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阿璃

【引用國外網友的自白】為什麼我不再是一個光之工作者

【引用國外網友的自白】為什麼我不再是一個光之工作者

作者:卡梅倫‧岱,於2013年8月23日

譯者: vic.Y


不,我並沒有轉向黑暗的一方,而是我正超越兩方。這篇文章大概是我迄今為止所寫最重要的一篇,而為了傳達完整的信息,一些故事背景是必要的。請你先hold在那兒,到結束時,你會明白為何我永遠不會再稱自己為一個“光之工作者”。


人類已經被訓練去崇拜全息騙局、和延續騙局的代理人。此全息圖(注: 萬象)被印度教徒稱為瑪雅,而諾斯替派把它稱為“腐壞的造物主”,我覺得這是一個高度準確的描述,所以下文我將延續稱它為腐壞的造物主。


【為什麼我不再是一個光工作者】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是聖人,所以在“造物主”之內必須有罪人的空間,只要每個參與者都在它的咒語之下就行。對腐壞造物主而言,最重要的,是我們崇拜它或它的代理人之一,不管他們是在光團隊還是黑暗團隊。


在這個宇宙、多維度戲劇中有很多名字,你將毫無疑問聽說過,如:路西法,耶和華,鬼王(注:閻羅?),大天使邁克爾,撒旦(區別於路西法),阿斯塔,幾十個拱門(上)的天使,虛構的揚升“大師”和其他各種通靈渠道的實體。


雖然有些眾生扮演黑暗團隊,有的扮演(偽)光明團隊,他們最終都是效力於腐壞的造物主。在本質上這就是執政官(注:在背後控制人類的實體)的大秘密:他們不只是“邪惡,惡魔般的生命”,並且也是那些假裝是天使和提升大師的...


【這些控制都是為了什麼? 】

腐壞的造物主是一個正在慢慢死去的熵(失序)系統、其中滿是以人為誘使的分離意識;它依賴於降生在系統內的靈魂,從那邊收穫的能量可保持它的存在。為了盡可能收穫最大量的靈魂能量,它創造了黑暗-光明二元模式,確保每一個降生於世界上的眾生都被它的咒語迷住,令之作為“靈魂電池”來幫助此造物主能永保充能。 “好”的靈魂會去尋求(偽)光明隊,而“壞”的靈魂則會尋求黑暗團隊,但大部分那些靈魂都不知道,它們其實都服務於同一個系統。

為了使它的參與者能保持對二元遊戲的趣味性,腐壞造物主設置了各種密度的存在,用來“運作”在黑暗與光明的路途上可以揚升過關。這給予通過這些密度的眾生一種成就感,而其實他們僅僅是正導航通過一個造物幻象的迷宮。在較高水平層級的玩家知道他們是在一個自我服務的系統中,但他們覺得無所謂,因為他們可以掌權,並順著階梯以下的眾生那邊一路收到崇拜的能量。



【關於“靈性階層”又是什麼? 】

大多數通靈體會聲稱自己附屬於(偽)光明面的“靈性層級”,其中包括“大天使”、“揚升大師”和“正面的外星人” 等等。這些渠道的消息多到一籮筐,更多還繼續每天傾瀉而出。而骯髒的小秘密是,這些實體不止感激腐壞的造物主,並且對那些不希望與任何正式的宗教結構來往的人發動心理戰。

換句話說,“新時代” 是一個多重維度心理操作,旨在引導這些順從教導的“信徒” 之靈魂能量上升給那些“已揚升” 的導師。


他們的另一個秘密是,在他們“階層” 中的所謂“揚升大師” 大多數都從未有過人的化身。這些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欺騙眾生,玩遊戲,為了以爭取崇拜的能量。在真實而非欺騙的宇宙中,沒有人會崇拜他們,但在腐壞造物主那虛幻的“子宇宙” 中,他們能夠欺騙好心腸的人將愛、奉獻和讚美的能量精力投入到他們自身上。


