃及皇室女的照片,他身上的黑魔法氣息很濃厚,不是好處理的。剛剛我再連線過去的時候,看到他有甦醒的狀態,但是很快又被石頭上的沉睡封印術給壓制下來,但是我還是看到他很奮力的掙扎....這個東西不處理真的不行,我怕他有一天真的會衝破結界,第一個受害的就是他們母子」


水晶少女「這個女生是很不想繼續持有,所以很希望我接收的感覺」


我「你不要收,那個東西很麻煩,我也不太敢碰,我還在想要怎麼處理他」


跟水晶少女確認完之後,我就開始設計整個驅魔的步驟跟道具,不斷的演練,一直到我覺得可以了才敢放手一搏。

我先觀察那顆捷克隕石跟上面的那一層結界,確定可以不用破壞結界就把那個靈整個用束縛的方式引流出來,然後放入我設計的結界裡面。一但轉移出來,我的結界就會自動把對方綑綁死,四肢、脖子、腰椎都各上一個封印栓,確保他不會掙脫出來攻擊我。


是位女子,還是位皇室女子。

我開始問話「你學甚麼東西學到滿身烏煙瘴氣的?」

女子「我要不是被綁住,你能這樣對我?我可以看過四個法典的人」

我「甚麼法典?」對方邪佞的笑了笑


突然我的空間出現五本法典,資料顯示這個系列的黑魔法寶典一共有五部。閱讀人每要打開一部寶典,就需要拿自己的五分之一靈魂去做典當,才能開啟這本書。

我說「啥東西這麼值錢?夠你花五分之一的靈魂?然後你還看了四本?」

我正要打開看的時候,那名女子又邪佞的笑了笑,我想說:你當我傻嗎?

然後我就伸手把他的頭抓過來,按在那本書上面,就好像瞳孔掃描一樣,光掃一下,眼前的寶典就自動打開給我閱讀。


這時候那個女子眼睛瞪的老大,大喊「你作弊!!!」

我死魚眼的看著他說「你的世界沒有圖書館嗎?你懂甚麼叫做盜刷嗎?= = 為了看本書我要典當我的靈魂?哩北七膩…」


然後看一看我覺得這本書實在是太無趣了,我就懶的在看下一本書。

女子嘲笑我說「哼!我就知道你看不懂,我還是看了四本書的人呢!」

我對於莫名其妙被我家團隊在過年期間硬塞了這個案子本就很不爽,加上我最近又極力的不想生氣,於是又更死魚眼的看著眼前的女子。


我懶的開口,我直接用手指從他的太陽穴的位置拉出他的記憶線,然後甩到大螢幕上面去,直接拉出他的記憶檔案,看看他讀了三小東西。

我看完之後,說「啊你不是很跩嗎?說甚麼看了四本書?結果每一本書你都沒有認真看完,還漏掉很多章節,所以你是文盲看不懂所以練到走火入魔?還是你理解能力有問題所以不懂怎麼修練?」

女子被我發現祕密之後,尷尬地低下頭不說話。


我讀取他的記憶,看那些書本內的章節內容,感受一下我的內在靈魂在閱讀後有啥感想,結果內在靈魂只是淡淡說的一句──「垃圾,都是垃圾」


然後我就看到內在靈魂就燃指,一把火燒掉其中一部寶典,這時候的女子大叫「不能燒啊!」

我想說:嗯?為啥不能燒?(想了一陣子才想起來,他的五分之一靈魂在寶典裡面)

可是我沒有想要幫他恢復的想法,所以還是燒掉好了。


我「反正你都沒肉體了,靈體也沒差啦,少一個胳膊斷腿的也不會有人嫌棄你」

我打算把剩下四部寶典都一次燒掉,反正垃圾留著也是垃圾,幹嘛留呢?

當我正打算要彈指一燒,這部寶典的原作者出現了,一身白衣長袍,很像魔戒裡面的甘道夫。我問「你是原著?」


對方「老夫正是」

我「怎麼?不能燒?」

對方「可以不要燒嗎?畢竟是我的嘔心瀝血之作」

我「讓人修練到快成魔耶」我指著那名女子說

對方沉默不說話


我「那我想請問,你當初幹嘛要設定必須典當五分之一靈魂才能閱讀一書這個結界?」

對方「當初我寫完這本書之後,我也是依照此方法將自己各五分之一的靈魂封印進書本之中,若有人真的願意拿靈魂來做閱讀典當,我的靈魂就可以從此書籍中釋放出來,最後湊齊完整的靈魂」

我「所以?…….用意是?」

對方「我覺得這樣的創意很棒啊!出場很帥啊!」


我「…….」

那名女子「…….」

我哥「…….」

我的團隊「…….」


我呆愣了一下,回神後我說「大哥,請問你的腦子是得了直腸癌末期嗎?」

(= =)