至於“(牌坊上的)大天使”,他們或多或少都是相同的類別。它們不與萬物的無限來源對齊,反而服務於一個較小冒充的創造者- 即腐壞的造物主。因此他們絕不配令我稱之為天使。

為了加註這些實體的真正欺騙本性,我給了他們一個新的、更準確的頭銜: 靈性騙子統治層


【黑暗面以顯得(偽)光明更好】

兩隊都必須令人信服地發揮自己的部分,而黑暗的團隊已經真正擁抱他們的流氓敗類角色,準備殺人,強姦,酷刑,做任何形式的墮落事情而仍可以逃脫。

黑暗的一面被設計成非常令人反感,以使廣大的“美好心靈們” 運行到極性的另一端,正中下懷,投入偽光明管區宗教之一的“愛”的懷抱,或是他們的新時代宗教與大批的通靈渠道和“大師”。

首先,轄區式的宗教形成並儘可能強加於世界上的所有人。任何沒有擇一依附主流宗教的人多半會是一個歷史的棄兒,直到上世紀“神智學者運動” 誕生,才從中設置了“新時代運動” 在50、60和70年代出現的基礎。新時代運動已經持續增長勢頭,因為它吸引了許多對於宗法宗教偽善產生反感的人。


【通靈者被欺騙】

早在2011年我便寫了一篇文章,是關於一些渠道消息的毛病,你可以在這裡找到更多的背景信息。如果宗教可以說是“主流群眾的鴉片”,那麼通靈渠道的消息便是“少數心懷不滿者的安慰劑” 。當你剝去蓬鬆的談話、和用來鋪陳消息的故事線之後,每一條來自靈性騙子階級的渠道消息基本上都是相同的。 (確實如此里里外外就是那些話,反复洗腦,讓你堅信你看到就是真實的是對的。所有的法輪全能成員也是這樣想的)


這是每一個現代渠道的消息,濃縮成幾行: “ 親愛的,你是被我們所有的靈性(騙子)統治層所深深愛著的。我們渴望與你團聚在一起,因為我們是你失散多年的家人。保持堅強,並守住你的光,因為我們將很快便會到來並為你們所知。繼續等待(和痛苦),並對於我們前來拯救你們目前的處境保持希望。當我們到達時,我們將在地球上建立一個黃金(牢籠)年代。”

我曾想過,來自於“執政官天使邁克爾”、“聖哲曼” 等令人作嘔的假情報,就是黑暗面乾擾的結果,這些渠道無意識中被接管了。當時我寫了“ 在此渠道上的究竟是誰“ 一文,而我尚未明白過來的是,從“真實的正面群體” 來的傳輸並非被黑暗的一面截獲和破壞,而是這些消息本來自於“偽光明” 靈性騙子統治層中的生命群體。


【 “光之工作者” 被徹底利用】

早在1998年,當我第一次加入能量清理的流派時,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光之工作者” 這詞,雖然它已經被打造出來了。我第一次聽到它大約是在千禧年過後不久,而當時我便認為它聽起來很怪。現在我明白為什麼:因為“光明”的靈性騙子統治層,是試圖讓我們為了造物二元性中的「偽」光明面而攜手「工作」!

他們並不希望這種情況發生,所以憑藉他們的聰明,他們設計了一個輝煌的計劃,以破壞整個努力。


我仍記得虛假的光明對我的徵招是當我6歲時,在一個非常生動的夢中體驗所發生的。他們讓我相信藉由替他們工作,我是在履行我作為一個神聖使者的使命。我想他們早就知道我終究會看得清楚,但它還是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


曾經一覺醒來比睡前更感疲憊嗎?