我懶得理這位直男大腸癌的事主,我直接轉頭問被我綁住的女子說「你要寶典幹嘛?」

女子說「你說呢?」

我實在是不想講話,只好直接拿出剛剛設計好的傢伙,直接在他身上做處理。我將他的能力抽乾,還把他入魔的身體部位給清乾淨,突然間,我看到我的內在靈魂一口就把他入魔的那個部位給吃掉。


我說「大姊!你噁不噁!!不是甚麼東西都可以放進嘴巴裡面好嗎?你幼兒期啊!?」

我的內在「這是在淨化」

我「淨甚麼化甚麼….」接著我就看到我的內在盤腿而坐在用內力淨化已經入魔的部位

我說「那我們會入魔嘛?」

我的內在「你要幫忙淨化還是要站著說話?」

我就瞬間盤腿而坐,開始跟他一起淨化噁心的部位(嘔)


過沒多久,我就看到原本因為入魔被切割下來的部位已經被我淨化的乾乾淨淨,成為最原始的靈魂狀態。(所以不用吐回去嗎????)

之後再觀察該名女子的狀態,發現他身上所殘留的靈魂體本來就所剩不多(只剩下五分之一),可是卻依舊呈現一個完整的人形,我就覺得很奇怪。我把他的靈體拉出來細分之後,發現他身下還有一個靈魂,是一個年輕但是是淨白無瑕的靈魂。


女子「他是我妹妹」

我「你自己只剩下五分之一的靈魂,你還要拉你妹當墊背?」

女子「誰叫他欠我的!」


女子說,自從他們的母親離開之後,他就把妹妹當作女兒般疼愛,甚麼都給予最好的,可是最後父親卻決議將皇位傳給妹妹卻不是給他,他很不能接受!於是策劃了一連串的弒父奪權、奉獻靈魂研讀黑魔法,嘗試用黑魔法來掌控整個帝國,最後卻不知道怎麼了卻被封印在這個石頭裡面。


我「你也不問你妹的意見,直接就跟他的靈魂綁在一起被封印在石頭中?」


這時候妹妹的靈魂說話了「是我願意的,不管姐姐今生去哪裡、做了甚麼事,我都願意陪著他」

妹妹說,當初父親會願意把皇位傳給妹妹是因為國家動盪不安,急需要政治聯姻,但是聯姻對象是個會家暴性侵且惡名昭彰的某鄰國國王,他跟父親都不願意姐姐做出這樣的犧牲,所以自願替姐姐跟這位國王結婚並繼承皇位,讓姐姐去跟鄰國一位皇子結婚。雖然說那位皇子無法繼承王位,但是他對姐姐一片癡心,他相信姐姐可以從那位皇子身上得到幸福。


但是沒想到,姊姊卻暗藏殺機,不但殺了父王,還將妹妹的靈魂跟姐姐永生永世都綁在一起不得超生,只是因為一場誤會…


我聽到這邊,就開始挖耳屎。

我「你們三個人自己喬一下,這種狗血的故事我看太多了,等你們橋完再叫我」


──────然後我就去接個案諮詢,一個小時過後────────


我看到他們三個人還在我的空間內,我就說「啊你們是討論好了沒?是要去哪裡?怎麼解決這之間的事情?」

姐姐突然開口說「我想回家…」

我「你願意放下一切仇恨跟力量?」

姐姐還是重複那一句「我想回家…」但這一次,身上濃厚的黑魔法氣息逐漸淡去,換回一身月牙白的銀白色。


他最終還是選擇放下。


我把他從寶典上學習到的能力全部抽出來,不斷的傳送回寶典之中,再從寶典中把他的靈魂給換回來,他的靈魂逐漸完整,最後選擇跟家人離開去下一場輪迴。

我本來想要燒掉那五本書,但是原作者一直說「母湯啦~母湯啦~我的畢生之作」

我就跟我家說「你們要拿回樓上的圖書館嗎?我覺得內容很無聊」

然後我家團隊也沒說話,五本書就變成光,「嗖」的一下被收走了。

我問這位作者大哥「啊你不去投胎?」

他說「我想要繼續修練」

我「隨便你,你自己跟我家談吧」


突然間我想到一件事:所以到底是誰封印這位皇室女的?


沒有人回答。


然後我突然就看到一個畫面:

一名身穿斗篷的魔法師,將皇室女的靈魂封印在這塊捷克隕石後,便隨手一扔,扔在路邊小販邊的菜籃子裡面。


我感應了一下,魔法師的用意是──流浪,抑是懲罰,須懂得人間疾苦才能成為王者。



The End



(淨化前)




(淨化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