許多被徵招為光工作者的神聖使者報告說,與他們上床前相比,他們睡醒時卻感覺更累,而且他們的“夢鄉” 充滿了戰鬥。在這些“夢境任務”期間,靈性騙子統治層從那些被控制者身上壓榨盡可能多的能量。你可能會在醒來時記得經歷了與黑暗戰鬥的任務,但最終的結果其實是,你的身體、心靈和靈魂的能量遭到(偽)光明群體的收割而被消耗盡。


幾個月前,我把過去與任何一切群體所做的所有協議都撤銷了;不管這些群體是「誰」或聲稱是誰,只要它們沒有顧及我的最佳利益就拉倒。這聽起來像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但不知何故我過去忽略了它。在這個過程中,我感覺到自稱正面群體方面的阻力,但我堅定告訴他們,我拒絕被操縱去賦予能量給那腐壞的造物主。


為此我受到黑暗團隊(咬人的狗)和(偽)光明團隊(靈性騙子統治層)雙重鎖定的特殊待遇。 (偽)光明團隊確實也搞精神心理戰,只是不同的是,比他們的“黑暗”弟兄手法更細微。將這些攻擊偏轉開來是值得的,因為我知道,我與我的真正使命是對齊的,即終止腐壞造物主而不致被扯進二元性的戰場。


【黃金(牢籠)年代究竟是什麼? 】

我們在這個非常時刻,是為我們的自由而戰。靈性騙子統治層希望將我們從目前極不舒服的籠子,放入一個稍微較廣闊的生存環境,但他們仍然牢牢控制。


用一個比喻來形容我們現在的情況,我們就像一群雞仔被壓抑在一個窄小、黑暗、又臭的雞舍內。那些豢養我們的傢伙們正準備讓我們走出雞舍,並換到一個較大圍欄的區域,在那邊我們就能感受多一點點自由,但仍然在他們的控制範圍之內。這就是“農戶”的手段,好確保他們能夠繼續以我們的精力為食,同時使我們覺得自己是自由的,還對虜獲我們的人表達感恩。

“靈性”騙子統治層不希望我們靠自己成長到一個自強的程度,因為那會讓我們輕易離開他們的整個控制系統。這就是為什麼渠道的消息假裝為人們提供一個實際上賦權的解決方案,而真意則在巧妙地削弱他們。只要我們坐等“好人”來救我們,我們將無法分辨誰是真正替我們的最大利益著想,也不會能夠真正解決我們自己的問題。

【苦難二元性的解決方案】

那麼一個人要如何走出這種二元範式?第一步是起草自清系統的開展,並且,撤銷所有過去曾經與那些不在乎你最佳利益的「任何群體」之間所訂的協議。接下來,撤銷所有以極性角度來看待現實的協議。每次當你撤銷協議時,一定要收回那些你曾交給他們的能量(注:原本屬於你的,卻被詐欺手段騙走的必須要回來),然後落實你的承諾,超越腐壞造物主的控制範式而不被扯到毫無意義的極性戰鬥中。


我還建議一個簡短的日常實踐,將所有要體驗困難、限制、不良的人際關係、健康問題、經濟問題、家庭障礙,和其他所有生活上會使能源流失的協議都全部撤銷。我們在這虛假的現實矩陣中不自覺同意的協議數目、和數量都是很驚人的。


當你開始這個過程後,你可能會注意到從偽光明群體的“接觸” 變少了,你可能會覺得有點孤獨,直到你習慣這種變化。


在這個星球上確實有一個非常大的、多維度的“陰謀” 在運作,藉由將我們推進極性的一端或另一端,從我們身上將權力取走。我勸你與身邊接近的人討論看看這些想法,並尋找過去曾經可能被偽光明操控的痕跡。這沒什麼可羞愧的- 偽光明群體是令人驚訝的熟練騙子和木偶操縱師。


眾多的愛 卡梅倫‧岱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偶然看到[自殺者遺族]相關書籍的感想

與其有空去看這種無病呻吟的書,我會建議各位直接去看心理諮商比較快。 為何? 如果一件事情卡在你內心20年都揮之不去,你要做的第一個行為是:抒發情緒,然後面對自己內心的情緒問題。 如果身邊沒有人可以聽你說話,找專業的心理諮商是個很好的方法,但不是用逃避的方式去讀博士,這跟照顧自己的情緒有甚麼關係? 以為念完博士就可以療癒自己?博士論文是拿來研究行為,但跟療癒自己卻是兩馬子事情,因為不是每個自殺者遺族

Comments


bottom of page